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八十八章 王茵来了

第八十八章 王茵来了

    那天晚上,即使殷郑和宋荷的家离甄禾的医院还有很长的一段路,殷郑都没有放下宋荷。

    他背着自己的爱人,还有他们的孩子,那一瞬间,就像是得到了全世界一样的分量,压在殷郑的肩上,让他心中,充满了无限的、对未来的期待。

    尽管殷郑知道,苏朵的事情只是暂时的结束。

    或许还有更可怕的事情在等着他去面对,但殷郑想,只要宋荷和孩子,都能够平安无事的陪在他身边,那就能够让殷郑有足够多的勇气,去面对那些未知。

    而宋荷,她枕着殷郑宽厚的肩膀,就是这么一小块地方,宋荷趴在这里,就觉得心中无比平静。

    好像之前所经历的全部磨难——母亲病逝也好,被父亲抛弃也罢,再或者离开唐祈,被苏朵如此伤害……

    宋荷觉得,她遭受这些,或许就是为了能够在这一刻,枕在殷郑肩膀上的时候,体味到这世间最无与伦比的珍贵。

    他们刚刚才经历过生离死别,但幸好,他们都守住了留在对方身边的机会。

    “殷郑……”不知道走了多久,夜风都已经开始冷了,宋荷伏在殷郑的耳边,轻轻叫他。

    “嗯?”男人从鼻腔中缠绵出一个温柔的气音,合着风散开。

    宋荷的呼吸喷洒在殷郑的耳朵上,那些气流,细细小小的钻进殷郑的耳蜗内,搅的殷郑心中像有千万蚂蚁啃咬,酥麻无比。

    那种欲语还休的将说未名,牵扯着殷郑的心。

    “今晚的月色真美。”

    良久,宋荷柔软的唇张合,在唇舌间,弹奏出一段旖旎而隐秘的爱语。

    殷郑闻言,抬起头去看高挂在天穹上的那轮明月,月光的清辉从亿万年外的太空中播撒出来,照耀在亿万年后的殷郑和宋荷身边。

    “嗯,今晚的月色真美。”殷郑迎着月光说道。

    然后宋荷便趴在殷郑的肩头上,看着殷郑在月光下越发丰神俊朗的面庞,满足的笑了。

    殷郑是不知道这个暗语的,苏荷肯定的想道,不然,以殷郑的性格,不会将这句话说的如此坦然。

    宋荷已经不再是当年和唐祈谈恋爱时候的小女生了,那时的她,敢理直气壮的对唐祈生气,也敢在明朗的晴空下,露出温柔如水的笑容,告诉唐祈,她喜欢他。

    但现在的宋荷,即使生活在给她苦难之后,现在又送来了殷郑,她也无法再那样,将爱与永恒,说的如此坦荡直白。

    而殷郑又何尝不是呢?

    他心口上那道名为“林月”的疮疤还未愈合,殷郑还没有真正的走出他的阴影区,即使现在殷郑已然明白,余生他只想牵住的,是宋荷的手。

    可是伤痕在,阴影在,他就无法坦然对宋荷说出“爱”这个字眼。

    或许会有一天吧……殷郑和宋荷都如此的在心中想道,毕竟,余生漫长,也许垂垂老矣时,你我满脸皱纹,还牵着彼此,坦然面对时光之后的生命尽头。

    等到了那个时候,一生已经走到尽头,我才敢告诉你,挚爱是你,未曾辜负。

    而现在,殷郑只想就这样背着宋荷,宋荷也只愿如此倚靠着殷郑,一路往前。

    ——今晚的月色真美,我很喜欢你。

    这是宋荷尚未说出口的秘密,这也是殷郑未曾明白的秘密。

    他们走了很长一段路,在将近子夜的时候,才回到了家里。

    殷郑将宋荷放进沙发中,尤嫌不足的又将宋荷上上下下再一次的检查一遍,直到完全确认了宋荷并没有受伤,才明显的松了一口气。

    “苏朵这个疯子。”殷郑坐在宋荷身边的时候,这样沉着声骂了一句。

    宋荷说不出宽慰殷郑的话,因为在宋荷心中,从前苏朵所做的一切,她都能将那些事情划入正常人的行为之列,而今天,苏朵是真的想要杀掉宋荷。

    宋荷觉得,苏雯和苏朵,就是她人生中的一场噩梦,缠着她这么多年了,她真的希望,这一次,是能彻底的摆脱掉这对母女,以及她们给她编织的这场梦魇。

    “苏朵会怎么样?”宋荷问道。

    “把她一刀一刀剐了,都不够今天为她做的事偿还!”殷郑的声音中,溢满的杀气和怒意,他担心宋荷会像从前无数次那样,为宋家,而替苏朵求情。

    “嗯,是不够。”宋荷将自己缩进沙发里,尖尖的下颌抵在双膝之间,她目色平静的说道:“我没有菩萨心肠,能够在别人要置我于死地的时候,还宽容大度的原谅。”

