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二十五章 意外收获

第一百二十五章 意外收获

    殷郑和袁月的一顿饭已经进行过半,两个人也总是聊一些有的没的事情,比如过办公室里面谁和谁的不愉快,又或者哪个部门的经理和他好看的下属发生了什么令人遐想的事情。

    袁月对这些事情门儿清,但是殷郑并不关心自己的下属私人生活,基本上只要不影响到工作和公司形象,殷郑一向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他没有袁月那么八卦。

    于是,渐渐的,袁月也看出来殷郑会时不时的在她讲述这些八卦的时候开始走神,袁月心里也慢慢对殷郑不专心听她说话而有些不高兴,聊天的兴致也就没了。

    袁月一闭嘴,顿时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就冷了下来。

    其实对殷郑来说,他早就巴不得袁月赶紧看出来自己情绪上面的变化,偏偏袁月刚刚说八股说的全神贯注,完全就是个单口相声,让他听起来一点有趣都没感觉到,只觉得心烦聒噪。

    这会儿袁月终于住嘴了,殷郑顿时觉得世界都安静下来,但偏偏殷郑也不能让袁月完全闭嘴,现在还不是彻底不用理会袁月情绪的时候。

    于是,殷郑像是因为忽然安静下来的气氛而猛的回神一般,眼神温柔中还带着深深的歉意,对袁月说道:“怎么了?”

    “你还说怎么了?”袁月看着殷郑,说话的语气中带着很明显的不高兴和嗔怪,但她也不敢真的和殷郑发脾气,毕竟对于金主,袁月还没有昏头到敢去和殷郑发脾气。

    袁月自以为她很清楚男人的心理,就她之前接触过的大多数男人而言,那些男人对于女人的要求基本上就是要会小鸟依人,可以小嗔小闹,那是情趣,但无理取闹就等着被金主一脚踢开吧。

    所以现在的袁月就很有做小三的自觉,毕竟袁月以为,殷郑就是厌烦了宋荷,才出来偷腥。

    于是这会儿的袁月,与其说脸上表露的是不悦的神情,倒还不如说是在对殷郑撒娇,袁月那双上挑的狐狸眼里流露出一种别样的魅惑的光芒,看着殷郑,讲话的语气软绵绵的可怜:“我在和你讲话,你怎么总是出神呢?”

    殷郑见袁月总算是问到了点子上,这会儿倒不觉得袁月碍眼烦人了。

    男人脸上露出一种难以言明的为难之色,几次张口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这一下就把袁月心中的好奇心勾引上来了,连忙紧着声音追问道:“怎么了呀?有心事你可以告诉我,我就算帮不上忙,你就当倾诉一下就好了呀。”

    说着,还摆出一副乖巧的姿态,就像是殷郑最贴心懂事的小棉袄似的。

    殷郑见袁月是彻底的上钩了,脸上为难的神色渐渐随之松动,最后,他先是沉声叹了一口气,接着就说道:“唉,你也不是不知道,最近我那个继母和殷豹,真是一点都不让我省心,一个两个前后脚和媒体爆料一堆子虚乌有的事情。”

    这件事简直是最近这段时间的大热门,袁月是知道的,于是随着殷郑说话间,袁月点头,也表示自己是知道这件事情的。

    殷郑见袁月十分配合,计划也开始一步步的走向正轨。

    他继续开口,接着说了下去:“我自己有什么样的风评那都是不重要的事情,就是这么一来,殷氏整个股票市场上面就太难看了,这么一来,搞不好就容易出事的。”

    袁月闻言,心中陡然一跳。

    她当然是明白内部高层之间动荡不安,对于公司整体的影响,并且也不是没有由于公司最大股东或者家族产业的董事长受家庭原因,而导致集团股市价格狂跌,元气大伤的事情。

    一想到这里,袁月的脸上就不见了刚刚那种娇嗔之感,甚至连当联想到引发这一切问题的罪魁祸首——王茵和殷豹,袁月都不由自主的对这两个人心里生出一些怨气。

    毕竟袁月能有今天,能爬上殷郑的床,是多么的来之不易,眼看着她伸手就能摸到富贵天,要是王茵和殷豹让她的美梦变成了黄粱一梦,她一定不会放过这两个人,尤其是殷豹这个人!

