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三十四章 母子决裂

第一百三十四章 母子决裂

    听到殷虎这么在直播上和大家说话之后,王茵震惊的在一瞬之间,消失了所有的慈母的表情。

    她整张脸僵在那里,不知道是该继续摆出慈母的样子,还是展现出自己的震怒和愤恨。

    “阿虎!你在胡说八道什么!”王茵失声尖叫出来。

    这个时候,直播间因为殷虎刚才的那一句话,几乎都快要炸开了。

    直播间的留言里,不明真相的群众们都在纷纷询问,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们疯狂的刷着评论询问,可是无论是殷虎也好,还是王茵也罢,都没有功夫去搭理这些评论。

    “妈!你闹够了没有!”殷虎握着手机,对这一场即将发生的直播撕逼,丝毫不忌讳。

    其实殷虎这么做,也是有他的原因的。

    王茵到底是他的亲生母亲,如果挂断这场直播,再让他去发声明,诉说自己的母亲有多么的不堪,那么,殷虎的心里也会是很不好受的。

    可是,如果是把王茵的真实面目直播出去呢?

    殷虎就不用多说一句话,大家也都能看见她的真实面目,也都了解殷郑在这一段的时间里,到底受了多么大的委屈。

    而且,除此之外,王茵也能因为自己的真实面目被暴露在大众面前,从此消停下来。

    这是殷虎在回到殷家老宅,看见王茵在直播之后,立刻想到的他能够做出的反应和对策。

    王茵被殷虎的这么几句话,吓的完完全全的失去了理智。

    王茵对着殷虎怒吼道:“什么叫我闹够没有?!阿虎!你是我的亲生儿子啊!”

    “妈——”殷虎看着自己的亲生母亲,极尽疯魔的样子,心里真的是悲痛和愤恨极了。

    他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一个不明事理的母亲呢?

    这一边,殷虎在心里这么想着的时候,那一边的王茵,余光已经瞥到那头还在直播的手机。

    她恍然惊觉现在还正在直播,自己是不能够变得这么泼妇的样子的。

    于是,下一秒,王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红了眼眶。

    她看着殷虎,露出一脸像是一个被不懂事的儿子伤心透顶的样子,带着哭腔说道:“阿虎,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在说什么?阿郑到底给了你多少的好处,给你灌了多少的**汤,竟然让你连你自己的亲生母亲都不要了?”

    殷虎听到这里,一双剑眉皱了起来,“妈,你究竟要闹到什么时候去?你以前怎么对大哥的,你以为我是瞎了,都没有看见吗?”

    “我怎么对阿郑的?你说说我是怎么对阿郑的!我对他难道不好吗?!”王茵越说越激动,眼泪都流了下来,是一脸真正的伤心欲绝。

    殷虎看着自己不知悔改的母亲,几乎都要心寒了。

    他叹了一口气,坚定地摇摇头,对王茵说:“你对大哥,一点都不好。”

    “从大哥小的时候,不,是从大哥还没有出生的时候,你就开始盼着大哥的母亲死。”殷虎不等王茵回话,就把自己知道的事情,一字不落的,看似是在回答王茵的问题,但其实也是在告诉直播间的观众们。

    “后来,大哥的亲生母亲死了,你就开始盼着大哥死。”

    “从大哥小的时候,你就一直欺负他。”

    “你只是为了殷家的财产而已。”

    “妈,你不要再执迷不悟了,好吗?”

    王茵听着自己的亲生儿子,一字字,一句句的说出的全是真相。

    她的心就像是被一把把刀子扎上了一样,鲜血直流,疼痛不已。

    王茵呆愣愣的看着殷虎,就像是从来没有看见过他一样。

    她不明白。

    王茵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能让殷虎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那个从前只会跟在殷豹屁股后面跑,‘妈妈’‘妈妈’亲亲热热叫着她的小男孩,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不见了踪影。

    现在的殷虎,有一股王茵完全陌生的气质。

    他比以前要沉稳了许多,也……有一点像是殷郑。

    ‘肯定是殷郑那个贱人,把我儿子带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连亲妈都能背叛!’王茵在心里这样恶狠狠地想。

    “阿虎,妈妈没有执迷不悟。”王茵说着,留下了一行热泪。

    她抬起手去,擦了擦眼泪,对殷虎说:“你那个时候还小,不明白大人之间的恩怨。你刚才那些事情,是不是阿郑告诉你的?阿虎,妈妈……妈妈没有对阿郑不好,只是没有办法,不管妈妈做什么,阿郑他……他都不领情……”

    “妈!你——!”殷虎几乎失去了语言能力,他并不知道,自己的妈妈竟然是这么不要脸的一个人。

    事到如今,她还想着要去陷害殷郑,扭曲事实。

    “虽然我年纪小,但是我有眼睛!你当年是怎么对待大哥的,我看的清清楚楚!”殷虎气得头晕脑胀的,他开始口不择言,把自己小时候看到的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全部都说了出来。

    殷虎说:“小的时候你就对大哥不好!你总是在爷爷面前诬陷他,告他的状!你这么做,就是为了让爷爷对他失去希望!”

