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九十二章 孙意然的决心

第九十二章 孙意然的决心

    殷豹又用了他对付殷虎的那一招,把自己缩在别人后面,他负责出谋划策,指使着旁人,就算出了事,也是旁人倒霉。

    但是这次,殷豹失策了,苏康不是殷虎。

    苏康毕竟今年也七十多了,走到今天能坐在殷氏的股东位置上的他,年轻的时候,大风大浪也是没少见的。

    他承认殷豹比起殷虎有脑子的多,甚至殷豹在某些眼光和策略的看法上,他和殷郑都是不相上下的。

    但殷豹为什么不如殷郑?

    其实说白了,就是因为殷豹,他太过于猜忌和阴诡,他把什么事情都看成一个阴谋论,用计划把别人一步一步套牢,在殷豹眼中,没有永远的亲人和朋友,只会有无数的敌人。

    苏康听见殷豹吩咐让他做的事情,一时间脸上的殷勤也没了,那双虽然已经年迈浑浊的眼睛豁然精光乍现,盯在殷豹脸上。

    “呵呵……”苏康从鼻腔甩出两声冷笑,看着殷豹说道:“小伙子,我是老了,可我不糊涂,殷虎什么下场,我可是都看在眼里的。”

    苏康他的这一番话说的很不客气,简直就像是明晃晃甩在殷豹脸上的巴掌,清脆得很,让殷豹面色瞬间阴沉起来。

    “你这是不信任我?”殷豹眼带寒光,有什么冰冷锐利的东西盘桓在他眼底。

    “你值得我信任吗?”苏康苍老的脸上,那一道道的皱纹让他看起来极有威严,他看着殷豹冷笑,“你连亲兄弟都这么搞,我现在可是真不敢把我自己的身家都压在你身上了。”

    殷豹眼中倏然蹦出利刃般的寒光,紧紧盯着苏康,眼角带煞,就像是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苏康,你最好考虑清楚。”殷豹站起身,冷冷的扔下这一句话就转身离开。

    而在殷豹离开之后,苏康像是脱了力一般,一屁股坐进沙发中。

    他现在已经是无比后悔,当初……为什么非要踩进殷豹这滩烂泥里啊……

    人永远不知满足,**鬼祟的蓄势而待,待他欲壑难填之际,便将其一口吞没。

    这是殷虎,也或许是苏康,又或者……更是殷豹。

    自从殷老爷子出事住院之后,殷豹便很少再回老宅子里去住了,实话说,他每次回去,踩在那条楼梯上的时候,心里就总会腾升起满满的不安之感。

    他会不由自主的蜷起手指在手心里磋磨,仿佛那上面还留着殷老爷子的血迹和温度。

    他后悔吗?其实也后悔过,但殷豹的心早就被自己养大的**吞噬的空洞,以至于他最近常常开始安慰自己,上位者都孤独,所以他必须要习惯孤独。

    他强迫自己不去再想殷虎,尤其在视频爆发丑闻漫天的时候,殷豹关闭了一切电子设备,就害怕他自己一个不小心,看到殷虎毒瘾发作绝望而痛苦的嘶吼。

    ——老子给他殷豹做了那么多!还不够让我抽一口的吗?!

    殷豹脑中突然响起殷虎在视频中的这句怒火,他面无表情的阴沉着眼神想到,够,你做的,值得让我供你吸一辈子那东西。

    殷豹又开始不由自主的蜷起手指,想搓一搓手掌心。

    这回,他想到的是第一次帮殷虎注射的时候,握着他胳膊的温度。

    他就像是个恶魔,把地狱和痛苦带回来,折磨他身边的所有人。

    “哥,你叫我来有事啊?”

    殷豹在殷家之外自己还有一个小公寓,不大,百来多平方,就地段,属他那栋楼最好。

    他坐在沙发里,看着面前又瘦又干的男人,盯着看了很久,才慢慢开口:“我给你五十万,你帮我做一件事。”

    五十万,对于殷豹面前的这个人而言,几乎是一辈子都赚不到的钱。

    但他明白,这活儿不好干。

    殷豹看见他眼里闪过犹豫,也不催促,因为他知道,只要金钱的数额足够美妙,就一定会有人愿意,并且前赴后继。

    房间里无比静谧,殷豹听着男人越来越粗重的声音,最后,大概过了十分钟后,那个又瘦又干的浑身都没几两肉的男人,咬了咬牙,答应了。

    于是殷郑扔给了他一张三十万的支票,那是定金。

    突然间,他想当时殷虎是不是也是这样带着不屑一顾的表情,把那张支票扔给了苏雯?

    那个时候殷豹不知道,那张支票可能会要了他的命,殷豹沉沉的看着男人手中的支票想到,他自己呢?又知不知道这张支票是否会要了他的命?

