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七十一章 干柴烧不着

第七十一章 干柴烧不着

    宋荷几乎要在殷郑的吻中迷失了。

    她感觉得到男人不同以往的温柔,唇齿交融之间她甚至都能听到自己一颗怦怦乱跳的心。

    唇舌之间的胶着,宋荷乖巧的顺从着殷郑的索取,直到两个人分开,宋荷几乎是软在男人宽厚的怀抱里。

    佣人们早都悄无声息的退下了,大厅静的只能听到彼此的喘息声。

    殷郑看着怀中的小姑娘双眼迷离却含情脉脉,一张小嘴微张,原本就粉嫩的唇色在自己的采诘下殷红艳丽。

    一股并不陌生的情愫在他身体里流窜,酥酥麻麻的传进骨头缝儿之间,男人的气息猛地粗重了。

    他埋进宋荷的脖颈之间,毫不客气的吮出一个艳丽的红痕,招摇的落在宋荷白皙的皮肤,并且成功惹出宋荷一声似哼似吟的轻呼声。

    褪去了冷漠桀骜的男人像个顽劣的孩子,在属于自己的女人身上留下自己的痕迹。

    “别呀……”宋荷终于忍不住了,她满面通红的伸手推拒殷郑,没带着几分劲儿的动作怎么看怎么像欲拒还迎。

    她见殷郑不理她,更急了,脸上红的仿佛能滴出血一样,“你别在那里……明天叫我怎么见人?”

    男人不以为意,本性难移的霸道,但到底还是停了,却在下一秒猛地抱起宋荷,一边往二楼走,一边答道:“那就不见。”

    宋荷心里甜蜜,这会儿嘴上又不肯认了,嘟囔着:“你这人,不讲道理!”

    直到好半天,殷郑也没说话,宋荷心里觉得奇怪,抬眼去看,正好撞上殷郑嘴角边隐隐约约挂的那一点笑。

    许多时候,夫妻之间不言自明。

    宋荷总算有点懂了这话的意思。

    这不是他们陌生的事,但似乎比起从前,宋荷现在才有一种新婚初夜的错觉,紧张与羞涩让她站在浴室里不敢跨出去一步。

    不经意的抬眼间,对面明亮的大镜子里,女人精致妍丽的脸上有一种含羞带怯的清纯,即使怀孕,身材也没有一点臃肿感,反而为她增添了几分成熟味道。

    宋荷正踌躇犹豫着,殷郑却在外面敲了门,男人有点担心的声音传进来:“你怎么还没出来?”

    殷郑永远都是这样,说话要留五分,明明是关心,还得装作一副等得不耐烦的口吻。

    “咔嚓——”

    浴室的门缓缓的打开了,宋荷只穿了件浴袍从里头走出来,长发乌黑搭在肩上,一双灵动的大眼睛都不敢去看殷郑。

    于是下一瞬,殷郑就在宋荷的措不及防的惊呼中将她抱起。

    几步快走将小姑娘放在床上,男人矫健精壮的身体瞬间倾覆贴近。

    宋荷感受着她最熟悉的气息,但是男人曾经留给她的痛还是太深了,她的初夜,那一晚毫无温存可言,她几乎是生熬着咬烂了自己的嘴,才一声不吭的承受下来。

    宋荷不由得颤抖起来,她眼里的慌乱刺痛了殷郑的心。

    “没、没事的……”

    明明已经怕到身上开始冒起冷汗,宋荷还是勉强对着殷郑露出笑容,甚至先殷郑一步的伸出手,主动环住了男人厚实的肩背。

    殷郑看着小姑娘分明害怕却为了自己强忍的样子,他感觉到自己心里有什么东西在一点点因为宋荷所融化。

    尔虞我诈的商业谈判桌上,一直以强权铁腕著称的殷郑,在宋荷弯起的两只细弱手臂之间,软了心肠。

    这是他许多年都没再感受到的温暖了。

    他仔细看着身下的女人,从她走进自己生活里开始,已经习惯了孑然一身的自己厌烦过排斥过,但却无数次被这个女人不同于柔弱外表的坚韧努力所打动。

    或许是她从不怕自己给她的难题和难堪,也有她努力了三天给自己做的那顿饭,等到男人自己察觉的时候,他已经习惯了宋荷在他生活中。

    苏朵的那一刀让他醒悟过来,但他并不感谢苏朵。

    “别怕。”

    殷郑难得温柔耐心,他的目光停在宋荷脸上,然后慢慢往下,直到那已经可以看出一点形状的小腹上。

    他强行忍耐着在身体里蠢蠢欲动的**,翻身躺在宋荷身边,在宋荷惊讶的睁开眼看过来的时候,长臂一伸,把娇软的小姑娘就搂进了怀里。

    宋荷倚靠在殷郑怀里,她只觉得揽在自己腰上的那只手臂像带着电流,挨着她,就让她觉得浑身酥麻。

    “诶?你不……”宋荷疑惑的问道,但又羞涩,还是没能把话说完。

    尽管身体反应还没平静,殷郑仍然克制着自己,在放慢呼吸平复的同时,也听明白了宋荷没说完的话里要表达的意思。

    那条手臂收紧了些,霸道的把自己的下颌搁在小姑娘柔软清香的发间,抵着她头顶,不容分说的道:“等你身体好点,我就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了。”

