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一十九章 虎视眈眈的女人

第一百一十九章 虎视眈眈的女人

    十分有优越感的王茵,在做了几天各大媒体的新宠之后,将自己成功的塑造成了一个心地善良、温婉大方的殷郑继母,在这样的对比和殷郑的残忍冷酷的行为下,王茵理所应当的成了‘受害人’得到了几乎全网的支持。

    这让王茵的自我感觉以及虚荣心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满足,甚至在不知不觉之中,已经生出了一种非分之想——为什么不能趁这次机会,让她得到殷氏?

    殷氏集团是个赚钱的机器,王茵觉得,与其得到钱,还不如控制住那个赚钱的机器,这不就能永远保持曾经那个优越的生活水准了吗!

    这样一想,王茵看着坐在沙发上,咧着嘴洋洋得意刷手机的殷豹,就更加碍眼了。

    ‘怎么没有死在外面!’

    王茵恶毒的在心中这样想道,但是她脸上还是摆着一种贤惠慈爱的往日形象,坐在殷豹旁边,眼神慈祥的看着殷豹。

    “阿豹,网上怎么样了啊?”王茵明知故问的问道。

    实际上,网络上现在是什么情形,什么发展趋势,王茵可是一清二楚的,毕竟王茵还指靠着这事儿给自己赚一把快钱呢。

    殷豹自从把自己爆料出去,苦逼兮兮的非要装出一个可怜的模样,而正好殷豹还长了一张颜值还算是不错的脸,那些苦逼兮兮的悲惨经历和事后找人摆拍的假照片,都让殷豹在主动曝光自己之后,被很多年纪小不懂事的小女生开始圣母心,可怜起来。

    一时间,网络上都是这样的——

    “救救殷豹,有这么一个可怕歹毒的哥哥!”

    “阿豹不哭,为你打call!!”

    “卧槽怎么殷家的基因这么好的吗?殷豹好帅的!殷郑……虽然颜不错,但是心简直就是黑透了,还是算了算了。”

    殷豹看着这些评论内容,一上午什么事儿都没做,就是坐在沙发里看,不断的有人在艾特他,转发他的微博,几乎没有几个小时,殷豹都有了一些明星效应的错觉,毕竟,他就喜欢看有人骂印证,而且是骂得越难听越好。

    再说,这会儿的殷豹,还沉浸在当初王茵爆料之后大热的晕眩感中,毕竟他们俩都是一路人,都喜欢被人捧,让人夸。

    殷豹听见王茵问他,手指在屏幕上往上滑的动作顿时一顿,紧接着,就装模作样的淡淡的说了一句:“还行吧,主要还是靠您之前的热度。”

    短短一句,王茵就听出来殷豹这是敷衍她呢,所幸她自己也有对策,因此并没有特别生气,仅仅就是在心里又骂了殷豹一句‘小畜牲’罢了。

    “那既然这样……”王茵脸上露出一个笑眯眯的假笑,说道:“要不要咱们找几家媒体,接受一下人家的采访。

    “采访?”

    殷豹怪叫一声,就像看着什么奇葩一样,看着王茵,说道:“大妈们,现在可不是接受什么访谈的时候,你得等,咱们还得吧殷郑的罪行都串好了,没有什么漏洞的时候,再接受采访的时候,就不会有纰漏了。”

    殷豹虽然是这么说的,但是心中却充满了不以为然。

    他就是不愿意和王茵绑定销售,那样他的热度必然就会大打折扣,殷豹无耻的借助了王茵这个目前的大热点,然后利用自己的优势,仅仅只用了一两个小时,就将媒体关注的中心移到了他的身上。

    至此,王茵也基本上算没什么用的人了。

    即使沦落到这个地步,殷豹也还是像狗改不了吃屎似的,把谁都要当作垫脚石踩着,好让他爬的越高越好。

    从小到大的兄弟殷虎如此,现在又轮到了一直养育他的王茵。

    但殷豹觉得,这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没什么不对,弱肉强食罢了,他们和他斗不过心眼儿,就活该被他踩在脚底下,充当垫脚石。

    这场‘殷氏事件’,如同网络世界的大地震一般,几乎只要不是年龄太大的老人,都多少会有关注,所以,在殷郑一直没太注意到的两个人,自然也都知道了这件事情。

    一个就是和殷郑在合作的孙意然,一个就是一直觊觎殷郑并且始终贼心不死的袁月。

    当袁月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是第一时间主动去联系了殷豹,她原本以为殷豹不会再搭理她了,毕竟殷豹已经用另一种手段,完成了自己重回殷家的目的。

    但是出乎袁月意料之外的,是她的电话才拨出去,没等两分钟,殷豹就接通了电话。

    “喂?”

