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八十三章 不甘心

第八十三章 不甘心

    宋荷从医院离开的时间不巧,正好是晚高峰,过市中心的时候,路况几乎是被堵得死死的。

    宋荷用胳膊撑着脑袋,看着窗外渐渐亮起霓虹灯光的城市夜晚。

    夜幕一点点的暗下来,车子像乌龟一般,行几米便刹车停下。

    此起彼伏的喇叭声在车窗的隔绝下已经不是太过刺耳,行人道上还有脚步匆忙的上班族和学生,以及饭后散步的老年人……

    宋荷看的几乎有些痴迷了。

    她觉得这样才是真正的生活,看起来平凡枯燥,甚至每天都需要为生存而奔波不停,但是这也正是最有意义的地方。

    手掌不自觉的抚摸上她自己身前那小小一团隆起,指尖隔着布料的摩挲,是宋荷对于未来和这个孩子的迷茫。

    她觉得自己最近的情绪真的很有问题,可即使她也察觉到了,但仍控制不住产生一些负面情绪。

    殷郑对她态度的暧昧不明、没有解释的疑团、自己对于孩子的迷惘……

    让她每天都在不断的消耗从前的自信与豁达,但其实,宋荷她本来也并不是一个足够阳光的姑娘。

    于是她只能强迫自己不要去想,吃完就睡觉,或者以后可以考虑找点什么有意思的事情,打发掉时间。

    车子又渐渐的开始行驶的顺畅起来,但渐渐的,宋荷发现似乎陈澈开车的路径并不是回家的方向。

    “陈澈?”宋荷看着车窗外不熟悉的景色,疑惑的开口问道:“这不是回家的路。”

    “嗯。”陈澈的声音听起来莫名的冰冷。

    那一声冷冰冰的回应掠过宋荷的心头,让她瞬间有种不好的预感,宋荷前倾过身体,扶住了主驾驶的座椅,问道:“出什么事情了?”

    这么近的距离,足够宋荷清清楚楚的看到陈澈浑身紧绷,因为紧张,她光洁的额头上渗出不少汗水。

    “夫人,麻烦你给**打个电话。”陈澈一面把着方向盘,车子在路面上飞驰,往郊区那边行驶,陈澈的声音都因为紧张而绷着,她又催促了一声:“快一点。”

    宋荷不明所以,但仍旧依言掏出了电话,点到殷郑的名字上拨出电话,并且按下扩音键。

    “喂。”

    几乎是刚一拨通,殷郑就接起了电话,低沉的声音在安静的仿佛空气都凝固起来的车厢中回荡。

    “**。”陈澈来不及等宋荷,殷郑的声音还未落下,陈澈就开口说话。

    她语速极快,简明扼要:“车子出问题了,刹车失灵,车上的通讯设备也无法使用。我在往东边的郊区开,您抓紧时间派人往这边赶。”

    陈澈的声音听起来还和平时一般无二,可此时的宋荷却是被陈澈说的话惊在了后排座位上。

    “让他们上绕城高速,越快越好,我怕还有别的事情发生。”

    陈澈那双极度冷静的眼睛透过后视镜,落在了宋荷眼中。

    似乎是陈澈丝毫没有表现出慌乱的状态安抚到了宋荷,很快,宋荷脸上的惊慌也逐渐消失了。

    “我知道了。”殷郑的声音透过听筒,格外的冰冷,甚至是杀意浓重。

    在宋荷以为殷郑要挂断电话的瞬间,男人忽然柔软的声音又再度响起:“宋荷,我马上来,你不要怕。”

    一瞬间,宋荷忽然觉得四周都安静了,她好像真的就因为殷郑这一句话,而变得无比坚强勇敢。

    宋荷点头,即使殷郑无法看到,“嗯,我等你。”

    再度安静下来的车厢里,不论是陈澈还是宋荷,谁都没有再开口说话。

    陈澈集中着全部的注意力,让车速全程保持一个正常速度,没有刹车,就意味着一点点的给油,都有可能让她和宋荷就此丧命。

    而宋荷,她知道自己没办法给陈澈帮忙,就保持着安静,不给陈澈添乱。

    她的手一直护着自己的肚子,不断的在心里对孩子说道:别怕啊宝宝,妈妈在这里,爸爸也会马上就赶过来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奔驰车已经行驶到很偏僻的地方,陈澈始终没有见到殷郑派来的人,眼神里终于忍不住流露出一些慌乱。

    她向来能够井井有条的安排总裁行程事宜,应急方案的脑子飞速的运转。

    跳车!这是目前唯一一个能让伤害降到最低的方法!

