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全市通缉

第一百三十一章 全市通缉

    后来的事情,袁月是完全记不清了,就算能够说出来,也是很模糊,顺序颠三倒四,询问调查的警察问一次就是一个顺序,倒是袁月在第一次失去意识前的记忆顺序都是正常的。

    袁月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被殷豹锁在房间中没有办法逃生,也不记得殷豹是什么时候离开的,等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周围就只有滚滚燃烧的浓烟,和外面住户的尖叫声。

    袁月躺在地上,火舌很快的就蔓延了过来,即使袁月还是能够感受到疼痛,感受到火已经烧到了她哪里,甚至袁月都能够清楚的闻到自己被火烧之后皮焦肉烂的臭味。

    但是她没办法动——殷豹怕她逃了活下来,找了结实的尼龙绳将袁月的四肢和床上的四个角都绑在了一起。

    绝望之中,袁月最后一次向老天爷祈求——如果被烧死,那么就死了吧,毕竟现在的袁月已经是觉得生不如死的。

    但是如果她死不了,活下去了,那么她一定要殷豹也尝尝这种破相之后又被烈火焚烧的滋味!

    她袁月受的苦,绝对不能够白白受着。

    这次的老天爷或许是开了眼,觉得殷豹这种丧心病狂的人就应该被他伤害过的人狠狠伤害,也或许老天爷仅仅不过就是想看看笑话罢了。

    袁月睁开眼,看见的就是救护车里的医生护士——她没有死!

    尽管袁月知道,自己已经彻底的殷豹毁了容,可是没有关系,她还有殷郑,殷郑答应了会好好待她,哪怕殷郑嫌弃她脸不好看了,也应该给她袁月一大笔的钱,把袁月送到韩国去整容。

    袁月觉得这是她应该得到的东西,毕竟袁月给了殷豹那么重要的优盘!

    这么想着,袁月就开始不断的安抚自己,至少还有殷郑这么个金主在,她一定会没事的,以后也会恢复到原来的那么好看的样子——不,甚至是比以前还要好看!袁月发誓自己要整容一张对她而言最完美的脸蛋!

    警察在医院逗留了一下午,在袁月的坚持中,直到全部事情经过都讲述完了之后,袁月才愿意让警察们回去。

    两个刑警从无菌病房中走出来之后,没走几步,那个一直在做笔录的小刑警忽然发出了‘咦’的一声惊讶的语气词,紧接着就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对身边的老刑警说道:“师傅,这个袁小姐说的‘殷豹’……不就是那个最近网络上面疯传的殷家的三儿子殷豹?”

    年纪大的刑警一听见这话,脚上一顿,瞬间觉得这件事似乎是牵扯太广了,还是得回去上报领导。

    于是两个原本以为是寻常的刑事案件的出警警察,忽然觉得他们两个似乎恰巧碰到了一个大的不得了的豪门利益,勾心斗角之中牵扯出来的刑事案件。

    老刑警带着小刑警回了警局,半个小时之后,殷郑就收到了市里面刑警大队大队长的电话,十分客气的表达出希望殷郑能够来一趟市刑警大队。

    殷郑去了将近三个小时左右,出来之后,看着警局外面等着他的陈澈,陈澈脸上看着犹犹豫豫的像是想问一下具体情况。

    殷郑走到陈澈身边,说道:“上车再说。”

    当陈澈开着车已经走上回去的路的时候,殷郑才靠在后排的座椅上面,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怎么了?”陈澈问道。

    “殷豹涉嫌故意伤害,刑警大队队长已经立案调查了。”殷郑闭着眼睛,在心中琢磨着接下来的计划,应该动哪一颗棋子比较好。

    陈澈瞬间想明白了殷豹的所作所为,但还是和殷郑确认了一遍:“是因为袁月的事情?”

    “嗯。”殷郑沉沉的哼出一个鼻音,略微顿了一下,随即继续说道:“已经确定了是殷豹纵火,并且纵火之前对袁月进行了人身伤害,袁月小区的视频拍下了殷豹提着一桶不明液体走进小区,进的就是袁月住的那栋单元。”

    视频以及袁月的指证,基本上已经是将殷豹彻底的定案了。

    陈澈从后视镜中看了看殷郑疲累的脸色,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说道:“接下来呢?”

    “接下来……”殷郑合上双眸,十分胸有成竹的靠在椅背上,高大的身体有了明显的放松:“让管家看好宋荷,这段时间最好谁都不能见。”

    殷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已经彻底变成杀人犯并且没有理智丧心病狂起来的殷豹,会向当时的苏朵一样,狗急跳墙的从宋荷那边下手,从而胁迫宋荷威胁自己。

    陈澈又是微微简短的一个沉默,然后才开口:“那……你不告诉宋荷吗?”

