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二十章 推波助澜

第一百二十章 推波助澜

    在殷豹的世界里,从来都是‘己’字当头的。

    所以,在有人以他自己的性命威胁他的时候,他本能的反应,当然就是怎么样能够保护住自己。

    第二个反应,才是该如何保护自己。

    在杀害袁月,和答应袁月中间,殷豹犹豫了半天。

    最后,他得出了一个折中的结论。

    那就是,他先答应袁月,如果事情办成了,那么就再说。如果事情没有成功,那么他就立刻杀了袁月。

    反正他殷豹也是一个逃犯了,再往身上多添一条罪名,对他而言,也是一件很无所谓的事情。

    但是,要怎么去接近殷郑,这是一个目前让殷豹觉得最为头疼的问题。

    他现在龟缩在殷家的老宅里。

    殷郑不来,他出去也不方便。

    要完成袁月的要求,实在是有一点困难。

    殷豹蹲在家里,苦思冥想,左思右想。

    王茵呢,就在一边一直看着他,冷眼旁观,并不理睬殷豹。

    不过,这件事情很快就被一直派人监视他们的殷郑知道了。

    殷郑在知道袁月和殷豹的事情之后,心里忽然有一种:‘天哪终于被我等到了’的那种痛快的感觉。

    毕竟,我们的殷大总裁一直想要搞一个更大的新闻,就是苦于这些言论太不用心了,让他一直都没有办法能把自己变得更加人渣一点。

    而现在,袁月的电话,对殷郑来说,真的是瞌睡遇上枕头一般的及时。

    不过,对于殷郑而言的好事,落到陈澈的耳朵里,可就显得别样的变态和不想听了。

    陈澈站在殷郑办公室里,目瞪口呆的听着自己的老板对自己下达的命令一天比一天变态,实在觉得自己的心脏受不了。

    现在,陈澈觉得,她宁愿真情实感的去给殷郑买水军怒骂殷郑的人渣,甚至亲自披着小号上阵怒骂,都比完成殷郑最新交代给她的任务要舒服和轻松的多。

    陈澈看着殷郑一张一合的嘴,忽然之间觉得自己应该是一个外国人,不然怎么会听不懂殷郑重复了两遍的内容。

    还是特别简短和简单的那一种。

    “让袁月爬上我的床。”

    陈澈看着自家老板,觉得他疯了,疯的无可救药了。

    “对、对不起……我我我……我实在没有听懂……”陈澈就像是一只呆头鹅,她觉得自己都快哭了。

    她不明白,这个剧情的发展,怎么就这么魔幻起来了?

    这不太对吧?

    “陈澈,我不想重复第四遍。”殷郑的耐心实在是非常有限的。他能重复第三遍,已经是十足的有耐心了。

    陈澈不敢让老板再重复第四遍——她现在害怕老板疯起来,让她爬上宋荷的床。

    于是,陈澈连忙疯狂的点头,答应道:“好的好的老板,我知道了!您放心!我一定会让袁月爬上您的床的!”

    陈澈说完这句话之后,一刻也不敢多待下去,马不停蹄的跑了。

    陈澈离开之后,殷郑坐在办公室里,想了一想。

    他掏出手机,给宋荷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电话那头传来宋荷有一些沙哑的声音,“喂?”

    “你的声音是怎么回事?”比起跟宋荷说殷郑本来想要说的事情,现在,殷郑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到了宋荷的嗓音上。

    电话那头的宋荷咳嗽了一声,可是并没有让嗓子有什么好转,她仍然用沙哑的声音回答殷郑说:“没、没怎么……刚才……那个……哎,没事!”

    “嗯?”听着宋荷磕磕巴巴,一听就是有问题有事情的声音,殷郑皱起了眉。

    宋荷坐在沙发上,揉着一双哭肿的眼睛,不敢告诉殷郑自己把眼睛给哭肿了,现在跟桃子一样。

    “宋荷,你怎么了?”电话那头,殷郑的声音加上了一丝阴冷,听得宋荷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战。

    宋荷害怕殷郑这样子的语气,又想着晚上殷郑回家,肯定会看见自己的眼睛,到时候也是一样的。

    于是,宋荷慢慢吞吞,犹犹豫豫的说:“我……哭了……”

    “你哭什么?”殷郑听见宋荷把自己的嗓子哭成了这样,就知道刚才宋荷肯定是没少哭。至少,从挂了上一个电话起,她就一直在哭。

    宋荷吞吞吐吐的说:“我就是生气……他们骂你……”

    殷郑在心疼和感觉温暖的同时,有一点头疼。

    他揉着眉心,对宋荷说:“宋荷,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没有关系的。”

