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八十七章 劫后余生

第八十七章 劫后余生

    这注定是一个繁忙且不安宁的夜晚。

    殷郑刚刚开完一场会议,头昏脑涨的想要赶紧回家去好好休息一下。可是就在他刚刚走出会议室的时候,手机忽然振动了起来。

    殷郑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疲惫于永远做不完的工作。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却忽然发现是宋荷打过来的视频电话。

    ——这就有一些令人觉得稀奇了。

    殷郑心想,宋荷并不是一个会喜欢给别人打视频电话的人,尤其是她知道殷郑在外面通常会很忙,根本没有时间接她视频电话的情况下,宋荷几乎没有给殷郑打过视频电话。

    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了。

    宋荷不得不给殷郑打这一通视频电话。殷郑的心忽然一下子提到了心口,如果没有什么紧急情况的出现,那么宋荷肯定不会给殷郑打这一通视频电话。

    殷郑一想到这样的情况,连忙接起了宋荷的视频电话。

    可是接起电话之后,殷郑并没有在手机里看到宋荷,却反而看见了苏朵。

    苏朵疯了,正在用刀刺向宋荷。宋荷举着手机,并不敢出声。殷郑只能从手机上拍摄出的画面的晃动的频率和幅度,猜测宋荷现在很不方便躲避,并且现在的情况,对宋荷而言,十分的没有利。

    “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电话那一头的苏朵,疯狂的咆哮着,她手中举着的尖刀一下又一下的挥舞着。

    殷郑根本没有办法保证,苏朵的下一刀,到底会不会捅上宋荷。

    “苏朵!”殷郑对着电话大叫出声。

    手机上的画面猛烈的晃动了一下,苏朵举着刀的手,忽然顿住了。

    而就在苏朵顿住的这几秒钟时间里,宋荷终于逮到了机会,倒退着悄悄地离苏朵远了一点,更远了一点。

    “殷……殷郑?!”苏朵在判断出,刚才发出的那一声是殷郑的声音之后,惊讶的连声音都变了调,“你也……你也在?!好啊!哈哈哈哈……”

    苏朵癫狂的站在原地,狂笑起来。

    “苏朵!放过宋荷!”殷郑又大喊起来。

    每一次,当殷郑开始说话的时候,视频上的画面都会不自觉地晃动起来,并且离苏朵越来越远。

    “放?”苏朵寻找着殷郑发出声音的地方,快步朝着宋荷走了过去,“凭什么?!我的一切!都是因为宋荷!都是因为她——”

    苏朵咬牙切齿的,继续朝着宋荷的方向大步走近。

    殷郑在苏朵的咆哮声中,悄悄地压低了一点声音。因为这一句话他是对宋荷说的。殷郑说:“别害怕,我很快就来救你。”

    电话的那一边,宋荷没有回应。

    而殷郑在说完这一句话之后,也随之挂了电话。

    苏朵失去了殷郑的声音,就没有办法判断宋荷到底在哪里。她的脚步也渐渐地乱了起来。凌乱得脚步声,在这一个露台上显得格外嘈杂。

    宋荷悄悄地蜷缩起身子来,护着自己小腹之中的孩子,往边上悄悄地一滚。她滚入露台的角落里正好是苏朵现在的视线死角。

    宋荷躲在那里,心里想着的事情忽然就从苏朵会不会真的伤害到她,变成了殷郑。

    她不知道殷郑刚才那句‘我很快就来救你’,到底是安慰她的话,还是真的。虽然,凭借着宋荷对殷郑的了解,殷郑从不信口雌黄。

    但是宋荷又忍不住想,殷郑会这么着急的来救她,到底是因为她是他的妻子,怀着他的孩子,还是因为殷郑真的很爱她,很在乎她。

    宋荷觉得自己有一些钻入了牛角尖里。可是她并不想从这个牛角尖里跑出来。她执着的想要问清楚,想要知道殷郑对她,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意。

    尽管现在问这些,说这些,实在是有一些晚了,但是宋荷还是忍不住想要问一问,就算是给自己讨一个安心,也是好的。

    不过,宋荷很快就没有时间去想这些事情了。

    因为苏朵的脚步声,已经渐渐来到了她的面前。

    “宋荷!你去死吧!”刀尖在月色的照耀下,泛着淡淡的光泽。宋荷抬起头来,这才发现,苏朵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她的面前。

