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零二章 争吵

第一百零二章 争吵

    对于殷郑的命令,陈澈一向是毫无原因、不问对错的执行,尤其是当这个命令对象还是殷家老宅里那个让人不省心的‘殷夫人’王茵。

    “好的,**。”陈澈回答的干脆利落,但是,这段谈话告一段落之后,陈澈并没有立刻就离开,而是看着殷郑,眼神犹豫。

    在殷郑又从桌面上的文件中疑惑的抬起头注视陈澈的时候,她才说道:“**,您还是有空和太太谈一谈,最近太太……”

    陈澈顿了一下,好像是在纠结用词,随后,又很快的接着说道:“可能是怀孕的原因吧,太太最近……爱心泛滥。”

    原本殷郑以为是什么严重的事情,但是这会儿一听,眼中倒是流露出了一点笑意,和陈澈说话,也没有刚刚那样冷漠了,殷郑点头说道:“好,我知道了。”

    这回,陈澈才干脆利落的走了。

    殷郑回家的时候,都已经比较晚了,原本殷郑是可以早一点回来的,但是忽然管理层申请开个临时会议,被绊住了脚。

    宋荷最近身上很懒,总是像个快要过冬的小动物一样,缩在大厅的沙发里,一边看一些没有什么营养的电视剧,一边等殷郑回来吃晚饭。

    当客厅里传来门锁扭动的声音之时,宋荷就立刻来了精神,坐起身来,整个上身扭过去趴在沙发靠背上,听着殷郑的脚步由远及近,然后大厅门口出现了殷郑的身影。

    “回来啦!”宋荷并没有动,但是在看见殷郑的瞬间,脸上就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对着殷郑招呼道:“怎么今天有事情吗?”

    殷郑开会之前,短暂的时间只允许他给宋荷发了一条简讯,所以宋荷就只知道殷郑今天会晚回家,但是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事情。

    “嗯,今天高层开会。”

    殷郑一面除去身上最外层的西装,一面回答着宋荷的话,语音温柔。

    这就是殷郑最留恋的时候了——每次回家晚了,打开门,就会看到一盏昏黄的小夜灯为他亮着,有时候宋荷还没有睡,就这样露出一个笑容,足够殷郑抵消一天的疲劳,有时候宋荷睡了,他也会先走到宋荷身边,给宋荷一个亲吻。

    从前,殷郑觉得,自己住的地方不是家,那就是一个能让他在晚上睡觉的地方。

    但是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有了宋荷,好像原本这个只是为了睡觉的地方就成了一个能够让殷郑觉得心有归宿的地方。

    甚至是,只要想一想,就让殷郑觉得温暖。

    殷家冷漠而复杂的家庭环境,和殷郑失去母亲的年少,这都让男人在心中无形的为‘家庭’这个名词,建立了一个阴影区——他渴望,但是渴望的同时,他又畏惧。

    什么都不曾惧怕的殷郑,其实最畏惧的,就是家庭的四分五裂,他最不愿意和自己的父亲一样,一生到头,没人爱他。

    所以,在遇到宋荷之前的殷郑,始终是个冷漠又不近人情的男人,他宁可拒绝所有的女人,也不愿意匆忙开始,匆忙结束。

    而宋荷……

    殷郑看着宋荷在小夜灯下的脸庞有一种干净圣洁的美好,这让他忍不住冰冷坚毅的面庞就不由得一点点的柔软下来。

    他想起,或许是一开始,宋荷脸上对于不共命运的抗争和倔强,让他有种看到了少年时候,那个被殷家的责任和禁锢,被迫放弃音乐梦想的自己。

    于是,初见之后,殷郑就不由自主的被吸引,直到现在彻底沦陷。

    “喂喂!”

    就在殷郑出神的时候,眼前忽然出现了一只手,在殷郑眼前左右晃了晃,打断了殷郑的回忆。

    殷郑回过神来,就看到宋荷正看着自己,一双明亮的眼睛中含着一种很温柔的目光,看着殷郑,就像是宋荷的世界中,仅仅只有殷郑一个人似的。

    宋荷看着回过神的殷郑,嘴巴微微的撅起来,说道:“在想什么啊?我和你讲话都没有听见。”

    殷郑闻言,露出一个歉意的笑容,看着宋荷说道:“抱歉,刚刚想了点事情。”

    殷郑性格中的沉默寡言让他现在没法开口对宋荷倾诉什么柔情蜜语,只能尽自己最大能力的对宋荷温柔以对。

    宋荷以为殷郑是累了,于是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小夜灯还在夜晚中流露出温柔的光线,映入宋荷眼中,就像星辰海洋。

    “晚饭我让阿姨给你保温了哦。”宋荷伸出手去,摸了摸殷郑的脸颊,浅浅一笑,两颊上就露出两个温柔的梨涡,她接着说道:“有什么特别想吃的吗?我可以给你做。”

