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三十章 铁证如山

第一百三十章 铁证如山

    看着面前像个魔鬼似的殷豹,袁月的情绪是彻底的崩溃了,毕竟袁月从没想过殷豹会这么对待自己。

    袁月抱着殷豹的大腿,低声下气的痛哭着哀求道:“我求求你,殷豹,你能这么对我!”

    殷豹倒是露出惊讶的表情,看着袁月:“我为什么不能这么对待你?你又要我怎么对待你?”

    “你不能这么伤害我!”袁月眼中闪烁的是痛苦绝望的目光,跌跪在殷豹的脚边,已经几乎卑微的完全没有了一点自尊。

    在生存和自尊之间,袁月还是选择了生存——她想活下去,想做人上人!

    她的这些愿望和想法都没有实现,为什么殷豹就要将她毁在这里……

    袁月心中升起无数的情绪,有怨念有绝望,也有对殷豹的失望,以及对自己的悔恨。

    但是就算现在袁月有多少感触,无疑对殷豹已经是彻底没用的。

    殷豹压根不管袁月,甚至一把将袁月踢开,伸手隔着自己和袁月之间的距离指了指袁月,这是一种无声而可怖的警告,袁月感觉自己现在已经完全没有能够逃开的余地了。

    只有……只有自救。

    因此,当殷豹一点都没有将袁月放在心上似的转过身去拿刚刚那个被袁月丢弃在地上的手拿包的开始翻找的时候,袁月的目光已经落在了不远处,昨天被她随手扔在沙发上开快递的剪刀。

    袁月心中不断的在叫嚣:拿到剪刀!快拿到剪刀!不然你真的会被殷豹弄死在这里的!

    于是袁月就一边双眼紧紧的盯着殷豹翻找东西的背影,一边小心翼翼的往沙发那边挪,并且袁月不断的在心中祈祷,请求殷豹一定不要这个时候转过头来!

    可是上苍好像就是要今天好好捉弄袁月似的,就在袁月伸手只差一点点就能够摸到剪刀的时候,斜前方忽然传来殷豹的怒吼:“臭婊子,你他妈要干什么?!”

    袁月在殷豹这声怒吼下,一个激灵,以前所未有的极快的速度往前一探,随后就将那把剪刀握进了自己的手中。

    紧接着袁月就听见了殷豹往自己这边走的脚步声。

    袁月紧张的闭着眼睛,就在感受到殷豹越来越接近自己的时候,袁月忽然尖叫着睁开了一双布满了恐惧的眼睛,紧紧的抓住了自己手中的剪刀冲着殷豹胡乱挥舞起来。

    锋利的剪刀刀尖顿时就因为袁月挥舞的力道,划破了殷豹的手臂,留下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顿时就血流如注。

    殷豹吃痛之下,怒意大涨,看着袁月的眼神凶残的可怕,就如同看着一只待宰的猪羊一般,这下,殷豹是彻底带了杀心,并不准备轻易放过袁月了。

    他伸手一把抓住袁月手中的剪刀,任由袁月怎么挣扎,最后袁月手中的剪刀还是被殷豹从手中抢走了,袁月所有的希望都随着殷豹强行夺走她手中唯一的武器之后变成了奢望。

    袁月几乎已经能够预感到今天自己不会被谁救出殷豹的魔掌中,她已经知道她今天就要彻底被殷豹弄死在这里了。

    “烂货,老子就问你最后一遍!”殷豹夺过剪刀,然后用尖利的那一头挨着袁月细皮嫩肉的脸蛋,半威胁的往下划动,甚至随着殷豹往下划动之后,没一会儿,就已经出现了明显的尖锐的划痕。

    随后殷豹狠狠的用尖利的剪刀尖指向袁月,恶狠狠的说道:“优盘呢!”

    袁月这会儿已经明白了殷豹今天就是带着不怀好意来的,就是没有打算能够让自己走出这件房间,袁月先是胆战心惊的看着殷豹手中的剪刀,颤抖着声音说道:“殷、殷豹……你这是在犯法,你、你知道吗?!”

    殷豹对这句话简直已经是毫无感觉了,这会儿甚至还要嘲笑拿这句话威胁他的袁月:“你这个女人,说你是个蠢货你还不肯相信。”

    殷豹说话的声音中始终都带着一种让袁月不寒而栗的感觉。

    果然,随着殷豹说出全部的计划和真相的时候,袁月就连哭都哭不出来了!

    殷豹捏着袁月的下巴,眼中闪烁着疯癫的狂热神情,一字一句的说道:“你回家的时候,难道没有闻到什么奇怪的味道吗?”