    这才是宋荷,从前的退让是她还对宋崇山保留着仅有的一丝期待,而当那点期待都没了的时候,苏雯和苏朵对她来说,就什么都不是。

    “但……好歹我和苏朵也做了姐妹这么多年。”宋荷想试图找到一些她和苏朵和睦共处的回忆,但搜寻遍了,都没有,索性也就放弃。

    殷郑听到宋荷这么说,以为宋荷又要替苏朵求情,眉宇之间便显出一种很分明的浮躁,他不知道宋荷如果真的这么说了,他要怎么拒绝。

    殷郑发现,他已经不会拒绝宋荷了。

    “别让她太痛苦。”然而宋荷最后也这样请求殷郑。

    她纤长的睫毛在眼睑下被灯光投射出一片模糊的温柔,宋荷抬起眼,认认真真的看着殷郑,说道:“答应我,好吗?”

    苏朵本就应该为她从前至今一切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没人刻薄她亏待她,相反,永远刻薄挑剔,欲壑难填的,正是苏朵自己。

    逼疯苏朵的,是她自己彷如饕餮一般的心,**太大,苏朵永远不知满足。

    殷郑微微沉默。

    在他的计划中,已经被自己的人带走的苏朵,下场绝对不会是多么轻易就能够解脱的,他要让苏朵体会比之前在红灯区还要折辱她、令她绝望的凄惨。

    但最终,殷郑还是退步了,他向宋荷妥协道:“好。”

    于是宋荷满意了,这是她能够为苏朵做的最后一件,还有善意的事情。

    宋荷微微坐直的身子,小脑袋又再次靠在殷郑的肩膀上,她眼眸半阖,询问道:“爷爷呢,情况怎么样了?”

    “不是太好。”提起殷老爷子,殷郑心里就是微微一沉,他如实的告诉宋荷道:“爷爷年纪大了,一直昏迷不醒,躺在床上时间一久,各个器官就会衰竭。”

    这也是宋荷能够预料到的,因此她也没再多话,不想再加重殷郑心里的负担。

    过了会儿,宋荷白皙纤嫩的手伸向殷郑,她握住了殷郑那只干燥温暖的大手,把它缓缓的贴在自己的肚子上。

    “我今天以为,我会失去它了。”

    “也不是今天,上次就以为要失去它了。”

    宋荷低语道,她声音有一种疲惫的乏意,慢悠悠的晃进殷郑耳中。

    殷郑知道宋荷说的“上一次”是指什么事,也知道为什么宋荷要突然这个时候提出这件已经过去的事情。

    “宋荷……”殷郑刚要张口,就被宋荷的声音打断了。

    “你可以选择不对我解释。”宋荷安静的垂着眼睛,,长睫微微颤抖,“但是,如果一旦你说了,就不能骗我。”

    她可以接受殷郑的沉默,但绝不会接受谎言,即使替宋荷考虑的,善意的谎言。

    宋荷话音落下,殷郑便沉默了。

    他不是不想告诉宋荷真相,而是这个真相的后面,到底还有多少阴诡的伎俩,就连殷郑自己都不知道。

    殷郑在林月的死亡里束手无策,他不想再重蹈覆辙。

    “这段时间,在家待着,不要出去了。”

    殷郑最终还是没有选择对宋荷解释,他只是侧过头,用嘴唇轻轻的去碰触宋荷的发顶,甚至最后,还带上了一些征求的口吻,“好吗?”

    宋荷垂着眼,所以殷郑没有看到,宋荷刻意做出这样的动作下,其实是为了掩藏她还是会有的失望。

    “好。”宋荷答应道。

    不要太贪心了呀,宋荷在心里默默的对自己说着,殷郑已经在为你改变了。

    是的,宋荷自己心里都看的一清二楚,从前这个男人不仅霸道,还说一不二,更是有着一种极端的掌控欲。

    可现在,殷郑会询问宋荷的意见,会听到接受宋荷的想法,甚至已经不会再命令宋荷,而是换成了一种温和的请求。

    “好吗”……

    宋荷回味着刚刚从殷郑口中说出的这两个字,就因为是殷郑说的,才足够意义非凡。

    睡意在深思中渐渐围拢过来,宋荷半阖的双眸渐渐闭上了,她的身体歪向了殷郑,直到最后,是彻底的靠在殷郑怀中睡着了。

    殷郑安静的坐着,任由自己被宋荷当做了一个人形沙发,他耐心的等待宋荷彻底熟睡,才小心翼翼的抱起怀中的女人,往楼上走。

    客厅里橙黄色的暖光散发着属于家的温度,照耀在殷郑宽厚的肩背上,温暖进宋荷今夜的睡梦中。

    “晚安。”殷郑将宋荷抱进床褥之间,替她整理好颈边凌乱的发。

    随后,男人深沉的眼眸从宋荷的睡容上移开,投向窗外的月光。

    今夜的月光真的很美,殷郑在心中默默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