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二十八章 袁月的回忆

第一百二十八章 袁月的回忆

    袁月简直不愿意去想那一天,在看见殷豹翻自己的手提包之后的事情,但是恨意让她不由自主就会一遍一遍的在脑海中出现那天后面发生的所有事情。

    “小姐?袁小姐?”

    做笔录的警员看见袁月停下讲述之后,不由得抬起头,就见浑身烧的焦烂的女人,坐在床上神情扭曲极了,完全就像是一个才从地狱里面爬出来的恶魔似的。

    做警察这一行的人,尤其是在刑事组,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没有见过?但是即使这样,做笔录的警员在看见这样的袁月还是不由得觉得心惊胆战,视觉上的冲击让他不由得颤声试图叫一叫袁月,想看看眼前的到底是人是鬼。

    袁月的沉思被警员打断,她双目之中还有浓重的戾气和憎恨,贯彻在眼中的每一个角落里,几乎是以一种实质要穿透眼前的警员。

    过来调查的两个警员心中都不由得感到一阵窒息。

    但是幸好袁月还是接着开口说话了:“后来……我看到殷豹在翻我的手提包,我出声阻止……但是一切噩梦就从我阻止他之后开始了……”

    袁月的声音因为火灾现场的有毒气体而听起来嘶哑,就像是一台坏掉的机器,在彻底报废之前发出不甘愿的声音。

    袁月顺着自己的讲述,像是又回到了她出声阻止殷豹的那个时间里面。

    袁月看着殷豹满面阴沉的转过身,直直的盯着他,忽然,袁月就见到殷豹微微的翘起了一点嘴角,明明殷豹是在笑着,但是袁月却莫名的感觉到一股令她不寒而栗的冷意席卷而来。

    她不由自主的从梳妆台前面站起身,但是尽管害怕眼前的殷豹,袁月也并不知道后面殷豹会做出那么丧心病狂的事情,所以此时袁月还是怒意胜过恐惧。

    她快步走到殷豹面前,一把夺过自己的手提包,好看的脸上都是不敢置信的恼怒,斥责道:“你要做什么?!”

    “做什么?”殷豹竟然笑着反问了一句,像是自己也不知道似的,眼神死气沉沉的盯着袁月。

    但是下一刻,袁月就被一股力量推倒在地上,殷豹在推到袁月之后紧接着像是饿虎扑食一样扑到袁月身上,用男人强横的力量,死死的压着袁月,不让她能有一点挣扎的可能。

    这时候袁月才感到了害怕,她疯狂的尖叫起来:“殷豹,你要做什么?你松手!”

    但是殷豹现在怎么会听袁月的话松手,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毕竟殷豹今天来就是为了得到袁月手中的那个优盘。

    于是,只见殷豹恶狠狠的伸手掐住袁月的脖子,脸上出现了一种癫狂的失去理智的凶狠神情,袁月看着这样的殷豹,丝毫不会怀疑,眼前的殷豹是想杀了她!

    “说!”

    袁月在殷豹逐渐收紧的双手下,就听见殷豹面目狰狞扭曲的凶恶的声音,说道:“优盘呢?!”

    这下袁月是彻底明白了殷豹今天做的这一出是为了什么——优盘。

    在生命被威胁的情况下,袁月还惦记着那个给了殷郑的优盘将会给自己带来多大的好处,袁月还指望着那个优盘能让她过上富贵生活呢!

    于是,袁月难得的闭紧了嘴巴,她以为殷豹只不过就是装腔作势罢了,她误以为殷豹不会真的敢杀了她。

    但是袁月根本没有想到,现在的殷豹压根就不是她表面上看到的那副纨绔少爷的样子,殷豹心里住着一个魔鬼,现在在一切看似都要把殷豹逼进绝境的情况下,殷豹放纵自己心里那个怪兽一样的魔鬼控制住他,将一切要对他不利的人都杀了!

    此时的殷豹已经彻底动了杀了袁月的念头——或许刚刚的那点动摇,仅仅只是看见袁月挂在家里她曾经认识殷豹那一年拍的照片,让殷豹有一点隐约的恻隐之情。

    但是,只要想到袁月竟然敢用优盘中偷拍他吸毒的视频威胁他,甚至只是为了威胁他要去爬上殷郑的床。

    殷豹只要一想到这件事,就恨不得要把袁月千刀万剐,殷郑那个男人到底有什么好的?竟然一个两个都殷勤的要巴结殷郑?!

    从小到大对于殷郑的嫉妒,在袁月这件事情上被彻底释放出来,如果说以前殷豹只是想拿到殷郑手中全部的殷氏的产业,然后站在殷郑头上,狠狠的拿捏住殷郑,看他无可奈何的对自己俯首称臣的话,那么现在的殷豹改变主意了。

    现在,殷豹决定,一定要吧殷郑弄死!不仅仅是殷郑,还有殷郑的那个贱人老婆和他的杂种孩子。

    他要把殷郑全家都杀了!

