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九十七章 针锋相对

第九十七章 针锋相对

    于是,袁月在看见自己被拍红的手腕之后,立刻又垂下了眼皮去,做出了要哭的样子。她很快的让自己红了眼眶,带着一丝泪腔,对孙意然说,“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你还要我怎么样呀……要不然,我再多给你打几下,你看,可以吗?”

    袁月说着,真的伸出自己仍然泛着淡淡的红的手腕。

    孙意然在这个时候,终于意识到了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她抬起头来,发现大家竟然都停下了聊天,正看着她们两个。而袁月伸着手,摆出了一幅弱不禁风的娇柔模样。只剩下她自己,扯着嗓门,理直气壮,气急败坏。

    孙意然忽然明白了,她出洋相了!

    这一点,当她看到王茵那铁青的脸色的时候,被她自己更加的确定了起来。

    孙意然一直紧紧拽着礼服的手,在这一刻,松懈下来。礼服重新垂到地上去,只有刚才被孙意然抓着的地方,仍然带着褶皱。

    孙意然对袁月笑了笑。她自认自己是刚毕业的女孩子,可以有冲动的失礼,这样才更能显露出她的单纯不做作。这个理由,同样是为刚才自己的举动,在心里找了一个孙意然自认为最合理的说法。

    而袁月,她面对孙意然忽然流露出来的微笑,不由自主的愣了一下,不清楚孙意然接下来要走什么样子的套路。

    孙意然伸出手去,握住了袁月的手腕,“姐姐,你在说什么呢?”

    她突如其来的亲昵,是这一场‘战争’之中,令所有人都最为大跌眼镜的一幕。

    就连袁月这样自认为自己‘身经百战’的女人,也没有预料到孙意然竟然会做出这样亲密的举止。

    趁着袁月发愣的当口,孙意然嘴里的话不停,“我刚才只是太担心我的礼服了,哪里有真的要打你的意思呀?”

    袁月听见这话,刚想开口继续挑衅,但孙意然并没有给她这个机会,“姐姐‘不小心’‘一失手’打翻了香槟到我的礼服上,刚才又要伸手来帮我整理礼服,我本来正在着急,看见你伸手过来,还以为是你杯子里还有香槟没倒完,打算接着倒呢!”

    孙意然说完这一句话之后,捂着嘴,‘咯咯’的娇笑起来。

    那娇笑声太过于做作和矫情,令其他听得人,包括袁月在内,都不由自主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袁月一边摸着自己手臂上被孙意然恶心出来的鸡皮疙瘩,一边看着仍然在笑的孙意然。她当然明白孙意然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那是在讥讽她手笨,也是在表示她知道袁月不是不小心才把香槟洒到她的礼服上的。

    不过那又怎么样?

    如果只是这么轻飘飘的几句话,就能够把袁月打倒,那么她孙意然可真的是想的太过于天真了。

    袁月是谁?她一直标榜着自己要爬上殷郑的床,成为殷郑的女人。她能有这样的想法甚至计划,就足以证明了她的大胆和愚蠢。

    “小姐。”袁月并不顺着孙意然的称呼,喊她一句‘妹妹’,只是疏离而客气的这么称呼她一句,才继续说,“你是第一次来参加这种宴会吧。”

    袁月说着,抬起眼皮去看孙意然。她的神情还是带着歉意的温柔,就像是一个大姐姐在教育小妹妹一样,“或者说,你是第一次穿这种昂贵的礼服,对吧?”

    孙意然从来骄傲,她哪里能接受得了袁月这样的当众揭穿?所以她立刻不甘示弱的瞪起了袁月,然后又开始扯着嗓门高喊,“你胡说什么!这种礼服,我家里多的是啊!”

    袁月听到孙意然的这一句欲盖弥彰毫无底气的话语之后,忍不住捂着嘴,轻轻地笑了笑。她虽然没有像孙意然那样笑出声来,但是弯起的眉眼也足够让大家看出她的笑意。

    孙意然当然也看见了她的轻笑。这样的笑,落在孙意然的眼睛里,那自然是**裸地嘲讽。于是孙意然不甘示弱的抢先开口,“你笑什么!”

