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八十章 爱与不爱

第八十章 爱与不爱

    在殷郑的眼中,如今的宋荷,甚至比从前还要吸引他。

    现在的宋荷,浑身上下洋溢着一种为母则刚的坚韧与温柔,这两种完全不同的气质,在宋荷身上完美的融合,将她从前的尖锐和青涩消化干净。

    男人的手掌下是正在发育的胎儿,延续着自己和宋荷血脉的孩子。

    或许是从前亲情的缺失所造成的原因,在正视了他自己对于宋荷所抱持的感情之后,殷郑对于组建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的渴望,可以说是非常迫切的了。

    他父亲与母亲的婚姻造成了他童年的阴影,也造就了他对殷豹、殷虎两兄弟的深重厌恶的感情。

    曾经相信的爷爷,让他错失了林月,甚至间接的导致了林月的死亡,从那一刻起,殷郑就已经明白了,即使他再如何强迫自己,他也明白自己和爷爷是没有办法回到从前。

    感情这个东西,一旦有了裂痕,就是毫无补救的。

    “殷郑……”

    宋荷看着郑逸周低垂着眼睛,直直的盯着自己的肚子发呆,那个眼神太过执拗,让她忍不住有些担心的开口。

    “嗯?”男人回过神来,刚刚没有控制住的感情顷刻收拢,他看着宋荷,淡淡的从鼻腔中发出一声疑问。

    “……没事。”宋荷突然语诘。

    今天的殷郑让她感觉很不对劲,但是她确实也说不出哪里有问题,于是只能暂且压下心里的疑惑,看着殷郑笑道:“你今天不去公司吗?”

    “今天在家陪你。”殷郑脸上带着隐约的笑意说道。

    肚子上温热的手掌离开了,宋荷在殷郑的帮助下换好了衣服来到楼下。

    佣人已经把饭菜做好,宋荷难得今天看着这一桌菜没觉得反胃,怀孕前期亏空的太多,让她现在身体大不如前,甚至还有一些贫血。

    但是,宋荷一直觉得贫血这件事也不是大事,慢慢调理总是能好的,因此,就没有专门告诉过殷郑。

    “你今天胃口倒是比之前好了很多啊。”

    殷郑没怎么动筷子,几乎全程都在看着宋荷大快朵颐,这段时间宋荷的食欲和饭量他都看在眼里。

    因为担心,甚至专门高价雇了一位擅长做食补餐的厨师,今天这一桌就是那个厨师做的。

    殷郑看在眼里,觉得新雇来的厨师水平不错,至少宋荷是愿意吃饭了。

    “嗯……是啊。”宋荷也觉得自己今天吃的格外的好,美食总有一种让人幸福的力量,吃饱了的宋荷还时不时的拿眼睛去看桌上的甜点。

    宋荷伸出粉嫩的小舌头舔了舔下唇,其实,她觉得自己还能再吃一点的。

    “好了。”殷郑看着好不容易恢复食欲的宋荷甚至有了暴饮暴食的趋势,随即“独断专行”的伸出手去,把那盘甜点撤到宋荷完全拿不到的地方。

    男人看着小姑娘原本亮晶晶盯着甜点的眼睛倏然暗淡很多,强行让自己硬着心肠,说道:“下午再让厨师给你做新的甜品,你现在不能再吃了。”

    宋荷也明白殷郑这么做归根究底是为了自己好,也不任性,毕竟现在自己也不是一个人了,做什么事都得考虑考虑肚子里这个小家伙。

    于是吃饱喝酒的宋荷,就像个慵懒的小猫儿似的,靠在椅子背上,半开半阖的眯着眼打盹儿。

    殷郑这个人,一向是沉得住气的,苏朵的事情即使让他心里再怎么不安,他也对宋荷守口如**的一个字都没有透露。

    但不告诉宋荷,甚至是不去公司,一方面是宋荷在自己眼前,殷郑觉得足够放心,另一方面就是,现在苏朵在暗处,他和宋荷站在明处,只有按兵不动,才能在苏荷这个疯子反扑的时候,不至于方寸大乱。

    殷郑在心里琢磨着,苏朵从红灯区抛出来之后最有可能去的地方……

    他想的有些入神,于是脸上就有一种面无表情的冷漠疏离的感觉。

    宋荷慵懒的目光安静的停留在殷郑的身上,以为殷郑是在考虑公司的事情。

    秉着为他分忧的初衷,苏朵开口问道:“公司出什么事情了吗?”