    可当陈澈的目光停在宋荷的肚子上时,又立刻否定刚才的想法。

    ——不行,宋荷身体受不住的,孩子还太小,太容易出事了。

    宋荷在陈澈看向自己的肚子的一瞬间就猜到了陈澈的想法,的确,这也确实是最低伤害了。

    她低着头,双手捂着自己的肚子,母性的本能让她下意识的排斥这个或许是唯一能救她和陈澈生命的方法。

    但是她怎么能这么做啊……

    痛苦和两难抉择让宋荷眼中热泪盈眶,豆大的泪珠纷纷从眼中坠落,片刻之后,宋荷泪眼模糊的看着陈澈,语气却异常的坚定。

    她说:“陈澈,你已经做的够多了,跳车吧。”

    回应宋荷的,是陈澈震惊之后又变得固执坚毅的表情,“还没到那一步。”

    尽管陈澈攥着方向盘的手心已经是汗湿一片,但她还是用她自己并不算温柔的方式,宽慰着宋荷,也陪伴着宋荷。

    陈澈说,还没到那一步,我不会就这么抛弃你。

    一瞬间,宋荷几乎是不能克制自己的啜泣声,不是因为贪生怕死,而仅仅只是为陈澈这几句话。

    曾经,宋荷的母亲离世,将她留下;后来,宋荷的父亲将她当做商品,交易给殷郑。

    她被至亲抛弃,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会有一个和她毫无血缘关系的人,在生命危急的关头,都不肯扔下她,自己逃命。

    “陈澈。”宋荷把眼泪擦干了,坐在后排座椅里神色期待的问道:“你愿不愿给我的小孩做干妈?”

    ——如果我们三个,都能活下来的话。

    陈澈没料到宋荷会提出这样一个请求,她的脸上先是毫无遮掩的露出惊讶,在再度确认宋荷没有开玩笑之后,陈澈的表情变了。

    这个很少笑,总是一板一眼的陈澈,僵硬的嘴角渐渐软化,眉眼之间展露出一种完全异于平时的柔和。

    “好啊。”陈澈轻快的回答道。

    生死常在一瞬间。

    就在陈澈几乎绝望的时候,她猛地感受到车子被一股力向后被狠狠的拖拽住。

    奔驰车原本向前的驱动力和人为向后的拉力让车身开始不受控制的在公路上扭拐起来,陈澈顾不得去看后面到底是什么情况,她迅速的打着方向盘,控制的车轮方向。

    “怎么回事?”陈澈大声询问道。

    宋荷也是在变故发生的瞬间,转过身去看后方的情况,但无奈后车窗的视线盲区,只能也提高了声音回答:“不知道,但我觉得是殷郑来了。”

    宋荷神情肯定,一种莫名的直觉,让她无端相信一定是殷郑来救她们了!

    身后的拉力巨大,控制着陈澈和宋荷驾驶的这辆奔驰车渐渐缓慢下来速度,此刻要是宋荷没有怀孕,她们两个人一起跳车就是万事大吉了。

    但陈澈不能冒这个危险,所以她只能咬着牙,掰着方向盘和作用力较劲,生怕自己抗不过反作用力,车子七拐八扭的翻了,所以脸涨得通红,几乎是用上吃奶的劲儿。

    宋荷也没办法帮忙,只能干着急的看着。

    好在,渐渐的,奔驰车在后方的拖拽下,被强制熄火,趴在了公路上。

    劫后余生的陈澈和宋荷还没反应过来,呆愣的看着窗户外面终于不会再移动的景色。

    “宋荷!”

    甚至连一分钟都没有,后排车门就被从外打开,殷郑一脸焦急的神色就落入宋荷的视线中,身材高大的男人急迫的钻进车厢内,一把将自己的女人搂进怀中。

    宋荷落入殷郑的怀中,男人最熟悉的气息催生起她内心的后怕,她几乎是无法克制自己的,在殷郑怀中颤栗发抖,眼泪都打湿了殷郑胸前的衬衣布料。

    “呜……我以为,会见不到你了……”

    殷郑满目疼惜的看着小姑娘眼上斑驳的眼泪,他觉得自己又一次没能好好保护到宋荷,神情痛苦而心疼。

    “不会的,你不会有事的。”

    殷郑紧紧拥抱住怀里的宋荷,紧箍着宋荷的手臂鼓起结实的肌肉,像是终于找到了失而复得的珍宝。

    宋荷将整个脸埋进殷郑宽厚的胸膛里,因此她没有看到,此刻殷郑满脸勃发的怒容和杀意,他略略侧过头,与驾驶位上情绪已经缓过来的陈澈对视一眼。

    陈澈目光了然,微微点头,随后便下了车,随手问同来的殷郑手下要了根烟,吞云吐雾之间,陈澈的视线悠远的透过窗户落在后排上相互拥抱的两个人身上。

    该让他们知道,所谓的底线了。

    陈澈安静的吐出一口烟雾,从来得罪与忤逆殷郑的人,都会被这个男人亲手折磨的生不如死。

    看来,马上就要大洗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