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八十二章 怨恨

第八十二章 怨恨

    殷家投资的私立医院中,单人icu病房内,殷老爷子面色青白的昏迷着。

    白色的纱网裹住了他头部的手术创口,氧气罩扣在老爷子满是皱纹的脸上,殷郑站在icu病房外,隔着一层玻璃,几乎都看不到老爷子胸膛是起伏的。

    他不停地观察监视仪器是否在正常运转,在看到显示屏幕上各项指标都在跳动,才能松一口气。

    宋荷安静地站在殷郑的身后,看着眼前这个伟岸的身影,在此刻,竟然像个慌张无措的孩子。

    她张了张嘴,想安慰殷郑,但最后仍旧是又再度无声的闭上了嘴巴。

    殷豹和殷虎也在,他们兄弟俩站在另一边,同样也是注视着里面生死莫测的殷老爷子。

    所有的人都各怀心事,殷老爷子像是一条无形的绑带,将他们几个人连接在一起。

    占有、争夺。

    “老爷子怎么从楼梯上摔下来了?”殷虎趁着殷郑这会儿没注意他俩,垂着眼压下声音问道。

    但如果,此时他能抬头看一眼,就会借着玻璃的反射,清晰地看到殷豹此刻正用一种阴郁怨毒的眼神,直直的盯着病床上昏迷的殷老爷子。

    快去死啊……殷豹在心里不住的想,他恨不得下一刻,那些高低起伏的心脏监护仪就“滴滴”作响的显示出笔直的一条线。

    “喂!”殷虎没有等到殷豹的回答,他今天不在家,自然是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怎么话这么多。”殷豹几乎是咬牙切齿的从嘴巴里磨出几个字,他阴森森的答道:“我怎么知道,我都说了,我在房间睡觉。”

    他应该感谢殷老爷子古旧的思想,认为家丑不可外扬。

    从而在上来找他谈话的时候,把家里的佣人要么支使去后院修剪灌树丛,要么使唤到后厨去帮忙,以至于楼下楼上没有一双多余的眼睛看到那一幕。

    殷虎被殷豹恶狠狠的怼了一句,觉得脸上抹不开面子,嘟囔着:“我就问问,你急什么。”

    即使不是才发现,殷豹也在这一刻被殷虎刷新了新认知。

    他抬起头,注视着殷虎的双眼之中都是阴沉沉的冷意,他对殷虎说道:“如果你不想殷郑借题发挥,就闭上你的嘴。”

    于是殷豹就如愿以偿的,看到了殷虎闭紧了嘴巴。

    蠢货。

    殷豹将眼睛从殷虎脸上挪开的同时,暗暗骂道。

    而另一边,殷郑在看着icu里情况的同时,脑子中也是快速的分析这件事情。

    他到底已经不同往日那个看着林月挣扎死去,而只能哭泣哀求的少年。

    现在的殷郑,是站在整个商业王国顶端的男人,他手中掌握的权势,足够轻而易举就捏死违逆他的人。

    他沉思着,回想刚刚殷虎和殷豹两个人对他问题的回答。

    “我出门找乐子去了。”——这是殷虎说的。

    “睡觉,我不知道爷爷上楼来要做什么。”——这是殷豹说的。

    他当然不会傻到单单凭着这两个人的说辞,就偏听偏信,他之所以相信,是陈澈调查回来的结果,和他俩说的一模一样。

    陈澈说,殷虎今天确实去了某个会所,家里的佣人作证殷豹也确实从早上开始一直到事发,都在房间。

    怀疑的情绪始终盘桓在殷郑眼底未曾消退,他直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但无论回忆几次,都没办法从中找到什么破绽。

    “爷爷会没事的。”

    宋荷的声音细细软软的从身后传来,殷郑感觉到宋荷的小手抚在他的后背上。

    衣料细微的摩擦中,殷郑转过身,将宋荷搂抱进怀里,闷声闷气的说道:“爷爷之前就期待抱上重孙,我们不要让他失望。”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来医院前,宋荷和殷郑发生过不愉快,此时殷郑这么一说,宋荷心里忽然产生一种怪异的感觉。

    ……为什么,总觉得殷郑,格外重视这个孩子呢?

    甚至已经超出了她自己对于孩子的期待。

    “不会的。”但宋荷还是心疼此刻男人脆弱,于是便顺着这话,轻声安慰。

    他们在icu外等了很久,殷郑和宋荷没有等到殷老爷子苏醒,殷豹也没有等到殷老爷子死去,至于殷虎,他只是很不耐烦这种压抑的环境。

    于是,在殷郑开口让他们可以走了的下一刻,殷虎走的干脆利落,殷豹也着急回老宅,他怕老宅里有什么他遗漏没有清理的证据。

    “你不回去吗?”宋荷看到殷郑还站在那里,压根没有想走的意思。

    殷郑摇了摇头,表示他不准备走的意思,只对宋荷说道:“我让陈澈送你回去。”

    宋荷听到这话,眼中微不可查的闪过一些落寞,最后也只是沉默的点了点头,然后和陈澈一同离开。

    “宋荷?”

