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七十章 苦尽甘来

第七十章 苦尽甘来

    清冷的月光从这个小黑屋里唯一的一个换气窗外照射进来,在殷郑眼前,朦朦胧胧的罩盖住已经被折磨的狼狈又凄惨的林雪身上。

    殷郑看着林雪被青紫色的伤痕与殷红的血液弄得脏污一团的小脸,瞳孔猛地一紧,仿佛时光倒流,他又一次回到了林月的小屋外。

    巨大的痛苦覆盖在殷郑坚毅英俊的五官上,他忍不住喃呢出声:“林月……”

    就是这样低沉暗哑的轻唤声,却蕴含了殷郑年少的无能为力与错失真爱的悲恸。

    可也是这一声,听在惊恐绝望的林雪耳中,无异于天籁之音。

    对啊……对啊!我还有这张脸可以用……殷郑舍不得再杀掉一个“林月”的!

    林雪几乎要喜极而泣了,生死之间,她就仿佛一个即将溺水身亡的人看到一根稻草,即使还有一点可能,也绝不想死。

    女人几乎是疯了一样,她眼里闪动着疯狂而热烈的光芒,在布满尘灰与沙土的地面爬行着起来。

    “殷郑……殷郑……”林雪祈求着,一点点的接近殷郑,直到爬在殷郑脚下,见男人并没有拒绝她的靠近,不由面上一喜,脏污的手紧紧拽住了殷郑的裤脚。

    她吃不准林月的说话神态,便蹙紧了眉,眼中渐渐蓄满眼泪,让自己装出可怜凄惨,神貌癫狂的女人软了音调,轻悄声引诱道:“你看看我,是我啊……我是林月呀……”

    她抬起头,仰望着隐匿于黑暗里一言不发的男人,好让他看到自己泪流满面的脸。

    殷郑几乎忍不住内心的暴怒,这个女人,她怎么敢到了现在还妄图用这张和林月相像的脸来博取他的同情?!

    可林雪虚伪做作的表演还没结束。

    她看着男人高高在上宛若神祇一般冰冷的脸上仍未松动,她不得不着急起来,撕心裂肺的大叫:“你忘了我吗?!是宋荷那个贱人抢走了你!”

    “你忘了我对不对——殷郑你怎么对得起我?!”

    每一声拔高的尖叫都凄厉无比,林雪的眼里的纯良终于被撕开伪装的面具,怨毒浓重而疯狂的从她眼睛里冒出来,落在殷郑脸上。

    “砰——”

    一声**撞击坠落的闷响,林雪又回到了最开始的地方,痛苦的蜷缩着身体。

    殷郑的眼中杀意浓重,他面无表情的收回脚,接着,一步一步逼近林雪,而随着他前行一步,林雪就不由自主的往角落里瑟缩着。

    “我原本不准备让你死。”男人的声音像是从地狱里传来一样,阴森冰冷的在暗房中响起,他走近了已经怕的软如一滩烂泥一般的林雪,脚上一动,狠狠踩在女人的锁骨上。

    几乎是瞬间,林雪便挣扎着想从殷郑脚下逃脱,疼痛钻心的传来,她痛哭流涕,厉声哭叫求饶道:“啊——不……不要!”

    “哼,不要?”男人嘴角勾挑着扯出一个冷笑,看着林雪的眼神阴鸷狠戾,分明是动了杀心。他像是有些好奇,放缓了施加在那只手上的重量,询问道:“那你说,你要什么?”

    林雪觉得自己就像是砧板上的一块肉,殷郑大刀阔斧的折磨,但她却毫无办法。

    生不如死的绝望让她在黑暗里听着殷郑的询问,突然想起殷虎殷豹两兄弟曾经对她的承诺。

    骗子!那两个骗子——

    事到如今,才明白自己是当了殷虎和殷豹二人手中一颗棋子的林雪不甘心了。

    “殷总……我求求您……”不知道这一回是林雪看明白了殷郑对她的把戏不感兴趣,还是她已经没了力气去装模作样。

    林雪眼里烧着熊熊火光,咬牙切齿的说:“您肯定想知道是谁干的吧?我告诉您,只要您答应、答应放我走……”

    凭什么只有她倒霉?!最该去死的是那两个男人!

