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发誓

第一百一十六章 发誓

    殷豹在殷家老宅,洗了一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之后,狼吞虎咽的吃了一顿王茵烧的菜。

    像是王茵这种,做惯了阔太太的人,她能烧出来的菜,也不是很好吃的那一种。但是因为实在太饿了,所以殷豹还是狼吞虎咽,毫不嫌弃的吃完了。

    殷豹吃饱喝足之后,王茵也不着急跟殷豹商量怎么对付殷郑了,反而是赶他去好好的睡一觉。

    殷豹在吃饱了,洗了热水澡之后,整个人也是一瞬间的放松了下来。

    所以,当他听到王茵的提议,也就答应了。

    重新躺回自己房间的大床上,殷豹有一种‘久别重逢’的感觉。

    他躺在大床上,很快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等到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殷豹整个人都精神了很多,就像是睡了十天十夜一样,精神抖擞的。

    殷豹在自己的衣柜里找到自己从前的睡衣换上。他才发现这几个月来,他因为吃苦,所以整个人比从前都瘦了好多。

    殷豹从自己的房间里走出来,走到一楼的客厅里。

    王茵还坐在客厅里,但是因为疲惫,所以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殷豹轻轻地走到她的面前去,发现她睡着了,手里还抱着一个ipad,正在看什么视频。

    殷豹顺手打开那个ipad,发现里面没有设置密码,他一下子就打开了。

    打开之后,原本被暂停下来的视频,忽然自动播放起来。

    那个视频的内容,是王茵之前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说的话。殷豹看见滚动的弹幕,大多数都是骂殷郑的,心里一时也十分痛快。

    而王茵,因为听到视频播放的声音,也被吵醒了过来。

    殷豹的余光瞥见了,急忙把视频暂停了,放下了ipad,对王茵说:“大妈,我是不是把你吵醒了?”

    王茵揉了揉眼睛,对殷豹摇了摇头,“没关系。哎,大妈年纪大了,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

    殷豹在王茵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来,对王茵说:“没事的,大妈。你要是累了,就去床上睡一会儿吧。”

    “没关系。”王茵揉了揉脖子,对殷豹说。

    殷豹坐在王茵的对面,翘起了二郎腿。这是王茵十分熟悉的殷豹的样子,拽的很,是一个十足的纨绔子弟的模样。

    王茵当然见过那种,真正富养出来的男孩子。他们可没有一个人像是殷豹这样,有一种小流氓气质的。

    不过从前王茵也没有说过殷豹的气质问题,这个时候当然也不会多此一举的去说。她只是坐在沙发上,看着面前的一小块地方,并不说话。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

    最后,殷豹先开了口。他说:“大妈,我走了之后,你和殷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王茵听见殷豹的问话之后,叹了一口气。

    她现在仍然决定要把这场戏演下去,连可能会想要帮助她的殷豹也一起瞒着。

    只有这样,才最安全。

    王茵是这么认为的。

    所以,王茵只是苦笑着说:“人嘛,大概都是这样。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我以前对阿郑……你也是知道的。现在……哎,不说了。”

    “大妈,你不要这样。”殷豹看着王茵落寞的样子,难免有一种‘兔死狐悲,物伤其类’的感觉。

    殷豹对王茵说:“我觉得你以前对殷郑就够好的了。是这个小子自己不知足。何况——现在的舆论都倾向于我们。大妈,你不要怕,我们一起来把殷郑打趴下。”

    王茵听见殷豹这么说,装出一脸感激的样子,对殷豹笑了笑,说:“阿豹啊,多谢你对大妈的这份心。但是,不用了。大妈现在真的不想,也不敢再和殷郑斗下去了……”

    对于王茵的回答,殷豹吃了一惊。

    他原本以为,王茵会一口答应自己的同盟请求,然后就开始和他一起商量怎么去对付殷郑。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王茵现在竟然已经被殷郑欺负成这样了吗?

    “大妈,你到底怎么了?”殷豹难以置信的发问,“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现在……就像是换了一个人……”

    王茵听殷豹这么说,忽然觉得自己的演技可是真的好啊。她抬起手来,摸了摸有点湿润的眼眶,对殷豹说:“阿豹,大妈不但不想和阿郑再斗下去了,也想劝劝你,不要再和阿郑斗下去了。你啊,从他那里讨不到好处的。”

    殷豹越听王茵这么说,越觉得胆战心惊。

    他不知道殷郑到底对王茵都做了些什么,能让王茵变成这样。

    但是殷豹心里想,无论以后,殷郑会对他做什么,他都不能变成王茵现在这么卑微的样子。

    要他殷豹向殷郑低头,俯首称臣?——做梦去吧!

