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察觉异常

第一百三十二章 察觉异常

    宋荷觉得最近很奇怪,这种古怪的感觉从家里的每一个地方散发出来。

    比如现在。

    当宋荷吃完午饭之后,想坐在沙发里面看一会儿电视打发打发时间消消食,但是才刚刚摁下电视机**的开关,王阿姨就会火急火燎的从厨房中冲出来。

    “小荷,吃完饭不要就直接坐在沙发里面不动弹,对肠胃不好,也对小孩不好的。”王阿姨一脸严肃认真,对宋荷说道:“你去花园里面散散步嘛!”

    宋荷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向都是很宠自己的王阿姨已经连续好几天不让她看电视了,不看电视是可以不看,但是……

    宋荷扭头看了看现在外面正艳阳高照的天气,不确定的反问王阿姨:“阿姨,你确定要我现在去花园里面散散步啊?”

    王阿姨也觉得自己的反应有点激烈了,但是殷郑已经三番五次的叮嘱了王阿姨和管家两个人,绝对不能够让宋荷碰任何电子产品,不能让任何人这段时间在宋荷面前讲外面发生了什么大事。

    虽然一开始王阿姨是不明白为什么殷郑要这么做,但是后来,直到有一天,自己女儿给王阿姨打电话,语气神神秘秘的问王阿姨:“妈,你在殷总家里做事情,你最近有没有听到什么八卦啊?”

    “什么八卦啊?”王阿姨对于自己生了二胎还不好好坐月子的女儿很不满意,立刻批评她:“我和你讲,坐月子的时候不可以多碰手机的,你这样影响你眼睛的。”

    “你这都是什么老黄历了,人家现在坐月子都不讲究这些都。”王阿姨的女儿随口反驳道,但很快就发现话题已经被带跑偏了,只能赶紧抢就回来:“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王阿姨觉得自己女儿很烦,她正忙着给殷郑和宋荷的小孩子织一件小毛衣,没空和她说话:“你有事没有事啊?没有事我就要挂电话了。”

    “诶诶诶!别!我有事的!”王阿姨的女儿在电话里面着急的阻止道:“是和殷总家有关系的呀,你不知道那你听不听啊?”

    “不听。”王阿姨很干脆利落的拒绝了,她是有原则的,作为佣人,是不能知道太多雇主的私事,这是王阿姨在殷家待了这么多年,并且深受殷郑亲生母亲喜欢的最主要的一个原因。

    “哎呀,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你要是不知道,回头说错了话怎么办?”王阿姨的女儿采取了迂回战术。

    这下,王阿姨倒是犹豫了,于是很快的,王阿姨就放下了手中的毛衣和棒针,说道:“什么大家都知道的事,是我不知道的?”

    于是接下来的半个小时,王阿姨就听着自己的女儿将王茵和殷豹轮流上热搜榜以及当中错综复杂的许多事件都说了一遍。

    听完这些的王阿姨简直是气的浑身发抖:“这两个人睁着眼睛说瞎话!郑少爷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什么就虐待继母和同父异母的弟弟?!郑少爷要虐待王茵和殷豹,这两个人现在还能活着吗?”

    这下,王阿姨算是明白了为什么殷郑会吩咐她让宋荷不能和外界接触以及不能接触任何电子类产品。

    王阿姨总算是认识到了什么叫恶心,什么叫恶心人,甚至想想殷郑的亲生母亲,上了年纪之后就容易多愁善感的王阿姨就有点忍不住眼泪了。

    所以知道实情之后的王阿姨,在殷郑家里上班的时候,就和管家格外的重视宋荷有没有看电视看手机或者玩电脑的行为。

    甚至管家和王阿姨为了阻止宋荷一不小心看到那些新闻,最后干脆直接将殷郑家里面的网线罢了。

    王阿姨在宋荷狐疑的目光中十分心虚的收走了**,然后哄着宋荷去了书房找点书看。

    宋荷觉得最近大家的态度都很奇怪,小心翼翼的像是害怕她知道什么似的,但是宋荷也实在不知道,还有什么事情是她不知道的。

    坐在殷郑书桌里面,宋荷随手拿了一本书,摊开来之后就开始发呆。

    书房其实宋荷很少来的,就算是想看书,宋荷也常常是在书房中找一本想看的,然后坐在卧室的飘窗上面,晒着阳光看书。

    常常一看就会睡着,屡试不爽,为此殷郑还笑话她好几次。

    所以这间书房,倒不如还说是殷郑办公处理工作上面事情的地方,但是殷郑从来不会避讳宋荷进书房中来,也不会因为宋荷有时候会偶尔心血来潮帮他收拾书房而大发雷霆。

    虽然宋荷不知道,但是王阿姨告诉宋荷,像殷郑这种有钱的男人,其实很多时候都会介意别人随便进他的书房中,更别说随便翻动他的文件。

    即便宋荷没有真正见过,但是对于王阿姨说的这件事,宋荷反倒因为殷郑没有这样对待她,心中还有点小小的窃喜和高兴——殷郑什么都不避讳她。

    但是现在,宋荷直愣愣的盯着书页的眼中闪过迷茫,现在,宋荷觉得自己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应该相信殷郑是喜欢在意自己还是在意她肚子里面的孩子。

