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一十三章 将计就计

第一百一十三章 将计就计

    果不其然,王茵的第二段视频又一次的在网络上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

    视频里,王茵憔悴苍白的不成人形,有的网民甚至开始推测在第一段视频和第二段视频呢播放之间,殷郑一定去找过王茵,甚至还对王茵动手了。

    对于这个猜测,很多网友都不约而同的表示同意,甚至更有人对第二段视频中,王茵的表情细节以及脸上许多细节,都做出了分析。

    有的说王茵反复提到‘阿郑不让讲’,必然暗示了殷郑在中间这段时间对王茵做出过威胁的行为。

    也有人说,王茵后来因为哭的太厉害了,脸上出现了明显的底妆花掉的痕迹,这就证明殷郑不仅对王茵有语言威胁的行为,更极有可能对王茵进行了打骂的行为,不然王茵好好的,描眉抹粉做什么?

    所以说,姜还是老的辣,对王茵来说,做这种欲盖弥彰的事情,将烟雾弹弄得越大,对她而言就越有利。

    殷郑作为这场舆论风暴的主人公之一,对于外界的置评,殷郑必然是知道的,但是他始终保持着一种缄默的态度,连公关都不做,几乎摆明了自己不屑为之的态度。

    “**,咱们这边真的不需要进行公关,维护一下您的形象?”陈澈看着坐在沙发上,从容又镇静的看着那两段视频的殷郑,试探性的问道。

    “不用。”殷郑的眼睛一直盯在画面上,ipad上面正播放着王茵的第二段采访视频。

    上面的王茵哭的狼狈不堪,嘴里口口声声说着殷郑和殷家对自己很好,但是眼睛里的神情就不是这么回事儿,这种反差下更是凸显了王茵自己给自己塑造出的‘懦弱的继母’这个形象。

    渐渐的,殷郑的嘴角边出现了一弯浅淡的弧度,他觉得现在的局势倒是越来越有意思了,没想到王茵的加入,反倒是使得殷家这盘赌桌上的排面,更加有趣了。

    陈澈不理解殷郑这回的不作为,欲言又止,但最后还是耐不住的问道:“您什么都不做,就凭着王茵随意往您身上泼脏水,不就正好顺了她的意思?还有她说的您在外面有情妇的事情,要是被宋荷知道……总之,我还是建议您开一场记者招待会,我安排公关团队。”

    陈澈是真的担心宋荷,殷郑毕竟是个男人,还是个商业圈里面的名人,无论如何,都不会被太过于冲击,王茵瞄准的是掌握殷家话语权的位置,毕竟几乎所有人都明白,殷家难以推倒,那就做殷家的掌舵人,才是长久之计。

    殷郑终于看完了两段视频,他看了两遍,第一遍时关闭了弹幕之后,清晰版的视频采访,第二遍殷郑开了弹幕,甚至还对弹幕内容表现出一种饶有兴趣的研究冲动。

    陈澈看不过去了,当王茵假惺惺的哭声终于消失之后,陈澈说了做殷郑的私人助理以来,说的最不顾上下尊卑的一句话。

    陈澈说道:“您这样,对宋荷是不负责。您难道能一直限制她的自由,把您家里所有人的嘴都管的严严实实,一点都不透露出风声吗?宋荷要是知道了,您想过后果吗?!”

    对于陈澈的质问,殷郑并没有显出不满,毕竟陈澈是出于对宋荷考虑的立场,殷郑并不反感陈澈这样做。

    所以,在陈澈甚至有些带着恼怒情绪的话语说完后,殷郑竟然一点发火的意思都没有,甚至还帮陈澈到了一杯茶,示意让她消消气。

    “公关是迟早的事情,但不是现在。”

    殷郑看着陈澈喝完了自己的茶,才慢条斯理的开口说道:“你以为我为什么要这么放任王茵?因为搞的越大,局势看起来对她越好,王茵就会越加的得意忘形,就会自己露出破绽。”

    殷郑的语气中有种掌控全局的安稳之意,他双手交扣,置放在那条自己翘搭在另一条腿的腿面上,仍是以一种不紧不慢的速度和节奏开口说:“陈澈,党王茵不能自圆其说的时候,一切谎言就能够不攻自破了。”

    “并且,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殷郑见陈澈似乎还要说什么的时候,下巴略抬,成功的打断了陈澈的话,继续说道:“殷豹还在暗处,我要把殷豹逼出来,就要用王茵。”

    陈澈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这两天,殷正一反往日的不像以前那样,舆论一出就安排团队公关,这回,殷郑是彻底烦透了这群嗡嗡扰人的苍蝇,男人是想结一张捕蝇网,把这几个作恶多端的苍蝇都一举收拾了!

