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七十四章 母亲

第七十四章 母亲

    苏雯离开之后,宋荷是再没法休息了,几乎满脑子想的都是苏雯刚刚气急败坏的表情。

    她想起这么多年里,自己在宋家的全部生活,从母亲去世,父亲接了小三苏雯和妹妹苏朵回来之后,生活几乎就是变了一个样子。

    从前她是父母掌心里的公主,她一直以为父亲是一个很好的男人,可当她看到真相,那种推翻自己的痛苦,也只有她自己最清楚。

    苏雯的刻薄,父亲的偏袒,苏朵的任性,剥夺了她的全部——不论是亲情还是爱情。

    宋荷觉得他们可恨,一次又一次用道德捆绑自己,可他们却利用自己的好意与善良,一次又一次的拿着名为“恶”的刀对着自己行凶。

    但是,当殷郑为了自己报复宋家、报复苏朵与苏雯,看着她们痛苦,自己却没有一点所谓的报复的快感。甚至宋荷自己都想不明白,为什么苏雯和苏朵就非要把她当成眼中钉和肉中刺。

    钱……

    宋荷坐在床上轻轻笑了。

    是啊,不论是她的父亲,还是苏朵和苏雯,都将她当成了可以兑换金钱的货物。

    她可不就是货物吗?

    大概是怀孕的原因,宋荷情绪并不稳定,尤其今天还在苏雯的刺激下,即使她在苏雯面前坚强的保持了冷静,但是说到底,苏雯还是戳上了她心里最痛苦的回忆和过去。

    她可以假装自己不在意,但也就只能是假装而已。

    殷郑从公司回来的时候,宋荷在不知不觉中又睡着了。

    午后明媚的的日光透过玻璃窗照耀在宋荷身上、脸上,让她看起来仿佛沐浴阳光的精灵一般。

    殷郑悄无声息的走近了,他坐在宋荷身边,仔细端详着熟睡中的女人。

    其实殷郑都说不清自己到底是从何时开始喜欢上宋荷的,只是当他真正发现的时候,这件事就已经成了定局。

    现在坐在这里,看着宋荷仔细想想,好像那些暧昧难言的小情绪和小悸动,似乎从第一次见到宋荷的时候就存在了,宋荷那晚倔强的表情,几乎在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都深深地烙印在他的脑海中。

    再后来……她的外柔内刚,她的不屈不挠,她的温婉善良和她的善解人意,都让殷郑在不知不觉之间,逐渐沉迷其中。

    殷郑的视线慢慢从宋荷的脸上转移,那专注的目光渐渐下移,直到停在宋荷腹部。

    尽管那里还没有那么明显,但殷郑仅仅只是看到,就感觉内心有一种无限的喜欢和期待。

    对于殷郑而言,甚至是对于宋荷,这个孩子,对他们来说都无比珍贵。

    那是一种自己无法得到家庭圆满而加诸于自己和自己孩子身上的美好愿望。

    殷郑在殷家的这些年里,看到了太多人情冷暖和人世险恶,似乎殷家的每一个人,包括自己,都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冷血。

    可以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而不择手段,譬如殷郑之于宋荷,殷虎殷豹二人之于殷家产业,偏执在他们兄弟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但对立的立场又让他们明明血脉同宗,也要整个鱼死网破。

    父辈的所作所为让殷郑已经对殷家和殷老爷子无比失望,正如这次林雪的事情,殷郑根本不会相信老爷子什么都不知道,但殷老爷子还是选择了沉默,摆出了态度要保殷虎殷豹。

    这些年里,殷郑为了控制殷家,做的远远比他让人看到的多得多,他已经站到了一个太过于高的地方上,所以这迫使着他不得不慢下来,即使殷老爷子仍然抓着最重要的一些东西,在他面前犹豫不定,他也只能忍受下这份怒气。

    从前他不怕,林月死了,他孑然一人。

    但现在不同了,他有了宋荷和一个还没出生的孩子,一切最好的事情都让他遇到了,殷郑不敢太快,他怕他从殷氏企业那个最高高在上的位置上摔下来,却先受伤的不是自己,而是宋荷和孩子。

    所以今天,即便殷郑知道是殷虎和殷豹是那些事情的幕后黑手,他也只能忍气吞声,就为了卖给老爷子一个面子。

    比起辞退殷虎殷豹,他甚至连杀了他们俩的心都有。

    殷郑已经不再是那个看起来冷漠的连点人情味都没有的男人了,宋荷让他知道了,原来有个家,并且家里有人等待,愿意为你尝试做饭,是多么好的一件事情。

    殷郑看着看着,思虑不觉得就飘远了,再回过神,恰巧宋荷也快要醒来。

    阳光晒得宋荷眼皮滚烫,她不舒服的嘤咛出声,眉头也随之皱起来,在梦里不安的挣扎。

    “妈妈——”

