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六十八章 回去

第六十八章 回去

    苏朵疯狂点头,声音近乎嘶哑的喊道:“是,就是他们,他们说只要我办成了这件事就…呜呜!”

    苏朵的嘴突然被人从身后捂住捂住,殷郑冷眼看着挣扎起来的苏朵,冷声说道:“带下去。”

    苏朵听到后愈发恐惧,依旧不断的挣扎着,只是力气越来越小,眼泪不停的往外涌,整个人显得更加狼狈。

    不要!放过我!我保证不会再有下一次了!我不想死!不想死!不要!

    仿佛看出了苏朵的想法一样,殷郑冰冷的声音响起。

    “放心,不会让你那么轻易去死的。”

    苏朵瞪大了眼睛,终于,放弃了挣扎,瘫软在地上任由人拖走。脑海中满是惨不忍睹的回忆。

    完了…

    这是苏朵唯一的想法。

    “总裁…”

    陈澈不知道要说什么,只能轻轻叫了一声殷郑,然后就只是看着沉默的站着看不清脸色的殷郑。

    殷郑忽然开口,声音有些沙哑:“她刚才,说的人的名字里是不是还有一个林雪?”

    “…是”

    陈澈犹豫半晌,终究是应了。

    殷郑嗤笑一声,神情显得有些悲哀,自言自语道:“果然…这世界上是不可能有巧合的。”

    殷郑再次抬起头的时候神情已经变的平静,他早就觉得这次林雪出现的太过可疑,只是不知道她究竟想干些什么,最主要的是,自己的内心还是有一分期盼的。

    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因为她的脸和林月有几分相似就心软!

    “总裁…我录了一些音…关于林雪的,你要不要听一下。”

    陈澈思考了一下决定还是问一下殷郑要不要听。

    殷郑转过头,薄唇轻启:“放。”

    “我是林雪,请问,你就是殷郑大哥的秘书,陈澈小姐么?”

    “恩,我是陈澈…不知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呢?”

    “当然是殷郑大哥和我说的,我们在聊天的时候殷郑大哥谈到过你。”

    ……

    听完之后殷郑没有太大的反应,陈澈松了一口气。

    “回医院。”

    殷郑说道,他这会儿非常非常想要看到小姑娘的容颜。

    医院。

    一个高大的身影静悄悄的走到宋荷的床边,满眼痛苦的自责。

    如果自己把宋荷送到门口的话是不是她现在就不会这样躺在病床上了?

    此人正是杰森,刚刚他来到医院替换班的时候有人告诉他的。

    想起那人说的宋荷刚刚送来医院时的模样,杰森眼中的痛苦之色更加浓郁。

    “咔擦。”

    门被打开了,殷郑先一步走了进来,陈澈跟在殷郑的后面。

    殷郑一进来就看到有人正站在小姑娘的床边,弯着腰,姿势暧昧。

    瞬间怒气上涌,殷郑快步走到杰森面前就是一拳,杰森不甘落后的也打了回来,两人就这么在病房中打了起来,陈澈吃惊的看着两人,明智的没有插足。

    幸亏豪华病房的空间足够大,两人也有意避着宋荷所在的病床的位置,陈澈已经站在了病床的里面的空隙位置,这才能不伤及无辜。

    这个地方…

    宋荷站在一个空旷的空间中心,迷茫的看着周围。

    试着向前走了几步,宋荷踏到的地方泛起阵阵涟漪,突然的场景转换,一阵风刮过,新出现的场景让宋荷鼻子一酸。

    青青的草原上,一个身穿米黄色长裙的女人拉着一个可爱的小女孩慢慢走着,风吹过,撩起了女人的长发。

    “妈妈…”

    宋荷拔脚就往女人的地方跑去,可是不论怎么跑,跑了多久也到不了女人在的地方,那景色缓缓淡化,最终消失。

    “不…”

    宋荷愣愣的放下手,又是场景转换。

    这次出来的是殷郑,和他身边的娇小女人,看那容貌正是林雪。

    殷郑温柔的看着林雪,伸手将林雪头上的树叶摘下,两人相携着漫步,越走越远。

    场景再次变换,这次出现在宋荷眼前的则是她自己和殷郑。

    这是宋荷极为熟悉的地方,自己和殷郑的房间。

    大床的下面散落了一地的衣服,床上,男人压迫着女人的身体一遍遍的强硬的索取着,男人的眼中清明一片,没有一丝**的色彩,而女人则是满脸痛苦,想要挣扎却被男人禁锢着,无法动弹,只能被迫的承受着男人的索取。

    宋荷认出来了,这是她刚刚被宋父“卖给”殷郑的那一天。

    场景依旧在不停的转换着,场景中的人也不断变换着。

    宋荷捂住脸,身体慢慢瘫软,瘫坐在地上,泪水不断从指缝中滑落,滴落在地面上,泛起一阵阵的涟漪。

    陈澈猛然发现躺在病床上的宋荷此刻已经泪流满面,长长的睫毛颤动着,轻呼一声。

    “夫人好像快醒了!”

