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章 双面间谍

第一百章 双面间谍

    往孙意然家走的路上,孙意然看着在前面开车,仍旧是沉默不语的陈澈,如同见了大灰狼似的兔子,一声不吭的沉默着。

    宋荷看着孙意然,觉得自己还是应该说点什么,于是努力的在陈澈自己释放冷气的环境下,和孙意然找能聊天的话题。

    当宋荷从‘在哪里念书’聊到‘兴趣’,又从女人最感兴趣的品牌,聊到吃饭,孙意然始终是或者‘嗯’或者‘啊’的回答,一概不提涉及自己的观点部分,。

    但是对于宋荷说的话,孙意然倒是听的很认真了,就差掏出笔记本,拿着当年上课做笔记的气势出来记一记。

    宋荷以为孙意然就是害羞,这会儿在陈澈的面前更是害怕,所以到后来,也就渐渐不和孙意然聊天了,毕竟宋荷觉得,比起强迫让孙意然和自己聊天,还不如让她自己静一静。

    于是,后半段的行程上,基本就是一车寂静。

    宋荷在这种安静的环境下睡着了,原本现在就极度嗜睡的她,在车上坐着坐着没一会儿就能睡着,陈澈已经很习惯这样的情况了,默不作声的将车里的空调冷气调低一些,确保宋荷不会着凉。

    这会儿,孙意然就更加的提心吊胆了,宋荷睡了,那陈澈会不会对她做什么?

    就在孙意然心中忐忑的时候,陈澈慢悠悠的开口,说道:“我知道你想做什么,没用的,我老板,最讨厌有人控制他,尤其控制他的这个人,还是王茵。”

    孙意然一听这话,就算心里是再害怕,也还是抬起眼,透过后视镜看向陈澈。

    她分明的看见陈澈嘴角边扬起一个对自己露出的嘲讽笑容,孙意然攥紧了双手,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有底气一些。

    孙意然对陈澈说道:“殷郑对王茵有看法?”

    “啧……”陈澈吐出一声意味不明的笑声,似是讽刺,似是嘲笑,连双眸中,都是带着一种看智障儿的眼神,盯着孙意然。

    在陈澈将车子转了个弯之后,才漫不经心的孙意然说道:“你会喜欢你后妈?尤其还是觊觎你产业的后妈?”

    就这一句,彻底将孙意然点醒了——王茵每次对她说的很多话中,其实都是半真半假的。

    比如什么‘阿郑就是脾气不好,不愿意听长辈教导’,又或者‘阿郑就是这个总裁做的时间太久了,听不了逆言,所以有时候,对我也会发发脾气。’

    甚至是那天的宴会,苏意然后来还对王茵提出一种殷郑不尊重她的质疑,王茵也只不过就是打太极一样的糊弄过去,讲的理由倒是都怪在孙意然身上,说‘阿郑嫌我场合挑的不对,还不是都要怪你,这么着急。’

    现在,孙意然可算是明白了,自己甚至都不是王茵的武器,不过就是一颗棋子,用,或者不用,都在王茵的一念之间。

    苏意然脸上的神情随着想的越明白,就越难看,直到最后,几乎已经变成了铁青的。

    陈澈毕竟跟着殷郑这么多年了,什么魑魅魍魉没见过?现下,就看着孙意然脸上这种表情,当即就明白了这中间的弯弯绕绕。

    但是,显然陈澈并不准备就这么放过孙意然,一招毙命以绝后患,这是陈澈这么多年跟着殷郑学到的,最有用的手段。

    于是陈澈一改脸上冰冷的神情,看着孙意然,神色温和又替她觉得惋惜似的,说道:“王茵这人手段高明的很,你也不想一想,她没有点手段,怎么能当上‘殷夫人’?”

    随后,一直观察着孙意然神情的陈澈,在后视镜中对着孙意然笑道:“也怪你不清楚,毕竟你就是王茵用来对付殷郑的,假如我们老板看上你,王茵肯定会教唆着让你闹的我们老板家宅不宁,这样她自己的亲生儿子,不就有空可钻了?”

    孙意然脸上直接就是僵硬了。

    陈澈说的一点都没错,甚至她现在还没勾搭上殷郑呢,王茵就三天两头鼓动着给她洗脑,教她一些上不了台面的手段,怎么把宋荷拽下来,自己往上爬。

    之前苏意然都觉得,这就是王茵想要控制殷郑,毕竟是后妈,心中不安也是理所应当的,但是现在,她听了陈澈说完这些话之后,发现事情并不是她自己想的那么简单的。

    ‘这个要死的老太婆!’孙意然脸上神情显出一种气愤之色,但是孙意然也不可能就这么轻易的相信了陈澈,她狐疑的看着陈澈,目光警惕的问道:“那你告诉我这些的目的是什么?”

