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九十四章 后妈与继子

第九十四章 后妈与继子

    “殷总,您这说话留一半,可最是吊人胃口啊。”

    不知是谁先出声问道,众人便纷纷附和,殷郑今日心情出奇的好,闻言压了唇角抿出一点笑意,陈澈见状,自然知道现在该是自己说话的时候了。

    于是陈澈难得露出笑脸,毕竟宋荷怀孕这事,她却是也是为宋荷高兴,陈澈对众人说道:“我们总裁夫人怀孕,现在也满三个月了,便能公布出来了。”

    这话一出,围再殷郑身边的一圈人,就先是惊呼,随后,此起彼伏的祝贺声、道喜声,便不绝于耳了。

    殷郑心情好,对周遭这些声音也就不觉得嗡嗡吵杂,也偶尔应一两声,算是表示谢意。

    不远处,王茵正带着孙意然朝着殷郑走过来。

    “阿郑。”王茵在人前都爱装的人模人样,喜欢让外人觉得自己对待殷郑和对待银虎殷豹是一样的。

    但王茵说的做的,外人也都不是傻子,顶多也就碍着殷家面子,不肯说拂王茵面子的话。

    众人听到这么一声,纷纷停下那些恭维的话,转身看向了王茵。

    ‘后妈和继子,这下有好戏看了。’众人心中不约而同这么想道。

    有钱人也有有钱人的寂寞,比如说,要碍着面子,不能当面闲聊八卦,只能背地里私聊。

    虽然他们都忌惮殷家的势力,但是回家之后关起门来偷偷说,那也是很有乐趣。

    果然,王茵仗着这会儿人多,那所谓的‘殷夫人’的架子立刻就端了起来,也不想想自己平时是怎么对殷郑的,这会儿倒是像模像样要殷郑拿她当亲妈看。

    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儿?

    殷郑一向不吃王茵这一套,王茵上赶着要来给自己不痛快,殷郑并不拒绝让王茵在众人面前出出丑。

    殷郑眼皮子一撩,双眸中原本提起宋荷和‘小豆子’的时候温和的双眼,这会儿却是冷漠如冰,针刺一样戳进王茵的眼中,生生让王茵心中颤了几下。

    但是王茵怎么肯愿意这会儿让大家看她笑话,她这会儿成了这些人的笑柄,未来一年,王茵就得成这市里那些阔太太的笑柄。

    一想到这里,王茵咬紧了牙,心一横,说道:“你过来,妈和你说句话。”

    ‘妈?’殷郑在心中冷然笑道,脸上便显出一副冷若冰霜的神情,连话也不应,摆明了就是不准备接王茵的话茬。

    王茵叫殷郑摆了这么一出,脸上瞬间难看起来。

    她心中压着一股火气,又不好在这么多人面前发作,这要是在殷家宅子,王茵早就撕破脸皮大骂起来了,但是现在,她不行。

    王茵在心中默念着‘冷静、冷静’,胸脯儿上上下下深深起伏好几回,才勉强的摆出来一个笑模样,但是放谁看,都是皮笑肉不笑,甚至还有那么些咬牙切齿的意思。

    “阿郑,这么多人看着,有些话妈妈不好和你讲的,你来一下。”王茵在这句话里,着重的咬这几个音节,目光狠狠瞪着殷郑面无表情的脸孔。

    但殷郑没有必要害怕王茵,殷家都已经完全被殷郑捏在手里了,就连王茵的亲生儿子都看得明白,怎么这个一向自诩聪明的女人,却迷了眼。

    就在众人以为殷郑并不会搭理王茵的时候,殷郑却出其不意的,迈出了脚步。

    “妈?”

    走到王茵面前的殷郑,脸上渐渐浮出一种似笑非笑的神情,双眸之间都是分明的讽刺,讽刺王茵心中没个分寸,同时也是暗暗警告王茵,把自己的位置摆清楚一些。

    但是王茵一向好面子,硬是生生将殷郑这句带着浓浓讽刺的‘妈’当做称呼她,瞬间脸上就堆起令人看了就无比恶心的虚情假意的笑容。

    “阿郑,你瞧瞧,这小姑娘好不好呀?”

