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六十四章 往事

第六十四章 往事

    殷郑坐在车上,脸色阴沉,前面开车的陈澈从前视镜里瞥见殷郑的脸色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她是知道殷老爷子的偏心的,看来这一次殷老爷子还是照样偏心不误啊。

    已经十一点了,外面的车流来往不息,各色的霓虹灯照射着,将来来往往的人群和天空都染成一片彩色。

    殷郑看着车窗外,不经意间撇到一个陌生又熟悉的面孔,瞳孔猛地缩小,大喊一声:“停车!”

    陈澈被殷政突然的吼声吓了一跳,心下虽然疑惑但还是停下了车,看着殷郑不顾形象的跑向一个酒吧门口的方向。

    殷郑在看到那张面孔的那一刻就已经懵了,尘封已久的记忆再一次开启,同那个女人的说说笑笑,年轻少狂。

    林月…林月…

    距离越近,那张面庞就越来越清晰,直到最后殷政站在了同林月有着一样面庞的女人面前,搀扶着女人的男人还在高兴今天晚上捡尸成功,就发觉自己面前投下了一大片的黑影。

    “放…放开我…”

    女人挣扎着,殷郑听见女人的这句话确定了两人是不认识的,毫不客气的将男人甩开,将女人接手过来。

    那男人被甩开后愣了一下,下意识的想骂人,打量了一下殷郑后发觉是自己惹不起的,骂骂咧咧的走开。

    殷郑没有理会男人,只是打量着怀中女人,心下震惊着。

    简直是一模一样,除了这个女人在眼下有颗泪痣增添了一份妩媚以及相对成熟一些以外,一模一样。

    殷郑这会儿的心情可谓是五味陈杂,如果不是当年林月是他亲自安排下葬的或许他就真的把这个女人认成林月了。

    “你叫什么名字?”

    殷郑其实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是不报希望的,毕竟你不知道一个醉醺醺的醉鬼究竟能不能回答的了问题,可谁知女人竟然真的回答了。

    “林…雪”

    林雪迷迷糊糊回答了后就睡了过去,殷郑思考片刻后还是对这张脸狠不下心,半环着带着女人回到车上。

    陈澈在看到殷郑环着一个陌生女人回车的方向时已经惊呆了,心道:这难不成是出轨现场?

    “总…总裁,我们去哪儿?”

    殷政想想,看林雪这个醉死过去的样子应该是问不出她家在哪儿了,做出了决定。

    “按原来的打算。”

    “是。”

    陈澈一边开着车一边胡思乱想:完了完了…难不成要亲眼目睹正妻和小三的火葬场?

    到家,殷政抱着林雪下了车,陈澈看着殷郑的背影有些担心宋荷。

    殷郑将林雪抱到客房后放下,给林雪盖好被子后出了房门,这时候佣人都已经睡着了,殷政回到房间,宋荷已经睡着了。

    殷郑去冲了个澡,宋荷迷迷糊糊的醒来,听到卫生间的动静想着是殷政回来了,打了个哈欠翻了个身又睡着了。

    而另一个房间内,本该熟睡的女人睁着双眼,满眼清明之色,她摸出手机。

    第二日清晨,宋荷从睡梦中苏醒后看向了身边,没有人,是已经起了么?

    宋荷起身,刚刚打开房门就被迎面的女人吓了一跳倒退了几步。

    “啊!”

    女人显然也吓了一跳,跌坐在地上。

    “怎么了?”

    殷郑从楼上下来,看到林美跌坐在地上一张脸痛苦的模样,一阵怒火冲上心头,殷政看向宋荷:“宋荷!你在干什么?!”

    宋荷被吼的一愣,看着正小心翼翼扶起对面女人的殷政,一股股委屈的情绪从心间往外冒。

    林美被扶起来时右脚不自然的触地姿势被殷郑看个正着,心下更是有些埋怨宋荷,竟然让林月受了伤。

    不,不对!她是林雪,不是林月。

    殷郑发现自己哪里不对劲了,他竟然为了一个像林月的人冲宋荷发火?

    殷郑抬头看宋荷,果不其然,宋荷正红着眼眶看着自己,殷政心里一痛,有些狼狈的别开头。

    扶着林雪走到床边坐下,殷郑蹲下捏了捏林雪的右脚裸,崴的比较狠,已经肿起来了一些。

    殷郑回头看宋荷,宋荷还傻愣愣的站在那里,殷郑无奈,冲宋荷说道:“拿一下医药箱,林雪的脚肿了。”

    “啊…好。”

    宋荷慌张点头,将即将涌出眼眶的泪水憋回去,脚步匆匆的走下楼。

    林雪垂眼看着殷郑,只能看到后脑勺,林雪开口,好奇的问道:“刚刚的那个人是?”

    殷郑抬起头,回道:“那是我的老婆。”

    “咦?呀,那我岂不是成了害你们感情破裂的罪魁祸首了?不行,我得赶紧去找她解释。”

    边说着林雪边慌慌张张的想要站起来,忽略了右脚疼痛使不上劲的问题,没有站稳下意识向后倒去,殷郑想要将林雪拉住,林雪的腿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绊住殷郑,殷郑也倒在了床上。

    宋荷回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殷郑压在林雪的身上,林雪的腿半勾着殷政的腿。

    “啪”的一声,医药箱掉到了地上,林雪连忙推了推殷政,示意殷政起身,殷政起身。

    林雪坐直了看向宋荷,慌张的摆手解释道:“那个你别误会啊,我刚刚想要站起来但是没站稳往后倒,殷政想扶我结果也没站稳,所以才是刚才那样。”

    宋荷看向殷郑,殷郑毫无表示,宋荷勉强的勾起一抹微笑摇摇头,说道:“原来是这样啊…是林雪林小姐对吧?真是抱歉,今天早上我没有想到门口会有人猛开门吓到你了吧。”

    “不不不,应该我道歉才对,还有叫我林雪就可以了!”

    “恩。”宋荷应了一声,蹲下将医药箱洒落出的药品都放回,手捏的级紧,骨节都有些泛白。

    宋荷站起来走到林雪的面前后蹲下为林雪涂药,说道:“对了林雪,我叫宋荷,你也直接叫我名字就好了。”

    “好的!”

    林雪爽快应下,殷郑站在一边看着两人,眼神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