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将计就计

第一百二十二章 将计就计

    袁月简直要高兴疯了——爬上殷郑的床,成为殷郑的女人,这几乎是袁月日思夜想的事情,从前殷郑看不上她,但是现在,袁月真的做到了。

    她从床上坐起身,被子从袁月的身上滑落,然后露出她光洁的皮肤和上面各种痕迹。

    袁月低头审视着那些印记,就像是要通过这些印记,然后回想起昨晚美妙的一夜。

    尽管无论袁月看多久,如何努力回忆,她还是想不起来关于昨晚自己和殷郑是怎么开始的,又是怎么结束的。

    但……无论如何,袁月心想,总算是和殷郑睡了,以后她就是殷郑的女人了。

    袁月这么想着,心中不禁欣喜若狂起来,甚至已经开始胆大的构思起了将来自己会给殷郑生个儿子,然后把宋荷从殷家弄出来。

    儿子……

    袁月忽然顺着这个思路,就想到了宋荷肚子里怀的那个孩子,眼珠子在眼眶里面滴溜一转,随即心里忽然闪现出了千不该万不该有的念头。

    即使后来,袁月无数次的为今天而后悔,甚至开始憎恨这个时候竟然如此胆大妄为的自己,她简直恨不得能回到这一刻,把痴人说梦的自己扇醒,然后赶紧穿好衣服走人。

    但是,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可以吃,袁月即便日后悔的肠子都要青了,此刻也仍旧是在开始因为尝到了一点甜头,而开始觊觎起宋荷拥有的东西。

    如果……袁月光洁的身体裸露在日光之下,顾不上去穿一件衣服遮一遮,只顾着沉思,她刚刚脑海中,闪电般蹿过去的那个想法。

    袁月想道:‘如果宋荷肚子里那个孩子生不出来,而自己已然怀上了殷郑的孩子,那是不是,自己就能做殷郑正经的太太了?’

    至少,退一步而言,就算殷郑不和宋荷离婚,袁月想着,如果她能给殷郑生个儿子,殷家的长子在她袁月的身边,就不怕殷郑不给她荣华富贵。

    袁月在心中琢磨着琢磨着,一个甚至可以说是十分阴诡无耻的计划,就在袁月的脑海中渐渐成型了。

    为了这辈子成为人上人,称为不用为钱而发愁的豪门阔太太,哪怕这么做风险太大,袁月也决定要去试一试。

    于是已经打定主意的袁月,立刻毫不犹豫的穿好衣服,拎着包离开了酒店。

    与此同时,在办公室的殷郑接到了陈澈的电话,陈澈在电话中简洁的说道:“**,袁月走了。”

    “跟着,看她要干什么去。”殷郑听完,随即布下命令。

    而殷豹那边,也已然收到了来自袁月‘事成’的好消息,殷豹拿着手机,盯着手机屏幕上那两个字,轻轻不由得出奇好了起来。

    一切都在殷豹的计划中,袁月这个棋子比殷豹想象的还要好用,但,仅仅也就只能让袁月参与到这里了。

    殷豹心中开始飞快的根据现在的情况将原本的后续计划略作调整,袁月只能作为殷郑**花心的出轨证据,但是,显然殷豹现在已经看出来了,袁月的野心已经不仅局限于此,她甚至敢拿录像威胁殷豹,这才是惹火殷豹从而提前放弃袁月的主要原因。

    ‘你以为我就这能用你?’殷豹在心中极为不屑的想起袁月那张高高在上的傲慢的脸,恨不得立刻看到这个女人痛哭流涕的跪在自己面前乞求。

    一时之间,不论是殷郑,还是殷豹,更甚至还有袁月和王茵以及孙意然,每个人都在局中,各自为营,小心翼翼守着自己的方寸之地,也虎视眈眈着别人手中的东西。

    这是一场博弈,但不论赢得是谁,输的又是谁,殷郑明白,这对殷氏不管怎么看,必然都是一场动荡。

    但是殷郑已经不愿意再忍耐殷家这些白眼儿狼们了,他们就像是饿狼,在殷郑的背后虎视眈眈的盯着,不肯放过一点肉腥肉沫。

    从前殷郑觉得,留三两只饿狼在自己身后,也挺好,至少能够激励自己不惰怠殷氏,不会因为他而导致殷氏失去现在业界老大的位置。

    可是现在,随着殷郑年纪增长,更甚至最重要的原因是包括他即将要做父亲了,这种喜悦和圆满,让殷郑开始容不得任何一个人企图破坏他这个来之不易的家庭。

    无论是殷豹王茵还是袁月,或者是孙意然,殷郑都决定这次一次清理干净,让自己能够周末安安心心的在家里好好的陪一陪宋荷。

    殷郑正面无表情,神情严肃的看着手中的文件,实则干着偷摸的勾当,开小差想:‘也不知道宋荷这会儿在做什么。’

