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七十二章 男人的战争

第七十二章 男人的战争

    司机开着车,载着殷郑到了公司。

    殷郑一路来到总裁办公室,正准备开始处理今天一天的公务,就在办公室门口看见了两个并不想看见的人——殷虎和殷豹。

    “哥。”殷虎靠在门口,假模假样的喊了一声。

    殷豹站在殷虎的身边,像是一个小随从。见殷虎喊殷郑,也跟着似笑非笑一句:“哥哥,好久不见了。”

    殷郑看见他们两个人,脸上的神色一下子比平时更加的冷下来,就像是一块融不化的冰山。殷郑问:“你们两个不好好工作,在这里做什么?”

    “我们两个在这里,当然是在等哥哥你了。”殷虎双手抱臂,痞痞的说。

    殷郑冷笑了一声:“等我?还是等你们自己的死刑。”

    “说什么‘死刑’!”殷豹知道林雪的事情败露,殷郑必然不会放过他们,所以他对殷郑不如殷虎那样冷漠。

    殷豹走上前一步,对殷郑耍无赖着说:“我和虎哥都是你的弟弟,你怎么舍得让我们死?”

    “我的弟弟?”殷郑挑起眉毛来,阴冷的看着殷豹。

    殷豹被殷郑的神情吓了一跳。他在心里有一些打怵,很害怕殷郑会对他们做出些什么。所以殷豹极力讨好殷郑说:“对啊,郑哥,我们三个的爸爸也不希望看到我们今天变成这样是不是。”

    “够了。”殷郑还没有说什么,殷虎就先开口制止住了殷豹:“我说殷豹,你现在才向我们殷大总裁摇尾巴,是不是也太晚了一点儿?”

    “哥……”殷豹从来没有听过自己的哥哥露出这样的口吻,不由得呆了呆,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回答。

    殷郑冷笑一声:“知道事情败露了?”

    “知道了。”殷虎向殷郑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坚毅。

    殷郑这个时候才懒得对殷虎这个废柴弟弟另眼相看,他只想杀了他!为林月,为了宋荷,更是为了他自己!

    不过殷郑还是忍住了自己的狂怒。他给了殷虎一点垂死挣扎的机会,让殷虎自己选择是想要死个痛快,还是生不如死。殷郑问:“那你有什么想要解释的?”

    殷虎挺直了脊背,唇角挂上一抹冷笑:“我没有什么想要解释的。我就是想让你痛苦,想让你生不如死!”

    “哦?”殷郑听到殷虎的这一句话之后,不但没有像殷虎想象之中的那样狂怒起来,反而殷郑的嘴角带起一抹淡淡的冷笑,那笑容,可以说是讥讽。

    殷郑看向殷虎,讽刺道:“你们还真是把‘螳臂挡车’演绎的淋漓尽致啊。”

    “呵,殷郑。你未免也太过自信了一点吧。”殷虎并没有被殷郑的冷嘲热讽所打击,而是继续以一种出乎意料的冷静说着:“你以为,这就是结束了吗?”

    殷郑从殷虎的话里,听出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他直直的看向殷虎,那眼神,就像是一柄利剑。它可以直接把殷虎整个人都刺穿。

    “怕了吧!”殷虎看见殷郑阴戾的眼光,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一个得意地笑容,“殷郑,总有一天,我和殷豹会把你从殷大总裁这个位置上,拉下来的!”

    殷郑听到殷虎的话,觉得仿佛听到了三岁的小孩子,在说一些痴心妄想。他几乎要忍不住笑出声来。但是殷郑最后还是没有笑,他只是看着殷虎和殷豹,像是第一次看见他们一样,把他们上上下下,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一遍。

    殷豹看着殷郑的眼神,有一些害怕。他伸出手去,偷偷地拽了拽殷虎的袖子,让殷虎不要再说了。

    可是殷虎并不领情。他理也不理殷豹,而是直直的回看着殷郑。

    过了有一会儿,殷郑终于开口了。他说:“我本来只是以为你们蠢。”殷郑说到这里,稍微的停了停,才继续说:“可是我现在才知道,你们,蠢得让人难以忍受。”

    殷豹的脸色一变,有几分被殷郑的话伤害到的样子。殷虎却仍然无动于衷。

    殷郑看着殷虎和殷豹,用一种同情和怜悯的眼神,再一次把他们看过一遍。然后头也不回的叫了一声一直跟在他身后的陈澈:“陈澈,把他们两个开除。”

    陈澈听见之后,点点头,说:“好的,殷总。”

    “你们姓着殷,没有错。”殷郑将双手背到身后,看着两个愚蠢的弟弟,冷漠地说:“可是你们,也只是姓着殷而已。”

    “开除我们?”殷虎挑了挑眉,“我本来以为,殷大总裁还会有更厉害的雷霆手段。”

    相比起殷虎的冷静和从容,殷豹则是表现出了殷郑意料之中的反应。

    殷豹激动得踏上前一步,狠狠地瞪着殷郑,举起拳头来,做出一副要打殷郑的样子。殷豹怒吼道:“开除我们?!你凭什么?!你不怕老爷子找你算账吗?!”