    接通电话的殷豹的声音听起来从头到尾就透着一股子洋洋洒洒的慵懒劲头,这让一直等着殷豹让她完成自己奢望的袁月听到,瞬间就是气不打一处来。

    于是袁月咬牙切齿的压低着自己的声音说道:“殷豹,你是不是忘记了点什么事?”

    因为这会儿还是工作时间,袁月这通电话只能躲在洗手间里打,她不敢太大声音,就怕隔墙有耳,让人听见她居然还和殷豹有所来往。

    “哦?”殷豹的声音还是挺起来有一股子提不起劲的懒散,如同二世祖一样,说话都有一种高高在上的不屑。

    毕竟殷豹觉得自己现在已经重回殷家了,虽然是偷着回的,但等他收拾了殷郑,他就能够顺理成章的成为殷家当家说话的拿事儿人,接受殷氏,也是理所应当。

    所以现在的殷豹,又开始觉得前景一片光明美好了。

    殷豹挑着眉毛,混不在意的说道:“我记着呢,让你爬上殷郑的床呗,你着急什么,就这么迫不及待对殷郑献身了?”

    殷豹说话十分粗糙,让袁月听起来无比刺耳,尽管她躲在洗手间,周围只有她一个人,也难免因为羞恼而面红耳赤。

    袁月怒斥道:“你胡说什么呢!”

    “我胡说?”殷豹把脚一搭,架在茶几上,嗤笑道:“我看是说中了你的心思,恼羞成怒了吧!”

    殷豹确实是说中了袁月的心思,袁月也确实是心里着急了,毕竟之前那段王茵的视频里面,王茵都亲口说了,殷郑在外面是有情妇的!

    她再不赶紧着,现在宋荷怀孕了,回头殷郑的情妇再怀孕,她袁月的黄花菜就彻底凉透了!

    这么一想,袁月就强迫着让自己努力冷静下来,压着心里的火气,尽量好声好气的和殷豹说道:“就当……就当你说的是对的,你到底还能不能做到你答应我的事儿?”

    对于现在的殷豹,他又开始信心满满的觉得自己将来会是殷氏的主人,所以对于袁月这么迫不及待要往殷郑床上爬的举动,就十分的不满,理所应当便肯定要恶心袁月几句。

    所以袁月很快就听见听筒里面传来了殷豹阴阳怪气的笑声,连着说的话都粗俗难听的很。

    “能倒是能。”

    殷豹阴阳怪气的咂了下嘴,仅仅只用声音就让袁月感受到了殷豹的不怀好意,甚至是袁月自己都没有问出来,殷豹就已经开门见山的说了。

    “你求我帮你,你总要付出点什么吧?我最近身边也没什么合适的妞儿,反正我也不是没有睡过你,干脆你上殷郑的床之前,再和我玩儿两天,这样殷郑也才是真真正正算是穿了我用过的破鞋啊,哈哈哈!!!”

    殷豹口无遮拦的话,彻底让袁月怒了,她这辈子就没被人能这么粗俗的羞辱过,一股庞大的恼火之情,瞬间蹿上了袁月的心口。

    “殷豹,你别太过分。”袁月一字一句的警告殷豹道:“别以为你手里有我的录像,就能和我这么说话!你自己以前干的那些龌龊肮脏的事儿,你以为我就没有留下点儿什么吗?”

    袁月说到这里,后面还跟着几声冷笑,瞬间就让电话那端的殷豹沉下了脸色。

    “你留什么东西了?!”很快,殷豹阴沉的声音就低哑的传进了袁月的耳朵里,袁月甚至现在都能想到殷豹脸上的表情会是多么的难看。

    这回,风水轮流转,就换袁月的意的压殷豹一头了。

    袁月抬起一只手,弹了弹指甲,做出一副云淡风轻的表情和语气,说道:“还能有什么,无非就是那些能让你把牢底坐穿的录像呗,反正你也录了我的东西,你公布出来,大不了就是我在这个城市没办法立足了,那你呢?”

    袁月说到这里,语气一顿,随即她语气轻快,但实际上更是带着威胁的说道:“你是想进去尝尝牢饭的滋味吗?”

    这话一出,殷豹立刻暴怒。

    他抓着电话,不顾身边王茵诧异的目光,破口大骂道:“你他妈敢给我抖出来!你给老子抖出来,老子杀了你全家!”

    对于这种威胁,袁月倒是一点都不害怕,她甚至还轻轻的笑了起来,可是开口说话之间,语气却是无比的冰冷,袁月说:“那可能要让你失望了,你要到地底下去,杀我全家。”

    随着袁月话音才落,殷豹瞬间语诘。

    但是袁月一点都不准备给殷豹时间,仗着自己手里的东西,傲然的命令道:“我给你三天,三天之内,让我有机会接近殷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