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九十六章 夜晚的甜蜜

第九十六章 夜晚的甜蜜

    “我都说了,不要天天给它换名字,它会记乱的!”宋荷试图扭转局势,但显然在殷郑这里是不顶用的。

    “那我也说了,晚上九点就要睡觉,怎么有的人就不肯乖乖听话?”殷郑唇边卷起一点轻暖的笑意,看起来心情不错,就连刚刚酒会上被影响的心情,也出奇的好了起来。

    随着床边塌陷下来一块,殷郑坐在了宋荷身边。

    男人慢慢的脱掉了身上的西装三件套,露出精壮的上身,找了一套家居服换上。

    当宋荷再度被殷郑搂入怀中的时候,宋荷就听到殷郑低沉的声音说道:“只允许今天一天,明天还要九点睡。”

    ‘只有一天啊……’

    宋荷惋惜的看着殷郑俊朗的侧脸,但随即看到殷郑眼中流露出‘不答应你就现在睡觉’的威胁神情之后,宋荷乖巧的妥协了。

    她缩了缩身体,在殷郑怀中找到一个极为舒适的位置躺好,才不甘心的拖长了音调说道:“我知道了——”

    巨大的投屏上,播放着宋荷看得入迷的电影,老片子里有种令人安心而舒畅的节奏,让殷郑这种很不喜欢看电影的人,都能渐渐地将电影中讲述的故事情节看进去。

    宋荷看着女主人公在得到初恋情人的信之后欢欣雀跃的神情时,也不由的弯起了唇角,开心的笑起来。

    她在殷郑宽厚的怀抱之中已经觉得无比满足,现在的她就像是一个乖巧听话的小猫儿,窝在殷郑令人安心的怀抱之中,任由殷郑一会儿抚摸过她的头发,又一会儿捏捏她的耳垂。。

    “诶……”

    随着这段电影情节的走过,宋荷脸上又露出了一种难过,她看着故事中的男女主人公阴差阳错的再一次彼此错过,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惋惜的叹息。

    “这种电影还当真了?”殷郑听着怀里女人那一声拖长了的哀婉调子,表达了另一种截然不同的看法——在宋荷看来,相当的直男观看法。

    要不是因为宋荷在看,平时就算再清闲无聊,殷郑都不会选择这种文艺片子,他讨厌这当中的悲欢离合与阴差阳错的有缘无分。

    什么阴差阳错、有缘无分,在能力卓越的殷郑殷大总裁眼中都是无能的表现!

    甚至他觉得,这是男人对于自己的人生没有强有力的掌控权的懦弱体现,与其有时间看这种电影,还不如多去处理几件公事来的让人身心愉悦。

    不过这些话,殷郑当然不会告诉宋荷了,他只会自己在心里默默地腹诽,毕竟现在对殷郑而言,宋荷开心是比任何事情都重要的。

    “你懂什么呀!”宋荷闻言,立刻向殷郑表示出她的抗议与不同的理解,抬起头噘着嘴反驳道:“艺术源于生活好不好嘛!”

    这些文艺片,拍摄的题材通常都是平凡人的平凡爱情。

    宋荷能够理解,殷郑的生活决定了他注定触摸与感受不到这些,殷家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冰冷的牢笼,用责任捆住了殷郑想要冲出去的一颗心。

    但是,对于宋荷而言——或者说,是现在已经喜欢上殷郑的宋荷而言,她在正视这段感情的同时,也有了很多感悟。

    相遇是注定的,宋荷觉得,无论一开始她和殷郑有多么的针锋相对,但是现在回忆起来却都是无比美好。

    所以她才十分喜欢看这些在对于殷郑而言非常无聊的文艺电影。

    虽然很无聊,但是这就是人生与生活啊。

    宋荷的反驳与解释得到了殷郑无奈的一个白眼,‘可能这就是女人吧……感性的生物’。殷郑在心里默默地试图强行理解宋荷。

    与此同时,宋荷也在心里吐槽:‘殷郑这个冷酷的男人,直男!真是一点都不懂得浪漫!’

    但是好像有谁忘了,明明很多时候,她都会沉浸在殷郑给予的温柔浪漫里,每一次都是感动的热泪盈眶或者是泪流满面。

    投屏上的电影不知道还剩多久的时间,渐渐地殷郑开始看的心猿意马起来,觉得在这个难得的宋荷没有早睡的夜晚,他们应该做点什么。

    比如说,**苦短……

    ‘但是怎么这个宋荷就是不懂呢?就是能把这么无聊的电影看得这么起劲呢?’

    男人默默地低下头,瞄着怀里乖顺的女人

    宋荷一双大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投影屏幕看的格外认真,甚至在剧情走向小**的时候,还能感动的抽着鼻子哽咽起来。

    殷郑在心里,为自己的今晚,沉沉的叹了一口气,他突然想起一句老话: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那就……还是他自己动手吧!