    王茵看着殷郑走到她面前,原本她心里还担心,要是殷郑不给她这个面子,自己得怎么给自己找一个台阶下去,但是现在好了,殷郑走过来了,并且还算是好声好气的在和她说话。

    于是王茵立刻就顺着这个台阶溜了下来,并且直奔今天的主题,毕竟她也摸不准殷郑这耐心能有多久。

    殷郑冰凉的目光落在了孙意然脸上,甚至是一点都不掩饰的用一种不太善意的眼光看着孙意然,因为殷郑对于和王茵熟识的人,不管是男人女人,多大年纪,都不喜欢。

    孙意然分明的感受到了殷郑的目光,像是带着某种不可言说的力量,几乎要穿透她的身体,把她那些肮脏的念头都统统剖出来。

    她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头,在殷郑审视的目光中,微微颤抖起来。

    王茵显然也感受到了殷郑这种不善,但是她更气孙意然这会儿居然这么没出息的发抖,这就显得十分小家子气了。

    ‘没出息!到底是上不了台面的东西!’王茵在心中恶狠狠的骂道。

    殷郑打量了半天,终于开了尊口,眉眼凛冽,转而盯着王茵说道:“好不好的,和我有什么关系?”

    周围的人都在殷郑这种强大的威压之下不由自主的闭上嘴,甚至都不敢大喘气,而王茵同样也在殷郑的注视中,脸色白了很多。

    “殷郑!”王茵扯出一张难堪的笑容,凑近殷郑,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这么多人看着,你是要我们殷家,丢尽脸面吗!”

    “我们殷家?”殷郑忽然沉沉的笑了起来,并且以一种反问的语气重复了王茵的话,继而,殷郑冰冷阴森的目光,犹如最锋利的剑刃,猛然威压王茵。

    他同样用着与王茵相当的声音,开口说道:“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处处拿殷家名头压我,把你自己的位置摆清楚,在殷家,到底是我捏死你,还是你捏死我。”

    王茵在殷郑每说出一个字,脸上就不由得青白一分,到最后殷郑说完,王茵脸上即便涂抹着厚厚的妆容,也能看出她的脸上面无血色,在灯光下青白的吓人。

    但殷郑记恨王茵前两天上门玩弄的那一出戏,他能看在殷虎好声好气求他的份上,不去故意刁难王茵,但王茵自己把自己送上门来,那还能放过她,就不是殷郑的风格了。

    殷郑的唇边慢慢扬起一抹危险的笑容,眼中寒芒如针,令王茵不敢直视,只能听见殷郑森冷的声音在她耳边盘旋环绕,殷郑说道:“我今天给你面子,大庭广众之下,不为难你。”

    王茵提在心上的那口气都还没松懈下来,就听见殷郑接着说道:“但是你要再惹我,我就让你沦为最大的笑柄,你想想现在别人都是怎么说殷豹的。”

    说完,殷郑似乎还很好心的扶了扶快要站不稳的王茵,摆出一副‘孝子’模样,脸上似笑非笑的嘲弄道:“这小姑娘当然不错,您是留给殷虎呢,还是留给殷豹?”

    这话就像是压倒王茵的最后一根稻草,彻底摧毁了王茵的心理防线。

    原来,殷郑早就看出来了!

    殷郑像是在看着两个有着最拙劣演技的女人在自己面前搔首弄姿,并且这两个人还并不自知。

    或许是被殷郑脸上讥讽的笑容激起了孙意然仅存的一点自尊心,她在众目睽睽之下,忽然抬起眼,目视殷郑,用一种青涩而执拗的语气,对殷郑说道:“殷总,是不是您对每个女孩子,都会抱以这样最大恶意的揣测?”

    这话一出,四下不约而同都响起的阵阵倒吸冷气的声音,因为从没人敢这样和殷郑说话,这个男人就像是一个高高在上的神祇,连语气过激,可能都会触怒他。

    殷郑眼中玩味的神情更甚,他也见过孙意然这样仗着自己年轻,底子又好,就妄图攀附权贵,过上上等人生活的小姑娘。

    有钱人的生活,太多魑魅魍魉的东西,有钱人最不在意的就是钱,但钱却最能够灌溉**。

    “哦?”殷郑看着孙意然,凉凉的反问了一句,脸上的神情半讽半嘲,问道:“怎么说?”

    孙意然拿出在学校傲然的态度,在华服礼裙的装扮下,让孙意然自己也有一种踩入云端高高在上的做派,而无疑这让她稍微舒服了一些。

    “您还不认识我。”孙意然说出了这句肯定句,接着,又说道:“您就这样揣测我的来意,您不觉得,这对一个女孩子而言,是极大的不尊重吗?”

    孙意然像是长了一身宁折不弯的硬骨头,在殷郑幽深的目光中,也一点不肯退让。

    她在心中暗暗的想:‘或许这样,就会显得独特一些,就能够让殷郑将她看进眼中。’

    但是,孙意然忘记了,或许也是被王茵的高傲与自大同化了,她们都忘记殷郑这双眼睛看过了多少想试图攀附他的人——不论男人还是女人,在殷郑的眼中,只需要一句话的功夫,或者连一句话都不需要,一点点观察,就足够让殷郑明白,他们的来意。

    殷郑知道,孙意然自以为自己做得很好,足够特别,但是殷郑已经见过了什么才是真正的特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