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六十七章 发狂

第六十七章 发狂

    “呵…呵呵,哈哈哈哈!”

    看着倒在地上的宋荷,苏朵发出一阵狂笑,手里握着的砖头一角上占满了血液,苏朵将砖头丢开,从外套里掏出一把水果刀,缓步走到宋荷面前。

    “宋荷…我一定要让你生不如死,如果不是你…”

    想到之前经历过的种种,苏朵的眼里闪过恐惧的神色,但是看到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宋荷苏朵的内心深处又泛起浓郁的快意。

    苏朵骑到宋荷身上,高高举起水果刀,刀尖闪过一丝利光。

    “谁!”

    轻呵声从殷家门口响起,陈澈出来时就看到地上有着两个人影,喊了一声后连忙叫人。

    苏朵没有想到这会儿会有人从里面出来,一时慌张想要逃走,看看地上的宋荷又感觉到不甘心,眼里闪过一丝狠色,手里的刀慌张落下,狠狠的捅进宋荷的身体里。

    陈澈眯眼,看清了地上躺倒的人,大惊失色。

    “总裁夫人?!”

    陈澈身后的佣人站不住了,五个保安大步上前。

    苏朵将水果刀再度揣进怀里,站起身跌跌撞撞的往外跑,三个人赶紧去追了,剩下的两个人刚打了救护车的电话,跪在原地试图给宋荷止血。

    “怎么回事?”

    殷郑从里面出来,他刚刚还在和林雪一起聊的正欢,就听见陈澈的声音,外面突然就慌乱一片就出来看看。

    陈澈站在旁边,看着保安为宋荷按着伤口,看到殷郑后就跟看到了主心骨一样,连忙上前。

    “总裁,我刚刚出来时…”

    话还没有说完,陈澈就被殷郑推到了一边,看清地上的人后瞳孔猛缩,

    他的小姑娘正躺在冰冷的地上,身下一片暗红的血液,还在不断扩大,而小姑娘的双眼紧闭,生死不知。

    “宋荷…宋荷!”

    殷郑单膝跪在地上,弯着腰拍打着宋荷的脸庞,然而小姑娘的唇色煞白,原本红润的脸庞更是苍白,毫无反应。

    救护车很快就来了,医生们下车将宋荷放到担架上,抬到了车上,殷郑紧跟着上去,救护车开走。

    陈澈愣怔的站在原地,有些反应不过来,之前看到宋荷的时候宋荷还健健康康,生龙活虎的,怎么现在就躺在地上了呢?

    大门边,林雪站在阴影处冷眼看着众人的忙碌,脸上的神情有些阴森,不复之前的活泼开朗。

    亮着的屏幕逐渐变暗,界面停留在短信界面,上面的‘得手’两字极为显眼。

    医院内。

    殷郑坐在长椅上等待着,门上方的红色正在抢救极为刺眼。

    不知道过了多久,可能很长,也可能才一会儿,抢救室的大门终于打开了,一个戴着口罩的医生走出来。

    殷郑站起身,问道:“医生,怎么样了?”

    医生摘下口罩,道:“病人已经抢救过来了,病人很幸运,伤口离心脏位置就差了一厘米左右,然后病人的头上的上可能会导致脑震荡等一系列的后遗症,需要静养。”

    殷郑松了一口气,又问道:“那孩子呢?”

    “孩子无碍。”

    宋荷因为殷郑的要求很快的就被转到了豪华病房,宋荷的头发在手术的时候已经被剃掉了,包着厚厚的纱布,面无血色的躺在病床上。

    殷郑拉来椅子坐到椅子上,握着宋荷的手满脸担忧,他差一点就以为自己又要失去重要的人了,幸好,幸好。

    殷郑的眼里闪过一丝厉色,不管是谁,既然有伤害他的人的决心就一定要有接受他报复的准备!

    深深的看了一眼宋荷,殷郑起身,大步流星走开。

    他要去调查,看看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

    陈澈坐在大厅内,旁边坐着林雪。

    “也不知道宋荷怎么样了…”

    林雪担忧的说道。

    陈澈没有应声,她并不喜欢林雪,有一部分因为宋荷的原因,更有一部分原因是来自于女人的直觉,她总觉得这个林雪不是个善茬。

    总裁啊总裁…唉。

    陈澈在内心深处叹了口气,面上波澜不惊。

    林雪看看陈澈,开口道:“我是林雪,请问,你就是殷郑大哥的秘书,陈澈小姐么?”

    殷郑…大哥?

    陈澈感觉到自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浅笑道:“恩,我是陈澈…不知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呢?”

    “当然是殷郑大哥和我说的,我们在聊天的时候殷郑大哥谈到过你。”

    陈澈闻言做出好奇的样子,问道:“总裁是怎么说的?”