    随着宋荷孕期一天一天增长,殷郑已经准备开始暂停全部的工作,在家里陪着宋荷,直到宋荷生完孩子,所以,为了防止什么非必要事件发生,殷郑就必须要把挡在他和宋荷之前的障碍和心怀不轨的人全部清理掉。

    就在殷郑沉思之间,陈澈的电话已经二度进来了。

    “**……”这回,尽管陈澈已经很努力在克制,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依旧是十分专业和客观,但与陈澈已经很熟悉的殷郑又哪能听不出来,陈澈的声音里带上的那微微的颤音。

    随着陈澈语气上这份尽管微小,但还是被殷郑所察觉到的声音传进殷郑的耳中,殷郑不由得有种不好的预感,毕竟在殷郑看来,陈澈可一直是一个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人,于是殷郑开口,声音之中不由得就严肃起来了:“出什么事了?”

    陈澈一听殷郑这说话的语调,就知道自己心里的忐忑已经被殷郑察觉了,但或许正是因为被殷郑察觉了,陈澈反而觉得心里松快了一口气。

    她看着眼前的建筑物,袁月刚刚才从入口处走进去,陈澈的目光落在入口处上面明晃晃的门头字体,深呼吸了一口气,随即干练的开口说道:“我跟着袁月到了一家精 子捐献中心,我估计袁月可能是打算伪造不孕不育,拿到捐献精 子受孕。”

    不然陈澈实在是想不明白,好好一个没结婚的单身女人,平白无故的跑去精 子捐献中心。

    而她这么做的目的——

    殷郑听见陈澈所言,脸上顿时阴云密布,甚至眼中都盛满了刺骨冷芒。

    袁月的大胆再一次的刷新了殷郑对于她的认识,之前不过就是觉得这个女人虚荣,想爬上自己的床和自己有所牵扯,这样就能够得到一辈子用不完的钱,能舒舒坦坦享受奢侈生活。

    但是现在看来,袁月并不是一个虚荣就能够概括的了的,这个女人还有野心。

    殷郑心中盘算着,嘴角忽然划出一个莫名的冷笑,带着浓重的嘲讽意味,这个时候但凡陈澈能够看到殷郑露出这个表情,就知道,袁月肯定是没什么好过的日子里。

    毕竟对殷郑而言,袁月的野心和贪心,已经开始在伤害他自己来之不易的生活,更甚者,是要伤害宋荷和他们两个还没有出生的孩子。

    殷郑绝对不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于是,殷郑在陈澈报告之后,当机立断的说道:“一会儿看袁月出来了,你去找院长,就说是我要的袁月的咨询记录。”

    对于女性人群申请领取志愿者匿名提供捐献的精 子,法定程序上是很麻烦的一件事,所以袁月肯定不会这么轻易就能够拿到,毕竟她想走正规渠道,就要接受正规渠道必须存在的审核和复核,以及考察时期。

    袁月连这段时期都已经好想好了,她已经决定这段时间要紧紧粘着殷郑,这样她才有更大的怀孕几率,申请认领精 子不过就是袁月的一个以防万一的手段,她当然还是希望怀上的,能够使货真价实的殷郑的儿子。

    袁月自己都没有发觉,她已经在不知不觉之间,把孩子已经看作是了一个交换的筹码,甚至她自己都已经对这个现在还不存在的孩子明码标价——生下殷郑的儿子,就等于一辈子吃穿不愁,享受不尽的奢侈生活。

    但是,尽管袁月再如何精心算计,她都不会知道一件事,这件事,也就彻底的决定了,袁月的败局。

    袁月的擅作主张必然是瞒着殷豹的,这时候的殷豹还在想着要怎么合理的把袁月踢出局,这回殷豹对袁月如此客气,也不过就是因为,袁月那通威胁电话。

    殷豹后来想到了袁月手里可能会有的视频。

    殷豹吸毒这件事,几乎没有人知道,他一直是小心翼翼的瞒着,并且殷豹除了吸毒,还有贩毒,他就是靠着贩卖,才能赚取够他无度挥霍的钱。

    尽管吸毒与贩毒,被警察抓住之后后果不容小觑,但是对殷豹而言,这都不是最致命的,最致命的是,殷豹还教唆他人吸毒。

    殷虎就是一个极好的例子。

    殷豹为了让自己手里的毒品能够稳定的卖出去,他常常会混迹在市区里的各种高档消费的会所、夜总会,或者是ktv,这里未成年人不少,尤其多的,是有钱的公子哥,正是青春叛逆期,对于殷豹有意的引诱和教唆,通常就会轻而易举的上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