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发生意外

第一百二十六章 发生意外

    殷郑觉得,今天和袁月出来吃这顿饭,显然无比划算,甚至比他原本计划的都更加顺利。

    在送走袁月回家之后,殷郑坐在轿车后排,摩挲着手中优盘的外壳。

    他的目光沉沉的垂下来,也不知道在想什么,陈澈也时不时的透过后视镜看一看殷郑,虽然不知道自家这位老板怎么忽然一副神情凝重的样子,但是想必还是和王茵与殷豹有关系。

    “陈澈。”

    沉思良久之后的殷郑忽然开口出声,让原本以为这一路殷郑都不会说话了的陈澈一愣,随即在慢下车速的同时向殷郑应了一声,表示自己有在听殷郑说话。

    “刚刚袁月给了我一个东西。”殷郑抬起眼眸,双目之间神情竟然显露出一种似笑非笑之色,看起来心情竟然是无比的高兴。

    陈澈好奇了,不知道袁月给了殷郑什么东西,竟然能够让殷郑这么高兴,但任凭陈澈想破脑袋,也没想出来。

    于是陈澈只好老老实实的表示自己不知道:“袁月给您什么了?”

    随着陈澈话音落下,她就从后视镜中看见殷郑捏着什么东西提了起来,专门放进后视镜能够看的视野范围里面,好让陈澈能够看得清楚点。

    “一个优盘?”陈澈哑然,她还是没想明白,一个优盘里面能有什么东西,居然让一向情绪不显露在外的殷郑可以这么高兴。

    但即使陈澈不知道优盘里面有什么东西,陈澈也能想到必定是对付殷豹和王茵很有用的,不然,以殷郑的为人,总不能因为优盘里有点什么不可说的小视频就高兴成这个样儿了吧!

    陈澈的猜想是对的。

    殷郑一边把玩着那个优盘外面的外壳,一边嘴角挑起一点笑意,饶有兴致的说道:“是殷豹吸毒、贩毒以及教唆他人吸毒的视频。”

    ‘卧槽?!’

    陈澈觉得要不是她在开车,她这会儿都恨不得赶紧把这个优盘从殷郑手里双手过头的接过来,然后摆在香案头上,先上三柱高香为敬。

    别看殷郑恶心殷豹和王茵,其实陈澈也很恶心这俩母子,陈澈从职务上来看,就是标准的‘总裁的狗腿子’一类人,大事小事陈澈都要汇报,工作私人的事情陈澈就都要帮殷郑处理,这些年下来,早就练出来一副火眼金睛了。

    而且身为殷郑的私人助理,那就是已经标签了她就是在殷郑这条船上的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陈澈还是知道的,所以这些年里面,尽管殷豹曾经不是没有把主意打到陈澈身上来过,但始终都会被陈澈坚定的拒绝。

    陈澈聪明,知道什么事情自己能做,什么事情自己一定不能碰,而且陈澈看得清楚,将来殷家,当家说话的出了殷郑之外,就不会再有第二个人。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陈澈这么多年以来,始终都在殷郑身边安守本分的原因。

    听见殷郑这么说,陈澈心里面着实是激动了好一会儿,等她冷静下来之后,借着一个等绿灯通行的时间段,看着殷郑问道:“**,那您准备怎么用这个视频?”

    这话陈澈算是问到了点子上了,因为殷郑也在考虑着这个问题,毕竟这个视频对殷郑这边来说,就是杀手锏,不到最后的关头,殷郑是绝对不会放出来的,他这回是彻底狠了心,一定要把殷豹和王茵弄得再也不能在他眼皮子下面跳脚才行。

    而恰恰这个视频,正是能够帮他永绝后患的好武器。

    殷郑一边说着,一边把手里的优盘收好放回自己的口袋中:“先等等,让那些水军继续造势,务必要把舆论推到制高点上去,这样反转的时候,王茵和殷郑才能彻底臭了。”

    陈澈看着红灯变了绿灯,跟着上去一脚油门,脸上微不可查的扯了扯嘴角,然而声音听起来还是十分正常,公事公办的严谨:“知道了。”

    但至于为什么陈澈会作出那种表情,归根究底还是自己家的老板对他自己太狠了,这段时间疯狂让水军造势,丝毫不担心殷氏集团股票价格在证券交易所上暴跌的情况。

    陈澈忽然想起刚刚在等殷郑和袁月吃饭的时候,她刷网络看到关于网友对殷郑的评价,不由得抿着嘴悄眯眯的笑了一会儿。

    显然,坐在后排又开始因为袁月送来优盘这件事,重新部署计划的殷郑并没有看到自己成了他的助理调侃的对象。

    随后,一段没有什么对话的路程上,陈澈就开始百无聊赖起来了。

    但显然,今天注定不会是一个能够风平浪静的晚上,很快,陈澈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她下意识的去看了一眼号码,是监视殷豹的属下打来的。

    陈澈干脆按下了车载仪表盘上的通话功能,开口说道:“喂?”

