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二十四章 逢场作戏

第一百二十四章 逢场作戏

    袁月下楼的时候,就看见陈澈已经恭恭敬敬的守在了车门边,这种专门有人等她下楼为她开车门的优越感实在是太强烈了,让袁月甚至产生了一种错觉——自己才是正牌太太的错觉。

    显然,袁月并不想从这种错觉中醒过来,于是她一边回忆着平时见过的那些有钱人的太太和千金名媛应该是保持着一种如何的体态步伐,她模仿着,甚至还有些僵硬的,朝着郑逸舟的车子走了过去。

    郑逸舟坐在后排车位上,还有个车窗玻璃挡着他脸上那些嫌恶的神情,但是陈澈不行啊,尽管陈澈心中对于袁月这种惺惺作态的模样十分的看不上眼,但是到底他们的计划里面,袁月是不可缺少的一环,陈澈还是得做做样子给袁月看。

    于是,不断走近的袁月就见到,向来一直以冷面示人的陈澈,这回看见她,脸上居然露出了一副笑模样。

    这样的态度就更是让袁月感到有种踩着云朵似的不真实的感觉,甚至袁月在心中无不得意的想到:‘原来身份的改变,就连一向眼高于顶的陈澈,对自己的态度都变了。’

    陈澈无意之举,却让袁月更加坚定了要好好讨到殷郑的欢心,这样以后才能够有更好的日子过。

    就在袁月左思右想之间,她已经不知不觉的走到了车边,陈澈早已经先她一步替她开好了车门,甚至还微笑着和她打了声招呼:“袁小姐。”

    打开的车门里,袁月看见殷郑穿着得体的西装,浑身上下都充斥着一种人上人的高贵气质,她也不愿意让殷郑觉得自己没有礼貌,因此对着陈澈也是微微一笑,说道:“陈助理好。”

    明明平时彼此都看不惯对方的两个人,此刻却逢场作戏一样看着对方释放出友好地态度,不可不谓是生存于社会的道理。

    袁月坐进了后排车座上,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她挨的殷郑很近,几乎快要倒入殷郑怀里面似的,这让殷郑顿时心中生出一种极度厌烦的情绪,可偏偏又有碍于计划,而不得不表现出自己对于袁月十分有兴趣的样子。

    “你身上怎么这么香?”殷郑一臂将袁月揽入怀中,垂眸看着袁月的脸庞,故意压低的音色里带着一种属于成熟的成功男人独有的魅力。

    袁月一下子便倒进了殷郑怀中,还非要装作一副欲拒还迎,有着成熟的女人风韵的脸颊上,飞出了两团红晕,看起来是极为害羞娇媚。

    她故作娇嗔道一拳轻轻砸在殷郑坚实的胸膛上,顺便就此将手就没有再挪开,眼中眸光流转着魅惑潋滟的光芒,娇羞的看着殷郑说道:“你这人,怎么这么不正经啊?”

    殷郑看着怀里的袁月,明明也是一个美女尤物,却不知道为什么,对着这个女人——或者说,现在的殷郑对着除了宋荷之外的所有女人,都像是毫无感觉似的,心里连一点波澜都没有。

    但殷郑的脸上却和心里面的想法大相径庭,他那双幽深的双眸之中似乎因为袁月这几个动作而被取悦到,眼底慢慢渗透出一些喜悦之色,也没有遮掩起来,故意让袁月能够清清楚楚的看到。

    殷郑想要让袁月感受到的,袁月自然就会一个不落的接收到这些信息,于是,那些笑意,就被袁月理所当然的当成自己刚刚成功的讨好到了殷郑。

    ‘原来殷郑喜欢的是这种调调啊?’

    袁月心中暗暗想着,脸上和身体上立刻不自觉的为此而做出反应,更加卖力的黏着殷郑讨好。

    于是几乎一路上,袁月都是像挂在郑逸舟身上似的,眼神都带着勾子,往殷郑眼中去探,要是人类有灵魂的话,袁月今天一定是不把殷郑的魂儿不勾走,是绝对不肯罢休的。

    而坐在前面开车的司机陈澈,倒是看了一路好戏,连袁月都恨不得就在车上把殷郑推倒了的时候,都没有开口阻止,全程眼中带着戏谑通过后视镜观察着后面的具体情况。

    殷郑一边趁着袁月的目光没在自己的脸上,用目光警告着陈澈站出来阻止一下,一边脸上还要保持着一种得体的强行微笑,尽管殷郑觉得,自己面对上千万上亿的大单子,都面不改色的,但是在袁月面前,殷郑的内心深处真正的情绪真的快疯了。