    殷郑一边观察着袁月脸上的表情,一边琢磨着接下来的话应该怎么对袁月说出来,才能够不让袁月怀疑。

    却不料,袁月忽然开口说话了。

    袁月看着眼前一直以来从容沉稳的殷郑,这个男人何时露出过这种表情来啊,于是一时之间,袁月就觉得心疼不已。

    但事实上,袁月也不是没有办法,她手里简直就是握住了一份大杀器,而袁月原本对她手里捏的这张王牌,其实不是很想这么早就拿出来的。

    毕竟这种越是致命的东西,就越是应该在最关键的时候拿出来,才好能够更加充分的发挥出它的作用。

    但是显然这时候殷郑一个停顿,正好误打误撞的让袁月以为殷郑现在正因为王茵和殷豹而焦头烂额,那这对她而言,无疑又正是一个十分能够讨好住殷郑的时机啊。

    袁月在纠结中,并没有发现殷郑眼里露出狐疑的眼神。

    殷郑一直在一边说话的同时,一边观察着袁月脸上的表情,毕竟在他原本的计划当中,是要袁月牵制住殷豹,让他们狗咬狗,但是最着殷郑殷郑故作为难的说话的时候,他明显发觉到,袁月脸上一直显露出一种纠结和矛盾的神情,甚至是在思索着什么,从而都没有将这些外露的情绪妥善的收好。

    殷郑敏锐的感觉到,一定是有什么事情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发生了。

    殷郑决定要袁月自己说出来,毕竟如果去套话的话,就会显得有点过于明显,为了不让袁月怀疑,殷郑还是接着又往下说道:“也不应该和你说这些不高兴的事情,弄的你心情也不好了。实在是,王茵和殷豹不知道收敛,让我有点焦头烂额了。”

    袁月知道殷郑是一个多么强大的男人,殷郑很有能力和手段,所以袁月也明白,对殷郑而言,能够让殷郑说出‘焦头烂额’并且频频出神,那真的是情况不怎么好了。

    于是,袁月顿时就做出了决定,毕竟锦上添花不稀奇,雪中送炭才珍贵,袁月以为自己在殷郑‘焦头烂额’的时候送出去的这份大礼算得上是雪中送炭,必定会让殷郑觉得自己懂事贴心,从而更喜欢自己。

    其实袁月所做的全部,基本上都是在用价值衡量,用自己的某件东西,要去押注赌博得到价值更高的东西。

    这种事情或许放在别人身上可行,但是放在殷郑身上,就完全是一个彻底错误的决定,毕竟对于殷郑而言,第一就是他并没有被袁月所吸引,第二就是殷郑现在满心都是宋荷和他们没有出生的孩子,压根不会把目光多余出来一点给袁月。

    袁月的算盘打错了,但此刻显然袁月还以为自己是棋高一着。

    “那个……”

    “袁月……”

    就在两个人各怀心思衡量之间,偏偏还碰上一起说话,殷郑先停下来了,他也一定会先停下让袁月先说,毕竟殷郑还是想看看袁月这个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

    殷郑脸上露出一个体贴绅士的笑容,问道:“你要说什么?”

    袁月其实也害怕殷郑先说出类似于‘不聊这个话题了’之类的话语,结束掉这个事情,所以当殷郑表示让袁月先说的时候,袁月几乎是立刻毫不犹豫的开了口。

    袁月看着殷郑,眼神无比的认真,说道:“我这里有一份视频,是殷豹的,里面有他不仅吸毒贩毒还教唆他人吸毒,你拿去,就当多一个筹码。”

    袁月咬咬牙,生怕自己后悔似的,说完之后就赶紧低头在自己的包里面翻找起来,找了好一圈,才翻出那个小小的优盘,放在餐桌上面,往前推了一点。

    袁月脸上看起来十分忐忑,她目光闪烁不定的看着殷郑说道:“就是这个了……”

    殷郑这回事真的发自内心的感觉到了惊讶,他完全没有想到,计划之外竟然会有这样一个意外收获,这对殷郑彻底翻盘收网简直就是一个最佳证据了。

    男人先是看了看袁月手指下按着的那个优盘,随后又抬起眼,像是犹豫了一下,眼中惊讶意外的看着袁月说道:“你怎么会有这个?”

    这也是袁月之前犹豫给不给殷郑的一个原因——她害怕殷郑问这个问题,害怕牵扯出自己以前和殷豹那段混乱的感情。

    于是袁月只能闪躲着眼神,支支吾吾的说道:“是……几年前又一次……机缘巧合。”

    但事实上殷郑并不关心袁月是专门拍摄还是机缘巧合,他只关心袁月赶紧把优盘给自己,于是,殷郑脸上露出一个理解并且十分感激的笑容,说道:“这样啊,你可真的是帮我一个很大的忙了。”

    袁月没听懂殷郑这话里面的意思,以为仅仅就是表面表示的这样,随即收回手,示意殷郑把优盘拿走,抿着唇看了殷郑半天,才羞答答的开口说:“你以后……要好好对我喔。”

    殷郑摩挲着手中的优盘,那双原本极为温柔的眼睛忽然之间幽沉了下来,他看着袁月,脸上笑容意味深长:“当然,我会好好对你的。”

    那可以加重的两个‘好’字,沉甸甸的落在了袁月的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