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九十三章 慈善晚会

第九十三章 慈善晚会

    这注定不会是一个平静的晚上,殷豹知道,殷郑也知道。

    医院走廊上的时钟慢悠悠的走着,滴滴答答的声音从它的壳子里蹿出来,撞击在医院的墙壁上,带起回声。

    已经快到十二点了,私人icu的走廊上,殷郑给殷老爷子留下的保镖也渐渐感受到了疲倦和困意,烟卷倒是可以让他们打起精神,但无奈这是医院,除非下楼去,否则这幢大楼中的任何一个部位都是禁止吸烟的。

    “也没什么事,睡会儿吧?”

    icu外,两个保镖坐在走廊的凳子上,一个人对另一个人这样说道。

    “……你先睡,一个小时以后你换我。”另一个人明显犹豫了,但还是出于责任感,他选择了一个折中的方式。

    先说话的那个保镖也不推辞,两只手抱在胸前,头一低,不到片刻就扯起小声的呼噜。

    秒针行走的节奏感很好,再加上身边的同事那也极富节奏感的呼噜声,就像是一首安眠曲,让原本还打算坚守岗位一个小时的另外那个保镖,很快开始打起瞌睡了。

    这位保镖在半梦半醒之间,隐约听到车轮摩擦地面以及缓慢的走路声,他勉强的抬起眼,睡眼惺忪的大致打量了一下来人,发觉是夜间值班的医生和护士,便又毫无戒备的闭上了眼继续打瞌睡。

    猛地,一块沾了不知道什么液体的东西就迅速捂上了他和身边同事的口鼻,刺鼻的气体很快让这个原本应该武力值爆表的保镖,迅速的陷入黑暗中。

    “赶快赶快……”

    穿着医生白大褂的人被口罩捂着脸,看不清面目,但是仅仅从他说话的口音和音色判断,这个正是下午再殷豹公寓中,拿了三十万走的男人。

    此刻他不免有些慌乱,伸着透过口罩都能看得出他明显的很焦急,压着声音说话粗声粗气的道:“别磨蹭了,拔了那个老头儿的氧气管和药,咱们就赶快走。”

    他身边的“护士”倒是显得镇定多了,“护士”把脸上的口罩往下一拽,露出一张男人的脸,只不过因为这人个子低,又瘦,可以为了今晚买了假发,再戴个口罩,头一低也就分不清是男是女了。

    “你瞧你着怂样。”假冒护士的男人说话声音还算正常,但也因为医院晚上格外安静的原因,他怕招来真正的值班护士,声音也比平时小了许多。

    “啪”

    他摁下icu的进出门控制开关,扭头对身后干巴瘦的男人说道:“进来,手脚麻利的。”

    这一瞬间,好像这场谋杀,他才是领导者,而那个干巴瘦的男人,也没什么主见的唯唯诺诺的跟着进去了。

    黑乎乎的icu里,只有仪器发出运作的声音,两个男人一进门,就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小心翼翼的放慢了走路的速度。

    “老王,你去拔氧气,我去停药。”

    小个子的男人压着声音命令道,即使知道床上不过就是个要死不活的老头子,却不知为何,心里擂鼓似的紧张。

    “诶诶!”干巴瘦的老王崴下身,往床头的氧气**那边走。

    但变故几乎是在一瞬间发生的。

    就在老王已经伸手摸到了氧气**的阀门的时候,忽然,他感觉到有一只手,紧紧的攥住了自己的手腕。

    “啊——”

    老王在午夜的医院里,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声。

    就在他以为自己撞鬼了的时候,icu里突然灯光大亮。

    大灯被打开的时候,老王和小个子都很不适应这样的光线,他们几乎是立刻被明晃晃的光线照的眯起了眼睛。

    很快,当眼睛适应了这样的亮度之后,老王和小个子就看到了令他们瞬间心如死灰的画面。

    icu的病房里,殷郑面无表情的坐在中间的病床上,身上的衬衣平整的看不出一点褶皱,而他身边,一左一右都站着一个人高马大的保镖。

    甚至有一个手里还举着黑洞洞的枪,乌黑的枪口正指着小个子。

    “大、大哥,有话好好说……好好说啊……”

    小个子刚刚在icu外面那副镇定自若的样子都没了,整个人脸色惨白,仔细看,他腿都是抖得。

    毕竟他也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小老百姓,哪见过真枪?