    她躲不过去了——宋荷在心里这样绝望的想着。她还没有弄清楚殷郑的心意,腹中的孩子还没有能出来,见一见这个世界,就要和自己的母亲一起,死在一个疯女人的刀下。

    宋荷忽然觉得心里有一股悲凉,一阵悲哀。

    她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等待着苏朵的尖刀落下来,结束她的一生。

    可是宋荷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苏朵的尖刀落下来。

    而且她不仅没有等到苏朵的尖刀,还等来了那一个,她心心念念的声音。

    “苏朵!”是殷郑,他低沉的男声传来,在这个露台之上,显得令人格外心安。

    “殷郑……殷郑!!”苏朵恶狠狠地,追寻着殷郑的声音,举着刀,朝着他跑了过去。

    可是苏朵就算是疯了,也只是一个弱小的女人而已,她的力气再大,也敌不过看见宋荷受到委屈和危及生命安全而暴怒的殷郑。

    殷郑伸出手去,一把,就死死地捏着了苏朵的手腕。

    苏朵痛得大叫起来,手上的尖刀,也因为手没有了力气,而顺之掉到了地上。

    ‘叮当——’尖刀掉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但是很快,苏朵的叫喊声就盖过了这一声声响,“贱人!你们都是贱人!一对贱人!我——我恨你们!”

    殷郑根本不去理苏朵,只是在露台上,寻找宋荷的身影,“宋荷!宋荷!你在哪儿?!”

    “哈哈哈哈……”苏朵听到殷郑的大声喊叫,忍不住笑起来,“宋荷……?宋荷她死啦!哈哈哈哈哈……”

    “真是个疯子!”殷郑的眼睛里,充斥着满满的厌恶,掩饰也没有掩饰一点。

    “疯子?!”苏朵笑起来,浑身都在颤抖,但是她仍然在笑,“我就是疯子!只要能杀了你,我是个疯子,又算得了什么?!”

    殷郑终于再懒得听苏朵的‘疯言疯语’,他抬起手来,用力地打了苏朵一声。

    苏朵应声,晕倒了过去。殷郑松开了手,苏朵软软的,倒了下去。

    “宋荷!宋荷?!你在哪里?!”殷郑丢掉了苏朵,甚至因为她晕倒挡住了往前面的路,所以抬起脚来,一脚把她踹了出去。

    宋荷听到殷郑的声音之后,睁开了眼。她躲在暗处,是一个可以看见殷郑,但是殷郑看不清楚她的角度。

    宋荷看见的殷郑,满脸着急的样子,连额上,都冒出了汗水。

    “宋荷?宋荷!”殷郑到处寻找宋荷的样子,让宋荷忽然觉得心头一动。

    ——是因为担心我吗?宋荷不由自主的在想。可是她刚开心了一下,抬手抚摸上自己的小腹的时候,就又开始想起,到底是因为我,还是因为孩子呢?

    宋荷听着殷郑着急的呼唤,想着自己刚才的念头,不由自主的就轻轻地笑了起来。

    孩子还没有出生呢,她这个做妈妈的人,倒是先跟孩子争风吃醋起来了。

    那一边,着急寻找宋荷的殷郑,觉得自己好像是听到了一声轻笑。只是一声轻笑就够了,殷郑很快就确定了,那是他的宋荷在笑。她没有事情!

    “宋荷,宋荷,不要跟我玩了,好吗?”殷郑站在露台上,冲着某一处喊道。

    宋荷终于回过神来,她本来想站起来,可是因为蹲的太久了,所以腿麻了,“殷、殷郑,我在这里!”

    殷郑听到宋荷的声音,急忙跑过去。

    他看见他的宋荷蹲在角落里,头发和衣服都是凌乱的,头发上甚至还沾着不知道从哪来蹭来的灰。

    宋荷落魄的像是一个小乞丐了,一点都不像是他殷郑的妻子。

    殷郑忽然觉得宋荷,又可怜,又可爱。他抬起手去,用袖子轻轻地为宋荷拂去头发上的灰尘,然后伸出手去,为宋荷把衣服整理好。

    宋荷看着殷郑,他为她擦掉灰尘,整理衣服,是那么的温柔,和在外面,对其他人都不一样。宋荷的心里,忽然像是有一只小鹿在乱撞一样,‘咚、咚、咚’的狂跳起来。

    “殷郑……”宋荷轻轻地喊了殷郑一声。

    殷郑抬起头来,看着宋荷,笑了笑,“嗯?怎么了?”

    “你……”宋荷看着殷郑温柔的样子,忽然不知道应该要说什么才好了。她愣在那里,看着殷郑的笑容,在一瞬间的失神之后,跟着殷郑笑起来,摇了摇头,“没什么。我的脚……麻了。”

    殷郑以为宋荷有什么样的大事,听到宋荷说她脚麻了之后,低下头去,轻轻地捏了捏宋荷的腿,“是这里?”

    “哎——”宋荷的脚被殷郑一捏,越发觉得麻了。

    殷郑被宋荷这声细细软软的痛呼声唤的心口酸麻,随即,他松开捏着宋荷的那只脚,转过身背对着宋荷。

    “上来吧。”

    殷郑低沉的声音在风中飘散,“呼”的一下,被吹进宋荷的耳中、心中与眼中……

    宋荷看着背对自己的男人,眼中泛起细细密密的酸胀,她仰起头,眨了眨眼,才慢慢伸出手去,勾住殷郑的脖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