    宋荷站在医院门口,等着去取车的陈澈,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喊她的名字。

    她转过身,就看到站在身后的杰森。

    “诶?”宋荷记得杰森并不是在这个医院上班,疑惑怎么会在这里遇到他。

    杰森看着宋荷,身为医生的职业习惯让他先是观察了一下宋荷的精神状态和外貌气色,发现比起之前,现在的宋荷的状态看起来似乎好了一些。

    “我今天过来参加研讨会。”杰森脸上带着一些浅淡的笑意,一边走近宋荷,一边对宋荷解释道:“没想到刚出来就遇见你,还真是缘分。”

    听杰森这么一说,宋荷才注意到,杰森身上并没像之前那样,穿着白大褂,反而是穿了一身十分严肃正经的西装。

    这似乎是宋荷第一次看到这样打扮的杰森,甚至还有些不习惯。

    杰森像是知道宋荷心里在想什么,这套西装本来也就让他穿的很不舒服,于是他状似无意的将外套脱下来,挂在左手手臂上,又两手交替着,将衬衫袖子卷曲着,挽到手肘上方。

    “你要去哪里?”杰森看宋荷在医院门口站着,以为她是过来做孕检,眼中带着关切的问她:“检查怎么样,宝宝各项指标都正常吗?”

    宋荷没听明白,想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杰森是误会了,她摇手说道:“不是,今天不是我过来做检查。”

    “那……”

    “是殷郑的爷爷,下楼摔了一跤。”宋荷说到这件事,脸上刚刚才稍微松缓一些的表情也随即消失了,她到底还是担心,“医生说脑部受创比较严重,现在还没苏醒。”

    “抱歉。”杰森在国外待久了,听到这种事总是首先会像对方表达他的惋惜,随后又说道:“有任何需要帮忙的,你都可以知会我。”

    宋荷看着杰森,郁闷的心情也为之好转很多,至少……她还是有朋友关心的。

    “好的。”宋荷弯起一双大眼睛,笑的温婉,“谢谢你,杰森。”

    就在两个人聊天之间,陈澈从停车场取了车开了过来,远远地看见正和宋荷说笑的杰森,心里就猛然一紧。

    我可要把夫人守好,陈澈心中忧虑的想,可不能让这小子在**顾不过来的时候,把夫人拐跑了!

    于是,脑补了一出狗血剧的陈澈踩下油门,奔驰平稳的停在宋荷和杰森所站的台阶下面。

    “夫人。”陈澈降下车窗探出头,脸上的神色冷冷淡淡,“咱们可以走了。”

    宋荷和杰森作别,打开车门上车,陈澈抬起眼,一双从来波澜不惊的眼闪过锐利的锋芒,和杰森的视线在空中碰撞。

    仅仅几秒,两人就默契的分开,陈澈面不改色的升起车窗,奔驰立刻驶离了医院门口。

    怎么感觉,自己被当成坏人了?

    站在原地目送着车子离去的杰森,慢慢回味起刚刚陈澈充满警告的目光,不由的在心里苦笑。

    平稳驾驶的奔驰车车厢中,陈澈聚精会神的看着路况驾驶。

    宋荷现在受不了累,也不能站太久,刚刚因为殷老爷子的一通折腾,现在坐着,就感觉腰上酸疼。

    她一手捂着肚子,另外一只手转到后腰上,自己揉捏着酸疼的部位,但无论怎样,也都觉得不太舒服。

    “怎么了?”

    陈澈能做到殷郑的私人助理这个位置上,必然有她过人的本事。

    从一开始,她就不像别的女人那样,在殷郑面前搔首弄姿,陈澈从进入殷氏开始,就是出了名的工作狂,她对殷郑从来只有听从和服从。

    而陈澈身上另一个最令殷郑欣赏的优点,就是陈澈这个人,心细如丝。

    就拿现在来说,宋荷一声不吭的坐在后面,腰部不适还没揉捏几下,就被陈澈发现了异样。

    宋荷摇了摇头,像陈澈表示不用担心:“没事,应该是刚刚站的太久了。”

    即使宋荷这么说了,陈澈也还是把这件事放在了心上,觉得等会儿还是有必要告知殷郑一声,毕竟总裁夫人一向身体不好,体弱多病,这肚子里又怀着小太子爷……

    想来喜怒不显于色的工作狂人陈澈,忽然感觉到自己仿佛老妈子,不仅要安排殷郑在工作上的行程会议,还要一直操心着他和宋荷的私人感情。

    未来……陈澈不动声色的透过后视镜扫了一眼宋荷已经微微显怀的肚子,觉得未来可能自己就得操心这一家三口。

    陈澈表示,太累了,**还不涨工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