    忽的,宋荷眼前一黑,原来是殷郑拉起了被子,把她整个人盖了起来。

    “喂喂喂!”宋荷急了,用手拉扯着被子,但也不敢动作太大,生怕抻到了肚子里的孩子,“我还没看完呢!你干什么呀——”

    回应她的,是男人粗重的喘息声和一声低哑的十分及其不耐烦的低呵:“闭嘴!”

    ‘来了,又来了,这个男人的霸道劲儿……’

    宋荷噘着嘴,还来得及在心里吐槽完,但殷郑好像长了一双透视眼一样,在黑暗中就凑上来,挨着宋荷的唇。

    男人呼吸灼热的说道:“大晚上能陪你看这么久的电影,你也应该陪我做点我想做的事情了。”

    登时,被打断了继续看电影的宋荷觉得,怎么殷郑说的感觉还好有道理啊,居然不能反驳哦。

    床被之间,男人和女人逐渐热烈起来的氛围渲染着彼此的情绪和身体全部的感知,耳鬓厮磨,彼此相拥,男人强健的身形投下一片巨大的阴影,将宋荷拢罩其中。

    宋荷闭起眼,将自己的全部交付出去。

    床榻晃动不停,创世女神赋予人类男女之间最神圣的意义皆在于此。

    电影也还在继续,宋荷在殷郑狂野的掠夺和进攻下,丢盔弃甲,她勉力的搂住殷郑宽阔的肩背,在殷郑的带领下,体味着世间最神秘奇妙的滋味。

    “和你在一起的时光,全部都很耀眼。”

    “因为天气好,因为天气不好,因为天气刚刚好,每一天都很美好。”

    “还有……”

    “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是你的错。”

    恍惚之间,宋荷听到音响中播放出男主人公说着台词的声音,她对这部电影无比熟悉,甚至仅仅只听声音,便能准确的说出场景。

    那个场景是……

    随着殷郑猛然的进攻,宋荷分散的思维被男人霸道的拽回到他的身上,宋荷伏在殷郑身下,觉得自己像是在海洋上航行的船,波涛汹涌,而她不得不去跟随。

    恍惚之间,宋荷就分不清现实和虚幻了,她也分不清,这到底是电影对白,还是……殷郑靠近在她耳边喃喃沉沉的,对她的低语。

    殷郑,你知道吗,和你在一起的时光,每一天都很美好……

    宋荷全心全意的攀附着属于她的这片浩瀚海洋,她看着男人因为自己而沉沦迷失的双眼,忍不住的这样想道。

    未来……

    宋荷想,未来很长,几十年的光阴之间,即使与殷郑需要一起颠簸前行,或者磕磕绊绊,她也甘之如饴。

    这一边,殷郑已经和宋荷甜甜蜜蜜的看起了电影,并做起了一些不足为外人道也的事情。

    他们全然不知道,更加不关心,另一边的宴会之上,有多么的精彩。

    所有来参加这一次宴会的宾客,都怀抱着一颗八卦的心,欢欣雀跃的围观着袁月和孙意然的这一场精彩交锋。

    尽管她们都心照不宣的明白这两个女人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究竟在为什么事情而争执,但是没有一个人挑明——何必呢?我只要看戏就好。

    大家,都是这么想的。

    包括此时此刻的王茵在内。

    她们看着袁月在被孙意然扯着嗓子怒吼之后,慢慢地垂下了眼皮,露出一脸十足可怜的模样,“对,对不起呀。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孙意然的心里痛得无以复加,她只顾低着头揉搓着自己的礼服,完全没有注意到袁月别有心机的表演,和其他人围观的目光。她扯着嗓子的尖叫,“对不起有什么用!”

    “你的礼服……你的礼服是不能这么揉搓的。”袁月轻轻地抬起了一点眼皮,看见孙意然的那个举动,忍不住在心里暗笑,就是这样一个没有上过台面的乡土女人,竟然妄想攀上殷郑吗?

    麻雀变凤凰的故事,可不是人人都能上演的。

    袁月一边‘好心’的提醒着,一边上前去,想解救孙意然手中的礼服于水火。

    可是孙意然当然并不领袁月的情。

    她看见袁月伸出的那一只白皙且柔弱无骨的手,心里升起一股恶意和怒意。孙意然抬起手去,狠狠地、用力地打掉了袁月伸过来的手。

    只听得‘啪’的清脆一声。等孙意然和袁月两个人再回过神来的时候,袁月的手腕已经被孙意然给拍红了。

    袁月本来还不知道要如何激怒孙意然,这个时候,她看见孙意然竟然这么容易就被激怒和挑衅到,一时在心里对孙意然更加的看不起了几分。

    不过袁月看不起孙意然归看不起,她在这个时候的表演还是不能落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