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七十七章 阴谋

第七十七章 阴谋

    翌日,早起的殷郑依照从前的作息时间走进了家里的健身室,他打开了液晶电视——这是殷郑一直的习惯,早起,晨练和看早间财经。

    然而,打开的电视里一直固定的财经频道今天却有些不同。

    殷郑看着电视上显示出来的画面,随着主持人报道事件的时间越长,殷郑的脸色便越加阴沉,直到最后,简直阴沉的仿佛就能滴下水来。

    男人没有了锻炼的兴致,他走出健身室来到客厅里,用家里的电话拨通给了陈澈。

    “**?”尽管陈澈的声音听起来像是还在睡觉,但专业素质决定了陈澈在接起殷郑电话的瞬间,语气十分干净利落。

    “让人去看看苏朵有没有老老实实的在那里待着。”殷郑开门见山直奔主题。

    陈澈一时间也没反应过来,明明对苏朵的近况监控这周一才汇报过殷郑,到今天也不过才过去了三天而已,于是陈澈疑惑的问道:“出了什么事吗?”

    殷郑自从看到报道之后心里就音乐觉得不安,现在正是烦躁,语气自然很不耐烦,“你自己看本市早间新闻。”

    说完,殷郑便干净利落的挂了电话。

    他从没有过这么心慌的感觉,即使从前林月死亡,殷家让他失望,他也都能从容不迫的应对,但是现在……

    殷郑想起刚刚醒来看到的宋荷,他的小姑娘正睡得香甜,这两天无人叨扰的休息也让宋荷面色看起来多少好了一点。

    男人的脸色在想到宋荷的时候略微松缓一些,但随即,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低沉的男声从殷郑喉嗓之间发出,简简单单一个字,却有足够的骇人气势。

    “**,我问了负责监控苏朵的人。”尽管陈澈已经竭力保持声音听起来仍旧镇静,但手段高明如殷郑,又怎么会听不出陈澈强行镇静之下的慌乱呢。

    殷郑一言不发,电话那边短短的停顿了一下,接着陈澈的声音又立刻响起来:“苏朵跑了。”

    殷郑顿时觉得心里猛地沉了一下,他神色冰冷的说道:“继续。”

    于是陈澈就听从了老板的命令,在电话中一五一十的把目前知道的消息告诉了殷郑:“今天的晨间新闻说的嫌疑人,不出意外就是苏朵。我们的人说苏朵最近行为举止都很安分,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迷惑,使我们的人放松了警惕。”

    “今早,苏朵邻居报案,说是一早出门发现大量的血迹从苏朵的廉租房门口渗出。警察上门,多次敲门未果的情况下破门而入,发现苏朵房中有四具尸体,一具在卧室门口,两具是在客厅,还有一具在大门,致死原因都不一样。”

    “警方进门的时候没有见到苏朵,排查周围也没找到苏朵,倒是发现了凶器。”

    “水果刀,玻璃**等几个器物上都有苏朵的指纹。”

    陈澈的声音一道一道的传入殷郑耳中,殷郑握着手机的那只手不自觉收紧。

    “陈澈,派人去查,掘地三尺也给我把苏朵找出来。”殷郑声音冰冷的命令道:“给宋荷身边增加人手保护,家里上下也增派人手。”

    “好的,**。”

    挂了电话之后的殷郑心里的不安越来越大,一向沉着冷静的男人,此刻坚毅的眉宇之间凝聚着一种莫名的焦躁,甚至是路过往来的下人都能清楚的感受到。

    殷郑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但是却越坐越不安,最后他还是选择了站起身上楼去。

    卧室的门悄声打开,殷郑站在门口,看着宋荷还是一脸平静的睡容,仅仅只是这样看着,殷郑就觉得他那颗烦躁不安的心就渐渐的平静下来。

    殷郑希望是他太多虑了,苏朵再大的胆子,也不敢冲进这个房子的。

    摇了摇头,殷郑尽量将心里的这些负面情绪驱走,又再一次轻声的关好了门,往书房去。

    殷家祖宅内,殷虎和殷豹兄弟二人面色迥然。

    殷虎坐在房间内的沙发上,脸上冷若冰霜,眼中闪烁着浓重的郁郁之色,看起来十分犀利阴毒,而殷豹较之殷虎,则是沉不住气许多,他愤然的在房中来回踱步,脚下泄愤似的踩出脚步声,一下一下像木桩子似的钉进殷虎的脑中。

    “行了!”殷虎忍无可忍的低吼出声:“你没完没了了是不是?”

    殷虎抬起头,看向弟弟的眼神凶恶不善,殷豹也不敢造次,只能讪讪的停下来回走动的行为,一屁股沉沉的坐进殷虎身边。

    “哥!”殷豹心里憋气,他觉得殷郑罢免他和殷虎的职务,不仅仅只是这么简单,这就是夺权!