    宋荷在梦中看到远处隐约的一个模糊身影,周围弥漫了太大的浓雾,但即使宋荷看不清楚,她也十分肯定那就是自己已经去世的母亲。

    远处的身影的似乎听到了宋荷的呼唤,在宋荷期盼的目光中,慢慢转过身来。

    几乎是一瞬间,宋荷捂住了嘴,热泪盈眶的唤道:“妈妈……”

    即使明明十分清楚这是一个梦境,但宋荷也为此刻能够和母亲这样的重逢而感动的泪如泉涌。

    她真的已经很多年没有在梦中见到母亲了。

    宋荷还记得母亲去世前缠绵病榻的痛苦,她不止一次哀求宋荷“太疼了……”“小荷,你让我去死吧”,宋荷也始终不肯同意。

    于是,宋荷就永远记住了母亲临走之前,那个解脱一样轻松的笑容。

    宋荷想,妈妈还是怪罪自己的,不然怎么会从不来梦里看她呢?

    她往前走,刚开始只是缓慢的,像是不敢接近的往前,可却越走越快,直到最后,她几乎是飞奔起来。

    在梦中,宋荷可以不在乎孩子,甚至她自己在母亲面前就是孩子,可以肆无忌惮的或哭或笑。

    可是,当宋荷跑近了,那个原本还在的身影,却蓦然消失。

    “宋荷?宋荷!”

    宋荷听到有人在遥远的地方叫自己的名字,先是很远,模模糊糊,后来那个声音慢慢放大了,清晰的在她的梦里回响。

    她觉得这个声音无比熟悉,让她听到就觉得无比心悸。

    是谁啊——

    可呼唤的声音一久,宋荷就觉得好吵,她不想醒过来,她还想去找母亲。

    很多话还没有告诉妈妈,比如说她终于也有了家,她很快也要做妈妈了,可没人教她怎么去做一个母亲,她害怕自己做的不好。

    宋荷突然心慌,她焦急的环视着四周,却出了空与白之外,什么人都没有。

    “不对的……不对不对!”宋荷在梦里崩溃了,她大叫起来,怎么能又成了她一个人呢?

    妈妈离开她,爸爸不要她,可是她不想一个人啊!

    ——殷郑!

    猛然间,宋荷脑子里闪过这样一个名字。

    这两个字仿佛带着某种咒语一样的奇妙力量,在瞬间,就抚平了宋荷崩毁绝望的情绪。

    她想起了殷郑,那个仿佛永远高高在上,气势凛人的冷酷男人。

    是的……殷郑。

    她想起来昨天下午,大厅里殷郑亲吻她的时候嘴唇上温暖的温度和眼底里最轻柔的注视……

    宋荷猛地睁开眼,像是经历了什么最可怕的事情一样,浑身香汗淋漓,眼中溢满了痛苦的神色。

    而与此同时,宋荷也看到了坐在她身边的殷郑,此刻正一脸担心的看着她。

    殷郑看着终于从梦魇中醒过来的宋荷,一直紧张的那颗心放松下来,连自己都没察觉的轻轻地呼出了一口气。

    随后他伸出手,替宋荷将黏在脸颊边汗湿的发拨开,开口说道:“总算睡醒了。”

    大梦一场醒过来,宋荷只觉得浑身都是酸疼的,头重脚轻的难受,她小巧的眉头打了个结,看着殷郑轻轻问道:“我睡了多久了?”

    殷郑摇摇头,如实回答:“不知道,我回来的时候你就睡着了。”这话说完,似乎又想说什么,明明眼神中还透露着有未尽之言的意思,嘴上却仅仅只是张了张,又无声的闭上了。

    宋荷身上不舒服,这个时候也没那么多精神去观察郑和的表情,只是疲倦的缩在床褥之间闭目养神。

    一时间,卧室里沉静下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今天苏雯过来闹事的原因,宋荷的精神一直都不好,这会儿她只要一闭上眼睛,仿佛就能听到苏雯那一句句尖利的声音回荡在房间中,让她疲惫不堪。

    宋荷想问问殷郑:苏朵呢?你把苏朵怎么样了。

    可宋荷又实在不能把苏朵给她带来的伤害当做一件小事,说原谅就原谅了,她不是心地纯良的圣母,对于苏朵,她永远无法原谅的就是苏朵在那个深夜里,曾经试图用一把锋利的刀,来伤害她的孩子。

    于是宋荷没有开口,只是缩在被子里,安静的任由脑子里天马行空的胡思乱想。

    很明显的,殷郑看出来宋荷今天的不对劲,但宋荷不说,他不想强迫。

    从前他强迫宋荷的次数太多了……

    “殷郑……”宋荷的声音闷闷的从被子的棉絮之中传出来,十分的没精打采,“我刚刚做梦,梦到我妈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