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九十一章 美人计

第九十一章 美人计

    今天的各类媒体新闻几乎都是同一个内容,它们五花八门的引用了各种令人遐想的措辞和语言,但网友并不在意编辑们都说了什么,因为更劲爆的,是随文附带的视频。

    ——豪门家族,兄弟手足相残为哪般?!

    ——是金钱还是全力,竟然让亲生兄弟反目成仇!

    ——这就是我们所羡慕的上流社会?

    ……

    宋荷早晨醒来,吃过早饭之后就开始闲的没有事情可做,但偏偏这几日殷郑都忙的不见人影。

    每次都是早晨醒来,殷郑已经去了公司,而晚上,宋荷也总是没办法撑到殷郑回来的那一刻。

    “阿姨,电视**在哪里啊?”宋荷坐在沙发里,抱着一小**酸梅,左右也找不到电视**,无奈之下,只能询问家里的佣人。

    王阿姨闻声,从厨房里一边擦着手一边走出来,看见宋荷这幅懒懒散散的样子,脸上不由得挂起一个无奈但纵容的笑容。

    她是跟着殷郑从殷家老宅过来的,打小看这殷郑长大,现在眼看着殷郑都有了孩子,不觉对宋荷就有一种看儿媳妇的感觉,还是越看越满意。

    “先生交代了,让您少看电视。”王阿姨嘴上虽然这么说,手脚却很麻利的从茶几一个不显眼的角落里把电视**掏了出来,顺带还把殷郑出卖了:“**都是先生自己放的。”

    “我就知道左右找不到**,肯定是他干的。”宋荷也不生气,笑眯眯的接过王阿姨递过来的**,又拈了一颗酸梅要给王阿姨吃。

    “我可吃不成。”王阿姨连连摆手,脸上的笑意越发浓了:“这梅子太酸,您上回让我吃得那颗,牙都酸倒了。”

    王阿姨嘴上这么说,但心眼儿还是希望宋荷越爱吃酸越好,所谓酸儿辣女嘛。

    宋荷听了王阿姨的话,有点疑惑的把那颗梅子放在眼前瞅了瞅,满脸疑惑道:“不算啊……我怎么没尝出来酸?”

    宋荷从来郑家开始,王阿姨总是尽其所能照顾她,后来又跟着来了殷郑和她住的这边,渐渐的,宋荷也不再拿王阿姨当外人看了,两个人平时有说有笑的,不像主仆,反倒有种母女的感觉。

    王阿姨指了指宋荷因为坐着而更加明显些的肚子,脸上一笑,眼角的皱纹就像花儿一样,“那是您肚子里头的小祖宗要吃,您才觉着好吃。”

    是这样的吗……宋荷低头看看自己的肚子,又看看梅子,手指一送,那颗酸梅就进了宋荷嘴里。

    王阿姨又去厨房忙活了,她女儿二胎快生了,王阿姨就得离开几天,这几天她就一直都忙着管教这屋里其他那些下人,怕自己不在,她们干活不仔细,或者耽误了宋荷吃饭。

    宋荷身边没了王阿姨和她说话,百无聊赖之下,只能选择看看电视。

    但是,当电视一打开,跳出播放画面之后,宋荷的脸色就不由得变了。

    殷郑宅子大厅里那面曲屏高清液晶电视,正好播放着一个娱乐播报节目,这节目一直以八卦出了名,不但娱乐圈的,但凡有名望的上流社会里头的交际新闻,这节目也都会八卦一番。

    此时,充斥着宋荷耳膜的,就是殷虎撕心裂肺,几欲疯魔的咆哮声

    ——“老子给他殷豹做了那么多!还不够让我抽一口的吗?!”

    宋荷目不转睛的看着电视上那段明显是偷拍角度下的画面,她看着画面里,殷虎从前这么一个魁梧粗犷的人,不知道是遭受了什么,整个人瘦了一大截,面色青白双目赤红。

    宋荷简直不敢想,但接下来,画面里放出的,殷虎说的那些话,都让她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睛,呆坐在沙发上,久久的缓不过神。

    原来……自己遭受的那些……都是殷豹一手策划的。

    宋荷明白事情起因与经过的同时,也几乎是瞬间就明白了,为什么殷郑不愿意让她知道真相的原因。

    是担心她。

    殷郑不是害怕苏朵,在殷郑眼中,苏朵就是个没有脑子的女人,殷虎也是,最可怕的往往是最不动声色的,他担心殷豹亲自动手,对宋荷产生不利。

    与其让宋荷整日提心吊胆,还不如什么都不告诉她,等自己处理好了一切,再说也不迟。

    宋荷这瞬间的明白之下,心里顿时就有一种自己被殷郑保护着的暖意与心疼殷郑一个人去担负所有的责任。

    这两股情绪在宋荷心里交融,让她的心又涨又暖的疼。

    这个傻子……

    宋荷低声悄悄说道,但眼中却分明闪着被感动到了的喜悦。

    而另一边的殷豹,他现在就不如宋荷这么高兴了,甚至说,他与宋荷此刻的心情,几乎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也不为过。