    宋荷这样冷不防的出声打断殷郑的思路,男人回过神,脸上冷峻的神色还没来得及收敛,他摇摇头,开口说道:“不是什么大事。”

    “那你也可以告诉我呀,我说不定就能帮你想出什么解决方法了。”宋荷来了精神,她端正的坐直了身体,等着殷郑。

    “没事。”

    但是令宋荷失望的是,殷郑并没有告诉她公司的事情,还是那样的冰冷着一张脸。

    可能是受了怀孕的影响,最忌宋荷的情绪总是不稳定,时而莫名其妙的好了,时而又会因为一点小事生气。

    为此宋荷也查过资料,说是女人怀孕的时候激素会有改变,于是宋荷就把情绪变幻无常的锅,丢给我激素。

    现在,又是激素作祟的宋荷不高兴了,她觉得自己只是想关心殷郑,怎么殷郑就是不愿让她在工作的问题上帮一帮他呢?

    宋荷的脸色也不好看了,但她又不想和殷郑吵架,随即冷着脸说道:“那随便你。”

    殷郑也明白是自己的态度出了问题,但比起宋荷的暂时误会,殷郑还是更加在意她以及孩子的安全。

    “是真的没什么事。”殷郑难得好脾气的对宋荷解释道。

    但是已经生气的宋荷压根就不想理殷郑,小姑娘生气起来总不会是轻易就能好起来的。

    于是瞬间,两个人之间就陷入了一种沉默中。

    其实宋荷在回来后,总有一种不真实感。

    这种不真实的感觉,在之前,是让她不知道要怎么表达出来,直到今天,在她突然生气的时候,脑海中就瞬间闪过了一个想法。

    她突然明白了她心里一直隐约晦暗的不安和不真实是源自于什么。

    ——是林月!

    宋荷抓住了这个关键点,她眉头皱着,俏丽的小脸紧绷绷的板着,很明显的不开心。

    从出院回家,她仿佛因为殷郑突如其来的温柔,纵容的昏了头,晕头转向的忽略了很多关键的问题。

    比如,林雪呢?又比如,袭击她的苏朵去了哪里?

    这两个疑惑在心中越来越大,令宋荷注意到了之后就不得不去深想——这两个女人去了哪里?为什么殷郑对她闭口不谈这两件事情?

    猜疑有时候就是能够这么轻易的产生。

    宋荷觉得自己不应该这样想,但她已经被伤害的太多了,甚至最应该保护她的宋崇山都不留余地的伤害她、抛弃她。

    时刻警惕与防备他人,这几乎已经成为了宋荷的本能。

    闭着眼仿佛又开始迷糊的宋荷,这一刻的脑子里,思路是无比的清晰迅速。

    她将自己被刺伤这个事情所谓了时间点,前前后后的去想、去分析那些已经发生的事情。

    陈澈说过,林月对殷郑来说,是很重要的存在。

    那是这个男人心里最不能对外倾诉的一块疮疤,表面看起来似乎已经快要随着时间而被治愈。

    但宋荷知道,那块伤疤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随意,看似已经结痂的创伤下,是完全溃烂的伤口,只要伸手去碰一碰,就能让殷郑疼的撕心裂肺。

    殷郑的过去,她都是从陈澈那里听到的,而殷郑永远都是对她避而不谈。

    这就是他们之间最严重的问题了——只有还未放下,才会闭口不提。

    宋荷想明白了,被爱情冲昏头脑的思维也清醒很多,她看着对面甚至没有开口哄她一句的殷郑,犹豫片刻,还是张开了口。

    宋荷说:“殷郑,你爱不爱我?”

    其实殷郑一直在犹豫,他不知道该怎么去宽慰宋荷,不知道要怎么对宋荷说苏朵跑了。

    苏朵逃跑这件事好像从头到尾都在嘲笑他的无能,一如多年他,他被自己的爷爷控制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林月被别的男人糟蹋,受辱而亡。

    而现在,是苏朵用杀人之后逃跑的方式,耀武扬威的告诉他:殷郑,你还是没有能力保护你的女人,我还会回来,宋荷躲不掉。

    甚至一向无坚不摧的殷郑都有些沮丧。

    过去与现在,他永远都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人受伤,而他无论是多年前还是多年后,都是一样的束手无策。

    殷郑出于一种难言的心情,而不愿意告诉宋荷这一切。

    而宋荷,在殷郑善意的隐瞒下,却动摇了殷郑对她真情实意的想法。

    宋荷的声音不大,却无比清晰,并且准确的被殷郑接收到了。

    男人幽深的眼瞳中放射出一种复杂的情绪,宋荷只来得及看清一些,殷郑的眼神便又再度平静下来,仿佛一潭死水。

    宋荷在等着殷郑的答案。

    但是,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宋荷的眼神从希望变成了失望,直到暗淡绝望,她都没有等到殷郑的回答。

    冷酷如殷郑,而骄傲也如宋荷。

    她双手撑着桌面站起身,语气和神色都很平淡,她在殷郑那双幽深的眼中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宋荷原本明亮的双眼都失了温度,她看着殷郑,轻轻嗤笑道:“爱还是不爱,都这么难以抉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