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一十四章 殷豹回归

第一百一十四章 殷豹回归

    重新回到殷家老宅的殷豹,站在院子的门口,看着家中院子里熟悉的一草一木,忽然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这个他从小长大,就像是一个天堂的老宅,在他离开之后,成为了他魂牵梦萦的地方。

    殷豹在外面的时候,总是能想起小时候和殷虎一起玩儿的样子。小时候真好啊,无忧无虑的,也不用每天都想着怎么去对付别人……

    他有的时候会后悔,当初为什么要那么做。

    可是每当他想起殷郑那一张冷冰冰的脸之后,殷豹又会觉得,自己这么做事没有错的。更何况,就连殷虎,这个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都背叛了他。那么如果殷豹自己再坐以待毙,迟早就会被殷郑弄死。

    一想到这里,殷豹本来渐渐柔软的心,又一点一点的硬起来。

    殷豹站在殷家老宅的院子门口看了很久,才慢慢地走进去,走到大门前,按响了门铃。

    门铃响起来的时候,王茵正坐在客厅里刷着ipad。

    她看着弹幕里那些人几乎一边倒的帮助自己的言论,嘴角忍不住扬得高高的。王茵心里想,等这件事情把殷郑的名声搞臭了,到时候自己能从这里面获得多少的利益啊。

    一想到钱,王茵就高兴地不得了,连走过去开门的脚步都变得轻快了很多。

    “谁啊?”王茵没有着急的打开门,而是换上了一种很沙哑的嗓音,假装十分孤苦的样子,去问门口的来人。

    她今天并没有和媒体约好要采访,所以对待不速之客,为了保险起见,她还是决定用那一张楚楚可怜的假面具。

    “大妈,是我!殷豹!”熟悉的男声,从门那边传过来。

    王茵听见这个声音,不由得暗暗吃了一惊。

    自从自己的亲生儿子都背叛自己,和殷郑那个小兔崽子搞到一起去之后,殷豹也不见了踪影。

    有人说他死了,在城郊的一个臭水沟里发现了他的尸体,他们说的真真切切的。

    还有人说殷豹出了国,在美国的赌场里赌的输光了所有的钱——对于这一点,王茵倒是不怎么相信的。

    毕竟殷豹没有那么多钱,可以让他去美国赌博。

    对于殷豹的下落,王茵听过很多传闻,真真假假,虚虚实实,最后连王茵都分不清楚了。

    不过,虽然殷豹就算是王茵看着长大的孩子,但是到底也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所以王茵尽管是很关心殷豹下落的,但是也没有那么的担心。

    她只是偶尔想起来的时候问一问,想不起来也就算了。

    有的时候,王茵也希望殷豹干脆死了。这样,会跟自己的儿子挣东西的人,就又少了一个。

    可是,现在殷豹回来了。

    而且听他的声音,还是毫发无损的回来了。

    王茵只好打开家里的大门。

    “阿豹?”打开门之后,王茵仍然是摆出那一幅憔悴的样子,只是脸上多了几分的惊讶和诧异。

    “大妈!是我!”殷豹看见大门打开之后,露出的是王茵熟悉又陌生的脸。

    一时之间,殷豹的心里,还真的是有一些真情实感的激动。

    毕竟殷豹在这个家里,除了殷虎之外,就是和王茵的关系最好。从小的时候起,王茵就一直对他很温柔,更何况,长大之后,他们两个也是有共同敌对目标的人。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这一点,在殷豹和王茵的身上,体现的格外明显。

    王茵看着殷豹风尘仆仆的样子,身上的衣服都是尘土,整个人也像是十几天没有洗过澡一样,呆在了原地。

    “阿豹,你……你这么多天,都去哪儿了?大妈都担心死了!”王茵现在的演技已经可以说是炉火纯青了。她看着殷豹的凄惨样子,眼眶一红。随后,王茵抬起手来,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一秒钟就掉下眼泪来。

    殷豹看见王茵,也是一副被殷郑欺负的很惨的样子,心底里升起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

    他本能的想展开双臂,去拥抱一下王茵,但是又担心王茵觉得自己身上太脏,所以就干脆没有展开双臂,只是站在原地,看着王茵。

    殷豹苦着一张脸,对王茵说:“大妈,我还能活着看见你,可真是太好了!”

