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零七章 警告王茵

第一百零七章 警告王茵

    孙意然回到家中,带着明显哭过的泪痕,叫孙阿姨看的胆战心惊,不停追问孙意然和殷郑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无奈孙意然一直不肯说,直到最后,孙阿姨只能无奈的跳脚,站在孙意然的卧室门口大骂道:“死妮子!现在翅膀硬了,连我的话都敢不听了是吧?!”

    孙意然坐在自己的房间中,前后思考着殷郑和她说的那些话,事已如此,既然王茵已经把她拉进这趟浑水里,那总应该趁着水浑捞个干净,才算是对起自己!

    于是打定主意的孙意然,就按照殷郑说的办法,立刻打电话给王茵。

    当王茵刚接起电话,甚至连个‘喂’都来不及说,孙意然就表现出一种迫不及待的感觉,语调语气里都有一股子得意洋洋、兴高采烈的喜悦。

    孙意然娇声对着话筒说道:“阿姨,是我啦,小然,我……呵呵呵……”

    孙意然的戏很足,一边说还要一边吊起王茵的胃口,叫王茵心里焦急的想听听是什么好事情,能让孙意然这么高兴。

    王茵这会儿还端着架子,对于孙意然要说的事情还有一种并不太重视的感觉,只是漫不经心的回应着说:“哦……你有什么事情吗?”

    对于王茵的张强作诗,以前孙意然还觉得就是因为王茵太过于厉害,所以架子拿的大了些,现在,从殷郑和陈澈口中知道真实情况的孙意然,心里就很反感了。

    但是她也没有表现出来,只是仍旧用一种很恭敬的语气说道:“是这样啦,我昨天,出去玩,偶然遇到殷总,殷总看起来心情很不好,所以我就借机上去凑了两句话,结果……”

    结果后面是什么,孙意然很有心机的故意拖出一个长长的调子和一个省略,这就很巧妙的勾引起王茵的好奇心了。

    果不其然,王茵也是上了当,原本漫不经心的口吻瞬间变得急切起来,把手机紧紧的贴在耳朵边,生怕漏掉一个字,王茵声音都变得亲切起来了,张口说道:“哎呀,小然,结果怎么了呀!”

    孙意然听着王茵这种截然不同的语气,脸上都透出一种冷意,心里更是坚定了和殷郑合作的想法,毕竟王茵这种女人,就是完全靠不住的。

    “结果……”孙意然脸上面无表情,但是嘴里说的话倒是含着无尽的能够令人遐想的欲语还休,直到最后,像是很不好意思似的,娇嗔的吐出一句:“哎呀,阿姨,就是那个样子了嘛!”

    王茵听着孙意然这口气,明显就是一副得手了的意思,顿时心中那口憋着的恶气就呼了出来,对孙意然也是无比的亲切了。

    “好好,我就知道我没有看走眼!”王茵脸上眉开目笑的,简直就好像是孙意然现在已经彻底把控住了殷郑,殷家一切都被王茵握在了手里一样。

    接着,王茵就开始对孙意然开始讲授自己曾经惯用的那些伎俩,比如说怎么叫殷郑给孙意然弄房子,什么怀上殷郑的孩子就是现在的当务之急之类之类的。

    最后,王茵像是很不放心似的,又故意问了一句:“小然,你还记得当初答应阿姨的那个事情吧?以后你的孩子,是交给我抚养的……”

    这就是王茵给自己留的后路了,她想着,到时候要是殷豹殷虎还不争气,至少自己手里还捏着一张牌——殷郑的孩子,她只要把殷郑的小孩死死的捏在手里,就不怕殷郑对她不客气!

    ‘呵,宋荷肚子里的那个我搞不到手,孙意然给殷郑生下的孩子,我还不是一样能弄来。’握着电话,脸上露出一副亲切笑容的王茵,在心中冷笑道:‘你殷郑,总是能让我有把柄捏在手里面的!’

    电话那头的孙意然当然是要和王茵虚与委蛇,这会儿王茵这么问,孙意然肯定是各种承诺,顺便再向王茵表忠心。

    尽管孙意然心中再怎么恶心王茵这种样子,讲话都还是之前那种趋炎附势的奉承,她开口说道:“阿姨,我当然记得啦!以后我的孩子肯定是要你管的,我家里这样,我怎么放心呀,再说,我也没有看孩子的经验,以后什么事情,都是要仰仗您的呀!”