    “那年,就在这个家里,我清清楚楚的看见你把大哥从楼梯上,推了下去!”殷虎指着楼梯,对自己的母亲怒吼道。

    “你想让他死!可是他从小到大,都没有能够如你的意死掉!”

    “现在他长大了,你就想用这种方法搞臭他的名声,让他没有办法在殷氏集团再待下去!”

    殷虎想到这么多的时间以来,殷郑对待他和殷豹对待他的不同,让他真真正正的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兄弟情深’。

    他想要去报答殷郑。

    无论是因为殷郑给了他那么大的权利也好,也是殷郑将他从歧途之上救出来也好。那都是殷虎,在今天真正的想要去报答殷郑的理由。

    “妈!你这么做,有没有考虑过殷郑的未来要怎么办!他也有家,也有妻子,未来也会有孩子!你让他们一家人怎么办!”

    殷虎说到这里,眼眶都红了。

    而王茵看着自己的儿子,真的觉得就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

    不,这种感觉甚至比看着陌生人还要糟糕。

    因为王茵此时此刻,在脑海里想起的画面都是殷虎小的时候,乖乖的喊着她‘妈妈’的样子。所以,面对这么一个大声质问她的殷虎,王茵真的觉得,太陌生了。

    王茵这一次,是真情实感的流下了眼泪。

    她哭着喊道:“那我这么做,都是为了谁?!阿虎!你说!就算我是一个再恶毒不过的女人,那么我是为了什么!!”

    殷虎听到王茵这么嘶声力竭的呐喊,一时之间,心里最深的一处被牵扯了一下。

    有一股酸酸的感觉,从心底里一下子涌了上来。

    殷虎再开口的时候,声音也慢慢地软了下来。

    他说:“是为了我。”

    “是!你也知道!妈妈无论做了什么样子的事情,都是为了你好啊!我的儿子!妈妈是在为你的未来着想啊!”这一刻,王茵忽然也不明白了。

    她不明白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她全心全意的想要为自己的儿子谋取更好更多的利益。

    她想要他成为殷家的总裁,以后能有很多很多的钱,被万人敬仰,受大家的喜欢。

    可是现在,她的儿子几乎要指着她的鼻子骂她,甚至在几百万的观众面前骂她。

    是她做错了吗?

    殷虎在听到王茵这么说之后,忽然的激动起来。

    他说:“妈妈!你是为了我好没有错!可是,你现在的所作所为一点都没有在为我好,而是把我逼到了绝路上啊!”

    “我怎么把你逼到绝路了?!”王茵失声尖叫起来。

    殷虎头痛极了,他对王茵说:“妈!你现在知道为了我,去害大哥,但是你怎么能够保证,大哥不会因为被你害了,就来害我呢?!”

    殷虎看着王茵,一时之间,有一点儿语塞。

    他稍微的沉默了一下,才继续对王茵说:“以后,我也会有妻子,会有孩子。你今天做的这一切,会全部的报应到我最爱的女人,和我的孩子,你的孙子身上!你想过这一点没有?!”

    “到时候,殷郑报复我的妻子和我的孩子,那时候又该怎么办?!”殷虎怒吼道。

    王茵听了殷虎的话,呆愣愣的傻在原地。

    他说的这些话,王茵从来没有考虑过。

    所以,王茵愣了一会儿,才对殷虎说:“可是,那时候你已经是殷家的总裁了,你还会怕他吗!”

    “妈!难道殷郑现在不是殷家的总裁吗?可是你现在,不还是在陷害他吗?!”殷虎反问道。

    王茵被殷虎的这一句话,问的哑口无言。

    殷虎继续说:“妈,大哥对我,已经足够的宽容了。以前我年轻不懂事的时候,和殷豹一起做了很多对不起他的事情,但是他不计前嫌,现在让我管理了外国的分公司。”

    殷虎看着王茵呆滞的脸,继续说:“妈,如果你再这么执迷不悟下去,那么就别怪我不认您了!”

    “阿虎,你……你怎么会变成这样……”王茵喃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