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三十六章 趁虚而入

第一百三十六章 趁虚而入

    宋荷眼中闪烁着冰冷的温度,短短的两个字,已经是她对于孙意然最大的客气了。

    但是孙意然并不满足,这不是她要的反应,所以孙意然在宋荷心烦意乱的时候,狠狠的掐了自己一下,极痛之下,孙意然眼中自然就冒出了更多的泪花,这张年轻的脸上看起来楚楚可怜极了。

    “宋荷姐……”孙意然想伸手碰一碰宋荷,但是她的手就连宋荷的手都还没碰到,就已经被宋荷十分嫌恶的躲开了。

    孙意然像是被宋荷这一个动作伤害到了似的,她眼中含着泪花,看着宋荷,带着一种不敢置信的眼神,说道:“宋荷姐,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求求你原谅我好不好?”

    孙意然一句话,彻底就将宋荷心中苦苦压抑的怒火添了一把油,瞬间宋荷就猛地转过头来,怒气冲冲的盯着孙意然,眼中的火光,让原本以为宋荷就是一个十分柔弱的女人的孙意然不由得愣了一下。

    宋荷看着满眼泪花的孙意然,忽然有一种自己在欺负她的感觉,她眼中渐渐生出满满的厌恶感,语气也十分不好的说道:“你让我原谅你?怎么原谅你?”

    孙意然以为宋荷一定会破口大骂她,一定会将她骂得狗血淋头,但是出乎孙意然的意料,宋荷并没有这样做,宋荷只不过是带着一种敌视的目光看着她。

    大感意外的孙意然脑中飞快的转动着,很快,孙意然就知道自己应该怎么说,才能够让宋荷更加生气了——孙意然听自己妈妈说,宋荷身体不好。

    所以她打的主意很简单明了,将宋荷气倒,怀孕的女人身体最是娇贵了,要是她将宋荷气的流产了,宋荷这个殷太太坐不坐的住,那可就难说了。

    这么想着,孙意然眼底浮现出一抹冷意。

    原本仅仅只是犹豫的孙意然,在收到了殷郑给她的转账之后,孙意然拿着那一笔钱的三分之一,去商场挥霍了一把。

    虽然孙意然还是买不起真正的奢侈品,但是毕竟孙意然从前是穿地摊货的,她想可能她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当她走进第一家品牌店的时候,那些专柜店员是用多么蔑视她的眼神站在远处冷眼旁观。

    这种感觉让孙意然心中不由得生出别的想法——殷郑这么有钱,哪怕死皮赖脸,她也要做殷郑的情妇,这样,她就能够想买什么买什么,就能够像在她后面之后来的一个小姐,趾高气昂的享受着专柜店员阿谀奉承的服务。

    金钱。

    正是这个名词,将人分了个三六九等,孙意然不想这辈子都住在那个又脏又乱,还臭烘烘的小巷子中,她也想向宋荷这样,能够住在这么大的独栋别墅里面,享受着下人无微不至的关怀和一个十分美好的下午茶。

    所以,其实也正是殷郑给孙意然的那笔钱,将孙意然心中贪婪的恶魔唤醒,真正看到了有钱人生活的孙意然,已经完全不甘心只和殷郑合作了。

    她——孙意然要做殷郑的女人,甚至孙意然还想将宋荷从‘殷太太’的位置上面拉下来,然后将自己的屁股挪上去,就像是王茵那样,一步登天!

    于是可怜巴巴的孙意然眼中泪光闪闪的,状似看着宋荷可怜兮兮的说道:“宋荷姐,我真的不会打扰你,也不会伤害你和你的小孩,我就求求你,让我待在在殷总身边,我一定不会做任何越矩的事情,求求你了……”

    孙意然将自己的姿态摆的很低,做足了卑微但深爱殷郑的样子,看的宋荷只觉得自己心口有一团火在烧,这团火从心口跑到她的大脑中,将宋荷所有的理智和清醒烧的‘噼啪’作响,然后很快就成了灰烬。

    “你……”宋荷觉得自己大脑中一片空白,她的脸色肉眼可见的迅速的从怒意汹涌的红转为毫无血色的青白。

    宋荷伸手指着孙意然,看着眼前泪流满面的年轻女孩,在感到可悲的同时也为自己曾经心疼孙意然而后悔。

    应该……应该就像面对苏朵和苏雯一样毫不留情。

    宋荷现在算是真切的感受到了什么叫作‘农夫与蛇’,什么又叫做‘白眼狼’,孙意然简直是为这两个名词做出了最好最充分的诠释。

    孙意然看见宋荷被她气的浑身发抖,她感觉到无比的开心畅快,这种在感情上凌虐着像宋荷这样自以为高高在上优越感十足的人,看着她露出伤心愤怒的眼神,却又无能为了的感觉,真是让孙意然无比享受了。