    殷郑像是真的在考虑这个提议,他的脚要松不松的搭在林雪的手上,对林雪小心翼翼挪着手的小动作心知肚明。

    “你以为你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哪来的资格和我谈条件。”

    执掌商业帝国的年轻男人,向来最爱做的事就是玩弄人心,给以失败者的希望再被全然摧毁,绝望是能让人生不如死的。

    殷郑居高临下的又一次狠狠踩住林雪的肩窝,皮鞋的根底毫不留情的碾着脚下那根脆弱的骨头。

    他看着女人撕心裂肺痛苦惨叫的模样,突然恶劣的笑了,但眼中却自始至终都是凛冽的冷芒,不屑和轻蔑在他脸上清晰可见。

    林雪在听到自己锁骨清脆的碎裂声的同时,也听到这个世界上最冷酷的声音。

    殷郑收回脚,像看着一堆垃圾一样看着她,满脸嫌恶,“你连林月的万分之一都不及,所以你不配做林月的替身。”

    “而宋荷,你甚至连宋荷的一根脚趾头都不如。”

    宋荷回到久违的家里,一屋子的仆人都在门口等候她,她站在门口,看着一张纸熟悉的脸,忽然有一种恍若心生的感觉。

    能够活着,可真好……

    她在心里默默的对自己说,也默默的和宝宝说。

    “夫人,您可算回来了”

    “您没事真的是太好了!万幸万幸……”

    宋荷被一群佣人围着,安慰与关怀的话萦绕在她身边,这让宋荷觉得心里温暖极了

    因为她平时和家里这些佣人们相处从来不会摆着什么架子,一直都是和颜悦色,所以在下人们眼中,柔柔弱弱的夫人被同父异母的妹妹如此对待,真的是太可怜了!

    “好了好了,你们这么七嘴八舌的说,还想让夫人在门口站多久啊?”

    多亏了陈澈这个时候站出来,宋荷才终于能从众人的关怀中走进家门。

    而当宋荷终于整个人跨过门槛,站在殷郑的房子里,或许是绝处逢生让她看明白了太多,又或许是这个不期而遇的孩子让她勇敢起来,宋荷分明感觉到,自己对于这里的留恋。

    是走远了会思念的家……

    宋荷默默在心里这样想着,而当“家”这个字从她的脑海中猛地冒出来的时候,一股不可言说却真真切切的温暖包围了她。

    她不由自主的用双手搂着自己的小腹,那里在不知不觉的时候已经出具规模,自己和殷郑的孩子正在一天天的长大。

    一向外表柔弱而内心坚强的宋荷,突然就在自己最熟悉最想念的地方,悄悄的红了眼睛。可与从前不同,这个时候的宋荷觉得自己是前所未有的幸福。

    殷郑回到家的时候,就看到宋荷傻乎乎的站在大厅里,眼眶红红的似乎哭过一样,可分明看她脸上和眼睛里都是笑意。

    殷郑有点犹豫,也不知道要怎么开口,正犹豫着的时候,宋荷却也是突然抬起头,两人几乎是同时开口说道:“你……”

    一种很奇妙的感觉悄悄的袭上两个人心间,是心有灵犀的的感应,也是彼此熟悉的默契。

    宋荷看着眼前高大帅气的男人成熟的外表下,难得有这样支支吾吾手足无措的样子,不由“噗嗤”一声笑出来。

    殷郑原本就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做,被宋荷这样一笑,他原本就是性格霸道的人,商场上呼风唤雨习惯了,这样难免就会觉得有些难为情。

    男人佯装若无其事的强撑着气势,看着自己的小姑娘笑靥如花,“你刚刚想和我说什么?”

    宋荷一向是个大大方方的姑娘,从小母亲教给她的,就是直面困难和勇于承认。

    或许勇于承认不该是承认这件事……

    尽管宋荷这样想,仍是抬起头看进殷郑眼中。

    初为人母令宋荷身上多了一份坚韧的温柔,混合着她原本天生干净温婉的气质,此刻竟是美好的令殷郑舍不得诺开眼。

    “我说……”

    宋荷分明看到了殷郑眼中的痴迷,她为殷**于自己的改变而发自内心的开心,一双明亮的眼睛完成月牙儿一样好看的弧度。

    她走进了,一直走到殷郑面前才停下脚步。

    咫尺之间,对视的双眼中只有彼此,双方的心里也同样如此。

    宋荷殷红小巧的唇微微张开,温柔的音色还没从口中送出,就见殷郑俯下身——

    高大的男人微弯了腰,结实的臂膀拥抱住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当怀中满满的填进了他最熟悉的温度和味道时,殷郑一直紧绷的精神头终于松懈了下来。

    还好,自己没有错过。

    从宋荷被苏朵捅伤那天,殷郑几乎就没有能好好睡过一觉。

    每次他都会在梦中看到一大片血,宋荷捂着肚子,面色惨白的躺在地上,宋荷眼神绝望的看着他,伸过来的手和当年的林月对着他伸来的手重叠……

    每每殷郑大汗淋漓的醒来,伸手去摸,旁边一片冰凉的触感,甚至让他产生恐惧。

    “诶,你还没听我要说什么呢。”

    宋荷察觉到殷郑的走神,不悦的撅起嘴提醒,男人很快就被怀里的小姑娘闷闷的声音唤回注意力。

    他常年凛冽冷漠的脸上渐渐柔软,随即很快低下头,带着笑将自己的吻虔诚的落在小姑娘柔软馨香的唇上,堵住了那些甜蜜的抱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