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零一章 守株待兔

第一百零一章 守株待兔

    宋荷听见陈澈这么说,顿时小脸儿就红透了,连个话都说不全,憋了半天,才没什么力道的在陈澈的肩膀上轻轻的砸了一拳,说道:“我才没有。”

    原本以为陈澈会和自己再接着说点什么玩笑话的宋荷,就看到陈澈忽然脸色正经起来,看着宋荷说道:“宋荷,如果刚刚那个小姑娘还再找你,你不要理她了。”

    宋荷不明白,问道:“为什么啊?”

    原本陈澈是不愿意告诉宋荷这些事情的,平白让宋荷跟着担心,但是现在陈澈见宋荷看起来是挺喜欢孙意然的,就怕孙意然趁机顺竿往上爬,让宋荷着了套。

    于是陈澈就用自己精简的语句,把那天市慈善晚会的事情,告诉了宋荷。

    “你是说……那个小姑娘,是王茵找来,勾引殷郑的?”

    宋荷听完这件事,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长大了嘴巴说道:“这也……也太八点档的豪门电视剧情节了吧,现在都什么年代了,王茵还有这种思想?”

    陈澈无奈的叹了口气,心道:‘我的殷太太啊,你们殷家,不就是豪门么!’

    但是陈澈没把这话说出来,只是言简意赅的说:“殷豹现在不知道人在哪里,王茵是他最有可能联系的人,这两个人要是狼狈为奸联合起来,**可不好过。”

    提到殷豹,宋荷就想到了苏朵,脸上的表情顿时就不好看起来了,但是宋荷想着今天见到的小姑娘,还是有点不太相信似的,又找陈澈问了一遍:“那个小姑娘……真的就是那样的女孩子?”

    宋荷说不出来‘往男人床上爬’这种话,毕竟在宋荷心里,自己当时是被宋家人强迫着,可是哪有谁愿意就这么自甘堕落的?

    陈澈像是很奇怪宋荷会说这种单纯的话似的,眼神往后一瞟,透过后视镜落在了宋荷脸上。

    沉默了几秒,最后还是说道:“这么久了,你都没看出来吗?殷家就是个金山,殷郑就是那把开金山的钥匙,你觉得无所谓的事情,是很多女人争着抢着上赶着把自己要送出去的。”

    宋荷不说话了,怔愣的坐回了后排,思考起来。

    不得不说,陈澈这话没有错,宋荷她自己被宋家人送上了殷郑的床,她自己心里是带着愤怒和不肯对命运服输,觉得就此就会被殷郑掌控人生。

    所以,宋荷对于殷郑的第一直观感受,不是大众给殷郑贴上的标签‘有钱’,而是一个并不好大第一印象。

    陈澈今天这些话,都是点到为止,并没有完全想让宋荷有任何多心的想法。

    宋荷靠在后座椅上,一声不吭,这就让陈澈心里开始打鼓了——可不能因为自己今天说了什么话,让宋荷再对殷郑有什么看法,他们也算是好不容易才走到这一步的。

    陈澈心中正忐忑不安的时候,宋荷纵欲开口说话了:“陈澈,我想了想……”

    宋荷拖出一个长调子,一下就把陈澈的这颗心脏提到嗓子眼上头去了,生怕宋荷下一句就是‘想了想,还是不和殷郑过日子了’。

    陈澈觉得,要是因为自己一时失言,那她简直就是太对不起自己家**了!

    “我想了想,觉得那个小姑娘,可能是有难言之隐的。”

    终于,宋荷在一个考虑之后的略微停顿中,继续说了下去,虽然陈澈觉得自己也不是很喜欢听到这句话,但比起刚刚她自己脑补的那句话,这句话简直就是鸡毛蒜皮的一点小事了。

    宋荷脸上显露出一种类似于怀念的表情,对着陈澈说道:“我还记得我刚刚大学毕业的时候,对即将要面临的人生真的充满了希望,要不是……”

    宋荷没有说完的那些,陈澈都知道,因为从宋荷省略的这一部分中,最开始,陈澈就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在观察宋荷。

    好在宋荷很快就整理好了情绪,透过后视镜对陈澈笑了起来,说道:“所以我觉得,任何一个刚走出校门的人,一定都是对未来有着充分的信心的,一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才愿意放弃这种得来不易的人生。”