    殷豹坐在苏康的宅子里,他满面阴沉,抓着手机的手指间都是惨白的。

    “殷虎……”殷豹咬牙切齿的从嘴里吐出殷虎的名字,这两个字像是被殷豹从牙缝儿里挤出来似的,带着像要生啖殷虎血肉一样的恨意。

    “我就说过了,殷虎是没脑子,你还非要什么事儿都交给他办!”苏康被这件事情打击的焦头烂额,仿佛一夕之间衰老许多。

    他佝偻着背,双手往身后一背,脸上尽是责怪。

    “你现在这个时候知道给我说殷虎是个没脑子的蠢货了?”殷虎森冷的视线从手机屏幕挪到苏康的脸上,嘴角边挂着一抹分明的讽刺:“我当初找你合作的时候,你又是怎么说的?”

    “你——”苏康一时语诘,他确实是理亏,最开始殷豹提出和他合作,即使一直是站在殷豹这边总和殷郑唱反调,他当时也因为忌惮殷郑,而拒绝了殷豹。

    殷豹看着无话可说的苏康,脸上那些讽刺和轻蔑都懒得掩饰。

    在他眼里,殷虎是没脑子的蠢货,所以拿殷虎来当挡箭牌,而苏康……

    殷豹冰冷的眼神看的苏康背后起了一身冷汗。

    苏康嘛,太过于贪心,给他尝点蜂蜜的甜头,他就能惦记上整个蜜罐子,所以这种人,殷豹最开始就是准备拿他来排除异己。

    原本殷豹准备,等他代替殷郑全面接管了殷氏之后,压榨着苏康发挥完他最大的利用空间,就把他一脚踢开,但现在——

    想到这里,殷豹就恼怒不已,眼中神情越加的阴鸷狠毒。

    要说他最后悔的一件事,那就是不该诱惑殷虎去碰白 粉,本来他是想借着这东西控制殷虎,却没想到,最后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你现在说,咱们怎么办?!”苏康才不管他殷豹和殷虎两兄弟之间的事情,他更着急的是自己。

    前几天,他在殷豹的诱导下,鬼迷心窍的相信了殷豹给他描的蓝图,画的大饼,兴冲冲的找了几个和他相熟,但也是一直观望状态的股东,拍着胸脯和他们保证,这回押殷豹准没错。

    现在倒好,蓝图没几天就碎的渣都不剩,更别说那个大饼,他苏康一口都没吃到嘴里。

    他们几个股东联名签署的申请召开股东大会的文件都摆在殷郑办公桌上一天一夜了,现在的苏康,就算是毁的肠子都青了,也于事无补。

    殷豹凉凉的抬起眼皮子,斜睨了苏康一眼,他看得出来,这老家伙分明现在已经是生了二心,想扔下他自己独善其身。

    “苏康。”殷豹看起来似乎一点都不着急,他慢悠悠的翘起了一个二郎腿,盯着苏康看了一阵,冷不丁冒出了个冷笑声:“你都上了我的船上了,这会儿想着跳船,就不怕被淹死?”

    言下之意,无非就是,你苏康现在下船,还指望着殷郑能再容得下你?

    苏康分明听懂了,于是那一瞬间,他的心彻底凉透了。

    殷豹脸上的笑意没有一点温度,他抬着的那只脚有一下没一下的晃着,“着什么急,我不是给你说了么,我手里有东西。”

    这句话仿佛是点醒了苏康,让他那颗刚刚还凉透了的心,瞬间有复苏了。

    对!对对对!

    苏康激动起来,殷豹手里还有那个文件!

    苏康的一举一动,乃至一个表情,都被殷豹看在眼里,他在心中冷笑道:这老头,年纪大了胃口还不肯小,也不怕吃多了不消化,撑死自己。

    这一瞬间,殷豹分明又把苏康摆在了自己前面,让他成为了继殷虎之后,第二个挡箭牌。

    而至于那个文件……

    殷豹若有所思的沉下目光,手指抵在在下巴上来回摩挲。

    只要让医院里的老头子早点死了,他手上的那份假文件,才能被他说成真的。

    杀意在殷豹眼中凝聚起来,他抬起手,对着苏康像呼唤小狗似的招呼了几下,此时的苏康也顾不上介意不介意殷豹对他的这番态度,立刻屁颠屁颠的凑上去。

    只要能解决了这件事,就算现在让苏康这个七十多的人喊殷豹一声爷爷,他都乐意。

    “事不宜迟,你去找两个下手狠的人。”殷豹语调平缓的没有意思波澜,但听在苏康耳朵里,却无端的心惊胆战。

    苏康直觉不是好事。

    果然,殷郑削薄而锋利的唇一开一合,吐出了让苏康刹那血液凝结的话。

    “就今天晚上去医院,把我爷爷弄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