    对于陈澈的这个疑问,殷郑倒是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回答,但直到车子马上要进入殷郑家的大门的时候,陈澈才听见殷郑的回答:“不了,现在还是让她不要有任何思想压力,对孩子不好。”

    听见殷郑这句话的陈澈,忽然一瞬间心中浮现出一丝迷茫——殷郑到底是因为担心宋荷才隐瞒这一切,还是因为担心宋荷肚子里的那个孩子?

    但陈澈究竟还是什么都没有说,毕竟这就是殷郑的家事,她作为一个私人助理,可以在殷郑的吩咐和委托下帮殷郑处理家事,但是她是绝对不能对殷郑的家事有任何能够置喙的余地的。

    直到陈澈将殷郑送回家之后,下车前,殷郑说了最后一句话:“我已经把那个优盘交给警方了,作为给殷豹定罪的证据,估计最晚明天,殷豹的通缉令就会从警方的官方那边传出来,你让那些公关团队和水军都准备好,一旦警方有动静,就开始讲这件事推波助澜引上去,把那些证据和真相都发出去。”

    到了这个时候,陈澈显然明白,由警方的口说出殷豹有罪,殷豹是个伪君子,远远比他们这边说,公正客观的令人没有办法反驳。

    陈澈应了一声,然后就看着殷郑高大稳重的背影,渐渐走进了别墅的房门中,然后她才倒车回家。

    与此同时,将袁月的包彻底翻了个底朝天的殷豹并没有找到他想要的东西,只能够希望寄托在袁月将优盘藏在了房间中,也只能希望自己那一把火,能够将那个优盘烧毁掉。

    但是,当殷豹在自己的藏身之处一觉醒过来,随便看了一眼手机,上面的消息订阅提醒,就告诉了殷豹,他要完蛋了。

    殷豹几乎是立刻从床上跳了起来,打开了那个订阅的消息,最上面明晃晃的热搜关键词就是‘全市通缉殷豹’‘伪君子真小人殷豹’‘养不熟的白养狼最毒妇人心的小后妈’。

    热搜前三,全部都是和殷豹息息相关的。

    殷豹几乎是颤抖着手去搜索了那个‘全市通缉殷豹’,仅仅只是刚一搜索,普天盖地地消息就从殷豹的眼前闪过,最上面最官方的,赫然就是市刑警大队的官方微博。

    官方微博上面置顶的那张照片上面的人,不是殷豹,又还能是谁呢?并且甚至紧接着下一个的视频,赫然就是早年贩毒吸毒,并且教唆袁月吸毒的自己。

    殷豹整个人都惊慌了,他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这个视频怎么会跑到警方手中去。

    ‘难不成是袁月给警方的?’殷豹在心中想道。

    但是,殷豹很快就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毕竟殷豹已经将袁月的家都烧了,那么这个视频到底是从哪里传到警方手中的?

    思来想去,殷豹觉得可能就只有两个愿意,一个是袁月没死,优盘被袁月藏起来了,然后交给了警方,另一个是袁月死了,但是在自己来的那天,袁月和谁见了面,然后把优盘交给了对方。

    殷豹觉得第一件事情是肯定不合理的,毕竟正常人都习惯把最重要的东西放在出了自己不会有人碰到的地方,对袁月而言,不管是外面合适公司,都不如家里安全。

    那么就是袁月已经提前将优盘托付了出去——给了谁呢?

    殷豹坐在阴暗的角落里面止不住的想着这个问题,最后,在排除掉很多可能性之后,只能从殷豹脑海中留下一个名字。

    殷郑。

    因为殷豹记起来了,在袁月回家之前,她是和殷郑出去吃的饭,并且袁月也是很有可能为了讨好殷郑,从而换取更多利益的时候,袁月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把手上最有价值的东西交给殷郑。

    昏暗的光线遮住了殷豹脸上已经完全没有人性的冰冷表情,他咬着牙,像是恨不得要把殷郑扒皮吃肉,再喝了血,连骨头渣都不剩。

    忽然,殷豹脸上满满的恨意突然僵住了,随即竟然渐渐从脸上消失了一样,可是黑暗中反射出的属于殷豹眼中流露出来的阴光,却才真正是令人不寒而栗。

    “呵呵……”殷豹口中忽然咕哝出一道古怪的笑声,仿佛卡着脖子生硬的挤出来的笑声一样,他的目光不知道是落在了哪里,又像仅仅只是虚无的漂移着,没有归处。

    殷豹嘶哑着声音说道:“你既然要我死,那我就要让你的老婆孩子给我垫背了,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