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九十章 没出息的儿子

第九十章 没出息的儿子

    殷虎像是被那一嗓子激出自己骨子里头的血性,也或许是毒瘾最难受的劲儿稍微过去了一点,现在的他简直兴奋极了。

    殷虎觉得身体里那些细细密密的疼都消失了,他简直像吸过白面儿一样,眼里都闪烁起一种迷乱又狂热的目光。

    “殷豹!你他妈就是个狗杂种!”他仰头高声怒骂个不停:“你躲在老子后面,你让老子帮你顶着殷郑,现在老子没用了是吧?你要赶尽杀绝?!”

    “哈哈哈哈!!你是不是怕老子把你的秘密都说出去啊?你怕吧!”殷虎像完全没了理智,怒嚎之后又是疯狂大笑,粗哑的声音在空旷的仓库里盘旋,怎么听都是无比的恨:“你怕,嘿嘿……我偏偏就要说出去!”

    嘶声裂肺的咆哮让殷虎此刻看起来面红脖粗,双眼因为充血而通红鼓胀起来,他瞪着这双极为可怖的眼睛,狂躁又阴郁的看着老a。

    “嘿嘿嘿……你知道不,殷豹……”毒瘾还在殷虎的身体中作祟,此时他脸上已经是一时红一时白,但殷虎仍然感觉自己的精神是十分的兴奋。

    他对老a说道:“殷豹可干了不少好事情啊!老子我都知道……我都知道……”

    说着说着,殷虎声音就低下去了,脑袋也耷拉下去了,像是一只断了电的玩具,“咔啦”一下,然后就没了动静。

    “喂!”老a也见多了这种把戏,但又因为必须要确保殷虎生命,老a便没有一点同情的伸出脚,踢了踢殷虎的脚尖,声音冰冷。

    “哈哈哈哈!老子我——我都知道!!!”

    老a的脚还没有踢上去,殷虎就又一次猛地抬起头,仰天长笑着,一副完全神志不清的癫狂样子,“我给你说……我要把殷豹的烂事都告诉你……”

    殷虎的笑声好像都还回荡在空旷的仓库里,前面的声音还没安静下来,他就又立刻迫不及待的伸长了头,脸上故作一副神秘兮兮的表情,想要试图引诱老a靠过去,离他近一点:“你去、去告诉殷郑……殷郑肯定会给、给你很多钱……”

    “你过来,你靠近一点,我悄悄告诉你……”

    老a纹丝不动,面无表情抱臂看着殷虎。

    殷虎也一直保持着伸长脖子等待老a往过来凑的姿势,眼睛里狂热的期待,随着时间一点点流逝而分崩离析,脸上癫狂的笑容也瞬间碎裂。

    “啊——殷豹!老子杀了你!!!”殷虎猛然开始剧烈挣扎起来,声嘶力竭的吼叫起来,捆绑着他的椅子都禁受不住的随着他的挣动而左右摇晃起来。

    此时的殷虎满脑子就想的是那白白的药面儿,他就想吸上一口,一口就行了……

    可是殷豹这个该杀千刀的,居然不给他吸!殷豹这是想逼死他,这样殷豹那些鬼祟的伎俩就没人知道了!

    不……不行……

    殷虎心里突然慌张起来,他不能死,他要是死了,就他妈什么都没了!

    这一瞬间,殷虎才感觉到殷郑和殷豹之间的区别,别他妈再和他说什么亲兄弟了,亲兄弟又能怎么样呢?

    跟着殷郑屁股后面打转悠的时候,至少从不缺钱,房、车、女人,他殷虎都有,还不止一个,跟着殷豹呢?不仅没钱,还碰了毒,就他妈差点把命丢了,不对……现在殷豹就是准备要他的命了!

    殷虎后悔了,于是他拼了命的挣动祈求,眼中迸发着想要活下去的强烈**。

    “大哥、这位大哥!我说的是真的!”他试图说服眼前的老a相信自己,脸上有一种急迫而焦虑的狂躁,“我真的知道殷豹干过什么,我告诉你!你去告诉殷郑……他会给你很多很多的钱,一辈子都花不完!我求你……你放了我吧……”

    说到最后,殷虎已经无法忍耐折磨和痛苦的失声大哭起来:“我求求你,大哥,你放了我吧!”

    一直面无表情,冷冷地看着殷虎在自己面前表演的老a,此刻似乎终于是被金钱诱惑到了,他身形微微一动,走进了几步,看着殷虎说道:“你先说,我得听听这值不值得我冒险。”

    “值得,值得!肯定是值得的!”殷虎见老a动摇了,心里又生出新的希望,忙不迭的疯狂点头。

    “那你就说说吧。”说着,老a貌似不经意的换了个站立的位置,表面上看,似乎只是警惕着周围是否会有人进来。

    现在的殷虎哪还能顾得上那么多,谁能给他一口白面儿吃,那就是他的再生父母,再生祖宗都行!

