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二十一章 计划通

第一百二十一章 计划通

    陈澈看着殷郑的冷笑,其实很忍不住的想要询问殷郑是不是确定要这么做。

    如果宋荷知道了……

    陈澈根本没有办法想象。

    从前只是殷郑被其他不明真相的人污蔑,那么到底是殷郑自己的事情。

    可是现在,如果这件事情一旦曝光,那么宋荷……宋荷还怀着孩子呢,她怎么能受得了,自己的丈夫在自己怀孕的时候出轨?

    殷郑看着陈澈站在那里,露出一种欲言又止的眼神,他立刻就知道了陈澈想要问什么。

    可是,殷郑也不想让陈澈把这个问题问出来,害她继续受罚,所以,殷郑什么都没有说。

    陈澈也很快地,把自己的情绪整理好之后,就对殷郑说:“您说得对。现在根本没有时间,让殷豹去等。”

    “越轻易的出击,就越容易出乱子。”殷郑冷漠地说。

    很快,夜幕降临。

    霓虹灯闪烁,照亮整座城市。

    殷郑坐在车上,外面的景物被飞速行驶的车一一掠过去,抛到身后。

    其实,殷郑并不太喜欢去酒吧。

    但是从前,在他和宋荷结婚之前,他偶尔也会去酒吧待一会儿。当然,那是在有关系很好的酒友邀请的前提下。

    可是,现在殷郑成家了,他本来花在酒吧上就少的时间,变得更加的少起来,是已经成为了零。

    当殷郑踏上好久没有来过的酒吧的时候,他下意识的就皱起了眉。

    很久不来,这间他从前常来的酒吧放的音乐,变得更吵了。

    因为是殷氏集团总裁定下的包间,所以酒吧的经理甚至亲自出来接待殷郑。

    他把殷郑领到了酒吧最好的包间,又为殷郑拿上酒来。

    殷郑一个人坐在包间里,安静的喝着酒。

    就在殷郑的酒越喝越多的时候,包间的门,忽然被‘嘭’一下子,撞开了。

    殷郑根本来不及看,也懒得去看,就听到了一个熟悉无比,意料之中的声音传过来了。

    “哎?殷总?您怎么在这里?”

    等那个娇媚恶心的女人声音彻底落下之后,殷郑才懒洋洋的抬起眼睛,看了她——袁月一眼,不耐烦的说:“关你什么事。”

    袁月今天接到殷豹的电话,说是他已经帮袁月安排好了和殷郑见面。

    殷郑今天晚上,会去酒吧喝酒。到时候,就让袁月自己假装进错了包间,进去发现殷郑。

    袁月觉得这个办法很好,就听了殷豹的话。

    她很早就去了酒吧,一直在一个角落里等着殷郑。

    当然,她为了让自己的演技自然一点,也喝了不少的酒。

    所以,在她撞开包厢的门,看见殷郑的时候,是真的有一点微醺了。

    袁月看了看这个包间的四周,发现包间里是有两个杯子的——可是她刚才躲在角落里的时候,分明只看见了殷郑一个人出现。

    难道殷郑的情妇,在她不注意的时候已经过来了?

    那现在只剩下殷郑一个人,又是怎么回事呢?

    袁月来不及想。

    酒精让她没有办法思考那么多。

    她只是转过身去,把包间的门关上,然后坐到殷郑的身边。

    袁月因为微醺,眼神稍微有一丝的迷离。她看向殷郑,说:“怎么就不管我的事情呢?怎么能,能让殷总一个人待在这里呢?”

    在袁月眼里,今晚的殷郑是喝醉了的。

    他伸出手来,做出和平时完全不同的动作——一把把她揽入怀中。

    殷郑把自己的嘴凑近袁月的耳边,在袁月耳边轻轻地说:“那么,你来陪我。”

    他的话中,带着不容置疑的霸道。

    袁月听见之后,骨头都酥了一半。她本来就不想走,现在听见殷郑这么说之后,就更加的不想走了。

    她往殷郑的怀里,轻轻地一靠,嘴上的话却是欲擒故纵,“哎呀,那……那怎么好……我朋友,还在等我……”

    “什么朋友?”殷郑轻笑一声,“什么狗屁朋友。我现在命令你,陪我。”

    “这……”袁月轻轻转了转眼珠。

    她现在,凑得离殷郑很近,可以很清楚的闻到殷郑嘴里的酒味儿。她也可以很清晰的感受到,现在殷郑整个人都在发烫。

    袁月又往前凑了一点。

    她的整个人,都完完全全的靠入了殷郑的怀里。

    袁月一双眼睛迷离着,微微地嘟起嘴巴来,看着殷郑,假装不明白的问:“殷总,您,您怎么那么热呀……”

    “怎么那么热?”殷郑重复了一遍她的话。

    随后,殷郑伸出手去,抬起袁月的下巴来,强迫袁月看着自己的眼睛。

    他对袁月说:“那当然是因为,看见了你。”

    袁月被迫的看着殷郑——其实也不是完全的被迫。

    殷郑长的,真是好看啊。

    袁月在心里想。

    又好看,又有钱,又有能力。这样的男人,当然是她袁月,才能配得上的了。

    袁月看着今晚一反常态的殷郑。

    她想,很快,她和殷郑就会发生那一种‘不该发生’的事情了。

    等到时候,别说宋荷是他殷郑的妻子,就算宋荷已经给殷郑生下了孩子,是未来殷氏集团总裁继承人的亲生母亲,她袁月都有本事能把她拉下马!