    随后,殷郑修长的手指没入宋荷乌黑的长发中,嗅着她身上独特的香味,竟然真的慢慢困了。

    殷郑也确实累了,从宋荷出事之后,他就没睡过一个好觉,白天忙着周旋殷虎殷豹,忙着派人去抓苏朵,忙着把自己无处发泄的怒火撒在林雪身上。

    而到了晚上,身边没了最熟悉的味道,梦魇惊醒他,然后就是睁着眼一直到天明。

    在朦朦胧胧即将入睡之前,殷郑还下意识的又确定了一遍苏荷是否还在他怀里,直到完全确认,男人闭着眼睛下意识的低头凑近苏荷,吻了吻她。

    最终从喉咙里含含糊糊的吐出两个字:“睡吧。”

    苏荷就枕在殷郑精壮的臂膀上,她睁着眼,几乎有点不敢相信今天殷郑的变化,直到头顶上方传来殷郑均匀的呼吸声,她才敢微微扭动着脖子抬头去看熟睡的男人。

    她看着殷郑眼下的乌青,分明就是几天几夜没休息好的样子,却仍然要在她勉强逞强,就觉得一阵心疼。

    这大概是他们认识以来最为平静的一天,没有争执,也没有误解。

    苏荷觉得,即使殷郑没有说过喜欢她,更没有说过爱她,但殷郑这样的男人,一旦决定,就一定会是她这一辈子最安全的避风港。

    于是很快的,小姑娘苏荷听着殷郑的呼吸声,在她最安心的避风港里睡着了。

    殷郑一贯起的早,他向来有晨练的习惯,但是今天早晨,殷家的佣人并没有看到主人在晨练的身影。

    习惯早起的殷郑在固定的时间醒了,他刚一睁开眼,就看到他的小女人还缩在他的怀里睡得香甜,再没有从前只要自己一接近就警惕的睁开眼的情况。

    发现这点变化的殷郑一大早的就心情愉悦了起来,虽然脸上还是习惯性的没什么表情,却是低下头轻轻亲了亲宋荷的额头。

    殷郑今天行程安排的很满,之前为了处理林雪和苏朵,他几乎是推掉了全部的工作,命令陈澈全市排查,以至于工作堆积起来。

    殷郑没做过这种事,所以他笨拙的坐起身,尽可能轻的想把将苏荷放在他身上的手臂拿开,却不料自己才刚一动,苏荷就不安的颦蹙起眉头。

    这下殷郑也不太敢动了,只得静静等着苏荷再睡熟。

    如此反复……

    最终,殷郑看着干脆抱住自己手臂搂在怀里的苏荷,头疼的发出一声叹息:“你这是不想让我走?”

    也不知苏荷是在梦里听到了,还是碰巧,偏偏在殷郑这话刚落下,苏荷便仿佛撒娇一般的发出一声嘤咛的细吟声。

    早上的男人永远冲动。

    殷郑几乎是立刻被这一声撩拨出一身的火气,他一向被人伺候习惯了,什么时候这么委曲求全过自己,更别说还是委屈了一夜。

    当下便低头将唇压在宋荷柔软的唇瓣上,两只有力的手臂也固定在人腰上,小心翼翼的护着那小小一团隆起,将宋荷往上托了些。

    宋荷只觉得睡梦里憋闷,于是条件反射的就在殷郑吻她的时候下意识的张开嘴。

    甚至并不自觉的仿佛挑逗似的伸出柔软的丁香小舌去 舔了舔殷郑的下唇,然后悠悠转醒……

    才醒过来的宋荷还有点迷糊,她意犹未尽的又一次用舌舔过殷郑的唇瓣。

    意识苏醒,和殷郑四目相对的时候,她才想起自己刚刚到底做了什么。

    宋荷几乎是触电一样在殷郑怀里缩起来,一张小脸又红了,结结巴巴连话都说不清:“你、我……你刚刚干嘛呀?”

    殷郑觉得小姑娘的反应有趣,鹰一样锐利的眼睛划过戏谑:“你应该问你自己,一大早要对我干嘛。”

    还没清醒的宋荷就这么被殷郑带跑偏了,甚至还反思起来。

    愉快的气氛并没有持续太久,正当殷郑还准备继续逗逗难得迷糊的小姑娘时,卧室的门被敲响了。

    陈澈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我们现在必须要去公司了。”

    这仿佛是个提醒,将还在温柔乡的殷郑冷静下来。

    他往前揉了揉苏荷的发顶,向门外应道:“知道了,你去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