    陈澈脸上憋着笑意,踩了油门,车子提速起来,没多大一会儿就到了市区里面一家高档的西餐厅,照例还是陈澈帮袁月开车门,然后就见袁月十分自觉的挽住了从另一边车门下来的殷郑的手臂,俨然一副太太谱儿的样子,昂首挺胸并且趾高气昂的随着殷郑一同走进餐厅。

    陈澈早已经帮两个人订好了位置,这会儿也知道不应该打扰殷郑和袁月的二人世界,于是在服务生的引路下,殷郑和袁月去了私密性很好的包厢,而陈澈则是去了另外一头的咖啡厅,准备一边休息一边等殷郑和袁月结束。

    坐进包厢中的袁月,转着头四处打量着周围的装潢,富丽堂皇的奢侈,这是袁月长这么大以来,除了公司每年的尾牙会安排在这种星级餐厅,袁月自己个人是从来没有享受过这种用餐环境的。

    因此,当能够享受到的时候,袁月心中是充满了难言的激动。

    她在社会上浸淫多年了,是从最底层的位置爬上来的,所以对于这种吃饭能够不看价位不看星级,去商场可以不看吊牌的生活,是无比向往的。

    甚至袁月这一刻,还想拍几张照片发到社交网络上去秀一下优越感……

    殷郑不是不懂女人心,他之前是不肯用这个心做,现在是懒得对除了宋荷之外的女人用心,这会儿殷郑总算是记得自己今天扮演的角色是一个花心渣男,必然是首先要袁月高兴了,才能放下心防,乖乖按照他的安排去做。

    于是,别有目的的殷郑,头一回对着除了宋荷之外道女人,笑的极为温和,眼中还带着温柔的光芒,注视着袁月,袁月几乎是要溺毙在殷郑从未在外面展示出来的温柔里面。

    殷郑看见袁月总是往自己的手机上看,心中微微一思量,就知道袁月是想做什么了,于是十分体贴的殷郑一边拿了湿毛巾净手,一边笑着看着袁月说道:“你们女人,不都是喜欢吃饭之前拍一拍的吗?你不拍拍记录一下和我吃的第一顿饭?”

    殷郑这话说的就很巧妙了,事实明明是袁月十分想要拍,但从殷郑口中说出来,就成了他想让袁月记录一下,不但抹消了袁月心中的尴尬,更是给袁月提供了一个合理的台阶。

    显然殷郑的这番美意,袁月十分受用,毕竟殷郑说的这句话,对袁月而言,简直就是一个无比完美的台阶,让她能够很顺理成章的拍一拍菜色,在拍拍周围环境,然后再发个朋友圈。

    于是袁月脸上露出一个甜笑,看着殷郑说道:“那我就拍一下哦。”

    典型的得了便宜还要卖乖。

    殷郑心中嫌弃,但是脸上仅仅只是表露出一个宠溺的笑容,对着袁月点了点头。

    得到同意之后,袁月立刻拿着手机,各种狂拍起来,足足拍了好几分钟,才意犹未尽的放下手机,看着殷郑还是含笑看她的时候,才不好意思的抿着嘴,露出一个害羞的笑容。

    “吃饭吧?”

    殷郑努力的保持着自己的微笑,当笑容不是发自内心的时候,很容易就显得敷衍和僵硬,殷郑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努力保持让自己的笑容自然并且真诚,语气温和并且温柔。

    袁月闻言,颔首点头,又开始表演起矜持,轻声道:“好喔。”

    要说殷郑这个人,也是能聊天会聊天的一个人,就看他愿意不愿意和对方好好说话了,就拿之前袁月在公司见到的殷郑和现在的殷郑来说,公司的殷郑是个冷酷的大魔头总裁,对工作有着严重的完美主义,不苟言笑。

    而现在在袁月面前出现的殷郑,竟然是不是机会看着袁月笑起来,有时候似乎是因为袁月讲话比较有趣,有时候就是单单的用一种十分宠溺的眼神看着袁月。

    袁月简直要在溺毙进殷郑这么温柔的眼神中了,殷郑今天让袁月看到了一个完全和平时不一样的他,这样一个温柔又体贴的殷郑,就更加让袁月所着迷不已了。

    甚至渐渐的,袁月不禁在心中想道为什么宋荷就有这么好的运气,竟然能够和殷郑同住在一个屋檐下,成为殷郑的妻子。

    这种想法让袁月又产生一种嫉妒的心理,她就在这种心理的推动下,不由自主的更加坚定了当初心中想法,一定要用一个孩子彻底拴住殷郑的心。

    甚至,袁月无不恶毒的在想,最好宋荷赶紧流产,这样,就没有人能够是她孩子的对手了。

    殷郑看着袁月脸上没有被她妥善收好的情绪,清清楚楚的看见了袁月眼中一闪而过的狠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