    “大妈,我不相信的。”殷豹低下头去,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抬起头来,对王茵说。

    他看着王茵,对她说:“同样都是殷家的儿子,凭什么他殷郑就可以继承殷氏集团,当殷家的董事长,我就不行?大妈,你难道不会觉得不公平吗?”

    殷豹说到这里,努力的看着王茵,试图从王茵的脸上找到一星半点的蛛丝马迹。

    他一边看着,一边继续说:“大妈,就算不是为了我,也是为了阿虎。你忍心看他跟着殷郑,向殷郑俯首称臣吗?大家都是人,都是殷家的儿子,凭什么有这么不同的待遇啊!”

    王茵不得不承认,殷豹的每一句话,都正正好好地说到了她的心坎上。

    可是,那又怎么样?

    王茵这一次,是下定了决心,不会选择和殷豹合作的。

    所以,王茵忍耐着自己疯狂想要点头说‘你说得对’的心里,对殷豹苦涩的笑了笑。

    王茵说:“阿豹,大妈知道你说的对。可是……可是现在你能怎么办,大妈能怎么办。哎,算了,这或许就是我们的命吧……至于阿虎,只要他高兴,就好了。大妈现在,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了。”

    殷豹真的难以置信极了,他实在不相信王茵会这样屈服于命运。

    殷豹一只手握成了拳,狠狠地砸向了面前的桌子。

    桌子被他砸的,发出了‘嘭’的一声。

    王茵也顺势,做出被吓了一跳的样子。

    “大妈!我不服!我不信!”殷豹赤红着一双眼睛,恶狠狠地说,“您要向命运低头,可是我不!我绝对、绝对不会屈服于命运的!”

    王茵就在听到殷豹说这句话的时候,忽然之间觉得,如果可以把殷豹当成一把枪来使用,去对付殷郑,那可比她亲自下场,要来的简单舒服的多了。

    王茵擦了擦眼泪,胆怯的去问殷豹说:“阿豹啊,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我就是想要报复殷郑!”殷豹说着,又忽然觉得自己并没有想到什么好办法,毕竟他现在还是一个逃犯。

    如果他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像是王茵一样去接受媒体的采访。那么岂不是自投罗网,一下子就会被殷郑抓回去吗?

    殷豹这么想着,陷入了沉思。

    王茵在一边看着他陷入沉思,自己的心里也在想着,要怎么不动声色的去让殷豹帮自己。

    过了一会儿,王茵见殷豹还没有开口说话,王茵就先开口说:“阿豹,要不然就算了,你也别想了。你现在回家了,就在家里,好好地休息休息。你看你这么多的时间里,都没有好好吃饭好好睡觉,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儿……”

    殷豹听到王茵的这一段话之后,忽然抬起了头来。

    他看着王茵,很忽然的说:“大妈,您介意不介意,再为殷郑添上一条罪名?”

    “什么、什么罪名啊……”王茵呆呆的看着殷豹,像是根本听不懂殷豹的话一样。

    随后,她很快地一缩肩膀,摇了摇头,说:“不好的,阿豹。你这样,阿郑真的会不高兴的。算了吧,阿豹。”

    “大妈!”殷豹失去耐心,变得愤怒且无可奈何。

    他对王茵吼道:“你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算了!我不管了!我一定要让殷郑,除了虐待继母之外,还有‘苛待弟弟’‘虐待弟弟’!”

    王茵听着殷豹的怒吼,看着殷豹愤怒地样子,在心底里轻轻地笑了笑。

    真是冲动又愚蠢的男人啊。

    王茵在心底里,这么想。

    但是表面上,王茵还是做出一副很害怕的样子。她拉着殷豹,对殷豹说:“阿豹啊,你听一听大妈的话好不好?你不要以后变成大妈这个样子呀!”

    “大妈,我不会的。”殷豹摇了摇头。他握住王茵的手,对王茵说:“不但我不会变成这个样子,我也不会让你继续是这个样子。”

    殷豹说到这里,看着王茵,竟然流露出了几分让王茵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的真情实感。他说:“大妈,我小时候,你对我很好,我一直记在心里。所以,你放心,虽然阿虎不靠谱,背叛了我们,但是我不会的。我肯定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

    王茵听了殷豹说的话,只是低下了头去,‘哎呀’的,叹气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