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零八章 殷郑的报复

第一百零八章 殷郑的报复

    王茵被殷郑眼中的光芒吓得心里直哆嗦,但是这么多年,殷郑也不搭理她,这就让王茵有点看不明白自己其实是“寄人篱下”了。

    殷郑的父亲已经不在了,殷老爷子自从摔了之后身体就越发不如从前,以至于最近这段时间,不论是殷氏还是殷家,都已经彻底的由殷郑一手把控。

    殷郑从前对于王茵以及殷豹几次三番的挑衅,其实都没太放在眼里,自不量力的行为,大多人都看作笑话,

    但是,令殷郑感到厌烦的,就是这种自不量力永远没有被这几个始作俑者意识到,从而一次又一次的试图为非作歹,甚至于现在王茵还想要插手殷郑自己的家庭。

    这就是殷郑的逆鳞了,不论是谁,都不能让殷郑这场婚姻和家庭被破坏。

    尤其是,当这个人是导致殷郑原生家庭破裂的王茵!

    殷正一步一步的逼近王茵,直到将王茵逼入一个退无可退的境地,才停下脚步,他看着王茵,眼中幽深,又暗藏机锋:“你以为我不敢拿你怎么样,所以你就一次一次挑衅我,是么?”

    王茵这些年作威作福惯了,此刻,就算是殷郑这样威胁着王茵,尽管让王茵觉得害怕,但是她仍旧是不服输的叫嚷起来:“我是你父亲明媒正娶回来的,我就是你名义上的母亲,你居然还敢这样对我?!”

    王茵挑高了一侧的细眉,这样的表情就让她看起来更加的尖酸刻薄,她正试图以名分地位的伦理道德,开始压制殷郑。

    但是,千不该万不该,王茵就不该和殷郑提起什么‘明媒正娶’或者是‘母亲’的词眼,因为这些词语,从王茵的口中提起一次,就是提醒殷郑一次——他应该将眼前这个女人,千刀万剐!

    于是,是毫不犹豫的,殷郑抬起手,一巴掌甩向王茵的脸颊,男人的力道总归是霸道的,再加上王茵向来对她这张脸爱护有加,眼下殷郑的一巴掌,几乎就是半分钟的功夫,就让王茵挨打的那半边脸上肿的老高。

    “你——”王茵这会儿已经理智全无了,她尖叫一声,捂住自己挨打的那半边脸颊,瞪大了眼睛,完全不可置信,半晌才反应过来,一边嘶嚎着,一边扑向殷郑。

    但是,向来狐假虎威惯了的王茵,怎么会是殷郑的对手?于是,殷郑几乎是很轻易的就把王茵的那两只张牙舞爪的手擒住了。

    “你敢打我?”王茵在挣扎中已经被自己搞得披头散发了,她脸上的妆容都花了,搽的厚厚一层的粉混着满头满脸的汗水,糊在脸上,活像一张假面似的。

    眼下,像是带着一张假面具的王茵,一双眼睛怒瞪,眼中充满了红血丝,眼球好像都被气的要突出来了似的,她破口大骂道:“殷郑,你这个混蛋,你敢打我?我可是你妈,你亲妈死了,就该孝敬我!所有的钱就该给我!”

    王茵是彻底的被殷郑这一手弄的开始胡言乱语起来了,她的手被殷郑控制着,但是脚还能动,所以她就用脚上穿的那双尖头高跟鞋,狠狠的踢踹着殷郑的小腿骨,企图能通过这种手段,将自己的双手从殷郑的手里解脱出来。

    “我为什么不敢打你?”殷郑冷笑道:“你还有脸和我提我妈?”

    “我提你那个早死的妈,怎么了?!”王茵口不择言,脸上青红交替,在殷郑的嘲讽笑容中,更是备受刺激,因此一点都不客气的,更加尖酸刻薄的骂道:“我倒是该感谢她,要不是她死的早,我这会儿应该都还做不了你们殷家的太太,也上不了你们殷家的族谱!”

    王茵到现在还记得当年殷郑的父亲给她的承诺——等我娶了你,我让你上我们殷家的族谱。

    王茵心心念念了一辈子,就是为了以后自己的名字能在族谱上出现。

    谁知,听完呢这话的殷郑,脸上竟然露出一种更加森冷的笑容,与此同时,还有一种莫名的得意,在眼中倏然而逝。

    王茵直觉不安,不想听殷郑继续说下去,正准备钻个空子跑了,但是殷郑哪会由着王茵,就见王茵要钻空子的时候,殷郑竟然一把抓住王茵的胳膊,让她看逃无可逃的吧接下来殷郑要说的话,都听完了。

    殷郑说道:“族谱?你以为你一个小三情妇还能有机会上我们家的族谱?”

    王茵愕然,随即就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眼中顿时清明——是那个死男人骗了她!