    此刻的殷豹已经被自己逼到近乎精神分裂的地步,他已经完全不在意做了这些事情之后自己会面临什么后果,他就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袁月已经在殷豹越收越紧的双手下,因为缺氧而两眼往上翻着,脸上涨的青红一片,很显然,只要殷豹再用力一点,袁月很快就能够缺氧而亡。

    但是殷豹还没有拿到他要的东西,所以袁月一定不会就这么轻松的被殷豹掐死,当然殷豹也并不介意拿到优盘之后,掐死眼前的这个贱人!

    面对袁月因为缺氧而说不出话的样子,殷豹彻底狂怒了,他压根没发现袁月不能说话是因为自己掐着她的脖子,让她说不出话。

    殷豹卡住袁月的脖子,恶狠狠的往地上撞,一边撞一遍凶恶的说道:“你不说?你不说是吧!老子杀了你,臭婊子!”

    面对眼前完全失去理智,形状癫狂的殷豹,现在袁月才感觉到了害怕,她双眼中因为窒息和惧怕,不由得冒出眼泪,顺着自己的脸庞流淌下来。

    袁月艰难的伸手,紧紧的抓住殷豹的手腕,她尖利的手指甲狠狠的抓破了殷豹手腕上的皮肤,像是想用这种方法能够让殷豹理智一点。

    但是并没有一点作用。

    “殷……殷豹……”袁月艰难而虚弱的略略将眼睛撑开一点小缝隙,虚弱的目光从那些缝隙间争先恐后的涌出来,被殷豹看在眼里。

    殷豹看着手下的女人就像是砧板上待宰杀的一条快要死透的鱼一样,困难的张着嘴,大口的呼吸,但掌握她生死的关键却是自己一双钳在她脖子上的双手

    这种能够控制住别人生死的感觉,让殷豹大为开怀,甚至脸上已经不由自主的裂开了一个十分疯狂的笑容,眼中灼灼冒着试图再好好折磨一下袁月的恶意的光芒。

    袁月看见眼前的男人脸上整个全部扭曲的表情,现在她已经觉得今天或许是九死一生了,但是袁月又怎么能够甘心呢,她才勾搭上殷郑,更好的生活还没享受一天,怎么就能被殷豹扼制在这里?!

    强烈的求生欲让袁月脑海中原本混沌一片的神智忽然清醒无比,但是袁月还是表现出一副极其痛苦的神情,像是殷豹再使劲一些,她就能被殷豹扼断脖子,彻底断气。

    “殷豹……”袁月硬是憋了一口气,就这一口气差点就要将袁月交代在这里了,她涨的脸红脖子粗的冲着殷豹吼叫道:“你要把我弄死了,你就再也别想拿到优盘!!!”

    袁月也随着这个行为,整个人看起来没有平时一点的优雅漂亮,整个人涨红了脸,眼球都因为憋气和怒吼鼓突出来,纤细的脖子上血管和青筋都爆了出来。

    殷豹像是因为袁月这一句提醒,醒过神来,他先是稍稍松了点掐紧袁月脖子的手,然后紧盯着袁月的眼睛看了好一会儿,像是在观察袁月是否真的如她所说似的,并且也在审视袁月会不会逃跑。

    但也不知道是因为袁月表现的太过于真实了,看起来就像是差一口气就会死掉一样,还是殷豹对自己太过于自信,毕竟殷豹觉得一个女人,也弄不出什么幺蛾子,毕竟力量上是绝对的压制。

    所以,在殷豹审视了袁月一阵之后,袁月就感到一直紧紧卡在自己脖子上,如果一把钳子似的两只手,终于慢慢的、一点一点的松开了。

    袁月在殷豹松开自己的瞬间,像是跳到岸上快要死掉的鱼终于好不容易回到了水里一样,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与此同时,缺氧了好一阵的大脑在忽然猛烈的供氧下以及刚刚被殷豹狠狠的往地上磕了几下,现在袁月觉得完全是头晕眼花,甚至四肢都开始感到麻木而不由自主的开始颤抖抽搐起来。

    殷豹没有一点怜香惜玉的情绪,他看着面容痛苦难受,并且浑身打颤的袁月,甚至还伸出手,算是比较重的在袁月脸上连着猛拍打了几下。

    顿时,袁月惨白的脸上,就见一边泛起掌印的红肿。

    袁月简直恨死了殷豹这个施虐者,这种被羞辱的感觉,让袁月恨不得现在就冲去厨房,拿一把菜刀痛死眼前这个可恶的男人!

    “起来!”

    就在袁月还痛苦的没有缓过来那口气的时候,就听见殷豹沉声命令道:“我可没有多少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