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七十九章 失控的殷豹

第七十九章 失控的殷豹

    厚重的窗帘隔绝了外面的一切光线,房间中没有开灯,唯一的光源就是还没有来得及自动锁屏的手机。

    殷豹坐在沙发里,手机惨白的屏幕光投射在他的脸上,让这个男人看起来面目阴森狰狞。

    他把手机往身边一扔,倏忽远离的光线让殷豹整个人又再度隐匿于黑暗之中,他脸上的神情晦暗不明,眼珠子随着脑子里思考后续计划而左右乱转。

    自从上次决定将殷虎作为自己计划的一部分之后,殷豹就已经完全舍弃了他这个弟弟,甚至在这几天,更是越发觉得殷虎就是个拖后腿的东西,如果不是他……

    殷豹越想心中的怒意就越发高涨,他回想起从前几次和殷郑的较量,只觉得殷虎是个毫无用处的家伙。

    这个已经毫无人性,在殷郑的打击下性格越发的阴毒与燥郁的殷豹,简直恨不得殷虎在他这次计划里,彻底被殷郑解决掉。

    “叩叩叩……”

    寂静得就如同没有人在一般的房间里,突然响起的敲门声,拉回了殷豹的思绪。

    他眼神阴鸷的转向门口,紧接着站起身,不紧不慢的走过去。

    卧房的门从内被殷豹打开,一瞬间闯入室内的明亮光线刺激着殷豹的眼球,瞳孔猛然缩紧,长时间的呆在暗室让殷豹的脸上看起来有一种空洞的迷蒙,几乎在这一系列的生理反应下,让他看起来就像是才刚刚睡醒一般。

    “豹儿啊。”

    出现在殷豹门口的,正是殷家老爷子,老人满脸褶皱的苍老脸庞上显示出了一些关心的神情,年老而浑浊的一双眼睛将其中隐晦的打量和试探隐藏妥善的隐藏起来。

    他看着殷豹说道:“爷爷看你已经在家好几天了,即便是和你大哥闹了不愉快,去和他低头认个错,你大哥也不会难为你和虎儿兄弟两个的。”

    认错?殷豹在心中,止不住的冷笑:呵,凭什么要他去给殷郑认错?!

    但是,殷豹向来知道殷老爷子爱听什么,比起殷郑的桀骜不驯和殷虎的头脑简单,殷豹最大的优点就是识时务、有眼色。

    殷豹面露难色,做出一副深刻自省而内疚的表情,他看着老爷子,面不改色的开口:“好的,爷爷。我就是,哎……”

    长长的一声叹息,像是无可奈何一样,殷豹的欲言又止成功的引起了殷老爷子的注意。

    一只苍老的带着老年斑的手掌搁在了殷豹肩上,轻重正好的拍了两下。

    老爷子以为殷豹是因为惧怕殷郑,而迟迟不敢去找殷郑认错,于是宽慰他道:“你们三个都姓殷,兄弟之间有口角那都是在所难免,但打断了骨头连着筋的,也是兄弟。”

    也不知道是殷豹太能装,还是殷老爷子人老眼花没看出来,总之他仍是絮絮不止:“郑儿一向脾气硬,你好好和你大哥说话,姿态放低一些,他也就不好说什么了。”

    但这一番话听进殷豹耳朵里,简直是无比刺耳。

    殷豹低下头,像是一幅认真聆听教诲的模样,但眼皮下垂挡住的视线却是如毒蛇一般可怖。

    他耳朵里环绕的全是殷老爷子的声音,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像是催化剂,将他这么多年强行压抑在心里不甘纷纷都激发出来。

    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

    殷豹仿佛听见自己心里有一个声音不断的歇斯底里的嘶吼发问,凭什么是他向殷郑认错?凭什么要他姿态放低?凭什么都姓殷,公司却交给殷郑而不是他?

    甚至,凭什么他殷豹这辈子,都要看着殷郑的脸色?!

    他自问不比殷郑差太多,甚至殷郑现在为了一个女人都能方寸大乱,这样的男人有什么资格去掌管公司!

    “爷爷说的话,你都听到了吗?”

    正当殷豹心情激愤难挡,殷老爷子猛然抬高的声音喝止了殷豹走神的思维,将殷豹迅速的拉回现实中。

    “……”殷豹没吭声,他抬起头,方才眼中的阴郁已经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诚恳感激的神情,他像是格外感动,又愧疚的无地自容。

    殷豹声音艰涩的开口说道:“我都记下了,爷爷。是豹儿的错,让您一天到晚还要操心着我和虎儿。”

    殷老爷子得到殷豹这样的回答,脸上终于露出十分满意的神色,他点点头,对殷豹的识趣表示赞赏。

    “我这个老头子只要还有一口气,就得替你们操着心,你们兄弟做错了事,我就要替你们善后。”

