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七十六章 疯子苏朵

第七十六章 疯子苏朵

    苏朵被一群发疯嫉妒的女人压制着,完全没有还手的可能性。

    怎么可能还手呢,这些女人都是做惯了体力活的身体,而苏朵,到底从前也是大小姐出身,她哪能敌得过,更何况是好几个人。

    于是,没一会儿,苏朵身上就青一块紫一块,这些女人下手也很阴险,专挑女人最薄弱的地方动手。

    “啊——”苏朵终于忍不住了,她在拳脚相加中苦苦哀求道:“求求你们放过我……”

    她声泪俱下的哀嚎不已,伏倒在地,头发像是枯草一样杂乱的盖在她脸上,浑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块好地方,眼泪鼻涕都黏在脸上,整个人再也看不出曾经骄横跋扈的模样。

    掉毛的凤凰不如鸡,更何况,苏朵也不是凤凰。

    这场单方面的殴打之间,也不知道是谁,一不小心碰到了苏朵那个脏兮兮油腻腻的枕头,露出了那方块大小的长条枕下头一摞一摞压着的五十、二十、十块的纸钞。

    “快看啊!”一个高瘦的女人眼尖的发现了,她操着一口还带着方言的普通话,嗓音尖利的大喊道:“这个小浪蹄子,藏了这么多钱!”

    于是一瞬间,落在苏朵身上雨点儿一般的拳头都停了。

    苏朵几乎是颤抖的抬起头,她眼睛里都是惊恐,整个身体都明眼可见的颤抖着。

    她看见那些女人眼里闪着饿狼看见肉的绿光,是贪婪。

    接下来这些女人将会做什么,几乎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不——”

    伴随着苏朵嘶吼,那些女人几乎同时扑向床头,将那些纸钞往自己手中抢夺。

    “不行!那些是我的!是我的钱!”苏朵眼底迸发出一种强烈的憎恨,她手脚并用的从地上爬起来,挤进那些抢她钱的女人中,疯狂地推搡着她们,又咬又扣的试图从这些饿狼一样的女人们手中把自己的钱抢回来。

    “啪——”

    为首的女人被苏朵狠狠咬了一口,吃痛之下,狰狞着脸上的横肉,反手就一巴掌甩在苏朵青红肿胀的脸上,将她一下子掀翻在地。

    “贱人!”那个女人还不解气,狠狠的往苏朵脸上唾了一口,凶狠的指着她骂道:“你竟然还敢咬老娘,等着老娘等会儿再收拾你这个浪蹄子!”

    说完,生怕自己的同伴多拿了钱,又转身继续开始瓜分争抢。

    苏朵身上的皮肤被粗糙的水泥地蹭破,胳膊腿上都是沾满了尘土的伤口。

    她像是感受不到一眼,愤怒和恨意让她眼中猩红一片,恨意让她五官都扭曲起来。苏朵看着那群贪婪无比的女人因为内部分赃不均,为了十块二十大骂出口,脸上都浮出煞气。

    那些都是她辛辛苦苦赚来的钱,她还要指望着它们,能够让她走出这个肮脏低贱的地方,要去找宋荷那个贱女人报仇!

    都是宋荷……都是宋荷这个恶毒的女人!

    此刻的苏朵几乎满脑子都是宋荷,恨意让她不仅脸上的表情扭曲起来,也让她的心扭曲。

    要不是宋荷,她苏朵怎么会沦落到这个地步?!

    苏朵从来不是会自己反省的人,她的思想里就压根没有“我错了”这三个字,苏雯教给她的,以及她后来自己学到的,都是“我没有错,错的是别人,都是他们对不起我”。

    自私自利,心胸狭隘,都在苏雯和苏朵母女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但毫无自省之心的苏朵非但没有意识到这点,她又再一次爬起来,愤怒让她丧失了理智,甚至现在在她眼中,这几个突然出现的女人都不再是她们自己本来的样子了。

    苏朵看到的每一个人,都是宋荷。

    “宋荷!!!!”尖利嘶哑的咆哮从苏朵口中发出,她已经完全的神志不清,举状癫狂的尖声大叫:“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那些还在分赃的女人充耳不闻,她们还沉浸在今天满满的收获里,连一分钱都不愿意比别人少。

    苏朵眼里都是可怖的血丝,双目欲裂,她环顾左右,看到破烂的桌子上放了一把水果刀,当即便扑上去,将那把水果刀拿到手中。

    “我要杀了你……”她嘴里念叨着,脸上挂着一种神经质的疯癫笑容,嘴里振振有词的嘟哝着:“杀了你……杀了你!!!”