    小个子和老王这种人,顶多是年轻的时候走了错路,沾上了白面儿,一辈子就毁在这上面,娶了媳妇有了孩子,大多数也因为戒不掉而妻离子散,小个子就是其中一个,而老王比较幸运,他老婆没跑孩子也在。

    两个男人一天为着生活奔波,让殷豹盯上了,转眼就能为了五十万,而对殷豹惟命是从。

    但其实他们又能做什么?也不是专业做这种事的人,小个子年轻的时候也就因为没钱,学会了溜门撬锁偷东西罢了。

    一直待在医院等待的殷郑,眼神冷峻的看着两个颤抖不停,都要吓傻了的男人,一瞬间还有点疑惑,殷豹怎么会找这种人来替他办事的?

    “谁让你们来的?”殷郑不明白,看着这两个人一点没有能干大事的样子,他就没什么心情了。

    “我我我我们也不清楚,就、就有个大哥,他他他给我钱让我来的!”

    老王都快要吓哭了,他真的没想到来这儿还能碰见带枪的,他要早知道,借给他一百个胆子他都不会要那钱的!

    小个子的男人也着急,老王说事成之后给他十万,总不能这十万还没看到,自己先没命了吧!

    于是小个子就“噗通”一下,冲着殷郑跪下了,满脸凄苦的看着殷郑,声音里带着哭腔说道:“大哥,我是被这个老王叫来的!我承认我是贪财想拿那十万块钱,但我啥都不知道啊!”

    话里话外都是要把自己摘干净的意思。

    老王一听,不乐意了,也跟着“噗通”一声就跪了下来,他的嗓门被小个子还高,带着一种没什么文化的人特有的粗蛮,说道:“大哥,我我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他啥都没和我说,就告诉了我地址和要做什么,我……”

    殷郑一抬手,两个人成功的停下了自己的表演,

    接着,殷郑冲着后面挥了挥手手,手下立刻机灵的拿着一张张照片送到这两个人面前。

    殷郑到底是在商场上待了这么多年的人,做事都有自己的一套办法,就拿现在来说,手下给这两个人的两摞照片里,有不一样的,也有一样的,小个子和老王一人站在床一边,只要相互使眼色,殷郑就能看到。

    他留这一手,就是为了防止殷豹又把谁拉出来做挡箭牌。

    殷豹留的时间太长了,让他太过得意忘形了,以至于现在都敢这样明目张胆的派人来医院。

    殷郑目光一凛,神色如刀,剜在小个子和老王身上。

    居然还雇这么两个没水准的玩意儿。殷郑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把殷豹太高看了。

    老王和小个子很快的把照片浏览了一遍,一前一后的从中间选了一张,递给在他们面前站的,正对着他们虎视眈眈的保镖大哥。

    两位保镖先是低头看了一眼照片,随后就走到殷郑面前报告。

    “**,是殷豹。”

    “**,这边也选的是殷豹的照片。”

    殷郑脸上表情没什么变化的点了点头,目光慢悠悠的落在面前两个面如白纸、冷汗淋漓的男人脸上。

    “想留着命吗?”殷郑问道。

    “想想想啊!”

    “大哥,只要您留我一条命,要我干啥都行啊!”

    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小个子和老王都如捣蒜一般,把头上下点的快要重影了。

    “一会儿有人会给你们俩说,要你们怎么做的,回去就照着怎么教的怎么说。”殷郑的声音毫无感情。

    似乎是看透了这两个人心里那点小心思,嘴角一扯,森然威胁道:“照我的话去做,我保证你们一分不少能拿到剩下的钱,但是敢出来医院就跑路,我觉得可能你们连今天的日出都看不到。”

    “我殷郑,一向说到做到。”

    二选一,小个子和老王对视了一下,硬着头皮选择顺从,因为他们从殷郑的眼神中没有看到半分玩笑的意思。

    并且他们就光想一下那把乌黑的枪,就吓得要腿肚子转筋了。

    小个子和老王被殷郑的手下带了出去,此时殷郑才不知是讽是嘲的笑出一声。

    殷郑身后的两个保镖相互对视了一眼,即使两个人都带着墨镜,彼此也从对方的神态中看出了一些无奈。

    ——以为今晚会是个难缠的夜,结果却完全没想到,殷豹这回比以往都没脑子。

    但这也正反应了,殷豹显然是已经黔驴技穷了。

    半晌,殷郑开口,询问身后的手下:“殷虎怎么样了?”

    “殷虎这两天犯瘾的次数和时间越来越短了,医生说再抗几天,基本上就已经是戒断成功了。”

    殷郑闻言点了点头,想到了上次去看殷虎戒毒时候他的模样,也听不出来是不是夸赞,语调毫无波澜的道:“他也总算不是只知道给殷家丢人了。”

    说完,殷郑便站起身,接过手下递来的外套,走出了医院大门。

    离天亮还有几个小时,殷郑在心中想,殷豹,我就再允许你享受一下活着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