    殷郑看着殷豹如此失态的模样,冷冷的笑了笑:“老爷子?”

    “对!就算你现在是殷家的总裁又怎么样?!要是老爷子知道了,你还不是吃不了兜着走!?”殷豹气急败坏的叫道。

    殷郑的笑容更冷了,甚至更加阴森了:“在殷家,我才是说一不二的王。你们想与我谈事情,你们的姿态,错了!”

    “你——”殷豹又上前一步,拳头几乎就要撞上殷郑的脸了。

    殷虎在这个时候,伸手去,拦住了狂暴之中的殷豹。

    “哥!”殷豹气急了,回过头去看殷虎,“你看殷郑这个嚣张的样子!”

    殷虎其实刚才听到殷郑说要开除他们兄弟二人的时候,也非常的生气,想要狠狠地揍殷郑一顿。但是在这个关键时刻,他还是忍住了。殷虎看着殷郑说:“你可真是我的好哥哥——你是王?那你把老爷子放在眼里吗?呵,殷郑,你也不过才当了殷家的总裁,就想着称霸殷家。我可真想看看,老爷子知道你这句话之后,会有什么反应。”

    殷虎和殷豹兄弟两个,一个冷静,一个激动,配合的倒是很默契。如果是一般的人,早就难以招架,要败下阵来。

    只不过,可惜了。他们面对的不是别人,而是殷郑。

    殷郑面对他们两个的威胁,根本不为所动。他的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有点儿想笑:“哦,你说吧。”

    “我会的。”殷虎说着,带着殷豹就想要离开。

    就在这个时候,殷郑向陈澈使了一个眼神。陈澈收到眼神之后,就伸出了手去,拦住了殷虎和殷豹的去路。殷郑才在一边说:“我让你们走了吗?”

    “怎么了?”殷虎也渐渐地开始有一些不耐烦起来,“殷大总裁现在连路都不让人走了吗?”

    陈澈仍然伸着手,阻挡着殷虎和殷豹的去路。殷郑说:“我们的账还没有算完呢。”

    “你还要说什么!”殷虎渐渐地绷不住冷静,暴露了本性。

    殷郑等得就是这个时候。他看着殷虎,只说了两个字:“林雪。”

    “林雪?谁啊?”殷虎眨眨眼,装傻充愣,“郑哥,你在外头,有别的女人了?”

    “别装了。”殷郑冷冷地说,“林雪都招了。”

    殷虎听到殷郑这句话之后,在心里大骂林雪这个忘恩负义,吃里扒外的女人。他的表情也很快狰狞起来。

    殷郑不等殷虎开口,就抢先说道:“我看殷虎你的表情,是认得这个林雪了。”

    “不认得!”殷豹抢在殷虎前面,急忙的否认。

    他们两个可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殷郑在心里想,然后说:“那我带你们去见见她。”

    林雪被他打得浑身是伤,几乎都要活不下去了。这种狼狈的模样,如果被殷虎和殷豹看见了,也难保他们不会害怕。

    不过殷虎并不上当,他说:“我们两个又不认识这女的,看她干什么。”

    都到了这个时候了,还在装!殷郑嫌恶的皱起眉来,像是看着垃圾一样看着这兄弟两个人。殷郑干脆不忍了,他抬起脚来,一脚就把殷虎踹到了地上!

    殷豹在一边傻愣愣的看着殷虎倒下,过了三秒钟,才想起来去抱住倒在地上的殷虎。殷豹大喊:“哥!哥!你没事吧?!”

    “我没事。”殷虎一只手撑着地,一只手擦着嘴角边流出的鲜血,狠狠地盯着殷郑。他慢慢地站起来之后,殷郑又是一脚,猝不及防的踹上了殷虎的小腹!

    “啊——”殷虎捂着自己的小腹,皱着眉头,痛苦的叫了一声。

    “刚才那一脚,为林月。”殷郑冷酷的说,“这一脚,为宋荷。”

    殷虎的小腹部疼痛难忍,他不用想都知道,殷郑这是下了死手的。他说不出话来,只能狠狠地盯着殷郑,试图用自己眼中的怒火把殷郑杀死。

    可是殷郑当然不会惧怕区区一个殷虎的眼神。他自顾自的说下去:“我本来还想念在我们微薄的兄弟情谊上给你一个痛快。可是现在看来,你根本不想要让自己死得痛快。既然你和殷豹做出了选择,我就成全你们。”

    “什、什么?!”殷豹的眼神慌乱起来。

    “我会让你们。”殷郑一字一顿,咬着牙说,“生、不、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