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七十八章 预谋

第七十八章 预谋

    宋荷从睡梦中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几近中午。

    可能是前段时间心里压抑的事情太多,如今,当一切都回到了正轨上之后,她心里一直紧绷的心弦松懈下来,回到最熟悉安心的坏境里,难免就睡过了头。

    她从床上起来,走进浴室洗漱换衣。

    一个不经意的抬眼之间,宋荷透过浴室的镜子,看到了站在自己身后的殷郑。

    “啊——”

    宋荷惊慌的轻呼一声,明亮的浴室灯光下,宋荷还没来得及穿好衣服,于是就只能慌慌张张的从架子上扯下浴巾遮在身前。

    此时的宋荷脸上绯红,她嗔怪的看着殷郑说道:“你怎么走路都没有个声音的。”

    “是你没听到。”殷郑看着眼前的女人那张艳若桃花的脸,一早上积压在心里的烦躁和郁闷居然就消失许多。

    他走进宋荷,以一种不容拒绝的气势拿走了被宋荷紧紧抓在手里遮挡的浴巾,于是视线里就是自己的女人曼妙的身体。

    “别看啦……”宋荷的声音因为害羞而微微颤抖,她不敢去看殷郑,一低头,视线就落在了因为胎儿发育而鼓撑起一团的小腹上,有些像是发福的小肚子,脸上更是羞赫不已,“很难看的。”

    “不难看。”

    回应宋荷的是殷郑十分肯定的语气,紧接着,男人宽大的手掌就落在那块孕育着生命的地方,手心里的温度灼烫着宋荷的皮肤。

    宋荷觉得高兴,便情不自禁的踮起脚,伸出纤长的手臂环住殷郑的脖子,在男人坚毅的脸庞上轻轻吻了吻。

    此刻,什么都不知道的宋荷甚至以为,那些所有令她难过的事情都已经结束了,她太开心了,以至于不小心忽略掉了殷郑眉宇之间的担忧。

    市区一家高档茶餐厅内,殷豹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中年女人,眼中不屑的神色毫不掩盖。

    他难得的没有说什么多余的废话,很直接的从西装的口袋中拿出那张早已经准备好的五十万支票,“唰”的一下就扔在桌上。

    苏雯的眼珠子往支票上一落,仔细看着上面的几个零,以及前面的数字,眼睛都直了。

    树倒猢狲散,现在的宋家已经不再是宋崇山说一句话顶十句话的时候了,自从宋荷接管了公司,她和宋崇山现在的生活质量,比起从前大不一样。

    苏雯已经习惯做个阔太太了,她真的是受够了现在这种拮据的生活,更何况……

    苏朵现在比她还需要钱。

    苏雯一想起被自己秘密安排躲藏起来的苏朵,就心痛不已。

    现在的苏朵精神状态时好时坏,清醒的时候就是慌张无措的重复着自己杀了人,不断询问苏雯她应该怎么办,而脑子不清醒了,就会把谁都能当成宋荷,歇斯底里的扑上去又咬又抓。

    “说吧,你要让我替你做什么事情。”苏雯佯装坦然自若的样子,准备伸手去拿支票。

    “等等。”殷豹赶在苏雯的手摸到支票之前,就把那张薄薄的纸又重新的控制进自己的手里。

    苏雯脸上的神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她直直的盯着殷豹,像是在看一个多么令人作呕的人。

    “我劝你脑子清醒一点。”殷豹被苏雯的眼神激怒了,他冷笑道:“你还当你是宋氏的董事长太太?”

    “你——”

    殷豹这句话倒是说在了点上,就像是一盆冷水,瞬间浇灭了苏雯嚣张的火焰,但她只能恼怒的涨红的脸,却连一句反驳都做不到,毕竟,这也是事实。

    殷豹满意的看着对面的老女人神色委顿的模样,他终于体会到了一种将人掌控在自己手中的满足感。

    于是心情大好的殷豹咧开嘴笑道:“当然,苏女士如果愿意好好和我说话,合作就还是能够继续的。”

    此时的殷豹脸上,俨然满满的一副小人得志。

    “哼!”苏雯知道自己不能拒绝殷豹,现在的她太需要钱了,因此只能冷哼一声,然后在金钱面前,把她自己最后的那一点自尊心扔掉。

    殷豹看着苏雯这副模样,就知道是他说的话是奏效了,很满意的点点头。

    随即他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嘴脸,像是连和苏雯说话都是施舍一样的开口说道:“你让宋崇山把宋荷叫回家,不论用什么方法,都要让宋荷肚子里那个小杂种没了!”

    伴随着这句话,殷豹的脸上浮现出一种狰狞的阴狠神色。

    但他的话也并没有结束,神色凶恶的男人继续说着:“苏朵被你藏起来了吧,是你也好,还是苏朵也好,我不管你用什么样的方法,只要能让宋荷肚子里的杂碎流产了,我再给你一百万,还能送你和你女儿去国外生活。怎么样?”