    陈澈听见宋荷这段话,登时有些哑口无言。

    她想起了刚毕业的自己,一穷二白,完全不会想到自己会有这样的一天,站在一个能够被大家尊敬的位置上,被所熟识的属下唤作‘陈助理’。

    那时候,陈澈想着自己,为了得到多一点的薪水,几乎没有睡过一个好觉,每一天都会加班,完全没有一个完整的周末。

    她是完全靠着自己的实力,一步一步走上来的,这也是为什么,明明自己是个女人,但是在殷氏,也没人说她和殷郑的传闻。

    陈澈看着后视镜中的宋荷,忽然觉得,加入宋荷如果没有遇到殷郑,那或许,宋荷就会有一个和现在完全不一样的未来。

    陈澈不知道宋荷是因为觉得惋惜而心疼孙意然,还是出于什么别的更深的目的。

    但是……

    陈澈张了张嘴,还是把那句‘防人之心不可无’吞了进去,她忽然想到,或许这就是宋荷吧,即便曾经被宋家人联手坑骗,即便被苏朵那样伤害,但还是带着一颗正直善良的心,看待周围的一切。

    最后,陈澈也只是笑了笑,说道:“或许是吧,她应该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然后陈澈就看见宋荷开心的笑了,像是欢喜于陈澈愿意相信她,或者是陈澈愿意和她一样,信任这个世界,其实本心不坏。

    车子一路飞驰到殷郑和宋荷的家门口,今天殷郑还有会议,陈澈本来就是殷郑临时叫她出来陪着宋荷,自从上次汽车失灵的事情发生之后,只要宋荷出门,殷郑就会叫陈澈陪着。

    毕竟,真的很少有人,会在生死存亡的时候,还愿意陪伴。

    陈澈将宋荷放在门口,看着两个下人出来迎接宋荷,并且从车上拿下来刚刚购买的东西,直到看见宋荷进了门,才不自觉呼出一口气,踩下油门回到殷氏集团。

    殷氏的办公大楼最高一层,陈澈回来给殷郑汇报,从宋荷买了什么到吃了什么,巨细无遗。

    殷郑现在对宋荷的吃喝以及作息都控制的很严格,说是这样也是为了孩子好,甚至就连宋荷这个孕妇,都感觉到殷郑对于这个还未出生的孩子,太过于重视了。

    但是也没办法,因为殷郑并不这么觉得,所以对于宋荷的感觉,只是说宋荷想多了。

    “今天就做了这些吗?”听完陈澈报告的殷郑,手上签名的动作一停,继而又续接上刚刚那一笔,头也不抬的问道。

    陈澈脸上闪过一瞬间的迟疑,但在权衡之后,还是选择实话实说,道:“还有一件事,太太今天在商场遇到了孙意然。”

    ‘孙意然?’

    殷郑抬起头,他对这个名字没什么敏感度,陈澈从他茫然的眼神中看出殷郑没有把那个市拍卖会上和他说话的小姑娘和这个名字联系到一起。

    于是陈澈很及时的提醒道:“就是市慈善晚会那天,王茵带来的那个姑娘,年纪不大……”

    随着陈澈这么一提醒,殷郑想起来了,脸色瞬间不是特别好看了,看着陈澈说道:“那女的要做什么?”

    这回,殷郑看清楚陈澈眼中的犹豫了,于是脸上的凝重更甚,目光直直盯着陈澈的双眼,看的陈澈不得不说出实话。

    她原本想到了宋荷的那句话——‘或许她有难言之隐吧’,所以陈澈才犹豫了,毕竟自己在孙意然那个年纪下,也是为了生活,拼死拼活。

    但是陈澈毕竟还是一个掌控理性的人,于是赶忙一五一十的接着说道:“那个孙意然,在太太面前摔倒了,太太让我背着她,给孙意然又是去看看病,又是送孙意然回家……”

    陈澈意犹未尽的停下了要说的话,但是即便陈澈隐瞒的十分小心翼翼,但还是被殷郑看了出来,殷郑冷漠的命令道:“说!”

    陈澈是个社会人,她知道自己能有今天,在有自己努力的前提下,还有殷郑的赏识,说难听一些,主人都是喜欢专一的狗,这放在职场上也是同一个道理,

    即使陈澈觉得自己这样不对,会辜负宋荷当她是交心的朋友的心意,但是陈澈也绝对不会傻到为了宋荷的私情,而犯了职场的大忌。

    于是,陈澈在心中叹了一口气,默默的对宋荷道了一声歉,才开口对殷郑说道:“看起来,这些主意都是王茵想出来的,孙意然那个小姑娘还是太年轻,王茵就是拿她当个棋子,用完就扔。”

    殷郑一听这话,脸上已经阴沉如乌云密布一样,他嘴角扯出一个分外冷酷的笑容,看着陈澈说道:“我怎么觉得,王茵才像是殷豹的母亲呢?”

    陈澈听出这话里的讽刺味道,微微低着头,并没有接话。

    殷郑五指有节奏的扣点着桌面,随后他脸上露出一个冰冷的,一点都没有暖意的锋利表情,说道:“让老宅子那边的人盯紧王茵,王茵憋不住这么久,她肯定在试图联系殷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