    但也没办法了,殷豹这时候才发现,他是活生生的把自己逼到了一条绝路上,不战胜殷郑,就会被殷郑弄死。

    百分之五十,殷豹笑着想道。

    那个干瘦的男人并不知道殷豹为什么会突然在这个时候笑,他也不关心,就怕殷豹突然后悔,把这三十万拿走了。

    于是一双指甲缝里都带着淤泥的手,快速又慌乱的把那张纸从桌子上抢过来,但神奇的是,他拿在手里的时候,却是无比的小心翼翼。

    “你一个人做不了这事。”殷豹断然道,“你去再找一个人,嘴要严,你们两个帮我办这事。”

    殷豹的眼睛落在男人手里的支票上,他看到那双手像护着崽子似的捂着支票往自己怀里缩着躲了一下,然后殷豹就挪开了眼睛,继续说道:“至于怎么分这个钱,你自己看着办。”

    言下之意,你自己独吞都可以。

    那男人显然没想到可以这样,眼中的贪婪一闪而过,但被殷豹看的清清楚楚,他在心里冷笑。

    “哥,那你叫我们干啥啊?”很显然,拿了支票的男人几乎觉得,只要是殷豹吩咐的事,他现在什么都可以做了。

    殷豹眼中忽然一凛,那种渗到骨头缝儿里的冷意,让男人心里“咯噔”一紧。

    “帮我杀个人。”

    指甲缝儿里还有淤泥的那双手松开了,支票打着旋儿的飘到地上。

    “很简单的,就是个快活不成的老头,你们去病房,把他的呼吸面罩拿开,再停下他的治疗药品,钱就是你们的了。”殷豹已经很习惯做这种蛊惑人心的事情了,他抬手指了指地上的支票,难得嘴角一抬,露出点笑意。

    “你家里也不富裕,孩子还上学,你还吸毒……”殷豹现在即使是真正的笑,他眼里也都是冰冷一片,“你觉得,活的辛苦不辛苦?”

    这个问题像是让那个干巴瘦的男人动摇了,他缓慢的,像是开了慢镜头似的,弯下腰,颤抖着手捡起了地上的支票。

    殷郑满意的笑了。

    随后,他像是动了一些恻隐之心,怜悯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事情办得干净利落一点,事成之后,你后半辈子的白面儿我管了。”

    随后,殷郑像是想到了什么,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如果你找的那个人也吸,我也管。”

    就是两个人而已,如果能到那一天,他就是殷氏的总裁了,难道还掏不起两个瘾君子的白面儿钱吗?

    干巴瘦的男人眼睛像是灯泡通上了电一样,“嚯”的一下亮了,他看着殷豹,脸上的笑容前所未有的殷勤讨好:“诶!成成成!您放心!”

    后半辈子啊……后半辈子都可以不用花钱买了,男人光是想想就无比激动。

    他对着殷豹千恩万谢的走了,一时间,好不容易有点说话声音的公寓,又沉寂下来。

    殷豹靠进沙发里,疲惫的闭上眼,突然觉得没有殷虎那个嘹亮的大嗓门,还……有点寂寞。

    此时,难得被殷豹想起的殷虎,却一点都好过。

    冷汗在他脸上就像是淋了一场雨或是洗完脸没有擦干净一般,他脸上显露着狂乱又迷离的神情,颤抖着,像是在遭受电击一样的不断颤抖。

    “唔唔——”

    猛然地,像是有什么巨大的痛苦特别难以捱过去,尽管他嘴里塞着布头,也难以抑制的从喉咙深处爆发出一种痛苦和绝望交杂的吼声。

    殷虎觉得自己几乎要死过去,他没有思维去思考为什么殷豹带着他吸毒又强行让他戒毒,他现在就希望,谁能立刻结束掉他的生命,让他立刻去死就可以了。

    “殷先生,再忍一忍,很快就可以成功了。”

    殷虎看着对面穿着白大褂的戒毒专家的嘴巴开开合合,说着什么狗屁大道理,但却没法让他有一丝一毫的解脱。

    去你 妈 的!殷豹,你给老子等着——

    殷虎混乱的思维几乎要变成跳跃式的,他一会儿注意力都被戒断的痛苦吸引,恨不得咬舌自尽,但是嘴里早已经被人塞了布头。

    甚至“殷豹”的手下还下了狠手的把殷虎的下巴掰脱臼了,就是为了防止戒断过程中因为太过痛苦而出现咬舌自尽的情况。

    但戒断反应中痛苦的最高峰过去,殷虎又能想点别的事情。

    比如后悔一时新鲜开始吸毒,又比如他觉得自己想通了问什么殷豹要他戒毒。

    ——他要折磨死我,他以为这样就能守住自己的秘密了?

    殷虎自以为先有一手,把那些事情都告诉了老a,在心中无比得意的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