    “唔……”现在的宋荷,十分的心虚,根本不敢和殷郑顶嘴辩论。

    她只能默默地这么答应一句。

    殷郑听到宋荷的回答,就知道宋荷现在心里肯定是十分的不满的。如果按着从前,宋荷肯定又要和他犟嘴。

    但是这个时候,宋荷的软软答应,只是代表她现在不敢和殷郑辩论。

    殷郑有一点儿不知道要怎么去解决宋荷这样的情绪。

    他只能告诉宋荷说:“宋荷,我真的没有关系。这些言论,对我来说都不是什么大事情。你不要担心我,我自己会处理好这些事情的。”

    电话那头,宋荷没有说话,只是传来轻轻地呼吸声。

    殷郑知道宋荷在听他说话,于是继续说:“如果你真的很心疼我的话,那么现在就不要哭了,躺到床上去,好好睡一觉。你知道,你把自己哭成这样,我会有多心疼吗?”

    这是宋荷,第一次听到殷郑这样说话。

    她认识殷郑这么久,第一次,听到殷郑说这么温柔的话。

    宋荷握着手机,整个人都呆呆的愣在那里。

    她简直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哭久了,所以出现了幻觉?

    现在跟她打电话的人是殷郑吗?是那个冷漠的殷家总裁,殷郑吗?

    这怕不是个假的殷郑吧?

    宋荷怀揣着狐疑的态度,小心翼翼的试探着问:“……喂?你……你是殷郑吗……?”

    电话那头的殷郑握着手机,听到自己的老婆沉默许久之后,忽然发出的这么一句问句,脑袋顶上浮现出了满头的省略号。

    “我不是殷郑。”殷郑冷漠的说,“那我还能是谁?”

    “……哦……”电话那头的宋荷,也不知道是放下心来,还是更加的诧异。

    总之,她发出了这么一声意味不明的感叹之后,又沉默了下来。

    殷郑把他所有的好脾气和耐心都给了宋荷。

    就在宋荷沉默的时候,尽管殷郑十分着急且觉得这种沉默的通话没有任何意义,但是也没有放下电话。

    他在等着宋荷先开口。

    殷郑等了很久之后,宋荷才又慢慢的开口,说话了:“……你是殷郑就好。”

    “嗯。”殷郑答应了一句。

    随后,殷郑才说出自己打这通电话的目的,“我今天晚上可能不回来了。”

    “啊?”宋荷诧异的,并且后悔——早知道他今晚不回来,那她就不那么老实的把自己哭得稀里哗啦的事情交代给他听了。

    “那你今晚要去哪里啊?”宋荷急急忙忙的补充一句询问。

    殷郑想了想,仍然没有告诉宋荷。他只是说:“今天晚上有点事情要办,可能会在办公室里熬到通宵。你早点睡,不用等我。”

    “哦……”宋荷有点闷闷不乐的。

    这是她怀孕之后,殷郑第一次夜不归宿。

    “宋荷。”殷郑低沉而有磁性的声音又从电话那头传过来。

    “嗯?怎么啦?”宋荷急急忙忙的回应他。

    “照顾好孩子。”

    宋荷想了很多,殷郑会交代自己的话。结果,她万万没有想到,殷郑仍然只是关心自己的孩子。

    宋荷忍不住,在电话里就低低地叹了一口气。

    “我知道了。”她说。

    殷郑不解其意,又或许是根本不想把这件事情挑明。

    殷郑只是假装没有听到宋荷的叹气声,对宋荷说:“嗯。”

    宋荷和殷郑挂断了电话之后,殷郑亲自打电话,给家里的管家说:“等夫人睡着之后,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都把她的手机给我偷出来。这一段时间,不允许夫人看电视,看手机,接触外界一切的新闻。”

    电话那头的管家,连连答应:“好的,少爷,我知道了。”

    “还有。”殷郑补充道,“不管有什么人要见夫人,都要先经过我的允许。”

    “好的。”管家继续回答。

    殷郑又在最后威胁了一遍管家说:“如果夫人和孩子有个三长两短,那么你知道,我会让你无法在这个世界上待下去的。”

    “是……是,少爷,我知道!”管家听到殷郑的威胁,一下子就害怕起来,连语气也比刚才更加的郑重其事起来。

    殷郑交代完家里的事情之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他现在觉得,自己终于有精力,全身全心的去对付王茵、殷豹,甚至袁月这个想要趁机浑水摸鱼的人渣们了。

    就在这个时候,陈澈也走了进来。

    她对殷郑说:“殷总,我已经把您今天晚上要去酒吧的行程泄露出去了。殷豹那边已经知道了,我想,他很快就会有行动的。”

    “殷豹这个人,根本等不起。”殷郑听见陈澈的话后,冷笑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