    但是尽管如此,孙意然还记得自己今天过来就是要扮可怜的戏码。

    于是,就在宋荷被孙意然气的说不出一句话的时候,孙意然猛然间伸手抓住了宋荷伸出的那只指着她的手指,眼中泪光闪烁更甚。

    “姐姐,我求求你好不好!”孙意然说这话的时候,无不凄凉,要是这时候有不知情的人看见这一幕,基本上都就是以为宋荷在欺负孙意然。

    毕竟宋荷脸上的表情是前所未有的凌厉阴沉,而孙意然却是这么的楚楚可怜,以及姿态卑微的苦苦祈求。

    孙意然就像是完全继承,或者说是完全得到了王茵的真传似的,神情凄凉的抹去脸上那些止不住的泪珠,脸上的表情是恨不得给宋荷跪下来,甚至说道:“我不会像王茵一样,觊觎您任何东西,未来殷家的任何和我没有关系,您的孩子我也会当作自己孩子一样去爱。”

    孙意然一边哭一边可怜兮兮的说着话:“所以您就答应让我待殷郑身边吧,我什么都不会做的,只要在殷总身边,我就已经很满足了!”

    宋荷简直要被孙意然口中说的这种话气笑了。

    只见宋荷惨白着一张脸,目光中既有痛苦,也有凄凉,宋荷最近这段时间埋藏在心中所有的痛苦和压抑,都实在是在今天孙意然的刺激之中一股脑的发泄了出来。

    甚至还在情绪中的宋荷,根本没有察觉自己小腹深处那种隐隐约约的绞痛,她现在就只顾着不肯在孙意然面前崩溃,就已经耗尽了全部的精力了。

    孙意然眼中微不可查的闪过一抹得意,嘴角都差点因为实在难得的喜悦,而往上翘起来,但是在被宋荷发现之前,孙意然紧忙的扑到茶几上,将脸深深埋在双臂之间,像是因为自己现在竟然已经堕落到这步田地,而觉得异常羞耻。

    “你凭什么和我说,要陪伴在殷郑身边?”宋荷终于好不容易的控制住了激动的情绪,但这个时候,明显宋荷也感受到了自己小腹深处的不是感。

    像是搅拧一样的痛感从宋荷的小腹中一波一波的爆发出来,冲击着宋荷现在已经为数不多的理智和神智了。

    宋荷像是听到了一个巨大的笑话,眼神中却没有一点笑意的和孙意然四目相对,孙意然在宋荷这种锐利的像是能够刺穿她肮脏内心的视线中,内心渐渐的不由得产生了很多情绪——有愤怒,也有不甘,更有不平。

    凭什么宋荷就能这么颐指气使的和自己说话?不过就是仗着自己是殷郑正经领了结婚证的妻子罢了!

    孙意然觉得平时也没有见过宋荷出来工作,就好像是大多数的富太太似的,被殷郑养在家中,没事去做个美容,或者逛逛商场,最大的兴趣爱好就是和别的富豪太太们谈论谈论今天本应该来但是没有来的某太太家中的家长里短。

    说实话,因为宋荷一开始让孙意然幻想的很失望,直到孙意然上次不经意的在商场中见到了宋荷,她小心翼翼的看着自己名字被打印了出来,一脸忐忑的看着宋荷说道:“我就是喜欢殷总,想安安静静的陪在他身边而已啊。

    孙意然说着说着就又想哭了,但是宋荷并没有给孙意然这么一个合适的借口,她甚至一扬手,就此打断了孙意然还想继续说下去的行为。

    “你最好,现在,知道什么叫做见好就收。”松鹤不肯看眼前这个状似十分难过的孙意然,上下牙关紧紧的撑着咬住彼此那排细白的牙齿,一点都不肯在孙意然的注视下,显出什么懦弱的情绪,让孙意然看笑话。

    面对宋荷几乎能够算得上是恶声恶气的警告,孙意然很识时务,几乎就是在宋荷用一种十分凛冽的气势下,一点都不犹豫的从小客厅中跑了出去。

    孙意然出去的时候,和端着茶点进门的王阿姨仅仅只差一点就要撞在一切。

    王阿姨毕竟也是跟着殷郑的亲生母亲,在殷家做了这么多年的老人了,那些堪比小说中的勾心斗角她知道不仅仅是真实存在的,王阿姨也更知道,比起小说中,殷家女人之间的勾心斗角才更可怕。

    王阿姨只要随便看一看孙意然脸上露出的凄凉可怜的哭相,就知道已经是大事不好了。

    于是王阿姨赶紧托着餐盘走进小厅中,边走边道:“小荷,你还好吗?”