    随着她的话音落下,苏朵就像一头发了疯的野兽,纵身猛扑向那个为首的女人。

    也多亏那女人反应机敏,在苏朵猛扑上来的时候下意识的躲避了一下,却也仍旧被那把水果刀狠狠地划伤了手臂。

    “你这个贱人,找死是不是?!”女人当即就被激怒了,她捂着流血的胳膊立眉叱骂苏朵。

    但苏朵就仿佛听不到似的,握着水果刀疯狂又毫无章法的冲着这些女人挥舞,她要杀了这些“宋荷”……

    “你给老娘拿过来吧!”另一个五大三粗的魁梧女人被苏朵这像魔障一样追赶着她们挥舞刀子的举动搞得心里厌烦,她以前的家里也有个神经兮兮的小姑子常做这事,时间一长,这女人就也不怕了。

    魁梧高壮的女人往前一步,劈手夺过苏朵手里的刀子,嘴上还不干不净的对着骂骂咧咧。

    苏朵被一个“宋荷”抢走了刀子,登时刺激的她神志更加不清醒了,她张牙舞爪的往那个魁梧女人身上扑,长时间没有修剪的之间就像十个利刃,劈头盖脸的就在那女人脸上脖子上一通乱挠。

    苏朵觉得自己心里有团火,,烧的她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动作和想法,她认为自己沦落到今天的这个地步,都是宋荷造成的!

    宋荷嫁给殷郑,小人得道!!肯定是那个贱人给殷郑吃了**药,吹枕边风,让殷郑针对自己!

    当初……苏朵无不后悔的想:当初要是我嫁给殷郑就好了!我一定要让宋荷生不如死!

    苏朵脑子里这么想着,对她眼前的这个“宋荷”就更加的不会客气。

    她神情阴鸷狠毒,一双手抓在那女人头上脸上,疼的女人破口大骂道:“贱人!你这个狗 娘养的杂碎!老娘弄死你!”

    一旁的同伙也见苏朵不对劲,纷纷冲上来抓住苏朵的胳膊和腿,把她像个翻肚子青蛙一样控制住。

    “松手——啊啊啊!!”苏朵拼命地在那些女人的钳制下疯狂的大喊着:“宋荷,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我妈好心给你口饭吃让你能活下来,你就这么对我?!你应该和你那个短命的妈当初一起死了!!!”

    此时的苏朵真的无比后悔,当初,她妈妈苏雯就不应该容下宋荷。

    为什么当初没有把宋荷饿死、打死,还让她活下来,以至于现在踩在她苏朵头上,哪怕扔到外面,反正那条贱命也不值钱!

    “这浪蹄子疯了!”

    为首的那个女人和自己的同伙看着苏朵癫狂的样子,不约而同的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

    她们今天来只是单纯的因为看不惯苏朵这种仗着自己年轻,一来这里就揽活儿独吞,连该走的路子都不屑去走,都是跑到这里讨生活了,还装什么清高。

    这些女人们想着那一叠已经被她们揣进口袋里的钱,觉得今天这一趟也算有所收获,至少瓜分的那些,都是平时一个月赚的。

    于是女人们决定不再搭理已经疯魔了的苏朵,毕竟看来看去她这里也没别的什么值钱的东西可以分了。

    “呸!”几个女人又往苏朵脸上、身上唾了几口,像是终于解气了,趾高气昂的从躺在地上的苏朵身体上跨过去。

    “哐啷——”

    猛地在身后响起的巨大声音让准备出门的女人停下脚步,转身去看声音来源。

    很快地,这些没什么知识的社会底层妇女的眼中就聚满了恐惧,她们解决事情最直接的方式就是暴力,但这种暴力从来都不会伤及性命。

    可现在,她们面目惊恐的看着,苏朵满目阴冷的举着一把椅子,手上还保持着挥舞完椅子之后的姿势。

    大片大片掉了漆皮斑驳的椅子腿儿上正滴滴答答的落着血。

    女人们视线低下去,他们原本来了四个人,而现在,其中一个已然倒进血泊中,不知生死。

    “啊——”

    “杀人啦!!!”

    惊恐的声音纷纷从剩下的三个女人中嚎嗓着发出。

    苏朵的眼神阴沉,完全没有一点伤人之后的惊惧,她抄着手里的椅子,面色平静的一步一步走向那三个女人。

    “呵……呵呵……”诡异的笑声从苏朵嘴里咯咯发出,苏朵脸上的表情,几乎已经看不出是个人了。

    她已经杀了一个“宋荷”,一、二、三……还有三个“宋荷”。

    苏朵的眼珠子呆滞的在剩下的三个人之间转动,她现在脑中只有一个声音:杀了她!杀了她你就能回去,就能重新成为有钱人!

    “对对……”苏朵仿佛像是和谁在对话,甚至还煞有其事的斜着眼睛看着身边空无一人的地方点头附和地道:“你说得对,杀了她……我就又是有钱人了……哈哈哈!”

    凌晨时分,红灯区的夜晚划过凄厉的哀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