    言语之间,完全是要将王茵和自己捆绑成同一个战线上的。

    这下王茵是彻底满意了,有了孙意然的这句保证,以后就算孙意然要闹出幺蛾子,王茵也有办法把孙意然管的服服帖帖。

    于是两个女人便拿着电话,孙意然放着扩音,几乎没怎么听,只顾做自己的事情,王茵那头可不知道孙意然‘叛变’的事情,热情洋溢的又开始继续给孙意然传授经验。

    直到最后,还是因为王茵和友人约好了去做护理,才恋恋不舍的挂断了电话。

    结束通话之后的孙意然,看着手机短信上银行发来的入账二十万的通知,立刻毫不犹豫的给殷郑回复了一条短信:‘已经给王茵通过电话,王茵相信了。’

    果然还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孙意然尽管还是很想爬上殷郑的床,但是在殷郑警告之后,看明白了现实之后,孙意然还是选择了站在殷郑这边。

    毕竟殷郑随便一出手就是给她了二十万定金,但是王茵呢?不过就是给她几件衣服几个包包,还都是用剩下的东西,现在……

    孙意然看着那条银行入账通知,心中嘲笑道:‘现在,我也不稀罕你那些包,那些衣服了!’

    殷家老宅,已经收拾妥当的王茵还是没有能够如愿出门,因为殷郑回来了。

    殷郑显然带着找事儿的架势,回来就坐在沙发上,冷眼看着王茵从二楼趾高气昂的下来,看着王茵看向他的时候,那双眼睛里都透着藏不住的阴谋诡计得逞的得意与精光。

    王茵穿着高跟鞋,走的慢条斯理的,像是在酝酿一句能够在殷郑面前耀武扬威的话,但是显然殷郑没有给她找个机会。

    殷郑先开口了。

    “我记得你在殷氏的旗下一家公司有点股份?”殷郑冷不丁的忽然用一种提问的句式开口问道。

    单单就这一句话,就让心眼儿都快长到脸上的王茵嗅到了一点不详的味道。

    但是王茵一向在殷郑面前不肯示弱,现在殷郑问起来,王茵也不过是下巴一抬,十分傲慢的说道:“怎么了?”

    对于王茵这种没脑子的反应,殷郑看了太多次了,现在就更是因为无语到连一点想要嘲笑王茵的意思都生不出来了,毕竟对于殷郑而言,王茵的那点股份,真的是不值一提。

    “哦,我就是忽然想起来。”殷郑端起桌上的咖啡,喝下一口之后,才慢条斯理的继续说道:“我想你也应该知道,那个孙意然现在成了我的女人。”

    尽管王茵已经实现知道了,但是从殷郑口中说出来和从孙意然嘴里说出来的效果就完全是两回事,现在的王茵,在从殷郑这里确定这件事之后,整个人就像是一个吹饱了气的气球,飘飘然,完全掂量不清自己的斤两。

    晕晕乎乎的王茵,那张浓妆艳抹的老脸上忽然露出一个充满了恶意和讽刺的笑容,她涂着大红色口红的唇上弯起的笑容都带着一种战胜殷郑的优越感。

    王茵得意洋洋的看着殷郑,说道:“我还以为你有多坐怀不乱呢,结果还不就是是个女人都能爬上你的床嘛!”

    王茵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都透着一股子轻浮轻佻,完全不像是一个长辈该有的态度。

    殷郑这回却没有恼怒,只是面无表情的看了一会儿王茵,甚至开始怀疑王茵的脑子是不是出现了问题,怎么如今能够自以为是到了这种程度?

    难不成是因为老爷子去乡下疗养,王茵就有了一种贵为女主人的优越感?

    这么想着的殷郑,脸上也慢慢露出一点浅薄的笑意,一向看着王茵就板着的脸,这会儿却忽然柔和很多,连嘴角都像是心情不错的稍稍抬了一点。

    “错了。”殷郑指出王茵刚刚那句话里面的不合理之处,说道:“至少,我就看不上你。”

    “你——”

    王茵因为殷郑这句话,刚刚脸上还是得意洋洋的神情,这会儿完全青红一片,她恼怒的伸手隔空指着殷郑的鼻子,看起来就像是恨不得自己的长指甲都戳进殷郑的眼睛里。

    “放肆!”王茵恼羞成怒的站在殷郑面前跳脚,大怒道:“你放肆!我可是你父亲的——”

    话到此处,王茵明显顿一顿,不知道应该在殷郑面前怎么说自己是殷郑父亲的什么人,毕竟在外面,王茵可一向心安理得将自己定位成殷郑父亲明媒正娶的老婆。

    就在王茵还没找到一个合适的词语的时候,殷郑倒是接下了王茵这句话。

    他一向最见不得王茵把自己的身份摆出来,自诩殷家的妻子——也不看看自己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你是我父亲的什么?情妇?还是小三?”殷郑刚刚那种略有缓和的笑容忽然凝结了,男人原本就深邃的面庞忽然锋锐起来,就像是一把出鞘的剑,气势威慑着王茵。

    殷郑站起身,宛若巡视自己领土的君主,见到一个偷了自己的东西,还试图溜走的小偷一样,居高临下的看着对面不知羞耻的女人说道:“王茵,你最好有点自知之明,明白自己是个什么货色,我还能容你在这里,不过就是看在你以前伺候过我父亲一段时间罢了。”

    殷郑的眼中寒芒摄人心魄,看的王茵心惊肉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