    “你这孩子,胡说什么呢!”现在的王茵,就像是一个真正慈爱的,关心晚辈的长辈一样。

    其实王茵现在心里在想,殷豹这个样子,如果被媒体拍到了,那肯定又是一出好戏。

    除了‘虐待继母’之外,还能再给殷郑加上一条‘残害弟弟’的罪名。

    那么网络上的舆论风波肯定会更加的强烈的,殷郑,也一定会因为这件事情完蛋的。

    但是王茵并不能这么对殷豹说。

    因为她现在并不清楚殷豹回来的理由,而且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殷豹的回归说不定也是殷郑的一个计谋。

    王茵虽然并不聪明,但是多年和殷郑的交手下来,也终于让她学会了长几个心眼儿,尤其在这样重要的时候,更加的不能掉以轻心。

    殷豹用手揉了揉眼睛,擦掉自己眼眶里的眼泪。他委屈的对王茵说:“大妈,我没有胡说八道!真的!我好几次,差点都死了!”

    殷豹当然不知道王茵心里的小九九,这个时候,他也在盘算自己如何才能让王茵跟他合作。

    但是,殷豹觉得既然他和王茵都被殷郑弄得这么惨,那么王茵要答应和他联盟,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殷豹压根没有想到这是王茵的一个计划。

    王茵听见殷豹这么说之后,不管殷豹的回归到底是殷郑的计谋,还是殷豹自己的想法,都觉得自己不得不让殷豹进门来了。

    不然,好戏怎么继续演下去呢?

    王茵这么想着,就侧过身去,对殷豹说:“好孩子,你先进来吧,进来和大妈慢慢说。”

    “好,好。”殷豹等得就是王茵请他进去,这个时候王茵这么一说,他当然不会客气,也不会犹豫。

    殷豹的一双脚刚刚踩上殷家老宅的地板,地板上就被落了一层薄薄的灰。

    王茵看着地上的灰,心里十分的痛心——她要拖多久的地啊?

    不过王茵转念又想了想,觉得还是算了。这一层灰,就让它留在那里吧。等到时候媒体来了,也好再添油加醋一把。

    她王茵现在要利用一切手边能用的资源,去扳倒殷郑。

    殷豹进门之后,王茵问殷豹说:“阿豹,你现在住哪里啊?”

    “哪里都住。”殷豹想起自己这么久以来住过的地方,越来越怀念殷家老宅,自己房间的大床和浴室,“路边,桥下面,公园的长椅上……有的时候运气好一点,搞到了钱,就去住一晚上五十块钱的快捷酒店。”

    王茵听了之后,大吃一惊。

    她心想,还好无论如何,她都还有这么一栋奢华的殷家老宅可以住。那总比住桥底下,路边强。

    王茵也无法想象,一晚上五十块钱的快捷酒店会是多么的破烂。

    她现在这样的娇贵,肯定是受不了的。

    王茵露出一脸心疼的表情,对殷豹说:“天哪!你怎么……怎么变成这样了?你这个样子,要是让你妈妈知道了,她要多心疼啊!”

    殷豹听见王茵提起他的母亲,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苦涩的笑了笑。

    王茵也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

    她抬起手去,努力无视着殷豹身上的灰土,用指尖轻轻地拍了拍殷豹的肩头,对殷豹说:“有什么话,我们先别急着说了。你赶紧去楼上,好好地洗个澡去。你的衣服都在你房间里。你走了之后啊,你房间里的东西谁都没有动过。”

    王茵说到这里,叹了一口气,做出十分思念殷豹的模样说:“本来殷郑说,把你的东西都扔出去。但是大妈害怕你有一天还会回来,就死命拦住了,没有让人给丢掉。不论怎么说,你都是殷家的孩子啊……”

    殷豹听到王茵这么说,一方面感念王茵对他的思念,一方面对殷郑更加的恨起来。他冷冷的笑了一声,说:“是吗?我还没有死,他殷郑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把我从殷家赶出去了?”

    王茵看着殷豹冷冷的笑,又做出十分害怕的样子。她咬了咬下嘴唇,垂下眼皮去,对殷豹说:“阿豹啊,你快别这么说殷郑了。他不是那个意思……”

    殷豹看着现在的王茵,她再也没有殷豹记忆中那一股盛气凌人的样子了。

    以前的王茵,虽然嚣张,虽然跋扈,但是绝对不会在殷郑面前,或者提到殷郑的时候露出这样害怕胆怯的神情。

    殷豹现在迫切的想要知道,在他离开的这么多时间里,殷郑到底都对王茵做了什么,能让一向不可一世的王茵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大妈,你别害怕。现在我回来了,我会尽全力帮你的!”殷豹对着王茵,信誓旦旦的说。

    王茵当然不屑于殷豹——他早就是殷郑的手下败将了。

    但是这个时候,王茵还是露出了一脸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