    男人摇了摇头,只是俯下身,将吻落在了宋荷一边的梨涡上,心中就已经觉得无比的满足。

    殷郑想,这就是他想要的生活。

    宋荷用手掌撑着下巴,看着殷郑坐在对面吃饭的样子,心里也是满满的幸福,殷郑喝掉了一小碗粥之后,就表示出不想再吃的样子。

    “不吃了吗?”宋荷有点纳闷,毕竟殷郑从前晚上可是吃的比今天多。

    只见殷郑摇了摇头,说道:“不想吃了。晚上开会,中间和他们一起加餐了。”

    这是殷郑他们高层开会经常会出现的事情,会议时间过长或者是下班之后开会,殷郑都会嘱咐陈澈去订一些餐点和咖啡,宋荷之前在殷郑公司上班,所以自然是知道的。

    “好吧。”

    宋荷了然的点了点头,就准备伸手把桌上没吃完的饭端进厨房,但是还没等宋荷这么做,仅仅就只是伸出去一双胳膊,一边的手腕就被殷郑握住了。

    宋荷不解,所以就将疑惑的眼神投注在殷郑脸上,然后问道:“怎么了?”

    殷郑抿了抿唇,随后很快问宋荷,他说道:“你今天在商场,遇见孙意然了?”

    一听见‘孙意然’这个名字,宋荷起先并没有想起,但是联系到‘商场’和‘遇见’这两个关键词,宋荷便了然了,自然也知道是谁回报给了殷郑。

    宋荷笑道:“陈澈这个告状精。”

    虽然嘴上是这么说的,但是宋荷口吻中却是没有一点生气不悦的意思,她点点头,表示确有其事,回答道:“那个小姑娘原来叫孙意然啊……”

    说这,还有点促狭意味的故意去逗殷郑,宋荷说:“你怎么连人家名字都知道呢?”

    殷郑脸上没有一点想和宋荷说笑的意思,事实也确实是如此,在殷郑看来,这件事情甚至可以和‘别有用心’,或者是‘图谋不轨’挂上等号。

    不然一个商场人那么多,怎么偏偏孙意然就能遇见宋荷,还偏偏就在宋荷面前跌跤。

    这样想着,殷郑眸色就不由得深沉了一些,他对着宋荷说:“以后,如果那个孙意然再联系你,不要和她接触,你现在还怀着孩子,做什么事情都要小心一些。”

    其实这话下午陈澈说的时候,宋荷就考虑过了,毕竟还有苏朵的前车之鉴,像鬼一样发疯的苏朵实在是给宋荷留下了不小的阴影。

    宋荷以为,自己甚至还和苏朵算是一家‘姐妹’,苏朵都能对着自己下狠手,那么原本就觊觎‘殷郑太太’这个位置的孙意然,宋荷实在是不敢断然保证,孙意然对自己就是善意的。

    宋荷不是十几岁天真善良的小孩子了,她所有的天真和良善,都被她自己的父亲、被苏雯苏朵母女两个毁的一干二净。

    所以当陈澈和她说起那天市慈善拍卖会的事情之后,宋荷原本就打定了主意,不会再与孙意然联系。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当殷郑那句话说出来之后,听在宋荷的耳朵里却是变了味道——你怀着孩子,因为孩子,所以要万事小心。

    宋荷的理解和殷郑的本意截然不同,宋荷现在经常情绪不太稳定,有时候就会莫名其妙的情绪低落或者心情不好,她一直是个不愿意随便拿下人撒火的人,所以常常这个时候就会努力的忍耐。

    但是现在,在宋荷面前的是殷郑,所以宋荷就忍耐不了了,毕竟人总是会在自己最亲近的人面前,成为一个坏脾气的人。

    殷郑看着宋荷在听见自己那句话之后,瞬间变了脸色,虽然不知道自己是哪一句话说错了,但还是下意识的解释:“我是说,孙意然那个女人,心思不简单,她不安分。”

    宋荷这会儿完全就是已经听不进去任何解释了,脸上神情不好看的盯着殷郑说道:“既然你怕这个人会伤害你的孩子,又怕那个人会对你孩子不利,你把我锁在家里好了!”

    有时候,两个人打哑谜讲话,就总会将话越说越深,越说越有误会。

    殷郑显然也从宋荷的回答了误会了什么,甚至还觉得宋荷有点无理取闹,但是当殷郑目光稍稍一移,落在宋荷腹部的时候,眸光中显然一缓。

    宋荷被殷郑这个眼神看的瞬间浑身僵硬,她看着殷郑原本将来**的阴沉眼眸在望向自己肚子之后,又温和下来,心里也瞬间一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