    两人瞬间停下了动作,殷郑迅速的就走到了病床边上,杰森没有动,但眼神却也直勾勾的盯着宋荷,带着担心的色彩。

    宋荷睫毛颤动的幅度越来越大,终于,睁开了眼。

    殷郑一片喜色,杰森也明显的松了口气,深深的看了一眼宋荷,走出了房间,没有人发觉。

    困难的睁开眼睛,入眼的是一片刺眼的白色,宋荷忍不住眯眼,等到眼睛适应了亮度才又睁开眼。

    第一眼看见的就是一个极为熟悉的面孔,梦里面的记忆回笼,宋荷瞪大双眼,满脸恐惧的说道:“不要…”

    殷郑本来欣喜的脸色闪过一丝受伤,冷下了脸庞,远离病床,内心一阵阵的刺痛。

    陈澈看了看宋荷,又瞄一眼殷郑,直觉气氛不对劲,放轻了一步步远离了病床,然后迅速离开了病房。

    宋荷自然看见了殷郑脸上受伤的神色,觉得有些心疼,说道:“殷郑…抱歉,我刚刚…”

    “不用解释了。”

    宋荷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殷郑冷声打断,宋荷眼睛一酸,想要坐起来。

    应该是反应弧终于反应过来了,宋荷感觉头一阵阵的疼,眼前发晕,坐起来的动作太大,宋荷的胃中也开始翻涌起来。

    “呕…”

    没有忍住,宋荷爬到床边吐了起来。

    殷郑神色一变,冲到病床边先按了按钮叫护士,然后轻拍着宋荷的后背,好让宋荷舒服一点。

    护士和医生很快就来了,殷郑质问:“你们不是说已经没有大碍了么?!为什么她现在难受的这么厉害!”

    医生检查了一遍后回道:“这是后遗症,病人现在中度脑震荡,是无法避免的。”

    “什么办法都没有?”

    医生摇摇头,说道:“没有,只能静养。”

    殷郑心疼的看着吐完面色苍白躺回去的宋荷,抿唇。

    宋荷声音沙哑的问道:“医生,我的孩子没事吧?”

    “没事,什么事也没有。”

    得到了满意的答案后宋荷松了口气,忍着难受虚弱的对殷郑笑笑,苍白的嘴唇跟皮肤几乎成了一个颜色,没有一丝血色,双眼却亮晶晶的,仿佛在说:你看,我很棒吧,把孩子保护的好好的。

    一副寻求夸奖的模样。殷郑心想,还有点幼稚,殷郑别开了眼光。

    护士将宋荷心口处因为动作过大裂开的伤口换了一次药又缠上绷带,将地上的呕吐物收拾干净也走了出去。

    房间里再次只剩下宋荷和殷郑两人。

    “殷郑…”

    宋荷虚弱的声音响起,殷郑坐下来,“恩”了一声。

    “我差点以为…这次就要死了…然后,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宋荷的声音越说越颤抖,越说越委屈,带了哭腔,眼眶红红,这次是真的哭了出来。

    殷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俯身搂住宋荷,放柔了嗓音:“没事了,没事了,你不会死的。”我会保护好你的。

    最后一句殷郑没有说出口,只是在内心默默的说道。

    “恩…”

    宋荷抓紧了殷郑的衣服,还是放声大哭了出来,殷郑没有放开宋荷,一直搂着宋荷。

    宋荷哭着哭着声音越来越弱,最后没有了声音,殷郑低头一看,小姑娘已经睡着了,还睡的挺香。

    殷郑轻柔的将宋荷脸上的泪痕擦干净,脱掉鞋和外套,侧身躺在了宋荷的旁边,搂住宋荷,闭上眼睛也沉沉的睡去。

    殷家老宅,三楼书房。

    殷老爷子坐在书房里,手指轻扣着桌面,闭着眼睛,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了,钟表上的时针分针已经走到了3:59。

    嘀嗒,嘀嗒,终于,钟表走到了4:00。

    桌上的座机,在这一刻响起,殷老爷子接起电话。

    “去晚了,没有赶上。无碍。”

    殷老爷子挂断电话,深深的叹了口气,没赶上么…不过还好,宋荷那小姑娘没有事。

    电话那头的人将听筒放回座机,走出电话亭,走向黑色的面包车。

    男人打开后备箱,里面赫然是狼狈不堪的苏朵。

    男人将苏朵拖到车外面,拖着苏朵走向一条灯火通明的街区,那是本地最有名的红灯区。

    苏朵紧闭着双眼,气息虚弱。

    殷老爷子站起身,走出书房门,一向挺直的背此刻显得有些佝偻。

    而一间房间此刻紧闭着房门,房间里面满是破碎的瓷器和散乱一地的书籍,殷虎殷豹两兄弟坐着,脸色阴沉。

    “这个宋荷,真是命大!”

    殷虎将手边的杯子丢出去,杯子“啪啦”一声被摔了个粉碎,至此,房间里除了大件的东西再无完好的东西。

    殷豹也阴着脸。没有劝说殷虎,只是让还醒着的佣人将房间打扫干净。

    殷家。

    佣人们已经将痕迹都清理干净了,原本暗沉占满血液的地面上此时已经恢复原样,完全看不出来这里曾经有些一大滩的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