    属下那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听着背景声音却很凌乱,一会儿是救护车的声音,一会儿又是警笛声。

    殷郑和陈澈不由得皱起眉,但陈澈询问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那边的属下就已经出声了:“陈助理,殷豹这边情况不是太好。”

    这话一出,不论是陈澈,就连殷郑都不由得从仰靠的姿势上转变了一下,坐直起身体,陈澈也连忙转着方向盘,将车停靠在路边的泊车位上。

    殷郑先一步替陈澈出声:“说,殷豹怎么了?”

    陈澈的属下显然没料到最大的**会和他直接通话,一时间说话还有点磕磕巴巴:“是……是殷豹今晚上七点左右出门了,我跟着他,到了城西的万吉小区,他……他上楼之后我只能跟到楼下等着……”

    殷郑眼中流露出不耐烦的神情,陈澈见状急忙打断了手下人的话,严肃的说道:“说重点!”

    “哦哦!”属下也不敢耽搁,就连忙开口,捡着重点说:“我等了大约四十多分钟,忽然就看见有一户人家起了火,然后没过多久,我就见到殷豹匆匆忙忙的跑了,本来我想继续跟着殷豹,但又觉得这个起火的事情和殷豹有关系,所以给您打电话请示一下。”

    殷郑脸上的神情由刚刚拿到优盘的轻松惬意渐渐又凝重起来,他和陈澈相互对视了一下,陈澈立刻明白殷郑的意思,又问那个属下:“殷豹去万吉小区,进的那栋楼哪一个单元门,具体进了哪一户你知道吗?”

    随着陈澈话没说完,电话那边的属下就立刻清晰的回忆道:“万吉小区6幢二单元,具体哪一户我不知道,因为怕殷豹发现,我没有跟的太近,但是我敢肯定的是殷豹去的是十层以上,因为我后来等他上楼之后查看了他摁的通话铃位置,是十层往上的。”

    属下说完这些,陈澈简单的又吩咐了继续跟着殷豹,随后就挂了电话。

    “**,你说,殷豹会不会是……”陈澈的话没说完,在一个具体的人名上停下了。

    “不是会不会。”然而殷郑倒是十分的斩钉截铁,说道:“殷豹一定是去找袁月的,没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万吉小区六幢楼二单元十层以上的住户。

    在殷郑和殷豹共同认识的人里买呢,只有袁月住在那里,殷郑敢肯定殷豹是有目的去找袁月的,甚至是带着不善去找袁月的!

    毕竟不会那么巧合,还有别人和袁月住的地址一模一样。

    殷郑说完这句话之后,就沉默了下来,他转过头,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已经到了下班高峰的时候,拥堵的车流在殷郑眼前排成长河。

    他不由自主的盯着那些过往的车辆,像是仅仅只是寻找一个寄托,将目光放置一下而已,此时的殷郑陷入了沉思——显然袁月对他还有用处,那么殷豹今天忽然去找袁月是为了什么?

    殷郑不由自主的隔着口袋摸上了那个优盘,硬壳硌着殷郑的指腹,他忽然在想,殷豹是否知道袁月手里面有这个优盘的存在?

    但不管殷郑猜没猜得到殷豹知不知道,显然殷豹还不知道优盘现在在殷郑的手里,否则今天遭殃的就不是袁月,而是宋荷了。

    一无所获甚至还放了一把火的殷豹气的差一点七窍生烟,他狠狠的将从袁月手中抢过来的皮包掼在地上,眼神阴狠的可怕。

    “妈的!”殷豹盯着地上像是个破烂似的黑漆漆的皮包,口中愤恨的骂道:“这个臭婊子,把优盘藏在哪里了?!”

    他没找到那个决定了他以后是吃牢饭还是吃山珍海味的优盘,自然心里着急,但是不论怎么着急,袁月这会儿生死都不一定,殷豹忽然后悔自己操之过急放了一把火,把袁月烧死了。

    车流汹涌的下班高峰时间,急救车的鸣笛声尖锐的穿透了此起彼伏的私家车的汽笛声,交警出动帮救护车开路。

    袁月躺在救护车里面的推床上,脸上罩着呼吸面罩,她浑身都被那场火灾烧的焦黑,脸上也是黑乎乎的一片,看不清是血还是皮肉烧焦的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