    想明白的陈澈,又忽然想到之前错怪殷郑而产生的不悦情绪,甚至是用那样不尊敬殷郑的语气,去责怪他。

    陈澈就十分赫然,这会儿殷郑解释完了,陈澈站在一旁老半天,也不走,也不说话。

    对于自己这位性格强势,甚至胜过男人的特助,殷郑一直抱着这一种爱才之心,所以才会破例提拔陈澈这么多年,以至最后陈澈明明是个女人,但是不论从职位还是特权上,都比殷氏许多高管强了很多。

    殷郑在心中轻叹了一口气,抬起眼皮看着身边的陈澈,说道:“说不出来就别勉强自己了。”

    陈澈听见殷郑的话,眼中显出一种讶异的光芒,她还真就是一直站在这里,酝酿着因为错怪殷郑而无法说出口的抱歉。

    “**,我……”陈澈工作上一向强势果断,很难见到这样吞吞吐吐的样子,半晌还是没能努力出来,于是只有表达出了一个最简洁的措辞:“抱歉。”

    殷郑闻言,整个人也并没有太多表示,看起来更像是不以为意的简单的‘嗯’过一声,便低下头继续去看手中的文件了。

    说完那句抱歉的陈澈,心中舒坦多了,自然而然又恢复了常态,对着开始工作的殷郑简单利落的说道:“那我先出去了。”

    殷郑也如以往一样,没答话,这对工作上向来默契的上级与下属看起来已经完全的恢复了常态。

    “你今天有空去一趟城西。”

    就在陈澈准备开门离开的时候,殷郑的声音不咸不淡的从她背后传了过来。

    陈澈以为殷郑是有重要的工作要交给她,随即转过身问道:“您有事?”

    “嗯。”殷郑再度抬起眼,看着不远处的助理,不咸不淡的吩咐道:“城西有一家手工面包店,宋荷喜欢,你跑一趟吧。”

    “……”

    一瞬间,殷郑就看到陈澈的脸色明眼可见的变了,显出一种十分复杂难明的情绪。

    很快,殷郑就听到了陈澈几乎是一字一句的,又再一次的向殷郑确认了一遍:“城西的手工面包店?”

    “对。”总裁殷郑给他的助理陈澈女士一个十分肯定的回答。

    接着,陈澈就听到了她的总裁对于这件事做出了自以为十分合理的解释,并且陈澈看到殷郑眼中分明闪过一抹狡黠。

    殷郑的脸上摆出一种理所应当的表情,面对将要帮他处理诸多事情的特助陈澈说道:“你刚刚不是误解我了吗?并且作为下属,这些年我可没有教你这么和自己的上司领导那样说话,歉意总是要表示一下的吧。”

    “……”陈澈脸色僵了一阵,但很快就勉强的扯出一个十分敬业的笑容,说道:“知道了,麻烦您一会儿把地址发给我。”

    说完,陈澈就拉开了门,并且一点都不客气的摔上了门。

    摔门这件事上,陈澈还是有自信敢做的,毕竟她以前还是经常干的。

    殷郑绝对没有听错陈澈刚刚说话的时候咬牙切齿的声音,但是他并不在乎,能把面包买回来就够了。

    男人拿出自己的手机,上面打开的聊天窗口上,赫然就是二十分钟前,宋荷发给殷郑的一条信息:方便的话帮我去城西带点面包回来,地址……

    殷郑先是在和宋荷的聊天界面上恢复了一个‘好,晚上给你带回去。’

    随后,男人修长好看的手指就点上那一排地址,转手粘贴进了陈澈的聊天界面中,并且紧跟着发送了一句:每一种都要两份。

    被王茵的舆论风暴疯狂压榨自己劳动力的陈澈此时已经埋头进了无数文件中,但她在电脑和文件中疯狂转换的时候,手机提示了一下。

    陈澈以为是下属的文件回报,拿过来一看之后,差点把手机扔了出去。

    特助陈澈瞬间觉得自己这个特助干不成了。

    就在陈澈被总裁殷郑疯狂压榨的时候,在王茵还在为自己的阴谋舆论铺垫的时候,在宋荷还等着殷郑给她带回面包的时候,千万家灯火慢慢亮了,无数人还是依旧行走在自己原本的轨道上。

    这个时候的殷豹,驻足在某个商城外面,准备搞点钱吃个晚饭的殷豹,眼神直愣愣的粘着商场上某家正在放八卦节目的电视上面。

    屏幕上面还是在播放着王茵哭泣的脸庞,憔悴不堪。

    “大妈?”

    殷豹半张开的嘴里过了好半天才憋出这么一句话,下一秒,殷豹立刻转过身,快速的消失在来往的人群中。

    他要去找王茵!彻底翻身的机会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