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六十九章 欺负

第六十九章 欺负

    林雪躺在客房里,翻来覆去的等待着殷虎殷豹两兄弟的信息,她已经不想继续待下去了,待的越久风险越大。

    不过想着自由以后得到的利息,林雪的眼神贪婪不已。

    “叮咚。”

    林雪的手机亮起,是有信息来了。

    林雪打开手机看了一眼,失落的放下手机,深叹一口气。

    还是不能走…

    把被子铺开,林雪整个人卷进了被子里面,闭上眼睛。

    宋荷睁开眼,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熟悉的面庞。

    狭长勾魂的丹凤眼,浓密的眉毛,坚挺的鼻子,略显凉薄而又不失性感的嘴唇,还有棱角分明好看到像是被刀削过一样的脸颊……

    即使这张面孔已经看过很长时间了,但是宋荷总觉得每一次看到都好像是第一次见面一样惊艳。

    殷郑睁开眼,看到的就是近乎痴迷的盯着自己的宋荷,勾起一抹笑容。

    “口水流出来了。”

    “咦?!”

    宋荷下意识的摸上嘴唇,并没有殷郑说的口水,恼羞成怒的瞪了殷郑一眼。

    “又欺负我…”

    宋荷低声嘀咕到,殷郑的眼里划过一丝笑意,又掩饰住了。

    “感觉怎么样?还难受么?”

    宋荷听着殷郑关心的话语心中泛起丝丝的甜意,摇摇头,说道:“比昨晚好多了,现在还是可以承受的住的。”

    “那就行。”

    殷郑起身,去到卫生间洗漱。

    “咚咚。”

    殷郑刚出来就听到了敲门声,扬声道:“进来。”

    门随即被推开,进来的人是两个护士,一个人推着一辆手推车,走在前面的人推着一车食物,另一个在后的面推着一辆手推车,放着一层药品和纱布。

    殷郑让开脚步,看着前面的护士将手推车推到一旁,扶着宋荷坐起来身来。

    护士将宋荷的衣服解开,把上面缠着的纱布解开递给后面的护士,后面的护士则将纱布扔进下层的专装废弃物的铁盒子中,又从上面一层拿起药水递给前面的护士,两个护士配合的极为默契,一个刚刚放下手里的东西另一个就将下一个需要的东西直接递了过去。

    终于换完了药,护士将放在床底的床桌抽出,放置在病床上,又将食物一盘盘的摆上,推着车子走出了病房。

    宋荷看着面前色彩漂亮,还可以闻到浓郁的香味的早餐有些惊讶道:“医院的伙食这么好么?”

    殷郑凉凉的看着宋荷,说道:“怎么可能,这些东西是我让家里的厨师做好,送过来的。”

    宋荷被噎了一下,默默的拿起筷子开始吃饭,不得不说,虽然菜式比较简单,但是味道很好。

    刚刚喝了一点粥,宋荷的动作一顿,看向殷郑,问道:“你不吃么?”

    殷郑刚刚穿好外套,闻言漫不经心的说道:“不,我直接去公司,这两天堆积的事情有点多,应该不会来医院了,你要是觉得无聊我就让陈澈把你的那一份正在忙的文件送过来。”

    宋荷惊讶的瞪大眼睛,殷郑刚好瞄到,冷声道:“怎么?不想做你的那份工作了?”

    宋荷急急摇头,解释道:“不是,我还以为…”

    话没有说完,宋荷看着殷郑发黑的脸色明智的咽下了即将说出口的话。

    殷郑嗤笑一声,转身大步走向门外,“彭”的一声关上门。

    宋荷有点想笑,没有想到这个男人还有幼稚的一面,低下头,开始认真享用起自己的早餐来。

    “总裁早。”

    “恩。”

    殷郑一路边回应着公司下属的招呼声边走进专属电梯,右手扯了扯有些难受的领带,眼中酝酿着深沉的风暴。

    宋荷呆呆的躺在床上,眼睛无神,窗户已经打开了,吹进来的风带着些暖意,极为舒服。

    好无聊…

    宋荷感叹着,这会儿陈澈还没有送过来文件资料,其他人都忙着,也没有人能聊天,只能发呆。

    “咚…”

    门口冒出一个小脑袋,嘴里发出一声怪叫。

    宋荷惊喜的看去,是上次和杰森一起去的那家咖啡店的店主甄禾。

    宋荷对她可谓是印象深刻。

    “嘿…感觉怎么样?”

    甄禾慰问了声,迈着欢悦的步伐走进来。

    “感觉还好…就是有些无聊。”

    宋荷如实回答。

    “哈哈,看来杰森让我来看看你是对的。”

    甄禾在一旁坐下,将手里拿着的保温杯放到桌子上。

    宋荷有些疑惑的问:“杰森?”

