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零四章 单独见面

第一百零四章 单独见面

    孙意然挂断殷郑的电话,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立刻将殷郑的手机号码存储了起来,毕竟这会儿还身在幻想中的孙意然,以为自己将来一定会和殷郑有亲密的联系。

    她美滋滋的放下存储了殷郑号码的手机,然后赶紧就从床上爬了起来,却在拉开自卧室房门的瞬间,顿住了身形。

    孙意然低下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打扮,幼稚的睡衣——这样出去岂不就是笑死人了,孙意然在心中命令自己要矜持,要冷静,毕竟对面可是殷郑,太上赶着贴上去,岂不是就落入俗套了嘛!

    在心中这样想着的孙意然,立刻毫不犹豫的转身回房间,挑了一件杏黄色的连衣裙,站在落地镜前面,将自己好好的打量一番,觉得自己这条裙子很配肤色,又淡淡的搽了一层口红,才换上一双低跟鞋,佯作端庄的慢慢走出门。

    出门下楼之后的孙意然倒是为难了,昨晚下了一场雨,这会儿她们家门口的这条小巷子泥泞不堪,她穿的还是一双白色的鞋,走出去,就势必意味着她脚上的这双鞋会脏。

    孙意然眼珠子转了转,随即掏出手机,将手机拿了出来,拨通了那个刚刚才储存好的号码。

    电话刚被接通,孙意然还不等殷郑开口,就软着嗓子掐着声儿说道:“殷总,我们这条小巷子太不干净啦,我穿的鞋子不好出去,你进来接接我,好不好?”

    其实孙意然就是想用这么个方法看看,殷郑会不会开车进来接她,毕竟大家不都是说,殷郑这人,从来就没有怜香惜玉的精神,甚至还会常常将上班穿着暴露的女下属骂哭。

    要是殷郑对自己没兴趣,那么自己也就知道后面要怎么做了,如果殷郑愿意开车进来接自己,那孙意然对于殷郑看上自己这件事,就有了百分之九十的把握。

    并且,还有一点——

    孙意然一边在等着殷郑回答的同时,一边眼睛转向四周,下雨之后天气凉爽,小巷子的单元门口,坐了很多街坊邻居。

    要是殷郑能够开着豪车进来接她,那不知道会有多威风的!

    甚至这些穷人,可能这辈子都摸不到殷郑随便开出来的一辆车。

    殷郑接到了孙意然的电话,听着孙意然在电话那边装腔作势像是捏着嗓子说话,殷郑就觉得一阵不爽,毕竟殷郑一向最讨厌的就是做作而不自知的女人。

    王茵就是,现在孙意然很明显,也被殷郑划入这个类型中。

    殷郑张开嘴,原本要吐出羞辱孙意然的话,却因为忽然想到今天自己过来的目的,从而戛然而止,冰冷又极为简洁的‘嗯’了一声。

    在听到殷郑答应之后,孙意然脸上露出一种兴奋的红晕,像是殷郑今天过来其实是来娶她似的,仿佛坐上殷郑那趟车,她就能从此平步青云一样,双眼中都焕发出一种炽烈。

    她起先还有些不敢相信,但随着殷郑的车从肮脏的小巷子中露出一点身影,渐渐越来越近的时候,孙意然终于呼出一口气。

    然后孙意然就像是一个高傲的母孔雀一样,仰首挺胸,脖子都快要抬到天上去了似的,站在自家单元楼门口等待。

    殷郑原本没有将车开进来,就是嫌弃里面泥泞肮脏,现在迫不得已进来,心情本来就不好,看见孙意然那副矫揉造作的样子,就更加没了什么耐心。

    但是孙意然显然以为,开车进来接她的殷郑,做出的这一步,就是表现出追求她的意思,所以,孙意然理所应当的站在单元楼门口,看着殷郑开车过来、停下,然后……

    没有然后了。

    孙意然还幻想着殷郑能够十分绅士的从驾驶位上走下来,然后帮她拉开副驾驶的车门。

    但是,孙意然昂首挺胸骄傲无比的等了将近一两分钟,也没见殷郑的驾驶车门有什么动静。

    就在孙意然还在心中揣测的时候,忽然,就被突如其来的两声催促的喇叭声下了一大跳。

    紧接着,车窗降下来,露出里面殷郑极其不耐烦的表情,看着孙意然说道:“你还上不上车?”

