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八十六章 英雄难过美人关

第八十六章 英雄难过美人关

    宋荷坐在甄禾店铺的二楼的露台上,这里是甄禾的私人空间,因此也没人会上来打扰到她。

    晚高峰的时候,店里开始忙活起来,人手不够,甄禾只能下去帮忙,宋荷坐在露台的躺椅中,感受着晚风吹拂,唇齿之间还有点心的牛**甜。

    一种难得的松快惬意从宋荷心底里冒出,那些搅扰她很久的心事,似乎都在这一刻纷纷离她远去了。

    不知不觉间,城市开始亮起灯火。

    宋荷看着路灯一盏盏的被点亮,像是夜幕下璀璨的宝石。

    真好……

    她舒服的闭上眼,甚至觉得有些昏昏欲睡。

    但这样的惬意并没有持续太久,宋荷就听到身后有鞋底摩擦地面的声音,在向她慢慢靠近。

    是甄禾吧……宋荷这样想着,毕竟二楼甄禾是不会允许有人上来的。

    可是,或许人类天生就有面对危险的警觉,宋荷也不例外,她在昏昏欲睡中,听着渐渐靠近的脚步声,那声音拖沓着,让她觉着说不出的难受和诡异。

    于是宋荷用手臂撑着躺椅的扶手,坐起来扭头去看——

    “哈哈哈哈哈!!!宋荷,我们好久不见啊。”

    宋荷扭头,豁然就看到苏朵狰狞可怕的面目。

    宋荷的心脏像是猛然之间被猝不及防的揪扯提起,在苏朵充满血丝,瞪大如铜铃的双眸中,她好像被谁掐捂住口鼻,窒息感瞬间袭来。

    “苏……苏朵,你要做什么?!”宋荷死死的盯着苏朵,生怕她突然扑上来一样,在盯紧防备苏朵的同时,宋荷也察觉到,眼前的苏朵,和从前不一样了。

    苏朵的眼神似乎是涣散的,但是宋荷又分明感觉得到她被苏朵恶狠狠的盯着看,而苏朵的面容以为夸张的表情而十分扭曲狰狞。

    苏朵疯了……

    一瞬间,宋荷脑中只有这四个字,她不由自主的抬起手抱住自己的肚子,生怕苏朵伤害到她的孩子。

    “我做什么?”苏朵像是被宋荷的问题难住了一样,歪着头,神情认真的思索,但没几秒,又豁然转过来,眼里闪烁着诡异又狠毒的光。

    苏朵步步逼近,嘴里发出“咯咯”笑声,在冷风习习的夜里,听着就觉得无比渗人,她对宋荷说道:“我来看看你呀,你不是怀孕了吗?来恭喜你……”

    说着,苏朵右手一抬,一把尖头匕首就直直的指向宋荷,匕首尖端在露台的灯光下还闪烁着阴冷的光芒。

    宋荷在苏朵的步步逼近中,脚下不自觉的后退,直到她身后已经顶住了露台的防护栏杆,再也无路可退。

    “你不要乱来。”这个时候,宋荷反而不慌乱了,她面色平静的盯着苏朵,一只手却已经悄悄的探到伸手,从护栏边的装饰花坛里抓了一把土,攥进手中。

    看着宋荷脸上没有一点恐惧的神色,苏朵登时暴怒起来,她最讨厌宋荷摆出这样的表情看着她,仿佛她是多么的低贱卑微,而她宋荷,高高在上。

    “收起你那副表情!宋荷!”

    苏朵的神志又开始混乱不清,她握着那把刀,一边胡乱的在眼前大幅度的挥舞起来,一边尖声大叫道:“你这个贱人!都是你!抢走我的一切!”

    宋荷看着神志癫狂的苏朵,明明这个时候不应该说话,不应该再激怒她,但苏朵嘴里说的一切,都激起宋荷压抑已久的怒火。

    宋荷一双一贯温婉平和的双眸中跃起熊熊怒火,即使知道不应该,却还是咬牙切齿一字一句的说道:“苏朵,到底是谁抢走了谁的东西?!”

    随后,宋荷凌厉尖锐的质问声,响在风中。

    “苏雯是小三,是她抢走了我母亲的丈夫!”

    “你,你连姓都跟着苏雯,即使进了宋家门都不姓宋,但是你抢走了我的父亲!”

    “凭什么是我被当做商品一样,卖给殷郑?!”

    “凭什么你又能嫁给唐祈?!”

    “苏雯,你扪心自问!到底是谁抢走了谁的东西?!”

    宋荷一声一声,如泣如诉,她神情悲恸,却在提起这些让她黯然神伤的往事时,即使心中再如何撕心裂肺的痛,也都掉不出一滴眼泪。

    她……早就已经对宋家,对宋崇山,绝望了。

    苏朵在宋荷突然暴怒的质问声中愣住了,她没想到宋荷有朝一日能这样顶撞她、质问她,随即,这样的怒意令苏朵眼中彻底失去正常神志。

    苏朵在风中怒吼道:“那本来就是我的!就是我的——要不是你这个贱人,就因为你这个贱人!唐祈才不爱我!”