    也确实如此,这只不过就是殷郑父亲,为了让王茵能够死心塌地的跟着自己而用的一种手段。

    但是王茵虽然心里明白了,嘴上还是不肯承认,那就是王茵现在唯一的奔头,要是被殷郑搞得支离破碎,王茵简直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得下去。

    “闭嘴——”王茵咆哮起来,声音尖利的仿若拿着玻璃片在地上来回摩擦,叫殷郑听的耳痛不已,“你闭嘴!!!我是会进族谱的!!”

    殷郑却不肯放过王茵,像是要在今天,就趁着这个时候,将王茵逼死似的,一点也不留余地的说道:“从你进了殷家的门,我爷爷什么时候开过祠堂?”

    王茵听见殷郑说的这句话,瞬间就像是一个被戳破了的气球似的,瘪了气一样,张牙舞爪的样子忽然全部静止,看起来没有灵魂极了。

    “想一想吧,你到底是殷家的什么东西。”殷郑心中痛快极了,这是他沉郁在心中多年的一个死结,让他只要想起,就备受折磨,他看着王茵这幅样子,嘴角扬起一个明显的弧度。

    随后,殷郑后退了一步,带着一种漫不经心和无所谓的态度,看着王茵失落颓废的样子,忽然明白了所谓报仇的畅快。

    殷郑双手抄进西装裤的口袋中,目光凛冽,犹如一汪冷泉,幽深而不见底,男人就像是这片土地上予取予夺,执控生死的神明,高高在上的看着已经卑微如同蝼蚁的王茵。

    ‘这就是下场。’殷郑在心中憋了十数年的那口恶气终于能够呼了出来,他想起自己母亲临终之前,硬撑着一口气,就是为了等待父亲。

    但是他那个‘好父亲’呢?却被王茵缠着,微微一吹枕边风,连自己的原配妻子都无暇顾及了。

    这就是殷郑为什么憎恨王茵的原因——母亲连自己的丈夫都愿意和你分享,为什么你就这么自私的,连那么一点时间都不肯分给我的母亲?!

    王茵披头散发,好不狼狈,她双眸震颤,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忽然脸上神色大变,惊诧而怔愣的抬起眼睛,那双赤红的眼珠子狠狠的瞪着殷郑说道:“殷郑,你是要把我逼死吗?!”

    对于这个问题,殷郑反倒是摇了摇头,表示出自己否定的意思。

    高高在上的男人仍旧是维持着双手抄兜的从容姿势,整好以暇的露出一个挺恶劣的笑容,慢悠悠的说道:“我为什么要逼死我的继母?你不是一直害怕我不给你养老送终吗?别怕,今天我就承诺你,以后,我给你养老送终。”

    殷郑在‘养老送终’这四个字上故意的着重了咬字和读音,也令王茵眼中那股恶狠狠的劲头里,夹杂上一些狐疑。

    毕竟王茵压根就不会相信,殷郑能有这样的好心,愿意给她养老送终。

    果不其然,面对王茵狐疑的实现,殷郑这回更是好心的为王茵解释了何为‘养老送终’。

    “以后,您在殷氏占的股份,都会转到孙意然名下,毕竟她不是您送到我身边的女人么?您怎么着也要给孙意然一点所谓的‘见面礼’吧。”

    “您以后没了股份,我每个月给您生活费。”殷郑脸上仍旧是一种极淡的但是分明能看出来恶意的笑容,说到这里,殷郑就比出来一个‘三’的手势。

    在王茵彻底绝望不做挣扎的目光里,对着殷郑比划出来的‘三’,眼中又燃起了一些希望的喃喃道:“三万?”

    殷郑闻言,嘴角挑起冷笑,仿佛在嘲笑王茵的痴人说梦,随即报出一个数字,彻底的将王茵打入地狱,“三千。”

    王茵在殷郑这个数字的刺激之下,又一种愤怒了,她往前扑过去,试图去抓殷郑的前襟,但是却被殷郑四两拨千斤的打开。

    “殷郑!你在打发叫花子吗?”王茵歇斯底里的怒吼声回荡在殷家宅子里:“你凭什么动我的股份?一个月三千?!我吃顿饭都不只三千!”

    “‘你的股份’?你最好应该看一看,你的股份注明的是谁的名字!”殷郑用一种阴冷的声音提醒道:“那是你从我父亲手里骗来的,到现在,都不是你的名字,那你说,那点股份,是你的,还是我的?”

    王茵所有的歇斯底里都在殷郑的这句提醒声中戛然而止,她忽然变成木头做的似的,失魂落魄的滑坐在地上,眼睛里连一点眼泪都流不出来。

    殷郑一直不提,久而久之连王茵自己都忘了,她所有的东西,那个男人,从始至终只肯给她花,但是却从不肯转到她的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