    陈澈心中闪过一丝哑然,毕竟她没想过苏意然会这么快反应过来,但是陈澈的脸上倒是一点都看不出来,还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说道:“因为我们老板也想用你。”

    ‘什么?!’孙意然在心中一惊,脸上闪现出不可置信的神情,随即,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居然随着消化了这句话之后,双眸中浮现出一种羞涩的意思。

    “你别想多了!”陈澈一直时刻注意着孙意然,见她脸上表情一会儿一变,最后甚至是露出一种娇羞之意,赶忙解释道:“我们老板只是想和你合作。”

    孙意然确实是想多了,因为她想的是,殷郑经过那场宴会之后,看上她了,这才令她脸上流露出这么一种羞涩之情。

    现在,听陈澈这么一解释,登时就闹了一个大红脸。

    孙意然将头扭了过去,觉得自己尴尬的简直想跳车离开,但是半晌之后,孙意然又想道:‘这也未尝不是一个接近殷郑的好办法?’

    于是孙意然又回过头,看着陈澈说道:“什么合作?怎么合作?”

    陈澈微微一笑,对孙意然如此识趣的态度极为欣赏,于是就对孙意然说道:“盯着王茵,只要王茵有什么动静,在你知道的情况下,第一时间告诉我,最重要的,是看着王茵有没有和一个叫殷豹的人联系。”

    孙意然双眼中明显露出一种失落的神情,这必然逃不过陈澈的双眼。

    陈澈看了一眼在后排上睡着的宋荷,随后又紧紧抓住孙意然的双眸,警告着说道:“我劝你不要自作聪明,我们老板,最讨厌不受控制的人。”

    孙意然知道陈澈这话并非玩笑,毕竟她也是见过殷郑的人,殷郑这个 男人,给她的第一感觉就是……太可怕了。

    她完全相信,一个有能力掌管殷氏集团的男人,手段一定不会简单到哪里去的。

    但是,孙意然心中的欲念已经被浇灌出来了,又哪里能是这么容易止息的呢?这世上,总有一些人,自以为与别人不同,而这些人,往往都是,不撞南墙不回头。

    曾经的苏朵是这样的人,现在的孙意然,又或者还有袁月,也是这样的。

    孙意然站在自己家破落的小巷子口,看着刚刚自己坐的那辆豪车转瞬即逝,安静的一点声音都没发出,心中就不由觉得嫉妒。

    她攥紧了双手,满目不甘的转身,当看到走向自己家的那条小巷里到处都是污水和垃圾的时候,眼中有密布阴云与嫌恶。

    孙意然深深的觉得,她不甘心!凭什么宋荷就能够在豪车里享受着空调小憩,自己就要穿过这些污水,闻着臭气?

    孙意然即使心中恼怒,目前也无能为力,她只有踮起脚,小心翼翼的走过那一滩又一滩的脏污,只怕弄脏了前几天王茵随手给她的那条王茵已经不喜欢了的裤子。

    那几乎算得上是孙意然人生中,第一件奢侈品。

    那边,已经在往回家路上行驶的车辆里,宋荷终于幽幽转醒,她一张精致好看的脸上睡意朦胧,活脱脱就似是一个大孩子。

    陈澈看见了,不由得微笑起来,说道:“睡醒了?”

    宋荷伸手,先是揉了两下眼睛,随后看向刚刚孙意然坐着的地方,询问陈澈道:“哎?那个小姑娘已经走啦?”

    “走了。”陈澈点头回答,目光一直落在外面的前车和路况上。

    宋荷分明就感受到了,即使这会儿的陈澈话也依旧不多,仍是保持着她自己那种言简意赅的高冷风格,但是宋荷就是能够分辨出来,什么时候到陈澈心情不错,什么时候到陈澈心情一般,或者是心情不好。

    这会儿,陈澈显然是一般心情,因为和宋荷讲话的时候也没有笑。

    宋荷好奇的趴过去,抱着主驾驶后面的椅子背,尖尖的下巴顶在副驾驶的车椅上,看着陈澈好奇的问道:“刚刚你怎么那么凶啊?”

    “什么时候?怎么凶了?”陈澈明知故问。

    宋荷不准备让陈澈就这么轻易的把她糊弄过去,于是开口说道:“就是……和那个小姑娘在一起的时候啊,你简直和殷郑生气的时候一模一样。”

    陈澈双眸中露出无奈的神情,趁着这会儿红灯,转过头来,看着趴在自己身后的,宛如好奇宝宝一样的宋荷,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思。

    陈澈说道:“我真的感觉到了,你一怀孕,整个人都傻呆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