    那尖利的声音穿刺过宋荷的耳朵,她看着不可理喻胡搅蛮缠的苏朵, 无话可说。

    “你为什么不说话?啊?!”苏朵看着宋荷,没有等到宋荷的回应,她毫无理智可言,气得浑身颤抖,连拿刀子的手都控制不住的抖起来,“你看不起我?宋荷……你是不是看不起我!!!”

    随着苏朵话音落下,她就猛地冲向宋荷,也幸好苏荷一直都盯着苏朵的反应,在她冲过来的时候,已经有了一些防备。

    于是,宋荷毫不犹豫的,把手里那把泥土,对着苏朵的眼睛狠狠撒出去。

    “啊——宋荷!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苏朵吃痛而愈加凄厉的声音顿时响彻整个露台,她捂着眼睛,泥土中细小的石子割划着她的眼睛,让她登时泪流满面,痛苦不堪。

    宋荷也趁机,拔腿朝露台的出入口跑去。

    苏朵怎么可能让宋荷跑掉呢,一旦宋荷跑到楼下去,她的复仇计划不就就此破灭了吗?

    于是尽管眼睛**疼痛,苏朵也毫不犹豫的拾起刀子,跌跌撞撞的冲着宋荷跑过去。

    宋荷不如苏朵,她还怀着孩子,可苏朵怕什么,她就剩这条命了,红灯区里最肮脏低贱的生活她都体验过了,甚至死都比那样好过。

    她就是要报复宋荷,报复殷郑!都是他们,要不是宋荷教唆殷郑!要不是殷郑有钱有势,她苏朵怎么可能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她要让宋荷失去肚子里的孩子,生不如死,这样殷郑才会体会到失去重要东西的痛苦……

    诡异而癫狂的笑从苏朵嘴角边慢慢扬起,在她赤红双眼的衬托下,苏朵犹如从地狱中浴血爬出来的索命亡魂,胸腔中发出的阴沉笑声,在漆黑的夜里,令人毛骨悚然的回荡着。

    “宋荷宋荷……别跑呀……你逃不掉的!哈哈哈哈哈哈!!”

    身后的声音仿佛勾魂索魄的凄厉,在宋荷奋力拧动露台门锁也毫无半点反应之间,越来越近。

    宋荷的眉眼之间,终于忍不住露出焦急的神色。

    忽然,她借着露台的灯光,看到自己身后逼近一大块黑影,那黑影右手高高举起,猛地就要往她身上扎去——

    宋荷不能坐以待毙,她还有肚子里的孩子,于是宋荷咬牙闭眼,双手尽最大努力的护着自己的肚子,往左边翻滚。

    苏朵手里的刀扎了个空,那双赤红的眼球恶狠狠的转到宋荷的方向,但现在,脏污的泥土和石子已经污染了苏朵的眼球,她眼睛几乎已经算是彻底看不到东西了,只有模糊的大片光斑。

    苏朵支棱着耳朵,双眼涣散无神,只能全凭听觉。

    “宋荷!你出来!”

    宋荷也明显发现了这个事情,她在距离苏朵十几米远的地方,尽可能蹑手蹑脚的爬起身。

    “小贱人!”

    “宋荷,你这个娼妇!不要脸的狐狸精!”

    没了视觉的苏朵更加愤怒了,她一面歇斯底里的破口大骂,一面侧头努力的用耳朵去捕捉风力的声音。

    但是,令苏朵气急败坏的是,她毕竟并不是天生的眼盲或者长期学习使用听觉,虽然没有了视觉,听觉是比从前灵敏一些,但对于找人这种事,还是太难了。

    宋荷看着苏朵又开始气急败坏的胡乱挥舞着刀子,她一点点的尽可能放轻的挪着步子,将自己和苏朵之间的距离拉开。

    门已经被苏朵锁死了……宋荷快速的思索起对策,手上不经意的一摸,便摸到了风衣口袋中的电话。

    电话?!

    宋荷一愣,连忙像看到救命稻草一样,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解锁点开通讯录的时候,宋荷的手指明显都是颤抖的。

    她一面紧紧盯着苏朵四处摩挲寻找她的行动,一面点下了殷郑的电话。

    “宋荷,你在打电话?你居然敢打电话?!”

    拨出去的电话在等待中的提示音从听筒里漏了出来,随着风声,传进苏朵的耳朵中,她立刻敏锐大大体判断了一下宋荷的位置,脸上神情扭曲而可怖,狰狞的五官气得咬牙切齿。

    电话那头很快被接通了,随即而来是殷郑焦急的声音:“宋荷,你在哪里?!”

    可宋荷不敢说话,她手指颤抖的移动的,点开了手机上自备的视频通话功能。

    于是瞬间,殷郑的声音便通过扩音传了出来,让苏朵瞬间找准了一个大概位置,凶猛的冲刺过去。

    而殷郑,在宋荷发给她的视频通话中,清晰的看到,苏朵神情举动癫狂的握着一把尖刀,朝着宋荷拿着手机的方向奔过来。

    “宋荷——”

    一时间,苏朵怨毒的声音和殷郑惊慌的声音混杂在一起,响彻这个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