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八十一章 生命垂危

第八十一章 生命垂危

    宋荷的质问,让殷郑哑口无言。

    他还是保持着刚刚和宋荷交谈时候的坐姿,脸上慢慢浮现出一种介乎于痛苦和自我挣扎的复杂神色。

    “我……”殷郑声音艰涩的开口,但当目光触及宋荷那双眼睛时,似乎是被里面的某种情绪烫到一般,生平第一次,殷郑选择了逃避。

    宋荷突然觉得没意思极了,她不是想让殷郑彻底放下林月,也没想让殷郑抛下那段过去。

    谁都会有过去,殷郑的过去烙印上了林月,宋荷的过去有着唐祈。

    但宋荷只想要殷郑一句话,爱不爱她——就这么难吗?

    宋荷摇了摇头,挪动着双腿准备从座椅之间走出来,她现在做什么事都很慢,是一种下意识的对于孩子的保护。

    殷郑看着,心里酸涩,但无论怎样,都没办法将那句“爱”,回答给宋荷听。

    因为在殷郑的潜意识中,好像对宋荷说了“爱”,那就是对于林月的背叛和否定,也是对自我的一种否定。

    他觉得自己虚伪极了,明明已经被宋荷吸引,心里还始终不肯放下那个已经去世多年的女人。

    “叮叮叮——”

    放在餐桌上的手机,在这个沉默的时刻里,猛地响起来电提醒。

    宋荷分明被吓了一跳,身体明眼可见的颤抖了一下,继而很快就稳住自己,仍旧慢慢的准备回到卧房去。

    她没看殷郑,连一个眼神都没分过去,自然就不知道电话是谁打过来的。

    “什么?!”

    宋荷听到殷郑猛然发出一声不可置信的声音,这在她和殷郑认识以来,几乎从没有过,殷郑在宋荷的心里,永远都是胸有成竹的,能让人无比放心倚靠的人。

    她到底还是担心,脚下不由自主的就慢了下来,渐渐地在不知不觉之间就再也走不动了,她站在楼梯口,转过身。

    视线所及,是殷郑十分阴沉的表情,并且随着电话那端的持续讲话,男人坚毅的眉目凛冽而锐利。

    宋荷很熟悉这样的殷郑,她也有点怀念那个时候的自己,至少是不爱殷郑的。

    “我马上过去,派人看好他们两个。”殷郑的声音仿佛都要结了冰一样的冷。

    他挂断电话,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到宋荷身边,握住宋荷的手腕,说道:“我们要去一趟医院,老爷子出事了。”

    老爷子?

    ……殷老爷子?

    在宋荷反应过来之后,她的脸上也出现了如同殷郑一样,不可置信的神情。

    “怎么回事?”她问殷郑,并随男人往外面走。

    “不清楚具体,老宅那边只是说爷爷从楼梯上摔下来了。”

    因为心里有事,这趟出门殷郑让司机开车,他目光沉沉的看着车窗外,薄唇吐出的话让宋荷心中猛然一凛:“我觉得这事没那么简单,这几天,殷豹殷虎都在老宅。”

    宋荷敏锐的察觉到了什么,她立刻反问殷郑:“殷豹殷虎为什么也没去公司。”

    这次殷郑倒不躲避这个问题了,他的视线从车窗外转回来,沉沉的落在宋荷脸上,“因为林雪是他们找来的,既然被我发现了,他们就得有胆子承受我的怒火。”

    果然……

    宋荷在心里喃喃道,果然这世上没有这么巧的事情,让两个这么想象的人都被殷郑遇到。

    殷郑又把目光挪开了,他一言不发的看着车外的车流,在心里思考着这些对策。

    他觉得这不是什么巧合,或许苏朵逃跑是一件意外,但是爷爷从楼梯上摔下来,绝对不是。

    殷郑只要一想起殷豹和殷虎那两双看着他就虎视眈眈的双眼,心里便猛然一沉。

    “快点”

    男人不耐烦的拧起眉头,手指搭在车窗边催促司机。

    只有见到爷爷,一切才能真相大白。

    但不得不说,殷郑这次还是低估了殷豹,其实很多时候,殷豹都将自己伪装的好像殷虎一样头脑简单、容易冲动。

    然而事实并不是这样,真正的殷豹,是一个城府极深的偏执狂。

    他执着于得到殷氏,执着于斗垮殷郑。

    但眼看着一切都不可能,连殷老爷子都是站在殷郑那边的时候,嫉妒让他彻底发狂。

    他高高的站在楼梯上,冷眼看着自己的爷爷像个破败的物件一样,翻滚着摔到一楼,心中没有丁点儿的慌乱和不安。

    他的眼睛闪烁着兴奋,为自己和即将到开始的计划而激动不已。

    殷豹在心中恶狠狠的想,殷郑,你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日子,很快就会由我接替。

    殷老爷子从楼梯上跌滚下去,数次脑袋都重重的嗑在木质楼梯边缘,虽然楼梯上铺了厚重的羊绒地毯,但老爷子到底年纪太大了,禁不住这种摔滚。

    于是,原本被老爷子指使到厨房的下人们,就听到殷豹歇斯底里又惊慌失措的吼叫声。

    “爷爷——”

    “来人!来人啊!!”