    林雪摩挲下巴,做出思索的模样,道:“他是这样说的说…咳,陈澈是我的秘书,也是我的左右臂,是个很可靠,值得信赖的人,而且性格也很不错,叫干什么就干什么。”

    陈澈默默的翻个白眼,她压根不信总裁会这么说,而且这话前面几句还好,最后那一句真的不是在说狗?…恩?

    陈澈有些猜到了林雪挑起这个话题的用意,决定将计就计。

    “真的这样说的?”

    陈澈好奇,有些不相信。

    “恩,对啊,原话!”

    林雪在原话两个字上可以加重了音。

    “咦…真的不敢相信啊,总裁竟然是这么评价我的…不过为什么感觉有点像是在说我是狗一样…叫干什么就干什么的…”

    陈澈做出有些苦恼的样子,林雪暗暗弯起嘴角。

    “就是狗啊…”

    林雪说完这一句话后突然意识到不对,捂紧嘴唇,小心翼翼的看陈澈的脸色,果不其然,陈澈的脸黑了下去。

    “就是…狗?这才是原话吧!”

    陈澈的脸色阴沉,猛地站起身来。

    “不不不…不是的,我刚刚那一句…只是,只是…”

    林雪手足无措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哼!”

    陈澈重哼一声,拎起包就走,林雪看陈澈走出门后不再掩饰,得意的弯起嘴唇。

    这两人的关系也不如此。

    陈澈走出门后松了口气,摸着自己的胳膊浑身哆嗦了一下,果然,胳膊上起了大片的鸡皮疙瘩。

    那个林雪是想挑拨离间?不得不说,手段真低,智商也低。

    不过保险起见,为了防止总裁会不相信自己的一言之词,陈澈默默的拿出了手机,将录音保存下来。

    没错,从林雪的第一句话开始她就开了录音,没想到还真用上了。

    陈澈默默吐槽着,手里的手机屏幕一亮,有电话,来电人显示是总裁。

    “总裁。”

    听到话筒中传来了陈澈的声音,殷郑知道是已经接通了。

    “来医院接我。”

    “是!”

    陈澈放下手机,朝停车库走去。

    殷家老宅,一个房间内。

    “哥,得手了。”

    殷豹放下手机,冲着正在闭目养神的殷虎说道。

    殷虎听到这句话睁开眼,看向殷豹,殷豹满脸兴奋得意的笑容,殷虎心中一喜,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得手了就好!是捅到肚子了么?”

    “这个…”

    殷豹有些结结巴巴,殷虎眼睛一眯,殷豹有些紧张。

    “苏朵说她刚想捅下去的时候就被发现了,慌慌张张的捅了一刀,但是也不知道捅到哪了…”

    殷豹的声音越来越弱,而殷虎的脸越来越黑。

    “不过…刚林雪说情况好像挺严重的…说不定宋荷那娘们儿就这么死了呢?”

    “哼!死了最好!要是没死的话可就糟了!”

    殷虎的脸色阴沉。

    门外,殷老爷子站在外面,心中冰凉。

    殷老爷子走回书房,坐下,揉着太阳穴思索片刻后重重叹了一口气,算了算了,这次,再帮他们兄弟俩一次吧。

    想想殷郑看着自己满脸冰冷的样子殷老爷子内心又有些难受。

    “总裁。”

    陈澈坐在驾驶位上,从后视镜中看着殷郑的脸色。

    既然总裁脸色没有想象中那么阴沉,那宋荷应该没事…

    “你看清人了么?”

    殷郑闭着眼忽然开口,陈澈知道他说的人是什么,点头,回道:“看清了,是苏朵。”

    殷郑睁开眼,眼中酝酿着深沉的风暴,忽然的,殷郑笑了。

    “很好,放过她一次后她竟然还这么不知好歹,那这次,就不用放过她了。”

    “是。”

    空气一时安静,谁都没有说话。

    “滴滴滴”

    陈澈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后说道:“总裁,人找到了。”

    “恩。”

    车子缓缓启动,稳当的行着。

    城郊。

    车子停下,面前是一个废弃的仓库,陈澈下车开开后车车门,殷郑也走了出来。

    苏朵狼狈的被绑在一个柱子上,满身血污,一抬头。就看到了一张熟悉的,恐惧的面庞,殷郑!

    苏朵的眼睛瞪大,那些不堪回首的肮脏的回忆涌入脑海,苏朵使劲的挣扎起来,然而却毫无用处。

    “唔…呜呜…”

    苏朵后悔了,她想求饶,可是嘴被胶带封着,压根没有办法说话。

    殷郑看着苏朵,冰冷的眼神仿若在看一个死人一样,陈澈心说,马上就要成死人了。

    殷郑一个示意,旁边就有人上前撕下了苏朵嘴上的胶带。

    “殷郑!不是我!不是我!是…是林雪,对,就是林雪,还有殷虎殷豹!”

    苏朵明白,只有将背后的人吐露出来她才有活下来的可能。

    “呵,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