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六十三章 遍寻不得

第六十三章 遍寻不得

    殷郑轻轻打开房门,轻柔的走进了房间,坐到床边。

    宋荷此时还在昏睡着,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梦里不怎么安稳,脸上挂满了泪痕。

    殷郑叹了口气,手扶上宋荷的脸颊摩挲着,将小姑娘的眼泪拭去,心想:真是的,总是这么倔强干什么。

    不知道静坐了多久,“咚咚”的敲门声从房门处传来。

    殷郑看了一眼宋荷,依旧沉沉睡着,他弯下腰,在宋荷的唇瓣上落下一吻,就站起来走了出去。

    房门轻轻关上,遮挡住了外面人们的说话声,而此时的宋荷,的确不甚安稳。

    这里是哪里?

    宋荷一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站在一片白色之中,只有自己一人。

    “有人么?殷郑?”

    “请问?”

    “殷郑,你在么?”

    宋荷尝试着叫了几声,无人应答,就连回音都没有,寂静一片。

    宋荷有些慌张,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出现在这种地方,周围被白雾遮挡着,什么也看不清。

    巨大的恐慌感袭来,宋荷忍不住蹲下身,蜷缩住身子,眼泪不知不觉的就汹涌而出,一滴一滴的滴在地上。

    地上泛起涟漪,突然的,周围的环境变的漆黑一片,宋荷抬起头,只有面前一条小道亮着,通往不知名的尽头。

    宋荷站起身,擦干眼泪,决定沿着这条突然出现的小道走。

    走了几步后,宋荷下意识的朝身后望去,一片漆黑,之前走过的小道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不见。

    怎么办?

    显而易见的,方法只剩下一个:继续向前走下去。

    走着走着,眼前的白雾散开,熟悉的景色浮现在眼前,宋荷心中一喜,这是殷家老宅,也就是说殷政很可能也在!

    宋荷渐渐加快了脚步,到最后几乎是小跑着的速度,但是突然的,宋荷的脸色唰的一下变的煞白,瞪大了眼睛看着前面满脸的不可置信。

    前面站着一个宋荷极为熟悉不过的男人,正是殷郑,而他的旁边,却站着一个看不清面庞的,小巧伊人的女人。

    那个女人挎着殷郑的胳膊,两人正边走边说说笑笑,殷政的脸上是宋荷从未看到过的极为开心的笑容,眼中的眼神更是温柔的仿佛会腻死人一般,那个神情比面对宋荷时的温柔神情要胜过百倍。

    “殷…郑…”

    宋荷出口的声音微不可闻,带着些许的颤抖和气音,此刻的她有一堆的问题想要问。

    那个女人是谁?

    你们是什么关系?

    为什么你们的举止会这么亲密?

    诸如此类的问题在宋荷的嘴边绕了一遍又一遍,到最后都只化为了两个字。

    “殷郑!”

    宋荷终于喊出了声音。

    殷郑站住脚步,回头看宋荷,面部的表情以肉眼可见的变化变为冷漠,又变为厌恶,宋荷被殷郑的眼神刺的心凉,女人拽了拽殷郑,殷郑低头看着女人,又是满脸温情,两人就这么走了。

    宋荷跪坐在地上,半晌说不出一句话,只能无力的看着两人渐渐走远,身形消失不见,一阵阵的窒息的感觉愈加浓烈,仿佛溺水了一般。

    “呼…”

    猛地坐起身来,宋荷看着周围发愣,心想:刚刚,我好像做了一个梦?

    嘀嗒。

    一滴水滴到宋荷的手上,宋荷疑惑,扶上脸颊后发现那不是水,而是泪滴,而自己满脸都是泪,宋荷愣住,觉得自己刚刚做的梦肯定是个悲伤的梦,不然自己不会哭成这样。

    宋荷走下床,突然顿住了脚步,昏睡之前的记忆终于回笼,但是现在自己身上没有一丝的痕迹,看来是被清理过了…

    想到这里,原本害怕的情绪变的甜蜜起来,殷政果然还是在乎自己的。

    轻轻摸着小腹的位置,想着一个月之后是殷政的生日,宋荷笑得像是吃了蜜糖一般。

    黑暗的房间里坐着两个人影,一个黑影开口道:“阿豹,这下可怎么办…”

    “哥,不用担心,之前为了防止意外我预留了一手,看来马上就能派上用场了。”

    “什么计划?”

    “哥,你还记得八年前我们在爷爷书房看到的一个女人的资料么?”

    “有点印象,可那个女人不是已经死了么?”

    “对,但是我之前偶然遇到了一个和那女人长相几乎一模一样的人,这次,肯定不会失手了。”

    “好,这次我全听你的。”

    房间里的赫然就是殷虎殷豹两兄弟。

    傍晚八点,殷家大宅。

    殷郑将脱下来的外套给了仆人,走进大厅,餐桌上的人已经坐齐了,殷郑在殷老爷子的旁边坐下,殷虎殷豹两兄弟看见殷政的脸色不太好看。

    “哎呀,大少爷今天怎么回来了。”

    殷虎的母亲王茵开口了,声音中带着掩饰不住的厌恶,殷老爷子听见这话皱了皱眉,却也没有吭声。

    殷政听见这话冷笑了一声,开口道:“怎么?听大伯娘这话的意思,我还不能回来了?”

    “大哥,我妈没这个意思,只是单纯的慰问下你,毕竟你总是基本不回来。”

    殷虎抢先替母亲回答,殷政又冷笑一声,刚想开口却被殷老爷子打了岔。

    “好了!都消停点!阿政好不容易回来一趟,食不言寝不语!吃饭吧。”

    殷郑的脸愈加冰冷,却也没有再反驳,众人就在这安静的气氛下吃完了这一顿晚餐。

    吃完饭后,仆人将碗筷撤掉,殷政被殷老爷子叫去了书房。

    在书房站定,殷老爷子率先开口了。

    “阿郑呀,我已经听说了阿虎和阿豹这次做的事儿了,这次念在他们两人也没犯什么大错上就不要怎么计较了…我会好好的教训他们一顿的,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殷郑的眼神冷了下来,虽然有些预料到殷老爷子会这么说,但真听到了还是感觉心凉,冷冷开口道:“爷爷这话说的奇怪,这次是宋荷运气好,逃过了这么一次,但是如果运气不好呢?”

    殷老爷子被咽了一下,哑口。

    “呵,麻烦爷爷您通知下,殷虎殷豹着两个月就不用来公司了。”

    殷老爷子还想再开口说些什么,殷郑已经直接转身离开了。

    殷老爷子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心里有些不是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