    殷豹粗声粗气的说道:“不能就这么算了!难道你还等着宋荷给殷郑把儿子生出来?那倒时候,咱俩就都完了!”

    殷虎闻言,脸色更加阴沉难看。

    殷豹都能想到的事情,他能想不到吗?!

    “现在殷郑把咱们两兄弟从公司撵出来,一切不就都是他说了算么!”殷豹还在喋喋不休的说话:“你得赶紧想想办法,不能咱们两兄弟不能就这么坐以待毙啊!”

    殷虎不说话了,他觉得自己这个弟弟简直就是个白痴,脑子里头装着草,还非要逞强出头。

    行啊……

    殷虎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想法,他不着痕迹的用余光打量着一边还在气愤填膺大骂殷郑的弟弟,思索着自己这个计划的可行性。

    “哥!”

    正想着,殷虎突然被殷豹狠狠推了一把,他回过神来,难得没有对殷豹发火,忍着怒气问道:“有话你就说,别动手动脚的,你毛毛躁躁也就罢了,老爷子还要怪我管教不好你。”

    其实殷虎刚刚原本还在犹豫,毕竟殷豹是他弟弟。

    他觉得殷豹比起殷郑,一个是自己的亲弟弟,再一个殷豹头脑简单,如果殷豹这个棋子用好了,不但能把殷郑从总裁的位置上拉下来,还能利用殷豹,掌控住殷氏的企业。

    想到这里,殷虎的眼神就坚定了很多。

    “殷豹,我想到一个主意。”

    殷虎的声音冰凉冷漠,他看着一边的弟弟听到自己这么说以后,一脸跃跃欲试的表情。

    完全被殷豹这幅没脑子的样子刺激到的殷虎,彻底的放下了对弟弟的愧疚心理。

    殷虎想:大不了……事成之后,给殷豹在公司一个清闲职位,保证他吃喝无忧就够了。

    于是,殷虎抬起头,眼里明明灭灭闪烁着一种算计的邪恶目光。

    殷虎对自己哥哥这个眼神太熟悉了,每回他们制定计划准备对付殷郑的时候,殷虎就会露出这样一个眼神。

    但是,殷豹万万没想到,他将会成为哥哥手里的一个工具。

    “你去找苏雯。”殷虎心里唯一的那一点不忍和羞愧心都没了,现在说起话来当然毫无异色,殷虎腿一翘,点了根烟指点起殷豹。

    “我?”殷豹拿手指了指自己,不相信自已耳朵听到的话,反问道:“为什么是我去找苏雯?”

    他当然知道苏雯就是苏朵的妈妈,但是找那个老女人有什么用,连她女儿苏朵都已经毫无用处了。

    “……”殷虎看着一脸白痴相的殷豹,甚至开始反思起来,曾经自己每次和殷郑较量,最后都是他输掉的原因,是不是很大一部分上都是由于殷豹这个傻子。

    但他还是忍耐了,小不忍则乱大谋。

    “苏朵现在的下场那么惨,你觉得,苏雯这个当妈的能眼睁睁的看着吗?”殷虎决定提点一下殷豹。

    “哦哦……”殷豹想了想,点头肯定道:“那是不能。”

    然后又摆出一副“然后呢”的表情。

    这一刻的殷虎甚至是想先弄死殷豹在解决殷郑。

    可他又不能真的不要这么好一个背锅侠,于是便只能忍气吞声的说:“苏雯忍不了,就要找宋荷她爸哭,那你觉得宋荷能真的做到袖手旁观?”

    殷豹听着听着,越来越觉得有道理,于是疯狂点头,又摆出一副“你继续”的神色。

    殷虎几乎是要破口大骂了,但他还是强行忍耐对殷豹那颗恨铁不成钢的心,干脆直截了当的把话说了个大白:“你就让苏雯到时候看好机会,趁宋荷毫无防备的时候下手!”

    末了,觉得还是得把这话再说明白点,因为他实在不放心殷豹的脑子。

    殷虎咬牙切齿的道:“这一次一定要让宋荷肚子里的小杂碎掉了!”

    殷豹看着哥哥脸上阴狠的神色,有种说不出的诡谲,但他也已经习惯了事事听从殷虎的安排,于是几乎是下意识的点头答应道:“哦,好,我这几天就去联系苏雯。”

    殷虎对殷豹言听计从的样子满意极了,他点点头:“嗯,还有别忘了苏朵。”

    这下殷豹有点不愿意了,他觉得苏朵是个很没用的女人,靠不住。

    殷豹这么想,也就这么说了。

    他的话音刚落,就换来殷虎嘲讽的嗤笑声,殷虎冷眼去看殷豹,心中暗道:蠢货,你懂什么。

    但殷虎表面上仍旧还是那副表情,他说:“苏朵这种嫉妒心极强的女人,只要活着就见不得宋荷比她过得好。”

    “苏朵但凡有一口气在,她就不会放过宋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