    “怎么样”,最后这简短的三个字,虽然是疑问,但是显然殷豹已经是成竹在胸了,他觉得对面的女人压根是不会拒绝这样的交易。

    苏雯在听到殷豹的要求之后,眼中闪过了一丝犹豫。

    要说她比苏朵强在哪里,就是她这个当妈的,至少现在已经是明白了如今她们母女沦落到这个地步,都是因为她们曾经无数次的针对陷害宋荷。

    苏雯并不是担心宋荷能够把她们母女俩如何,她担心的,是宋荷背后的殷郑,那个男人手中的权势,以及对宋荷的维护,真的让苏雯忌惮了。

    “再多给你一百万。”殷豹将苏雯的犹豫尽收眼底,他依照着殷虎那晚给他教的那些话,毫不犹豫的为这场阴谋交易,加重了砝码。

    殷豹看着苏雯,继续引诱道:“就算他殷郑手眼通天,那也只是在这个城市,事成以后,你拿着两百万带你女儿去了国外,天高皇帝远,殷郑还能拿你怎么样?”

    不得不说,殷豹说的这句话才是打动了苏雯的关键。

    是啊,苏雯心想,到时候甩了宋崇山,带着苏朵去了国外,殷郑也奈何不了我。

    这么一想,原本就因为庞大的金钱额数而心中动摇的苏雯就立刻做出了决定。

    她看着殷豹,眼带寒光眼:“说好了,两百万,你别到时候不认账。”

    果然,苏雯和殷虎预计的一点都不差。

    殷豹见苏雯答应了,心中不由得更加佩服殷虎的远见,一切都是按照那天晚上殷虎猜想的在走。

    哈哈,殷豹看着苏雯在心中冷笑,两百万?那就希望你有命拿到吧!

    两个人心中各怀鬼胎,但脸上依旧分毫不露。

    殷豹将支票再次取出来,刚一放在桌上,苏雯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支票抢进手中,好像她再晚一些,这张支票就能自己长出翅膀飞走似的。

    支票一到手,苏雯脸上的表情就好看了很多,她得意洋洋的对殷豹甩了甩手里的那张纸,脸上立即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

    苏雯洋洋得意的对殷豹说:“我已经把咱们两个刚刚说的话都录音了,别想着把我苏雯当枪使,毕竟我也要以防万一嘛,我做完了答应你的事,宋荷那小贱人肚子里的小杂种没了,殷郑的盛怒我可招架不住,到时候你再过河拆桥对我们娘儿俩不管不问,那我就只有把这段录音放给殷郑听。”

    “又或者……”苏雯语气一顿,紧接着就带着一种警告的意味继续说了下去:“我办好了事,没拿到钱,录音也一样会送到殷郑手里。”

    “你——”殷豹一愣,显然他没想到苏雯会有这一手,更主要的是殷虎也没给他说过会有这种情况,当下脸色立刻难看起来,怒目横眉的道:“你这个贱人!你敢?!”

    “呵呵。”苏雯皮笑肉不笑的扯出两声冷哼,眼神尖锐:“你这么生气做什么?难不成还真打算如此?”

    不得不说,苏雯还是有些手段的女人,不然也不能把宋崇山抓的死死的,当年宋荷母亲一去世,就让宋崇山把自己小三转正。

    现在就这么简简单单几句话,字字都戳在殷虎的肺管子上。

    殷豹怒视着对面这个在他看来蹬鼻子上脸的贪婪女人,恶狠狠的说道:“做好你的事情,该给你的一分都少不了!”

    “那就好。”苏雯满意的点点头,把支票小心翼翼的收进皮包中,然后不紧不慢的站起身,脸上还是那副惺惺作态的表情:“那么今天就多谢殷先生的下午茶了。”

    说完便把气得五官都扭曲起来的殷豹留下买单,自己趾高气扬地离开了。

    殷豹一边在心里咒骂着苏雯的做作姿态,一边从钱夹中抽出两张粉色的纸币甩在餐桌上,稍等了会儿才起身出门。

    苏雯以为自己录下了刚刚那场交易的对话,她为自己捏住了殷虎与殷豹两兄弟的把柄而沾沾自喜不已。

    殷豹以为自己买通了苏雯和苏朵作为自己的执行者,宋荷一旦出了事,这一对母女首当其冲就是替他和哥哥背黑锅的人。

    但此刻,不论是苏雯还是殷豹都不知道,他们就像是一只蝉与一只螳螂,被隐藏在树叶中的黄雀虎视眈眈的盯上了。

    在殷豹离去后的茶餐厅,刚刚苏雯与殷豹所坐位置的右后方,一个面相普通的男人拿出了手机,拨下一串数字。

    十几秒的等待后,电话被接通,这个看起来十分不起眼的男人低声开口说道:“老板,都做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