    殷郑的声音不大,但是周围那些乘凉的街坊邻居都没见过这种一看就很贵的好车,又见这车来接的是孙家的小闺女,不由得都露出一种探听的表情,每个人都支棱着耳朵在听,瞪着眼睛在看。

    孙意然害怕殷郑还会当着这么多街坊邻居的面说出什么让她难堪的话,连忙轻声应了一句,就绕道副驾驶上,拉开了车门坐了进去。

    随后,殷郑就踩下油门,带着一秒钟都不想多待的气势,绕着小巷子,往绕城公路上开。

    殷郑踩着油门绝尘而去之后,孙意然绝对不会想到,自己不过就是一种想炫耀炫耀的心情,所以才给殷郑打电话,

    但是,显然那些退休之后就无所事事,专门嘴碎别人家家长里短的阿姨们,肯定不会轻易放弃这个八卦。

    于是,几乎就是一两个小时的功夫,从前别人口中‘品学兼优,为了不争气的哥哥而辛苦赚钱养家’的孙意然,就变成了‘情妇’,或者是‘被有钱人包养’的不争气的姑娘。

    孙阿姨回家的时候,就听到周围的人就这样叽叽咕咕的对自己的女儿评头论足,说的无非就是什么‘傍上有钱人’之类的话。

    孙阿姨一面为自己女儿有手段,能勾搭上殷郑感到骄傲,一面又双手叉腰,站在破烂的小巷子里,摆出骂街的架势,高声骂道:“有些人就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活该一辈子就住这么破的地方!”

    “我女儿可是正经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材生!长得也好看,凭什么就找不到一个有钱人?呵呵,我看有些人就是嫉妒!”

    “这么想别人家孩子,思想这么龌龊,自己家孩子还能是个什么好东西?呸!!”

    孙阿姨说着,就冲着地上吐了一口痰,耀武扬威的走了。

    再说那边,上了殷郑车的孙意然,先是一脸羞涩的坐在车上不敢抬头,但也就是因为孙意然没有抬头,所以孙意然就没有看到殷郑脸上那种冰冷的神情。

    孙意然像是一个娇羞的小媳妇儿似的,出于矜持,一直都憋着不出声,她要等着殷郑先和她说话,这样不会显得是自己掉价。

    孙意然就是将自己看的太值钱,但其实对殷郑而言,满大街都是孙意然这种女孩子,有什么可稀罕的?

    殷郑一路开车,回到了市区,专门就带着孙意然来到了她那天跌跤的地方,按照陈澈说的地方,一点位置都不差的就带着孙意然走到了她的‘事发地点’。

    孙意然看着殷郑带她来的地方,就算再傻,孙意然也都明白殷郑这是什么意思了,何况孙意然也并不傻。

    殷郑看着孙意然脸上的神情由车上的娇羞转变成进商场之后的茫然,然后到了‘事发地点’之后,变成惨白而僵硬。

    殷郑也不愿意和孙意然废话,平白浪费他自己的时间,在殷郑看来,有这种时间,还不如赶紧回家哄一哄宋荷开心。

    所以殷郑这会儿就干脆对着孙意然直白的说道:“我听说你前两天在这里摔倒了?还遇到了我太太?”

    殷郑像是很好奇孙意然为什么会摔倒似的,带着一点明知故名的神情,似笑非笑的看着孙意然说道:“我知道你要做什么,但是能不能麻烦你,找个有点新意的手段?”

    孙意然这会儿脸上都气的一会儿红一会儿青,她在心里还没有生出这种邪念之前,在学校也是一个心气儿很高的女孩子,现在,孙意然不仅要为了现实低头,还得被人当众羞辱。

    眼泪顿时在孙意然眼中积蓄起来,随着孙意然一眨眼睛,就像个大豆子似的,跌坠在地上,其余的那些小豆子似的泪水,就纷纷淌满了孙意然的脸。

    “你凭什么这么说我?!”孙意然看着殷郑,脸上是一种极为愤怒和不甘心的表情,她对殷郑吼道:“我并没有做什么坏事!”

    殷郑被苏意然这样可怜的神情看的心中一阵烦逆,直到殷郑听见孙意然尖声嘶吼出来,原本脸上那种嘲讽和高人一等的表情,忽然变成一种幽陈的宁静。

    “你还想做什么坏事?”

    殷郑冷声问道:“谁天生就会干坏事?难道现在的这种心思,就是天生就有的?”

    对于殷郑的这种质问,孙意然顿时哑口无言——确实是的,孙意然在寂静的夜晚里总会扪心自问一句,现在是否还是自己想要的。

    当初,一开始毕业的孙意然,只不过就是想找一份薪水充足的工作,能够养家糊口之外,还能够买一些自己喜欢的东西。

    但是,当知道这世界上有一群人,即使不工作,也可以过的充足而享受的时候,孙意然就感到了不平衡。

    当机会摆在孙意然的眼中的时候,孙意然就忽然心生贪念。

    以至于今天面对殷郑的质问,孙意然都不敢肯定,未来的自己到底还会做出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