    “对呀,他说你一个人呆着肯定会无聊,我今天也正好顺路路过,就干脆来看看你。”

    甄禾将保温杯中的羊奶倒出,递给宋荷,这是她今天特意煮的。

    “谢谢。”

    宋荷欣喜的接过杯子,自从上一次喝完这个羊奶之后就开始对它念念不忘了,没想到这次还能喝到。

    这次的羊奶与上次的口感完全不同,比上次的更加醇香,甜味也稍稍减弱了些许。

    甄禾撑着脸,笑着看着宋荷喝下羊奶后满脸享受的样子。

    这样的喝客是她最喜欢的类型,把一切感觉表露在脸上,最重要的是,他们喝完后满脸幸福的样子,这会让她有很大的成就感。

    “沾到嘴上了。”

    甄禾边说着边伸出手,将宋荷嘴上沾到的半圈奶渍擦下,自己舔舐了个干净。

    宋荷红了脸,不自在的抿了抿嘴,她从来没有跟他人之间这么亲密过。

    陈澈走进来时看到的就是宋荷红着脸眼波荡漾看着一个男性的样子,有些咋舌,从经历过了总裁的事之后这是又要经历总裁夫人的一面?

    “咳,夫人。”

    陈澈轻咳一声,提示一下自己的存在。

    宋荷和甄禾一同看过去,陈澈这才发现那人是个女人,松了口气,看着自己这次不用再经历一遍出墙现场了。

    “你好。”

    甄禾率先和陈澈打了个招呼。

    “呃…你好。”

    陈澈扯扯嘴角,也回应了一声,走到宋荷的另一旁将手里厚厚的一沓资料递给宋荷,宋荷伸手接过。

    甄禾看着她们两人要谈事情的样子,识趣的打了声招呼先走了。

    “下次见!”

    “恩,下次见。”

    甄禾轻轻的将房门关上,一转身吓了一跳,杰森就站在面前。

    “呼…你吓死我了你…”

    甄禾抚着胸口安抚着自己因为收到惊吓而疯狂跳动着的小心脏。

    杰森没有搭理甄禾,转过身走开。

    “干什么呀这是…”

    甄禾嘟囔着,想着马上就要看到杰尼,步伐又愉快了起来。

    房间内。

    宋荷将文件袋拆开,拿出资料就浏览起来,陈澈坐在一旁,将剩下的资料帮宋荷分类整理好。

    看着宋荷专心致志的看着资料,陈澈感叹着宋荷的认真,没有打扰到宋荷,静步走了出去。

    宋荷看着资料,勉勉强强松了一口气,幸好就算是过了一段时间看起这些文件也没有太过费力的感觉。

    大致翻阅一遍后宋荷心里有了个底,也就不是太过着急。

    期间有人送来了饭宋荷也没有理睬,依旧着迷的看着资料。

    抬起头后宋荷才发现天色已经暗了下去,看看时间已经下午六点了,才恍然觉得肚子饿的厉害。

    宋荷伸了个懒腰,只觉得浑身的骨头都在咔擦作响。

    “恩…好了,吃饭!”

    宋荷想了想没有用床桌,下了床活动着走了两步后把椅子拉到桌子面前开始吃饭。

    就这样,每天看看资料,吃吃饭,活动活动身体,偶尔和来看望自己的人聊会天,时间很快的飞逝流过,只是殷郑如走时说的一样,期间没有来过一次医院。

    转眼间就到了宋荷可以出院的日子,杰森杰尼两兄弟,甄禾都来祝福宋荷终于出院了,陈澈在车上看着宋荷和身边的人说说笑笑的,眼中闪过一丝欣慰。

    夫人终于有了可以说的上话的好友了。

    宋荷眯着眼,看着高高悬挂于天空之上太阳,勾唇。

    此时本该亮堂着的房间内却是一片黑暗,林雪蜷缩着身体,漆黑的长卷发凌乱的散落在地上,满身伤痕。

    “咳咳…”

    林雪将嘴里的血痰咳出,费力的抬头,看着高高在上坐在椅子上宛如帝王一般的男人,那男人正是殷郑。

    …哪里出错了?

    林雪不明白,在她正得意于离间了殷郑同他的得力助手陈澈的时候,醒来时就发现自己躺在了这个不知名的地方,然后就看到了殷郑。

    一直都待在这个黑暗的地方,也不知道外面已经过了多长时间了…

    林雪迷迷糊糊中想着,不知道殷郑到底想干什么…每天除了漫无止境的折磨就是安静,殷郑从来没有说过一句话,刚开始的时候还以为殷郑是要逼问自己…可是现在…

    殷郑看着地上狼狈不堪的女人,思绪却早已经偏远,脑海里不断回放着八年前他与林月的相识,经过,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