    随着殷豹的这个提醒,袁月几乎是立刻就想到了那股被自己嫌弃的臭味,她眼神惊恐的看着殷豹,心中像是已经有了答案,但是完全不能相信她想到的这个可能性会变成事实。

    殷豹看着袁月脸上露出来的表情,那几乎已经完全猜测到真实之后的恐惧与不敢置信彻底的取悦了殷豹心中的那只恶魔,这种牢牢掌控着别人的生死和喜怒惊惧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说,优盘呢,我检查过你的手提包了,没有优盘!”殷豹觉得已经在这里待的时间太长了,再等下去,很容易就会暴露。

    男人已经完全彻底的失去了耐心,他蹲下身子,在袁月用手往后蹭试图逃离的时候,被殷豹一把揪住,仿佛抓着小鸡崽子似的掐扣住脖子,十分暴力的将袁月拉到了眼前。

    此时的袁月已经完全丧失了逃生、求生的意识,她不断的尝试,然后不断的被殷豹再次抓住,所以当殷豹这次再度掐住袁月的脖子的时候,袁月眼中闪烁的,就只有毫无神智的空洞。

    “你他妈的说还是不说?!”殷豹努力,掐着袁月纤细的脖子来回不断的晃动,甚至好像再大一点力气,就能够把袁月的纤细的脖颈晃断了似的。

    现在此刻的袁月和殷豹两个人,几乎是两个极端,一个癫狂的像是受了过大的刺激,甚至已经出现了反 社 会人格,而另一个确实麻木而丧失希望一样的坐在地上,任由殷豹如何粗暴的扯着她的脖子乱晃,也都始终无济于事。

    “我看你是一点都不怕死!”殷豹一双眼睛瞪着鼓突出来,眼白部分全部都是红血丝,整个脸涨得通红,脖子上也爆出青筋和血管。

    他感觉自己心里的那把火越烧越大,甚至现在对于殷豹而言,都感觉并不在乎优盘不优盘了,就算他以后要吃一辈子的牢饭,殷豹觉得自己也要多杀几个人才值得!

    有这样想法的殷豹看着像是痴呆了似的袁月就气的不打一出来,本来他可以不杀她,但是这个女人为什么就要自作聪明的录什么像,现在赔了性命,那也不能怪他!

    这样想着殷豹就觉得自己的理由更加的丰富了,自己杀人的借口也更加的充足了。

    于是殷豹仍旧是掐着袁月的脖子,阴狠的盯着袁月看了好一会儿,忽然就用力,卡着袁月就往地上摁。

    当袁月躺在地上的时候,她的双眼之中反射出来的,都是笔直正对着她的剪刀锋利的尖刃。

    袁月模模糊糊的在想:‘终于要死了吗?那可真好……’随后她就闭上眼睛,等着那能够了结她的一刀来临。

    但是显然袁月还是低估了现在殷豹的变态程度,因为袁月迎接到的虽然也是痛,但并不致命。

    “啊——殷豹!!!”

    殷豹手中的剪刀落了下来,可是最后的目的地,确实袁月一直以来引以为傲的纯天然的那张好看的脸蛋,为此,袁月平时为了保养这张脸,花了不少钱。

    并且在今天殷豹进门之前,袁月都觉得她为这张脸而花的钱是很值得的,毕竟最后还是靠着脸蛋和身材爬上了殷郑的床,成为了殷郑的女人。

    可现在,殷豹一刀下去,袁月的所有都没有了!袁月宁可殷豹一刀下来捅进她的心脏或者是大动脉,让她死,都比让袁月失去容颜更能够被袁月所接受。

    比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更痛的,是殷豹将袁月最看重的东西彻底毁灭的绝望与愤恨。

    此时的袁月满脸鲜血,殷豹用剪刀划出来的那道伤口很深,从右边眉毛的眉尾歪歪斜斜一直划到了左半边脸的右下方颌骨处,几乎是一个对角线的样子。

    极深的伤口皮翻肉卷着,流出大量的鲜血,在袁月哀痛嚎叫着伸手去捂伤口的时候甚至挤压出了更多的鲜血,一时之间,袁月整个上衣几乎都要被她自己的血染红了。

    她痛苦的哀嚎声像是一头即将面临死亡的野兽,但是狩猎者殷豹完全不以为意,甚至还不知道满足的又在袁月脸上又留下几笔深深的伤口。

    殷豹简直就像在在拿着袁月的脸当作画布一样,脸上露出越来越癫狂的笑容,对于袁月的哀嚎声,殷豹仿佛充耳不闻似的,只顾着自己在袁月身上寻找乐子。

    这样的这么不知道持续了多久,袁月已经疼的完全失去了意识,整张脸上鲜血淋漓,极深的伤口已经令袁月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面目模糊的一人一样。

    直到袁月气息奄奄,并且脸上也没有什么地方能再让殷豹有施展的余地了,这个嗜血可怕的男人这才意犹未尽的从袁月身上爬了起来。

    他舔了舔剪刀上的血,眸光诡异的笑了:“臭婊子,我看你没有这张脸,还怎么去勾引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