    袁月眨着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殷郑,做足了小白兔的模样。

    她娇羞的嗔怪殷郑说:“殷郑,您说什么呢~我是袁月,您的属下呀——”

    殷郑笑了笑,“我当然知道你是谁。”

    沉浸在即将胜利的喜悦中的袁月,完全没有意识到殷郑忽然变得清醒的语调。

    她只是看着殷郑一张越来越近,愈放愈大的脸,呆愣愣的在原地,等着殷郑上前,吻她。

    可是下一秒,就在袁月觉得殷郑要吻上她的唇的时候,袁月忽然之间,眼前一片漆黑,失去了意识。

    看见袁月终于昏睡过去的殷郑,这个时候就像是触电一般的松开了袁月。

    袁月整个人都软趴趴的倒在了沙发上。

    殷郑皱着眉,一双碰过袁月的手僵在半空,简直是无处安放。

    就在这个时候,陈澈也走了进来。

    她看到现在的情况,就知道计划进行的很顺利。

    早在袁月进入酒吧之前,陈澈就已经买通好了酒吧的酒保,往袁月喝得酒里,下好了**。

    等到时候,袁月喝了酒,昏睡过去之后,那么殷郑就什么也不用做了。

    第二天早晨,袁月醒过来的时候,尽管她不会记得到底发生了什么。至于她为什么不记得——连陈澈都觉得不重要。

    反正,袁月一定会假装自己和殷郑什么事情都发生过了。

    她是那么的想爬上殷郑的床,那么殷郑就‘成全’她。

    看着昏睡过去的袁月,殷郑对陈澈说:“你抱上她,把她扔到酒店去。”

    随后,殷郑根本不等陈澈说出任何反对的屁话,就先行离开了。

    陈澈站在原地,看着殷郑逃也似的背影,几乎欲哭无泪。

    这个特助真的干不下去了,为啥所有的倒霉事儿都是她做啊?

    陈澈一边在心里默默地欲哭无泪,一边抱起袁月。

    抱起袁月的同时,陈澈简直下意识的骂了一句:“卧槽,你喝了多少酒啊!”

    ——袁月浑身上下简直就像是泡在酒缸里一样。

    而那边的殷郑,就算逃跑,也跑不了多远。

    他不得不等一下陈澈把袁月抱上车,开车和她一起去酒店。

    所以,当陈澈抱着袁月费力的从酒吧里出来的时候,看见殷郑站在路边,等的十分不耐烦的时候,心里就默默地平衡了。

    虽然我过得很苦,但是你也必须等我呀!

    陈澈在心里这么安慰着自己。

    她把袁月扔上了车之后,开车带着殷郑和袁月一起,去了酒店。

    在那里,已经有陈澈事先联系好的狗仔队,等着偷拍这一个‘爆炸性新闻’。

    陈澈抱着袁月跟着殷郑走进酒店的时候,都感觉到了狗仔们躁动的八卦的心情。

    不过,她什么都没有说。

    殷郑也什么都没有说。

    他们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现一样。

    陈澈负责抱着袁月,殷郑走在前面,一前一后的,进了酒店的房间。

    然后,陈澈把袁月在房间的床上放下,并帮助殷郑把袁月身上的衣服都脱光了之后,就离开了房间。

    而殷郑,因为住的是一间总统套房,所以他选择在另一侧,没有袁月的地方,洗了一个澡,稍微的睡了一觉。

    等到天快要亮起来的时候,殷郑才选择起床。

    他在袁月的床前站定。

    看见袁月快要醒过来的样子,才开始把刚才没有系上的西装扣子系上,随后一句话都没有说,扭头就离开了房间。

    而袁月,她一直昏昏沉沉的。

    直到听到门被关上的‘咔哒’一声,才算彻底醒过来。

    她从床上坐起来,被子顺着她的动作滑下去。

    袁月这才发现,自己竟然赤身**。

    她看向床边,发现自己的衣服散落了一地。

    袁月下意识的用被子盖住了自己的身体,一种说不清的惊喜和欣喜渐渐涌上了她的心头。

    这么多年,她朝思暮想了这么多年的事情,难道,终于成真了吗?!

    可是……可是她怎么没有一点儿记忆呢?

    袁月揉了揉头,最终什么都没有想起来。

    不过,那实在是,太不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