    她的气势汹汹,又一次和袁月的柔弱有礼成为鲜明的对比,“我只是觉得小姐你这样,很可爱。”

    “可爱什么?!”孙意然一头雾水,但是并不妨碍她自己张牙舞爪。

    袁月不紧不慢的,对孙意然说,“你让我想起了那些喜欢趁妈妈不在家的时候,偷妈妈的礼服穿的小女孩子。”

    袁月说到这里,对孙意然露出了一个‘善意’的微笑,“她们穿着大大的礼服,踩着比脚大了好多的高跟鞋,以为这样就能变成大人了。可是最后往往会弄得一片狼藉,被回家的妈妈发现,又不敢承认。”

    孙意然的脑子慢了一拍,还没有明白袁月到底在说什么意思,怎么好好地扯上小孩子装大人。但是旁边已经有围观的人,先偷偷地笑出声来了。

    孙意然看着袁月仿佛无害的笑脸,在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袁月这是在变着法子说她是一个穷酸的小女孩儿,穿了华贵礼服就以为自己能变成有钱人。

    孙意然从小到大的骄傲,哪里能够让她容忍这样的羞辱?她在明白过来之后,当场气得脸色又青又白又红。

    她这样的神情,落在袁月的眼里,那可真是十足精彩。

    袁月强忍着心里想要大笑出声的意思,只在表面做出温柔的大姐姐样子。

    可是尽管如此,她不自觉地上扬得唇角,还是出卖了她心底的意思。

    孙意然本来就在强忍着自己这份尴尬。

    从刚才开始被殷郑拒绝的尴尬也好,到后来礼服上被袁月‘不小心’的洒上香槟,到现在,被袁月讥讽……

    一桩桩,一件件,让这个刚刚从名牌大学毕业的小女孩,真的觉得忍到了极点。

    “一片狼藉?”孙意然一挑眉,假装没有听懂刚才袁月话里的意思,“现在好像跟小女孩没有什么关系,是姐姐你,把我的礼服弄得一片狼藉!”

    袁月的笑意更深了一点。孙意然这种大学刚毕业的小女孩,她是真的不放进眼睛里,“所以姐姐刚才已经跟你道了很多次歉了。不过——反正这种礼服你家里多得是,应该不至于为了这么多礼服中的一件,跟我继续生气吧?”

    这就是耍无赖了。

    可是比起袁月,孙意然从小跟着孙阿姨在市井长大,无赖的功夫只有青出于蓝,“我为什么不至于啊?我至于的!”

    袁月本以为,孙意然这种脸皮子薄的小女孩儿,就会在这个时候顺杆子说不介意呢。

    不过就算她这么说,也没有关系。袁月摆出一副‘逆来顺受’的样子,“那你想要我怎么办呢?”

    “你赔我!赔我一条比这个还要好,还要新的礼服!”孙意然摆明了,是要讹袁月一件礼服了。

    “够了!”一边的王茵,终于看不下去这场闹剧了。

    她本来是打算看一出好戏的,可是谁想到,这个孙意然,竟然表现的越来越令人难堪!

    那个摔倒在地上的女孩子,看上去年纪还很轻。她揉着自己的脚腕,显得十分痛苦的样子。

    宋荷看见那女孩子可怜的样子,一时之间心里升起一股怜悯的感觉。于是,宋荷就走上前去,试图帮助那个女孩子。

    陈澈当然跟在宋荷的身后。只是他一看见那个女孩子,就不自觉的皱起了眉来——这个女孩子,他虽然记不清楚她的名字了,但是她可以肯定,这个女孩子是前一段时间,慈善宴会上,想要通过王茵勾搭上殷郑的那个女孩子。

    “小妹妹,你怎么啦?”可是,宋荷没有注意到身后陈澈的反应。她只是亲切又温柔的弯下腰去,询问孙意然。

    孙意然今天是得到了王茵的第一手消息,才急急忙忙的赶到了这个宋荷来的商场。她本来心思就全在怎么样能勾搭到宋荷这个问题上。

    所以,这个时候才不小心的崴了脚。

    而她万万没想到,就是这一次的不小心,给了她一个接近宋荷的大好机会。

    孙意然刚刚在心里庆幸自己的不小心,等她抬起头,看到宋荷身后跟着的那个脸色并不是很好的陈澈的时候,心里又是一沉。

    孙意然年纪小,不能把喜怒哀乐都完美的藏进心里。

    也正因为如此,在她看见陈澈时那个一瞬之间惊慌的表情,也正正好好的落入了陈澈的眼睛里。

    陈澈本来还有几分犹豫,但是在这个时候,她更加的确定起来,自己是没有认错人的。

    那么孙意然为什么在这里?真的是意外么?陈澈在心里想着,不敢确定。

    不过孙意然的这个表情,在不同的人的眼睛里,比如说宋荷的眼睛里,就像是因为自己出了洋相被人发现,而感觉不好意思的害羞和尴尬。

    宋荷一只手小心翼翼的护着小腹,另一只手伸出去,打算去牵孙意然站起来,“小妹妹,你还能站得起来吗?动动脚,看看有没有哪里受伤不能动了?”

    孙意然这才把目光从陈澈的身上收回来,重新落到宋荷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