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九十九章 天真的宋荷

第九十九章 天真的宋荷

    宋荷居然天真的为孙意然出现这种表情而找到了一个合理的借口。

    陈澈大感头疼,这会儿她只想赶紧甩开孙意然这个小姑娘,这女的分明就是冲着宋荷来的,不然能这么上赶着言语之间就这么巴结着宋荷?

    再说了,从头到尾,宋荷只不过就是口头安慰安慰孙意然,干体力活的都是陈澈,又是背着又是扶着,到了医院还上蹿下跳的帮孙意然排队挂号,怎么不见孙意然对她说一句感谢?

    陈澈在心中翻了个白眼,看着孙意然的神情就更加的不善起来。

    孙意然分明也是感受到了陈澈这种不友善的目光,她缩着肩膀,一副很害怕陈澈的样子啊,目光怯怯的看着陈澈说道:“这位姐姐,也谢谢你啊。”

    这下,陈澈是连搭理都不愿意搭理了,要不是宋荷在一旁使着眼色,双眸中还有一点责怪的意思,陈澈是绝对不会说话的。

    “不用。”陈澈丢下这么一句冷冰冰、硬邦邦的话,就又散发出一种‘生人勿进’的气场,看的宋荷直翻白眼。

    ‘难不成是陈澈和殷郑一起工作的时间太长了?怎么现在两个人板着脸,都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似的。’宋荷在心中无力的吐槽着。

    随后,孙意然拿着老大夫开的诊断单,扶着桌子艰难的站了起来,脸上有种难言的不好意思。

    她看着宋荷说道:“姐姐,今天真的是谢谢你了,要不你给我留个联系方式?我改天请你吃饭!”

    宋荷一听这话,赶紧连连摆手,说道:“不用不用,我都说了就是随手的一件小事情,你不用这么在意的。”

    陈澈一听这话,以为宋荷不准备交出自己的联系方式,心中随之一轻。

    但是陈澈轻松也没轻松多久,因为紧接着,宋荷就接着说道:“但是我倒可以给你一个联系方式,你最近要是无聊了,可以和我发个微信消息,我现在在家,很无聊。”

    说着,宋荷就红着一张笑脸小脸,指了指自己的肚子,对孙意然说道。

    孙意然看向宋荷如今已经微微凸出的肚子,半垂的双眼中飞快的闪过一丝嫉妒。

    “好啊,那姐姐你告诉我,我加你好友嘛。”随着孙意然再扬起脸,那张年轻的脸庞上,又是一种不谙世事的单纯。

    宋荷就被这样的孙意然果断的欺骗了,毕竟在她心中,还是觉得这种年轻小姑娘,一看就是才毕业不久,怎么也不会是一个危险人物。

    在宋荷心中,‘危险人物’显然是和已经被关进监狱的苏朵画了等号的,但是宋荷根本就没想过,像苏朵那样的,就不是‘危险人物’了,,那是‘精神病患者’,或者说苏朵就有‘反 社 会人格’。

    陈澈在宋荷拿出手机开始和孙意然交换联系方式的时候,心中就不由得开始警铃大作。

    “太太,我们要走了,今天耽误了很多时间。”陈澈试图挽回一下宋荷的智商,毕竟她也是听过所谓的一孕傻三年,于是陈澈隐晦的说道:“再晚,先生会不高兴的。”

    这句‘先生’,无疑说的就是殷郑,这话,一方面是提醒宋荷不要和孙意然交换微信号浪费时间,一方面就是在用‘先生’这个名号,警告孙意然。

    果然,孙意然一听这话,脸上的表情就是一僵,但是随即她强行让自己挤出一个小脸,假装十分热情的面对上陈澈冷冰冰的眼睛,说道:“这个姐姐,我们也加个联系方式?今天真是很感谢你的!”

    陈澈冷哼一声,一点没有想把自己的私人联系方式告诉孙意然的想法。

    毕竟谁知道孙意然还会联合王茵做什么更加龌龊的事情呢?陈澈不敢涉险,她自己无所谓,来一个打一个,倒是宋荷,不能无所谓。

    孙意然被陈澈一声意味不明的冷哼声搞得心肝一颤,就怕自己这种贸然的举动会惹怒陈澈,于是赶忙闭嘴,不敢再多说一个字。

    孙意然的这种反应落在宋荷眼里,倒成了‘受到惊吓’,虽然宋荷不明白,为什么今天陈澈对于这个小姑娘的意见这么大,但是却是有点反常。

    宋荷以一种询问的眼神看向陈澈,但是直率如陈澈,这会儿反倒没有开始揭穿孙意然的真面目。

    因为陈澈觉得,至少自己现在还没有和孙意然撕破脸皮,孙意然忌讳自己,就不敢对宋荷做出什么意料之外对举动。

    陈澈这样的想法,其实也是对的,毕竟孙意然是真的很忌惮这会儿陈澈说出一些那天晚上晚会时候有关于自己的事情。

    不仅这就让宋荷对自己心生警惕,更别说接近宋荷了,只单单说陈澈就在这种大庭广众的环境下说出那天自己的所作所为,那她一定就成为众人的笑柄了!