    所以,他压根就没注意到,老a这一点小动作,因此也就更不知道,自己接下来的一言一行,都被不远处一个**清晰的录了下来。

    “殷豹……殷豹串通了看管苏朵的那个人放松了看管,故意让那些早就看不惯苏朵的女人进去找事……但是他、殷豹他没想到苏朵能杀人……”

    “他、他后来又让我去找苏雯……就、就是苏朵他妈,让我给苏雯了一笔钱,让苏朵找个机会,把宋荷肚子里的孩子,弄掉……”

    “当然了,殷豹更希望……希望苏朵最好把宋荷也弄死,这样殷郑肯定会大受打击……”

    “你也知道、知道嘛……疯子杀人又不犯法,嘿嘿……”

    人在绝境之间,总能爆发出一种无穷的力量,这种力量能够让你在短时间内头脑清晰,甚至比平常还要来的快速敏锐。

    殷虎也不例外,他被捆绑着坐在椅子上,面色比之前任何时候都冷静镇定,除了时不时说话会牙齿打颤,没什么痛觉咬到自己的嘴唇出血之外。

    殷虎语速极快,他在脑子中跑马灯一般的回想着那些被殷豹差遣去办的事情。

    “对!殷豹还让我找了个人,一直监视宋荷出门的动向!”殷虎瞪大了眼睛,像是曾经八十年代的检举揭发一样,恨不得把殷豹全部的罪行抖得一干二净。

    “宋荷被苏朵袭击了,你知不知道啊?”殷虎看着老a,脸上有一种邀功一般的殷勤,但很快,他又变了脸,又成了那种故作的神秘,“你肯定不知道,嘿嘿,就是殷豹通知苏朵的,他把宋荷的位置告诉了苏朵……”

    “啧,哎……”话音刚落,殷虎就连连发出两个语气感叹,还摇摇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殷豹做了那么多,还不是屁用都不管,他就没有做殷家家主的命!”

    “殷豹!你这个杂碎!狗 娘养的!”

    “你活该争不过殷郑!心肠狠毒到你这种都能搭上亲兄弟的命的人,你凭什么和殷郑斗?!”

    “老子算是他妈瞎了眼,跟在你屁股后面替你办事,你呢?!是拿我当你兄弟还是拿我当条狗?啊?!”

    殷虎又开始发疯似的吼叫起来,声声凄厉愤怒,直到他终于累了,粗喘如牛的看着老a,眼里溢满狂热的期待。

    老a知道他要什么,但殷郑没开口,老a也绝对不可能给他。

    于是老a面无表情的的点点头,一手钳住殷虎的下颌,迫使他张开嘴之后,又把那块烂布头塞进了他嘴里。

    “唔唔唔!!”

    殷虎嘴里被堵着东西,说不出话,只能愤怒的瞪着老a,从胸膛中撕裂出一种绝望的反抗声音。

    “你总得让我去找了殷郑,换了钱,我才能给你你要的。”老a全然一副翻脸不认人的样子,看着殷虎眼中的光芒一点一点的黯淡下去。

    随即,老a就再不管殷虎是如何在身后发出各种声音,走出了殷虎的视线里。

    “**,都录下来了。”

    老a并没有离开这个仓库,他只是巧妙的借用盲区,让殷虎以为他离开了,然而实际却是老a走到了殷郑所在的二层。

    殷郑对老a办的事很是满意,手上的咖啡已经冷却,他随手搁在茶几上,问道:“你没被录进去吧?”

    “没有。”老a语气十分肯定的回答。

    “嗯。”殷郑点头,随后在老a等待吩咐的眼神里站起身,“把录像多拷贝几分,发给媒体。”

    “好的。”

    “别忘了,还有董事会那几个贪心不足蛇吞象的老家伙们,让他们看看跟着殷豹,是什么样的下场。”

    “是。”

    殷郑交代完,眼睛一转,神情冷淡的看了一眼楼下似乎已经彻彻底底昏死过去的殷虎。

    良久,老a才再次听到殷郑的声音。

    “找个医生,再给他找个戒毒专家,给我在这儿把他这毛病扳回来。”

    老a遇事一向沉着冷静的眼中划过一丝诧异,但即使如此,也被殷郑敏锐的捕捉到了,老a连忙低下头,向殷郑表达出一个下属的认错态度。

    殷郑并没计较这个事情,他看起来还是没什么感情又极其冷漠,但说出来的话,却让老a在心中不禁动容。

    “殷虎再怎么混蛋,他也就是一把刀,但刀有什么错?所以我还能把他当殷家人看。”

    “殷豹就不同了。”

    “他既然敢做执刀者,他就要有胆量和我玩儿到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