    殷老爷子这话说的有点意味深长,他隐晦的提点着殷豹之前的林雪事件,甚至更带着一种含蓄的警告,慢悠悠的说道:“殷家以后必定是郑儿的,你和虎儿,你们兄弟俩,可要对你们大哥‘尽心尽力’。”

    殷老爷子神色无一,但那把年迈苍老的声音,似是无意一般,又仿佛意有所指,在一些特定的词语上加重了语气,听的殷豹心里一沉。

    听到这会儿,殷豹怎么着也都明白了殷老爷子的来意——他是来替殷郑敲打自己的。

    一股深重的怨恨猛然从殷豹心里冲出,甚至连他自己都惊吓一跳,但很快又镇静下来。

    殷豹脸上那些装腔作势的表情迅速褪去,面目表情的低下头,咬着牙,沉声道:“好的,爷爷。”

    殷老爷子见他的目的已经达到,有些事情过犹不及,点到为止。

    于是老爷子便在殷豹冷冷的注视下,转身离开。

    殷豹站在门口,没有立刻转身回房,他看着殷老爷子年老而佝偻的背影,忽然,一个想法猛地从脑海中飞快的闪过。

    虽然很快,但殷豹还是抓住了它。

    殷豹脸上难得的显出犹豫,他垂在身体两侧的两只手控制不住的开始颤抖起来……

    ——你怕什么?!

    殷豹听到他心里有个声音厉声厉色的如此问他。

    怕什么呢……殷豹心想,似乎也没什么可怕的,都已经走到这个地步了,不去做,就一辈子窝窝囊囊的仰仗着殷郑的心情和脸色生存。

    ——那就是了,去做吧!你难道忘记了这个死老头刚刚和你讲的话了?!

    那个声音还不停止,不停地问他,甚至语气越来越急。

    殷豹不由得遵循着那个声音,在心中回答道:怎么会忘……殷家以后是殷郑的,我殷豹是他的“左膀右臂”,可是殷郑简直视我如眼中钉,恨不得赶紧拔掉,更别谈什么左膀右臂了。

    ——那你还在等什么?再晚一点就没有这个机会了!

    殷豹心里的声音越来越急,催促他、引诱他。

    那就……

    于是,原本站在房间门口目送殷老爷子的殷豹,突然挪动了脚步。

    殷家复式独栋别墅在楼梯上铺了厚实的进口羊绒地毯,连皮鞋踩在上面都没有声音,更遑论殷豹脚上穿着软底拖鞋。

    他悄无声息的走近了殷老爷子,老爷子到底是年龄大了,感官退化,对身后逼近上来的殷豹毫无察觉,他扶着楼梯扶手,正慢慢挪动着步子,准备去一楼的书房打个电话。

    “爷爷。”

    殷老爷子突然听到身后响起殷豹的声音,但这声音又与他印象中殷豹的声线截然不同。

    这个声音是森冷的,带着无比的愤恨,嘶哑的都变了调子。

    殷老爷子仿佛预感到了什么,但他还是下意识的转过身去,因为在他的认知中,殷豹虽然比殷虎强了不少,但也是做不了大事的人。

    但是这一回,在商场里摸爬滚打一辈子,自己都成了个人精的殷老爷子,看走眼了。

    年迈的身体略有迟钝的转过身,老爷子看到站在自己身后的殷豹面目森然,整张脸庞仿佛都笼罩着一层若有似无的阴戾,从而显得面无表情却又异常阴冷。

    全然不是从前在殷老爷子面前的那个殷豹了。

    “你想干什么?!”老爷子到底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就算在此刻也是惊慌了一瞬,继而威严的板起面孔,试图震慑住殷豹。

    可殷豹早已经被嫉妒和愤怒迷惑了心智,他只想要战胜殷郑,将殷家全部的家产据为己有,甚至连殷虎,殷豹也不会和他分享。

    “呵呵……爷爷,我就是想来和您说一句话。”

    冷不丁的,殷豹扯着嘴角,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殷老爷子说道:“您怎么只和我说了,亲兄弟打断骨头也连着筋?”

    殷老爷子注视着殷豹缓缓的抬起双手,看起来像是要扶他下楼,但殷老爷子却一点不敢放下警惕心,因为殷豹脸上的神情却全然不是这么一回事。

    殷豹的那双手扶捏住了殷老爷子的双肩,将他牢牢的捆住。

    “你要做什么?!”老爷子已经预知到了殷豹要做什么,但是已经来不及了,他苍老的脸上露出不敢置信和惊慌,睁大了双眼怒斥殷豹:“你这个不肖子孙!”

    殷豹已经全然听不进去话,他脸上的笑容怪异森冷,双手猛地发力,将站在楼梯上的老爷子狠狠推下去。

    殷老爷子佝偻枯瘦的身体在楼梯上摔滚,在他失去意识前,听到殷豹毫无感情的声音。

    殷豹说:“爷爷,亲兄弟也要明算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