    “快叫救护车!爷爷啊——”

    从厨房冲出来的下人们就看了这样一幕。

    满面惊恐的殷豹脸上淌着眼泪,把已经昏迷的殷老爷子抱在怀中不住的摇晃,似乎是试图让老爷子清醒过来,而殷老爷子,满头满脸的鲜血,血污下的脸色已经灰白一片。

    “快快快!叫救护车!”

    顿时,殷家老宅上下乱成一片。

    殷郑赶到医院的时候,殷虎也已经到了。

    殷豹坐在医院走廊的椅子上,殷虎弯着腰贴近了殷豹耳朵边在说什么,殷豹面无表情,只有眼眶发红。

    随即,他们兄弟二人就警惕的察觉到了殷郑和宋荷,殷虎赶忙站直了身体,面色不善的看着殷郑,嘲讽道:“呵,也不知道大哥是有多忙,爷爷都出事这么久了,你才赶过来。”

    殷郑干脆没有搭理他,因为在殷郑看来,不论是殷豹还是殷虎,都没资格用这种语气和自己说了话,还指望自己能够搭理他们。

    这就是殷家的当家人,殷郑说一不二的权利。

    宋荷站在殷郑身后,她看着男人伟岸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却突然觉得殷郑此刻表现的并非是真的那么坚强。

    明明刚才宋荷还在和殷郑发生了不愉快,而此刻,却鬼使神差的将自己的手,悄悄的伸入殷郑垂在一边的掌中。

    殷郑眼中猛然一怔,随即握紧了宋荷柔软的小手。

    提示牌上红色的正在手术中刺痛着殷郑的眼球,他的面容看似平静镇定,但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是多么慌乱。

    只有在真正面对生死的时候,殷郑才察觉到了爷爷仍旧对自己有多重要。

    曾经他对爷爷有过责怪,也有埋怨和愤懑,但在他的潜意识中,在父亲让他感受到亲情的冷漠的时候,是爷爷始终耐心的教导他。

    “郑儿……”

    殷郑恍惚着,好像突然听到爷爷那年迈苍老的声音。

    一瞬间,宋荷看到一直无比强大的男人,猛地红了眼眶。

    手术室的提示灭下去的瞬间,殷郑感觉到自己的心脏被高高的提起来,同样的,殷豹也是如此。

    但两个人的想法却完全不同。

    主刀医生满脸疲惫的从手术室中走出来,口罩摘下之后的脸上,说不出是高兴还是难过。

    殷郑与殷豹,不约而同的屏住了呼吸。

    “殷总裁,我们已经尽力了。”

    外科主任眼中带着歉意,谁都知道眼前这个气势骇人的男人的可怕之处。

    殷郑眼中猛然凝聚起冰霜,而殷豹,巨大的喜悦突然在胸腔中爆裂,他嘴角抽搐着,差点藏不住往上扬的趋势。

    “殷、殷总,老爷子年纪大了,从楼梯上摔下来,内脏和颅脑受损比较严重……”主刀医生觉得自己这个大喘气喘大了。

    他顶着殷郑简直是要杀人的目光,平时严厉无比主任此刻结结巴巴的说道:“老爷子可能会一直昏迷,也就是医学上所说的植物人,具体苏醒的时间,就……”

    外科主任的话没说完,引人想想的结束在了恰当的地方。

    殷豹脸上的表情瞬间僵住了。

    他眼神阴恻恻的看着那个主刀的医生,简直是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

    怎么可能?!

    在殷郑若有似无的将目光看向殷豹的时候,殷豹迅速的低下了头,但心中仍是不可置信。

    这死老头的命怎么这么大!明明他还故意在救护车来之前,抱着死老头狠狠地晃了好几下!

    殷豹膛目欲裂,满目都是恼怒与惊慌。他心里七上八下的想道,不能……一定不能让老头醒过来,哪怕只是万分之一的可能都不行!

    一旦老头醒过来……殷郑一定会借机彻底铲除自己。

    正在殷豹强做镇静的同时,殷郑已经不着痕迹的将殷豹和殷虎的反应看在心里。

    他脸上还是冷冷淡淡的表情,只是语气明显缓和了很多,甚至主动地伸出手,客气的和主刀医生握了握,表示自己的感谢。

    医院走廊上再度恢复平静,殷老爷子还在里面做最后的缝合。

    殷郑的眼神不辨喜怒,眼底深沉幽静。

    他看着殷豹殷虎两兄弟,语气不善的道:“你们是怎么照看爷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