    这么想着,宋荷不由得就低下头,看着已经很明显能够顶着衣服撑出弧度的肚子,她伸出手,爱怜的摸了摸。

    对于这个孩子,宋荷现在反倒是除了欢喜和期待之外还有一些更多的复杂感情,甚至随着殷郑越来越期待这个孩子的出生,而孩子竟然有了一种嫉妒的感情。

    宋荷为自己居然嫉妒孩子而觉得内心羞耻。

    宋荷就这样呆呆的待在书房中,从中午吃过饭之后,一直待到了晚饭的时候,王阿姨叫她下楼吃饭。

    殷郑最近很忙,宋荷一直都是一个人在吃饭,甚至晚上都等不到殷郑回家,她就困的睡着了,只能给殷郑留一个小夜灯,然后在很晚的时候,殷郑洗漱结束上床睡觉的时候,宋荷才会迷迷糊糊有一点意识,然后迷迷糊糊的缩进殷郑的怀抱中。

    而等到宋荷醒过来的时候,殷郑已经出门上班去了,所以认真算起来的话,宋荷其实都已经有好几天没有见到殷郑,也没有和殷郑说说话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或许原本就敏感的宋荷因为怀孕,情绪上就会更加敏感,她总直觉最近似乎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大家都在瞒着她。

    现在的宋荷已经不像当初那样倔强,对一些事情非要追根究的要一个结果。

    但是当所有人都知道什么事情,反倒只有自己一个人被蒙在鼓里的时候,这种感觉,只要是一个有正常感知的人都会觉得不舒服,所以宋荷尽管道理上明白,家里这些人这么做——甚至宋荷知道这是在殷郑的授意之下发生的,一定都是有道理的。

    尽管理智上明白,但是宋荷心里还是觉得不舒服,宋荷觉得自己最近总是开始这样胡思乱想,这种忽然开心忽然低落的情绪,让宋荷觉得很难受,并且患得患失。

    吃完饭之后,宋荷看着收拾餐桌的王阿姨,说道:“您知道最近殷郑都是几点回来吗?”

    尽管殷郑已经自己搬出来住了,但是和王阿姨还是不习惯改口叫‘殷先生’,她抬起头,看着宋荷笑道:“阿郑少爷最近经常凌晨才能回来。”

    “这么晚啊……”宋荷轻轻嘀咕一声,脸上露出一点失落。

    “怎么啦?”王阿姨打心眼儿里一直挺喜欢宋荷这个姑娘的,所以在宋荷生活上的照料,几乎都已经像是对自己家亲闺女儿似的。

    有时候王阿姨想,要是殷郑的亲生母亲还活着,肯定高兴看见殷郑娶了这么一个好媳妇儿。

    “没什么没什么。”宋荷连忙送这种失落中出来,笑着摆了摆手,脸上也有点不好意思的红了:“只是觉得好几天没见到他了。”

    有点想殷郑了……

    这句话,尽管宋荷没有说出来,但是神情之间,几乎都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王阿姨毕竟也是过来人,在宋荷的邀请下,坐到了餐桌边,粗糙但却很温暖的手覆在了宋荷的手背上,笑着说道:“阿郑少爷心里面很惦记你的,每天早上出门之前都要嘱咐我今天给你做什么饭吃。”

    难得殷郑没有和王阿姨提起宋荷的时候再说一句孩子,现在宋荷都觉得,在殷郑心中,自己和孩子都成了一个关联词语了。

    “阿姨。”宋荷空落落的心因为王阿姨这么一说,就觉得忽然像是往心里灌了好几杯蜂蜜水似的,甜滋滋的,她轻轻的叫了一声王阿姨,然后靠近问道:“最近家里面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

    尽管宋荷给自己做了一下午的心理工作,但是情感上面,不能接受就是不能接受,宋荷觉得自己是殷郑的妻子,那么家里面的事情自己就是有权力知道的。

    只见王阿姨听见宋荷这么一问,脸上的笑容顿时就僵硬住了。

    但王阿姨很快就反应过来,在宋荷探究的目光中紧忙摆着手说道:“哪有,没事的,家里没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