    说不定,明天的网络上还会出现一些有关于她自己的小视频,被大家转发,下面还会跟着什么讽刺的语句。

    被自己的想象力吓到的孙意然,立刻老实起来,就陈澈一个眼神,都能让她打哆嗦。

    宋荷没有从陈澈那里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但是陈澈的态度确实奇怪,心中起疑之余,宋荷还是决定好人做到底,宋孙意然回家。

    于是,陈澈就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老板夫人,笑眯眯的,和蔼可亲的对着心怀鬼胎的孙意然说道:“小姑娘,那你家住在哪里啊?我让陈澈开车送你回去。”

    如果没有陈澈这个拦路虎在,孙意然简直是巴不得能和宋荷有更多的相处时间,但是显然,孙意然害怕陈澈。

    她赶忙摆手,说道:“不用不用,我家离这边不远,我坐公交车就好了。”

    其实孙意然的家离这里是挺远的,但她又怕陈澈因为不耐烦而揭穿她的老底,于是只能委屈的说自己坐公交车。

    毕竟……她现在还不是富贵太太,打车对目前的孙意然而言,还是一件比较奢侈的事情。

    想到这里,孙意然又开始羡慕起宋荷了:‘你看看,宋荷就什么都不用做,出门还有专车以及殷郑工作上的私人助理全程陪护,自己一比,简直像是个烂在地里的狗尾巴草!不值钱!’

    宋荷这会儿脑子灵活了,她听出了孙意然这话中的玄妙:家离这里不远,为什么还要坐公交车?

    但是宋荷也不戳破孙意然的隐瞒,毕竟谁都有一个没法轻易说出口的难言之隐,从孙意然的穿着打扮上来看,那显然就是家里面并不富裕。

    于是宋荷又一次母性光辉大发,在陈澈眼神劝阻大攻势下,选择无视的说道:“没关系啊,现在下班那可是高峰期,你坐公交车,又扭到脚了真么办?别推辞了!”

    宋荷这一句提醒,倒是叫孙意然又想起来自己还盼着早点养好伤,早点继续勾搭殷郑。

    于是孙意然低着头,做出一副支支吾吾不好意思的表情说道:“我刚刚……我家离 这里其实有些远的。”

    ‘果然!’

    宋荷在心中如此想道,随即看着孙意然,笑眯眯的说道:“没关系,我们送你回家。”

    陈澈是彻底对着宋荷没什么想说的了,她想着:‘算了算了,反正开的是老板的车,送的是老板的老婆和觊觎老板的女人,这和她,有什么关系呢……’

    陈澈决定一路上还是保持紧迫盯人,毕竟看起来孙意然这小姑娘还是害怕自己的。

    孙意然在宋荷答应不论多远都送她回家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想到了殷家老宅那奢侈又高贵的装修,以及自己家门前那条肮脏的小巷子,心中就有一种羞耻的感觉。

    她实在是想对宋荷吼叫一番,想对宋荷说:“别对我烂好心!我一点都不喜欢!我以后是要代替你的,代替你成为殷郑的夫人的!!”

    嫉妒让孙意然心理扭曲不平,她一面觉得自己太过于丑陋,活成了自己从前最轻视瞧不起的那些人,一面又实在是摆脱不了对于物质**的叫嚣。

    尤其是每次去见王茵,王茵总是会有意无意像她展示殷家的财力,以及她那个‘殷夫人’给她带来了财富和奢侈品。

    这些都是孙意然的人生里从未看到的东西,她不由得就心起贪念,本来就是一个好强的女孩子,在看到有些人甚至什么都不用做,还能有大把钱花的时候,不平让她彻底迷失了自我。

    陈澈一直不说话,她见过各路的心机手段,眼光自然就比宋荷厉害的多,她也知道,孙意然不是表面上那样的柔柔弱弱,甚至是十分争强好胜。

    这样的人,一旦被王茵完全利用,也不是说不好对付,就是太过于难缠。

    争强好胜的人往往执念就重,比如苏朵,争强好胜让她嫉妒宋荷得到的一切,又比如殷豹,争强好胜让他怨恨殷郑手中的财富,于是他们最后都被自己的**折磨成了恶鬼。

    “小姐,既然你脚上没什么大事,就不要耽误大家的时间里。”陈澈实在不愿意宋荷和孙意然再有什么接触,于是开口阻止两个人相互客气,说道:“我们开车会比较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